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非洲104

作者:wlr谷石  於 2015-6-19 08: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2評論

關鍵詞:非洲

完全清醒的時候我已經在醫院,眼珠一動就暈得想吐。崔茜額頭上貼著塊紗布,坐在床邊看著我。
「小女孩,你沒事吧?我昏迷多久了?」
「四五個小時,我沒事,你喝水嗎?」
「不喝,暈得厲害,其實很餓,但是不敢吃。」
「王阿姨說問題不大,過一段時間就好了。西點和托德都沒走,在隔壁房間,還有加斯帕爾和基德他們。」
「請你去和他們講一下:我沒事,都回去吧。」
崔茜剛出去,屋子裡呼呼啦啦湧進來一大群人,基德、加斯帕爾、蘇靜娥、卡姆姐弟,還有約翰和幾個指揮部里熟悉的參謀。大家一起上來問候,我來不及回答,只能微笑著,隨後西點和托德也趕過來。
「這是病房,人多,病人沒有休息,請離開!」人群背後響起王阿姨說法語的聲音,所有人都像聽到命令一樣乖乖地走出去,西點臨走還給我一個鬼臉,害得我忍不住笑起來,但馬上被眩暈和疼痛弄得皺起眉頭。
「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暈得很厲害?」她帶著大口罩,只露兩個眼睛,看不清楚表情。
「不動不說話就不暈。」
「嗯!那就別亂動。我去給你沖點牛奶,臨時充充饑。晚上有事隨時叫我,喝完就睡覺吧。」
王阿姨離開,病房裡安靜下來。崔茜拿著一張紙,嘩嘩啦啦展開來問我:「地圖上面寫的什麼?」
「什麼地圖?」
「飛機上的啊!」
「哦,我寫的是漢字:影倩我愛你,崔茜我愛你。斯特林及所有人,我和崔茜愛你們。謝謝!再見。」
崔茜俯下身深深地吻我一下,然後仔細地把地圖疊好,「這個我要永久保留。」

胡圖人接連兩天沒有動作,然後再次開始進攻。這次他們改變戰術,對堅固的支撐點陣地圍而不打,用大量的兵力直接逼近城區,展開猛烈的衝擊。
針對這種攻勢,我們的防禦也隨即調整,指揮部分成三個,金負責城南和城東,基恩負責城北,托德和我負責城西。西點的炮兵則放棄城市外圍的陣地,集中在城西郊區的彈藥庫周圍。
下午三點,基德把我從醫療隊接到新的指揮部,托德立刻迎出來。
「李,腿怎麼樣?我扶著你。」
「不用不用,還有點腫。情況有沒有什麼變化。」
「沒有,還是白天有零星戰鬥,晚上激烈進攻。」
「好的,西點那邊要加強警戒,必要的時候,炸炮!絕不能落到胡圖人手裡。」
「放心吧,他那邊胡圖人的攻勢不多。」
「那邊道路少,部隊不易運動,但也不可馬虎。」我一瘸一拐地邊走邊說。
「謝夫您好!」剛剛進門,一聲洪亮的問候嚇我一跳。
「呵呵!亨特,你調過來了,你好你好!」
「是的謝夫,我過來兩天了,本來想去看看您,可是托德先生說中國醫療隊的王大夫很厲害,禁止太多人過去探視,影響您休息,所以我就沒敢去。」
「呵呵!你這個大師長,屬下近九千人,面對過槍林彈雨和十分兇惡的敵人,打仗的時候連加岡金薩都不怕,怎麼會怕一個老年女士?」
「嘿嘿!」亨特不好意思地笑笑,「那是位醫生,受人尊敬的職業。在醫院裡,她就是最高長官。」
「嗯!說得好,我母親也是醫生,你這話讓我也很驕傲。」
「謝謝謝夫!還有馬里奧也跟我調過來了,他也想見見您,可以嗎?」
「好啊!我也想見見這個『打不死的馬里奧』。」
馬里奧被領進來,他和亨特差不多身高,不過明顯要瘦些,膚色不是太黑,面容俊朗,筆直而高聳的鼻樑讓人想起米開朗基羅的雕塑,目光恭敬而平和。
