倍可親

在非洲112

作者:wlr谷石  於 2015-12-12 10: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非洲

第二天上午我特地跑到街上買來一張《要塞》的號外,仔細閱讀政府通告的原文和傑夫的文章。崔西得到消息后,和哥哥一起趕到東方飯店,大家圍成一圈討論這件事。
「這是非法搶奪私人合法財產!政府選擇在星期六上午發出通告,然後限定兩天完成,根本就是不給任何人反應的機會。」斯特林敲敲放在桌上的報紙,神情很氣憤。
「我打電話問問金,搞什麼名堂。」我放下杯子站起來。
「你等等!」影倩攔住我,「先把情況了解清楚,想好怎麼說再打電話。」
「哦,對對!」我停下,習慣性地摸摸頭,「先給托德......這樣,蘇靜娥,基德在哪?能不能過來一趟?」
基德很快趕過來,說到沒收外國人財產的問題,他也不很清楚,事前一點消息也沒有。我左右掂量之後,覺得還是要給托德打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托德也是一肚子氣,金事前根本沒和他商量,直接命令他執行決定。托德星期六和他吵了一上午,沒有任何進展,但他保證斯特林家的超市和其他財產絕對不會有問題,因為那個超市是首都三個最大的之一,一旦關閉,會影響一大片居民區的日常供應。
我把托德的話告訴斯特林,他沉默片刻,輕輕搖搖頭,「這種趨勢一旦出現,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今天我們沒事,以後會不會有事?昨天有人提出要遊行示威,我沒有立刻答應,從現在的情況看,必須要去參加。」
「你們等一下,我立刻打電話給總統。」想起以前和馬旦一起觀看遊行遇到打架和警察開槍,我有點著急,決定還是先和金通電話,看看能不能讓他改變主意。
我撥通總統府的電話,值班的人說總統不能接聽電話,可以把事情記錄下來轉告。我亮明身份,反覆請他給我能找到總統的號碼,對面卻只是重複可以轉告。
我無可奈何地放下電話,崔茜看著我的臉色就知道事情沒成,轉頭對哥哥說:「看來明天必須遊行。」
「等等!」我抬手阻止她,「明天上午我直接去拜訪總統,一定要面見,再讓我努力一下好嗎?」
「不用了,李,」斯特林站起來,「托德先生和您都已經儘力,看樣子總統已經下定決心,既然他不聽其他人的勸說,那明天我們就上街去勸勸他。」
「對,明天我也去,讓躲起來的總統先生看看我們的憤怒!」崔茜激動地站起來。
「不許去!」我急了,彈起來擋在崔茜面前。
「為什麼?」
「不安全,警察會開槍的!」
「不可能!」
「我不許你去!」我直瞪著崔茜的眼睛。
「你憑什麼?」她不服氣,仰頭迎著我的目光。
「憑......因為我......你是我的愛人,我要保護你!」
崔茜一愣,咬著嘴唇,轉身就走。
「沒關係的,李,我們會組織好的,放心。」斯特林見妹妹就這樣離開,有些尷尬。
「你們組織得好......可是......」我急得頭皮直炸,「麻煩你告訴我時間,明天我也去。」
第二天一早,我洗簌停當,草草吃完早飯,偷偷帶上手槍,急匆匆往停車場走。
「我們一起去。」影倩跟在後面。
「你去幹嘛?萬一有事,我顧不過來。」
「帶個司機,我在外面看著。她去你不放心,你去我也不放心。」影倩腳步不停,徑自走到車前,擋在駕駛座門前。
「上車,上車!」我沒辦法,「你說的啊!不許進去。」
遊行的集合地點在富人區的一個小廣場,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有十幾個人到達。司機把車遠遠地停在廣場邊緣,我讓影倩留在車裡,自己走過去看看情況。