「好了,各位請坐,」趁著加斯帕爾送咖啡進來,托德打斷我們的寒暄,「時間緊迫,請託尼先生儘快了解一下防區的情況吧。亨特,你先說。」
「是!謝夫。」亨特順手拉過地圖,「我的防區大概有四五十個山頭,其中十幾個有較堅固的工事......」
「等一下,」我打斷亨特,「不要大概,你的防區到底有多少陣地,堅固工事是什麼概念?地下工事?混凝土工事?你的防區的重點陣地在那裡?你了解情況嗎?」
「......對不起!謝夫。部隊才到位兩天,我還沒來得及了解清楚。」
「兩天時間不短了。亨特,你別在意,我不是想讓你難堪,進入一個區域布防以後,你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情況,這事要排在所有事情的前面,各級軍官也是如此,現在敵人就在眼前,如果他們突然攻擊,情況不明會使你們遭受巨大的損失。」
「這樣,」托德插話,「請馬里奧立刻給下屬打電話,每個山頭陣地的最高指揮官都要在兩個小時內送一份情況報告過來,明天中午之前,再交一份本陣地的戰鬥預想方案。」
「托德,謝謝!亨特,請接著說......還是主要講講部隊的情況,包括人員、武器、食品、彈藥等等。」
「是!謝夫。目前部隊的絕大部分士兵都沒有戰鬥經歷,還有一些病弱人員,戰鬥力讓人很擔心;武器和彈藥沒問題。」
「你不是帶著原部隊過來的?」
「不是。金把原部隊留下,只讓我帶著馬里奧過來。後來托德先生想出一個辦法:把上次戰鬥表現不好、調到其他部隊的人大部分都要回來了。」
「哦,是這樣啊......沒關係!讓有病的人員趕緊去治病,身體好了再回部隊。馬里奧的傷好像也沒完全好。」
「沒關係,謝夫!我這是都皮外傷,基本都癒合了。」
「好吧,不過要小心,不要劇烈運動,防止傷口再撕裂。」
「是,謝謝謝夫!」
「亨特,你調回來的這些人,雖然經歷過戰鬥,但是心理問題一定要先解決,否則下次還可能一樣。」
「是的,我已經給他們開過會了。」
「這個會開得真好!」托德插話,「我當時在會場外面,看著他們進去,很多人臉上的神情都很不安。有人好象發現了來開會人的特點,緊張得要命,在門口徘徊很久才慢慢走進去。後來亨特不知道和他們說了什麼,散會的時候,很多人含著淚,眼冒怒火,似乎恨不得立刻找胡圖人打一仗。」
「呵呵,聽起來效果很好啊。亨特,你怎麼講的?」我笑著問亨特。
「我就是按照以前您說的基本觀點講的。首先告訴他們,戰鬥時誰都會害怕,包括我在內。所以上次戰鬥表現不好沒什麼,以前的事大家都不要再提,但是胡圖人現在已經殺到眼前,我們不抵抗,他們也會殺死我們,誰願意等著胡圖人來殺,不願意抵抗,請站出來,現在就可以退出軍隊,不會被追究責任。下面一片沉寂,我稍停一會,大聲說:『很好!既然大家都願意抵抗,下次戰鬥你們一定能雪恥!』」
「就憑這樣幾句話,就能讓一些人哭出來?」我不是很相信。
「亨特師長沒講出全部,當時他還講:『其實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心裡委屈,不服,恨自己為什麼當時那麼膽小,其實這也很正常;現在你們的機會來了,等等。』」
「哦,是這樣的,」我心裡對這些人會改變還是不太相信,「你們回去吧,抓緊時間了解情況,明天我去看看,給你們些建議。」
亨特和馬里奧敬禮離開,我和托德研究了一下情況,決定去看看西點的炮兵。
「哈哈!李,你好你好!我正在想你什麼時候會過來呢。腿怎麼樣?」
「問題不大,降落的時候撞了一下,好多了,就是有點腫。」
「呵呵,那就好!你降落的時候可是差一點把我撞死。當時怕托德的車輛不夠,我帶著幾輛牽引車也趕到機場,結果你一落地就朝我坐的那輛車衝過來,好在我剛拉開門,還沒上車,嚇得掉頭就跑,後面開車的小夥子都沒我跑得快。」