最早到達的人都是兼任服務的志願者,正在進行最後的準備工作。半個小時后,人群已經集合完成,總共大約有六七百位,基本都是白人。一位組織者登上台階,拿起話筒開始宣讀注意事項,詳細說明遊行路線,並提醒大家注意控制情緒,不要有違法的舉動,結束以後不要步行離開,他們已經租用車輛,會把每個人送回家等等。
我站在人群的側后,找到一塊稍高的地方搜尋斯特林和崔西,可是被人們手裡的各種標語擋住視線,根本看不見裡面人的臉。眼看人群就要出發,我趕緊跑回車裡,讓司機把車靠近人們出發必經的路口,坐在裡面仔細查看經過的隊伍。
隊伍最前面是負責控制行進速度的志願者,斯特林兄妹走在中間靠前的位置。他們經過以後,我趕緊跳下車拉開距離在旁邊跟著,讓司機帶著影倩沿著平行的街道逐段跟隨。
遊行隊伍有次序地前行,並未像我想象的那樣高喊口號,每經過一個路口,都有先行的人員提前中斷車流,保證人群順利通過。我遠遠地盯著崔西,看著她有說有笑地走在人群中,時不時向周圍觀看的人群派發宣傳紙片。隊伍從半山腰的富人區一路下坡穿過鬧市,到達湖邊的港口後轉向,經過各個政府部門的辦公樓,最後聚集到總統府門前的廣場。
對於這次遊行,政府明顯沒有準備,直到人們接近總統府,大量軍隊才慌慌張張地出現,亂七八糟地組成警戒線。我緊張起來,攥著褲兜里的手槍靠近崔西。
遊行隊伍圍成一片,有人開來一輛小卡車,擺好擴音設備,人們開始輪流上台演講。我沒心思聽他們說什麼合法違法,眼睛盯著崔茜,順著外圍悄悄靠近軍人的隊伍,尋找負責指揮的軍官,以便第一時間採取行動。
演講大概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有時人們也呼喊口號,但總體氣氛很平和。最後,組織者登上卡車,要求所有人帶走垃圾並組織示威者把許多牌子面向總統府方向擺在大門前的花壇邊,然後在志願者的引導下分批乘車離去。廣場迅速變得空曠,我看崔茜和斯特林也準備離開,估計應該不會再有事情發生,趕緊低頭往外走,準備去找影倩,但沒走多遠就被攔住去路。
「你到哪去?」崔茜微笑著站在我面前。
「回家。」面對她的笑臉,我不知如何應對,只好綳著臉回答。
「坐車回家,也不打算帶上我們?」斯特林跟到崔茜身後,也微笑著發問。
「好吧,」我勉強笑著抬抬手,「那邊,我們一起走。」
「好!」崔茜跳起來,「我走累了,你背著我。」說完就繞過來蹦到我背上。
斯特林哈哈一笑,搖搖頭轉身先行。我無可奈何,看看無人注意,伸手兜住她往前走。
「我就知道你不會生我的氣。」沒走幾步,崔茜又從背上跳下來,抱著我的胳膊。
「誰說我不生氣?」
「是嗎?」她停下看著我,突然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現在好了嗎?」
「哎呦!」我本能地閃了一下,「好了好了。」
「對不起......」她抱緊我的胳膊扭動著,「今天早晨一看到你,我就知道錯了。不該發脾氣。」
「哦,今天早上才知道啊,要這麼長時間?」
「時間很長嗎?」她微笑著抬頭看著我。
「不長不長,」我拿她毫無辦法,「不出事就好,我沒有生氣。」
「怎麼會出事呢?你看多有秩序,地上都沒有垃圾。」
「是啊,的確組織得很好。」我看看四周,晃晃手臂,「哎,你放鬆一些,別抱得那麼緊。」
「不行,」她跟著我向四周看看,「你是我男人,就要抱緊。」
到家沒多大功夫,傑夫打來電話,提出要採訪斯特林和崔西,兩人一口答應,又急急忙忙趕去報社。