大家哈哈笑起來,西點把自己的椅子拉過來讓我坐。
「剛剛搬過來,東西還不齊全,你坐我的。先不忙說別的,昨天下午,有個陣地的觀察員告訴我:他們山下的河水突然變得非常渾濁,這條河是從敵人陣地的背後流過來的,我考慮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是不是用炮兵打一下。」
「好主意,河水渾濁,必定有敵人涉水調動,在哪裡?」
西點在地圖上給我指出位置,用一把計算尺繞著胡圖人陣地後面的山谷說:「我覺得如果要打,就是這一段。」
「你說得對!這裡的土壤沙粒較多,被攪動起來以後,不會隨水流漂出太遠的距離。這條河我去看過,水流不是很急,所以,過河地點必定在這附近。」
「是不是現在就可以打一下?」托德插話,「胡圖人怕我們的炮火,白天不會移動。」
「嗯......」我托著下巴想了一會,有俯身在地圖上查看,「不急,這個山谷面積較大,可能不僅僅是部隊臨時隱蔽,也可以囤積物資。敵人既然已經深入我們的防線,白天無法補給,物資先運到這裡,晚上再分發到第一線部隊。所以等他們囤積得再多些,可以造成更大的損失。西點,讓你的觀察員時刻注意河水,再等兩到三天。」
「好的,等天快黑的時候炮擊。」西點揮一下手,「你現在看看我的陣地吧。」
「不用不用!」我擺擺手,」炮兵我不懂,這次來主要是提醒你注意配合保護炮兵的部隊。剛才我和托德商量:保護你的部隊不能只用支撐點的方法,必須構成幾道連續的嚴密防線,山頂和山谷都必須控制,不能讓敵人鑽進來。所以,對炮兵威脅最大的敵人應該是你第一優先的打擊目標,在其他陣地需要火力支援時,你一定要留出一部分火力保護好自己。」
「放心,這個我明白。炮兵不僅準備好了火力計劃而且連直瞄射擊的方案都已經完成了。」
「李,我這邊保護西點的除了亨特的部隊,還有約翰的偵察部隊,作為機動的預備力量。」
「嗯?偵察行動徹底停了。」
「是的。現在雙方都已經擺明了,再偵察意義不大,而且胡圖人防範很嚴,偵察小組力量薄弱,一旦被發現肯定會損失人員。」
「托德,我這樣想:偵察行動還要繼續,一是已經停止相當長的時間,胡圖人可能開始鬆懈;二是現在雖然雙方都已經互相看明白,但具體的行動細節,比如兵力、時間等,還是很重要的情報。可以把偵察小組擴充成偵察小隊,一隊十五到二十人,分別負責抵近偵察、火力掩護,即使被發現,也可以通過嚴密、有組織、有計劃的撤退脫離險境。」
「嗯,你這個建議我基本贊同,回去再和約翰具體商量,畢竟預備隊也必須有。」托德停下來,伸出雙手分別搭在我和西點的肩上,「後面一段時間,應該非常關鍵也很危險,我們一起努力!」
我和托德回到指揮部,金打來電話,要求召開電話會議討論局勢。我以為又有什麼新情況,趕緊擺好地圖,拿著紙筆坐下來,結果金上來就抱怨住的條件不好,我看看托德,他無奈地搖搖頭。
啰嗦一通以後,金終於講到正題:最近有許多居民找到部隊,要求發給他們槍械參加抵抗。
「好啊!如果有多餘的武器彈藥,可以發給他們。」我第一個發表意見。
「可是,這裡面有一些胡圖族居民,發槍給他們,這些人打我們怎麼辦?」金問。
「這樣,」迪恩插話,「可以給胡圖人發槍,但必須先證明身份,同時規定,胡圖人不得攜槍離開居住的區域。」
「我記得城裡面胡圖人大概只有圖西人的三分之一不到吧?如果是這樣,大家都發槍,他們也不敢怎麼樣。」
「我同意迪恩和李的意見!先發給圖西人,然後再發給胡圖人。」托德說。
會議結束,托德領我來到院子里,指著不遠處山溝里的一處院子:「李,現在大家都分散了,和我做鄰居吧。你先去看看,如果合適下午就讓崔茜搬過來。」
「謝謝你!崔茜和我講過了,她覺得合適就行,我沒意見。」
「好!基德,下午你帶人去給謝夫搬家,聽崔茜女士指揮。」
「托德,下午得趕緊去看看亨特他們的陣地和防守,我有些擔心。」
「我也是,不過現在只有這個條件......不如我們現在就去吧,在亨特那裡吃午飯。」
「說得對,時間很重要,走!」
我們走進亨特的辦公室時,他正在一堆報告中忙亂著,見我們進來,起身敬禮。
「亨特,」我舉手回禮,有些不安地看看屋裡的幾個陌生人,「以後戰場上不要相互敬禮,不安全。」
「是!我知道,因為現在是在房間里,所以要給您敬禮。」亨特轉向那幾個陌生人,「謝夫,這是我以前的幾個下屬,特地過來,想聽聽我對他們防守區域的建議,正好您來了,也指點他們幾句。霍頓,卡爾,這是加岡金薩。」
「哦,你們好!」我和幾個驚訝得有點不知所措的軍官一一握手,「那就先說說你們的情況吧,你們的防區在哪裡?」
「在機場周圍。」
「哦,你們有什麼問題?」
「主要是機場的防禦工事,我們有些為難,周圍的山峰雖然都比跑道海拔高,可是距離太遠。而機場跑道所在的兩個山頭坡度太小,易攻難守,所以我們有些想放棄。」
「你說得的確是個難題,既然不容易防守,那還不如去加強周圍陣地......可是,機場還是很重要,它和幾條公路一樣,也是進入市區的通道,敵人如果佔領,運動速度會大大加快,而且,以機場的高度和到城區的距離,可以火力控制小半個城市,所以必須要防守。讓......」我皺著眉頭看看地圖,「有一個辦法!機場跑道的兩個山頭修築環形工事,你們到咖啡廠去看看,應該有整麻袋的咖啡豆,把這些麻袋壘在戰壕外面,戰壕裡面也留一些,找些大勺子,一起拿著,戰壕里每隔五六米放幾袋咖啡豆和一把勺子。呵呵......」所有人都愣住了,我才意識到說了半天還沒講最重要的,「敵人進攻的時候,用勺子往跑道上撒咖啡豆。」
「這樣......能行嗎?」包括托德在內,幾個人面面相覷。
「能行!以前在中國有人用過。」
「胡圖人要是不順著跑道進攻怎麼辦?」
「嗯......這個問題很好!在跑道旁邊的草地上挖溝,越寬越好,調挖掘機過去,多挖幾條,反正草地也不寬,讓敵人的攻擊部隊沒辦法走草地......溝要挖得深一些,不能讓敵人當戰壕用。」
「我們回去試試吧?」
「不要懷疑,肯定有用,如果有大豆更好。」
「有啊!」托德接過話題,「明天我派人用車給你們送過去。」
霍頓和卡爾告辭,亨特顯然還沉浸在剛才的議論中,又問了一會豆子的事才開始彙報自己部隊的情況。他的防區分佈著四十四個山頭,如果要把所有的山谷也控制住,兵力有點緊張,預備部隊只能有兩個營。
「兩個營?還算可以。這樣,對山谷的控制以火力為主,山頭的重武器要兼顧山谷。實在不好兼顧的地方,可以在山腰單獨設立火力點。預備部隊使用要謹慎,多建立幾道防線,用交通壕相連,情況不好立刻撤到下一條防線,晚上多用手榴彈,不要輕易暴露自己。」
「我想起一件事。」托德打斷我,「提姆設計出一種手榴彈拋射器,比你的發射速度快很多,正在加緊生產,給亨特多配備一些。」
「嗯?提姆改變主意了?」
「他的妻子和一個孩子被胡圖人的炮彈炸成重傷,現在還在醫院裡躺著。」
「哦......有時間我和崔西去慰問一下。他的拋射器什麼樣?」
「試射的時候我簡單看了看,他用載重卡車的彈簧鋼板做的,放好手榴彈以後轉動輪子,一組六個盒子,速度很快,也省力。」
「那太好了!優先裝備到亨特的部隊。」
看看時間已經不早,從亨特的指揮部出來,又檢查了幾個最重要的陣地,我和托德分手,趕忙回去找崔茜。