星期一上午,我安排好所有司機的工作,剛要上車離開醫療中心工地,卻被齊工喊住,要我派車送他和郭建華、李同利去東方飯店,向影倩講解一些莊園工程的情況。我一邊開車,一邊注意著市內的情況,昨天遊行以後,政府似乎沒什麼動靜,只是總統府的四周加強了警戒,大門前停著十幾輛軍用卡車。
到東方飯店,齊工展開圖紙,從地質勘探數據到房頂上的圈樑,詳詳細細地一直講到中午。我聽得半懂不懂,離開稍遠坐在外圍,看著影倩努力認真地面對著齊老頭子喋喋不休的專業術語。
講完以後,影倩熱情地請他們留下吃午飯,大家圍坐一桌,我早就餓了,一時走神,沒顧得上客氣,抓起飯碗就開吃,立刻被齊工提醒要注意禮貌,只好趕緊停住,和影倩假意客氣幾句,看著她嘴角一翹一翹的,憋得有些臉紅才沒笑出來,自己也差點把嘴裡的飯噴出去。
飯後把齊工他們送回去,我又開車返回來,影倩還在收銀台招呼著幾桌客人。
「吃飽了嗎?那邊還有。」她抬頭看看我,「上午開會,坐那麼遠,剩我一個在那裡硬撐著。」
「我不能離得太近。你想想,上午我只是司機,湊到圖前面比比劃划不合適。」我走到裡面,借著檯子的掩護攬住她的腰,「萬一再加上什麼動作,那就徹底露餡了。」
「說的是,」她空出一隻手拍拍我的胳膊,「去房間等著我。」
「回來路上好多軍人,不知道在幹什麼。上午你辛苦了,謝謝!」我順勢摸摸她的背,起身離開。
回房間洗了個澡,我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隨便翻著一本書,剛剛讀了一段,電話鈴突然響起來。
「托尼嗎?」電話那頭是托德。
「嗨,托德,中午沒下班?什麼事?」
「有件事麻煩你,一定要保密,你現在說話方便嗎?」托德聲音不大,顯得神神秘秘。
「請講,屋裡就我一個。」
「你趕快找到傑夫,把他一家都接到你那裡,金要殺他。」
「什麼?」我一驚坐起,「為什麼?」
「上午傑夫組織學生罷課,到總統府前示威,發生騷亂,軍隊開槍打死六個學生,金下令要我派人抓他,我盡量拖時間,你趕快去,拜託!」
「好的,他在哪?」
「我也不知道,你先去他家看看吧。時間緊迫,請抓緊,先到這,再見!」托德匆忙掛斷電話。
「奶奶的,這個傑夫!」我跳起來穿好衣服,拿上車鑰匙就走。
影倩正好進來,我匆匆說明原委,告訴她如果托德再打電話來,立刻派個司機告訴我。
街上很多軍人,聚集在路口和街角處,虎視眈眈地看著過往的行人車輛。我摸摸腰間,沒有帶槍,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既然托德說得這麼急,情況必然很緊迫。
因為距離最近,我先趕到傑夫在《要塞》的辦公室,那裡只有幾個值班的職員,告訴我其他人都去參加或報道今天上午學生的遊行了,還沒回來。我告辭出來,猶豫片刻,還是決定先去近一些的首都大學看看。沒想到離著學校的大門還有幾百米,車就被警察攔下來,告訴我大學已經戒嚴,任何人不許進出。我看看周圍的警察和軍隊,沒有任何熟悉的面孔,只好掉頭去傑夫的家。
傑夫家在中等收入的圖西人住宅區,每家一座單層獨立房屋,門前一片小小的庭院,但樹木比富人區稀疏得多。我順著乾淨的街道疾馳,咣咣咣咣地跳過沒隔多遠就會出現一次的減速帶,直接滑到傑夫家的院門前停住,刺耳的剎車聲引得一個女人從窗戶裡面站起來向外張望。
「傑夫在嗎?托德讓他跟我走,趕快!」我來不及客套,直接在院子里對著窗戶里的人大聲說。
「李,你好!」傑夫從裡面迎出來,「托德說什麼?」
「他讓你和家人到我那裡避一避,快跟我走!」
「好,我收拾一下。」
「還收拾什麼啊!叫上其他人,立刻走。」
窗戶里的女人走出來,傑夫介紹說這是他的妻子。我也顧不上客套,立刻把兩個人塞進車裡,原地掉頭,選擇僻靜的小路返回東方飯店。