院子里靜悄悄的,崔西用一方花手帕系住頭髮,背對著門口,正在整理草坪。我站在門口,望著微黃的陽光中她優美的背影以及時不時隨著身體的移動,在長發邊緣若隱若現的、線條優美的頸項。
「進來啊,在想什麼?」加斯帕爾調頭停車的聲音驚動了崔西。
「呵呵,沒什麼。在看你整理草坪,很美!」
「哈,謝謝!我很漂亮對吧?」
「是的是的,很美!」我攬住她的腰,崔西順勢踮起腳尖,在我嘴上親了一下。
「沒有機器,只能用大剪刀,弄得草長長短短,很不整齊。」
「不用那麼幸苦,草長一點也沒關係。」
「你說得對,還不知道能住多久......」
「吃飯吧,我餓了。」
晚飯很簡單,胡圖人開始進攻郊區以後,我就告訴崔茜,晚飯必須在天黑以前結束。晚上除非必要,一律不許開燈。
這是一棟石砌的房屋,雖然不大,但非常堅固,子彈打不透牆壁,所以只要避開窗口,晚上可以照常在床上睡覺。托德就在隔壁,兩棟房子距離大概只有一百米,所以我們兩人的警衛合成一隊,由加斯帕爾負責統一指揮。
「周圍的環境你看過了嗎?」洗漱完進屋上床,崔西迫不及待地撲進我懷裡。
「沒有,你好了嗎?還頭暈嗎?」
「還沒關燈呢,」我被她撫摸得呼吸急促起來,「明天早上我和你一起看看周圍......還有,提姆的家人受傷了,找時間去看看他們。」
「好的,好的。」她把我的手拉進衣服。
郊區響起激烈的槍聲,西點的炮兵也開始轟鳴,崔西和我喘息著,全當沒聽見,專註於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帶著崔西在房子周圍轉了一大圈。
「這裡很安全,你看加斯帕爾的崗哨布置得很合理。」崔西睡眼惺忪。
「嗯,的確不錯!不過我們自己也要熟悉,以防萬一。走,再去那棟破爛的別墅看看。」
「哦,那裡沒人住,看樣子荒廢很久了,還要看嗎?」
「去看看吧,反正已經起床,要不我背著你?」
「好啊!」她不等我做好準備,就迫不及待地跳上來。
托德值班回來,在我們身邊把車停下。
「Are you ok?」他笑著對崔西說了一句英文,滿臉疲憊。
我趕緊把還想賴在背上的小丫頭放下來,不好意思地笑著。
「情況還和這幾天一樣,胡圖人繼續進攻。」托德岔開話題,「我們主動放棄三處郊區的陣地,人員有些傷亡,總體的態勢沒有大的改變。我回去睡覺,有事打電話,走了。」
指揮部里也剛剛交接班,門外時不時有參謀人員快步走過傳送各種文件。我端著一杯水坐在桌前,翻閱著亨特昨天送來的陣地情況和防禦方案的報告,電話鈴響起,崔西打過來問我中午想吃什麼。
「昨晚表現如何?」我知道她後面一定會問到,所以先下手為強。
「你很棒!」她笑起來。
「呵呵!你也很美。中午盡量簡單,你看著辦。現在時間還早,再睡一會吧。」
「睡不著了,誰叫你這麼早把我弄醒的。」
「熟悉周圍的情況還是很必要的,比如那個破爛的別墅,如果我們不去看看,怎麼知道院子里還有一個挺大的地下室......」
「好好!你說的有理。我還真想再睡一會,醒了再帶蘇靜娥她們也去周圍轉轉。中午我把午飯送過去,等著我。」
上午平安無事,我仔細閱讀亨特部隊的報告,又打電話詳細詢問了一些情況。十一點四十,崔西準時被午飯送過來,我和她邊吃邊說,決定下午去醫院看看提姆的家人。
醫院裡病人不少,但都很安靜。提姆托著頭坐在重症監護室的外面,看見我們,趕緊起身過來迎接。
「你太太和孩子怎麼樣?」我顧不得寒暄,直接提出問題。
「孩子還好,我妻子情況不好,主要是燒傷,醫生說很可能感染。」他一臉焦急和無助。
「燒傷?!怎麼會是燒傷,不是炮彈炸的嗎?」
「不是,爆炸的衝擊波把爐子掀翻,裡面的木柴把她的衣服點燃,還好很快就被我撲滅了。」
「哦,是這樣......」我往門口看看,知道不能進去探視,只好站在門外安慰提姆,沒等說幾句,電台里就開始用暗語讓我回指揮部,說約翰偵察回來,要彙報情況。
「我以為你今天晚上才能回來,怎麼白天移動?不怕被發現嗎?......沒事吧?」剛進屋,我就責備約翰,話一出口,看見他滾得滿身泥水,又有些不忍心。
「謝夫,因為情況比較重要,所以只好白天回來,還好,路上沒有碰到胡圖人。」
「哦,說說情況。」
「敵人又有大批部隊增援,而且抬著很多箱子,估計是手雷或炸藥,許多人還扛著鋼釺和鎚子。」
「嗯?哪個方向?」
「機場。」
「托德,約翰說的情況通知機場的部隊了嗎?咖啡豆和大豆運到了嗎?」
「通知了,豆子也已運到,機場上正在全力挖壕溝和戰壕,再有一兩個白天就能完成。」
「不行!要儘快完成,讓他們夜裡也繼續施工,人可以休息,機械不能停。」
「好的,明白。」
「嗯......約翰,你們還有偵察小組留在敵後嗎?」
「有,還有四個小組,不過不在機場方向。」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想辦法通知那兩個小組,如果敵人防備不嚴,可以......可以在敵人的營地附近留下一些明顯的記號,告訴他們有人曾經來過。」
「好主意!」托德拍手笑起來,「迫使胡圖人加強警戒,減少進攻的兵力,限制他們的行動。」
「呵呵,謝謝!」我得意地笑笑,「完成以後,偵察行動暫停,以後視情況再重新開始。」
「是,謝夫!」
送走約翰,太陽已經西斜,我看看窗外,開始收拾文件,準備帶回去繼續看,剛剛拿起來一摞,隆隆的炮聲突然響起,嚇我一跳。
難道敵人現在就開始進攻了?我疑惑地看看基德,他也搖搖頭。炮聲持續轟響,是最快的急速射,一直持續將近二十五分鐘才漸漸停止。托德已從辦公室趕過來,告訴我西點那邊的電話無人接,可能是聲音太大,聽不見鈴聲,他已經派人過去詢問情況。
「他那裡的電話上都有紅色的指示燈,振鈴的時候同時也會閃燈,怎麼會沒人接?」
「我們......是不是去看看?」托德看看天色,有些拿不定主意。
「基德,再打電話,問問炮兵陣地在打什麼目標。」
「是,謝夫!」基德答應著走向桌子,電話卻突然響起來。
「謝夫,西點找你們。」基德聽了一下,把話筒遞過來。
我接過電話,還沒湊到耳邊,就聽見西點在裡面興奮地大叫:「河水都紅了,河水都紅了!」
「什麼河水?」
「前兩天和你說的,那條變渾濁的河,剛才我命令開始炮擊,河水都變成紅色的。」
「哈哈,恭喜恭喜!應該給那個炮兵觀察員記一大功。」
「是的是的,太好了!,你們等著我,馬上過去,我帶瓶酒慶祝一下!」
片刻以後,西點興奮地闖進來,手裡晃著已經打開的一大瓶酒,進屋就往杯子里倒,嘴裡還不停地講述著前方陣地看到的情況,接著端起杯子,和我們狠狠地對碰一下,仰頭吞進去大半杯。
我不會喝酒,只舉起來呷一小口,笑著聽他的講述。
西點解開衣領的扣子,酒杯很快見底,也不謙讓,嘩啦一聲再次倒滿,端起來又下去一大半,眼神已經有些獃滯,舌頭也變得不太靈活。
「唉......」他突然長嘆一口氣,身體也佝僂下去,「該死的戰爭......把我變成魔鬼了,死人也會高興......」
「基德,把裡間的床鋪收拾一下,讓西點休息。」
「是,謝夫!......可是今天是西點先生值班。」
「我來吧。托德,天快黑了,你也早點回去。」
「嗯......那辛苦你了!明天一早我就過來。」
天擦黑的時候,崔西過來送飯,進屋就抽著鼻子,皺起眉頭:「你喝酒了?」
「一點點,小聲些,西點在裡屋睡覺,他喝醉了,下午炮兵重創了敵人。」