下午利用出去購買工地材料和辦事的機會,我買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送到東方飯店,又去托德的辦公室向他了解事情的細節,直到天黑才返回莊園。
影倩已把傑夫一家安排妥當,見我的車進停車場,立刻迎過來。
「都安排好了,情況怎麼樣?」影倩問。
「還能怎麼樣?金很生氣,一定要找到騷亂的組織者。傑夫啊!這下惹出好大的麻煩。」
「別和他們講,先住下,在這應該很安全。」影倩扭頭看看院子深處。
「安全應該沒問題,就是得辛苦你了。」
「盡說沒用的,去洗洗吧。今晚沒客人,很快就開飯。傑夫的晚飯怎麼辦?」影倩看看四周無人,幫我拽拽衣領。
「一起啊!哦,你說的是還有傭人們......和他們說清楚,今晚有客人。今天開始,傭人單獨吃飯,我們和傑夫家一起吃,蘇靜娥他們可以知道。」
「嗯,正好,趁這個機會,以後就形成規矩,分開吃飯,也免得新來的人總是不習慣。」影倩點點頭,轉身離去。
餐桌上,傑夫夫妻有些拘謹,影倩落落大方,很自然地找到話題,一會就和傑夫的太太聊得輕鬆愉快。我和傑夫這邊有些冷場,兩人都試圖找些話題,但往往只能開個頭,再往下就無話可說。
「傑夫先生,」影倩察覺到我們這邊的情況,「在中國,我們吃飯的時候被要求少講話甚至不講話,所以,李可能有些沉悶,您不要介意。我建議你們晚餐以後去湖邊坐坐,到時候您就知道他還是有口才的。」
我和傑夫笑起來,他看看我說:「好的,我們吃完再談。」
晚餐以後,我和傑夫各端一杯茶走向湖邊的長廊,出門時我邀請小峰一起,但他推說有事拒絕了。
湖邊稍有些不易察覺的清風,水面微微蕩漾,把一輪當空的明月晃成一塊不規則的銀斑。傑夫和我相對而坐,一時找不到話題,好在四周光線不佳,還不至於太尷尬。
「雨季應該快結束了。」傑夫轉轉手裡的杯子,總算說出一句話。
「傑夫先生,」我決定不再兜圈子,「這次情況很糟糕,如果不是托德打電話給我,您現在可能正被鎖在牢房裡。」
「謝謝你們庇護我和我的家人!不過,我不怕坐牢。」
「這不僅僅是坐牢的事,您有可能被殺害。」
「嗯,很有可能。但我不怕,我願意為民主而流血。」
我有點急了,放下杯子,深吸一口氣,盡量平和地說:「你那個所謂的民主,已經證明不適合這個國家。看看那個根據美國的選舉方式產生的總統,不僅自己喪命,還給這個國家帶來多大的動蕩?」
「實際情況不是這樣的,他在當選以後採取一些不適合的措施,主要是驅除軍隊和警察中圖西族的高級官員,換上自己信任的胡圖族,而這些新上任的人採用非法的方式迫害圖西族的警官和軍官,最後才造成這樣的結果,當然,這樣的結局,對圖西和胡圖都是不好的。」
「所以說,您所謂的美國式的民主根本行不通。」
「這個問題我還在研究,雖然覺得您的說法不正確,但目前還沒有辦法反駁。」
「行!等你研究好了,隨時可以來反駁。」我自信地往椅背上一靠,「不過,這次遊行真的不是好主意。」
「我們必須發出聲音,告訴統治者不可以隨意搶奪平民的財產。」
「還有許多方式和途徑可以表達你們的觀點,為什麼非要去遊行?別的辦法不可以嗎?」
「遊行也是一種合理的方式啊!為什麼您認為它不好?您似乎是有意無意地在為金的錯誤決定辯護。」
「什麼辯護!」我騰地站起來,「我現在知道的,就是有學生被打死,金還要抓你。有些人因為遊行丟掉了性命,知道嗎?這不是戰爭,可以不用死人,知道嗎?嗯!」
傑夫無言以對,目光暗淡下來,慢慢低下頭,聲音變得顫抖而微弱,「您說得對,我們沒有維持好秩序,學生的情緒失控了......到總統府門前以後,我和一些人發表演講,誰知道學生情緒過份激動,有人向總統府大門前的軍人扔雜物。我看到局勢不好,趕緊宣布遊行結束,讓學生們回學校,沒想到回去的路上有十幾個人開始砸車......但是,斯特林他們的遊行很成功,所以遊行也可以是個好主意。。」
「僅僅是沒組織好嗎?」我決定徹底打敗他,「有沒有社會上的地痞流氓或者強盜,混進你們裡面趁機打砸搶?所以說遊行不是好主意,非常容易出事。傑夫先生,我雖然不是這個國家的人,但也不願意看到有人無辜丟掉生命,更不願意看到托德和您這樣的朋友有麻煩。」
「謝謝您!」傑夫徹底低下了頭,「不過被打死的學生都不是流氓或強盜,我都認識......」
我重新坐下,面對著湖面,本想再訓他幾句,可又有點不忍心,只好狠狠地長出一口氣。
傑夫盯著手裡的茶杯,沉默良久才輕輕地說:「有機會請替我向托德表示感謝,希望這件事能早點過去,我能參加那幾個學生的葬禮。」
「先別想那麼多,你安心在這住著,別再冒險。去休息吧,跟著我。」
局勢平靜下來,我除了忙工作,每隔兩三天就和托德見個面,問問最新的情況。各國媒體報道金的政令和遊行的消息以後,引起眾多的批評,可能是感覺壓力太大,總統老老實實地安靜了一段時間,沒收財產的事也停在那裡,沒有繼續推進。公司又從國內派來瓦工、水電工、木工和鋼筋工,但醫療中心的工程卻因為監理公司的人沒有到位,遲遲不能恢復。這樣正好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莊園的兩個工地,隨著一車車的水泥鋼筋運進來,兩個工地很快就呈現出大致的模樣。山頂的臨時宿舍已經拆除,我們商量以後,由影倩向齊工提出騰出一棟別墅,專門用作宿舍和堆放山頂工地貴重裝修材料的場所。
雨季完全結束,天氣日復一日地艷陽高照。一天午飯前,我照例端著食盆走向搖著尾巴的活蹦亂跳跑過來的大狗。這狗經過一個多月的餵養,已完全恢復往日的神采,影倩和崔西調皮地叫它「小強」,我本來就喜歡狗,所以並不介意。小強到東方飯店以後改變許多,不再不分青紅皂白地亂咬亂叫,但只對影倩、崔西,我和蘇靜娥表示親近,其他人一概不太搭理。有一次基德想表示友好,結果被它呲牙咧嘴的樣子嚇了一跳。
影倩和崔西走過來看我喂狗,嘻嘻哈哈地開著我和狗的玩笑。我看看她們笑笑,也不回嘴,索性蹲到食盆旁邊,伸手撥拉裡面的肉塊。小強突然低吼,一口咬在我的手上。
「哎呦!」我大喊一聲,摔坐在地上,掌心邊緣被咬出一個洞,鮮血很快順著手指滴落下來。
兩個女人慌忙靠過來,一個托住我的手,一個拽出手絹包紮。影倩厲聲呵斥不知所措的小強,讓崔西趕緊拿鑰匙開車送我去醫院。
「沒事,沒事,護食,是我不小心。」我安慰著影倩,把手抽出來。
「什麼沒事!趕快去醫院,還要打針。」影倩重新扶住我的手,拉著我去停車場。
到醫院清洗傷口,包紮,注射疫苗,等所有事情忙完回來,已經將近下午一點。影倩和崔西下車後去準備午飯,我停在門口,望著空地上有些不知所措地的小強,猶豫一下,招手讓它過來。小強耷拉著尾巴,慢慢走過來,我緩緩蹲下,把受傷的手伸到它面前。它伸長脖子嗅嗅我的手,似乎想起剛剛做的壞事,低下頭往後退,喉嚨里發出嗚嗚的微鳴,使勁搖著尾巴。
「看看你做的壞事!」影倩從屋裡出來,指著我的手教訓小強。
「沒事沒事,它可能是以前餓怕了。」我抬手摸摸狗的脖子。小強抬頭想去添受傷的那隻手,我趕緊把手舉起來。
「先生,」蘇靜娥走過來,「您的手不嚴重吧?基德剛剛打來電話,讓我轉告下午很多路段戒嚴,所有人最好都不要出去。」
「嗯,又出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基德一會就過來。」
「不知道又是什麼事。」我站起來,「我的車沒來得及加油。影倩,那輛大巴是滿油的吧?」
「對,上次用好就加滿了,先進去吃飯。」
吃飯期間基德趕來,蘇靜娥迎出去,兩人在外面站著說話沒進來。
「基德,進來吧。」影倩過去拉開沙門。
基德摘掉帽子進屋,和所有人打過招呼之後對我說:「先生,我不知道為什麼戒嚴。最新的命令是全城戒嚴,孟拉維也同樣。」
「哦,你坐下說。蘇靜娥,給他倒杯喝的。你們警察同事之間沒有議論什麼嗎?」我問。
「沒有,先生。執行戒嚴的是軍隊,我們只是得到通知。」
「什麼時間開始和結束。」
「兩點鐘開始,暫定的結束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先生,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回營房去。」基德站起來。
「好,你去吧。有什麼新消息打電話。」
基德走後,我默默地吃完飯,躺在床上反覆琢磨這次戒嚴是怎麼回事,就在將要迷糊過去的時候,突然想到戒嚴是不是為了抓傑夫。我一下子驚醒過來,仔細掂量這個猜測的可能性,越想心裡越不踏實,乾脆下床去找傑夫。
影倩正和崔茜坐在院子里的藤架下閑聊。我沒去打擾她們,徑直走向莊園深處的別墅。
傑夫正坐在門廊邊的椅子上看書,看見我就遠遠地迎過來。我看著他高而挺直的鼻樑和稍厚的嘴唇,反而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告訴他實情。
「我正在讀有關中國的書,正好你來了,有事嗎?」
「是嗎?那太好了,很高興你對中國感興趣。......傑夫,你也知道現在的情況,為了預防最壞的事情,我們必須有所準備。如果有人來搜查這裡,請你和太太躲到那邊油罐車的駕駛室里,那輛車有篷布蓋著,一般不會有人去掀開,外面的事情我和影倩來應付。」
「怎麼了?情況變壞了嗎?」傑夫眨著眼睛,有些慌亂。
「政府突然宣布戒嚴,不知道要幹什麼。」
「如果實在沒有辦法,我就去自首......請您照顧好我妻子。」
「不用不用。」我急忙擺手,「我覺得不一定是為了找你,用不著這麼大的聲勢,但我們必須做好全部的準備。」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醜女多做怪 2015-12-13 12:41
估計要倒回去看 長篇啊
回復 wlr谷石 2015-12-13 13:06
醜女多做怪: 估計要倒回去看 長篇啊
呵呵,的確是很長很長,而且更新間隔也長,沒辦法,時間緊,要寫的事又多。
所以......
謝謝!
谷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4 [2014/07]
  10.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1. 在非洲3 [2014/07]
  12. 在非洲15 [2014/07]
  13. 在非洲67 [2014/07]
  14.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5. 在非洲101 [2015/04]
  16.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7. 漁村雪夜 [2014/07]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4 01: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