「哦,我聽基德說過。要不要叫醒他吃飯?」
「不用。」我起身打開窗戶,回來時飯香已經彌散開來,「嗯,真香,謝謝!」
「晚上我不回去,陪你值班。」
「為什麼?在這沒法好好睡覺。」
「沒問題......你抱著我睡。」
「呵呵!你想累死我嗎?」
「嗯,其實那晚在水裡被你抱著時,我就想:這輩子也不離開你了。」
「不是吧?!」我故作驚訝,「據說美國女孩都很獨立的,過兩年煩了,就會另找一個男人。」
「聽誰說的?......有些人可能會這樣,我是一個很重視家庭的人,我周圍的人也一樣。除非你變成一個讓我實在無法忍受的壞蛋......你會嗎?」
「嗯......不好說。」我壞笑著。
「那樣,我會離開你的。」崔西嚴肅起來。
「別當真,我開玩笑的,」我嚇一跳,「中國有一種說法......自然的面貌很容易變化,人的有些性格卻很難改變。」
「哈哈!」崔西一臉詭計得逞后的笑容,「你害怕了!」
「好你個淘氣的小女孩,別讓我逮住你。」我站起來伸手去抓她,崔西趕緊躲閃,不小心碰掉了桌子上的烏木雕塑,發出哐當一聲巨響。
「什麼事?謝夫。」門外的警衛聞聲開門,手放在槍把上。
「沒事沒事,不小心碰掉了東西。抱歉,謝謝!」我轉頭沖崔西做個鬼臉。
「你越來越有禮貌。」她稱讚道。
「呵呵,謝謝!」
西點被吵醒,進盥洗間洗臉,然後出來打招呼,得知晚上我替他值班,說聲感謝以後離開。
「就剩我們兩個了。」崔西一下子坐到我腿上。
「不行不行!今晚值班。」我被她弄得有些興起,趕緊阻止。
「哦,對!不過你得吻我一下。」
敵人的攻擊直到下半夜兩點才開始,比平常足足延遲三四個小時,而且白天西點炮擊的方向一直毫無動靜,機場那邊也平安無事。
沙發上崔西已經睡熟了,被炮聲吵醒,睡眼惺忪地回到我懷裡。
我默默地聽著揚聲器里各陣地指揮員平靜的報告,盯著地圖思考著胡圖人會如何應對明天早上許多陣地前偵察小組留下的痕迹,
「你手指上的傷疤是怎麼回事?」
「嗯......哦,小時候開門時沒注意,一下推到玻璃窗上,結果被划傷了。你看,這個手腕上還有一處,也是玻璃划的。」
「這個傷疤影倩姐姐和我說過......」
「哦,......她問過。」
「她還跟我說你們吵架的事。說她不應該講你冷漠,但你也不應該說她為了錢......」
「唔......」我心裡一跳一跳地痛,「我的確不應該。」
「在中國,老師的收入很低嗎?為什麼沒錢治病。」
「換腎這種手術,好像需要很多錢,具體我也不清楚,不過一般收入的家庭應該沒有這麼多存款。」
「沒有醫療保險嗎?」
「......沒聽說過,應該是沒有。」
「如果有保險,要的錢並不多。如果沒保險,肯定很貴,不過好像還有慈善機構可以幫忙。」
「這是個好辦法,等以後中國人有了錢,也會買保險。」
「為什麼要等有了錢以後才買保險?現在就開始不好嗎?這樣影倩姐姐就不用來這裡了。」
「哦,也是。時間還早,你再睡會吧,把床收拾一下。」
「不要!我就在你身上睡。」
「好吧,可是,不許亂摸。」
早晨下班回家,匆匆忙忙吃完早飯,我就拉著崔西進屋纏綿起來,完事以後倒頭就睡。
不知過了多久,被崔西搖醒。
「嗯,午飯時間?」
「不是,西點打來電話,胡塗人突然在白天開始進攻,讓你快去!」
「啊!」我一下子驚醒,才聽見遠處的槍聲已響成一片,忙不迭抓起衣服穿上,「拿武器拿武器!小心敵人打到這裡。」
「鞋,穿鞋!」崔西在我身後叫著。
我拿著槍衝到院子里,加斯帕爾已經把車打著,崔西也跟在身後。
「幹嘛?回去隱蔽!」
「不!我跟你一起。」
「路上有危險!」
「我跟你一起!」
「好好好!去換把槍,這個射程太近了,坐後面,低頭趴著!」
衝進指揮部,托德已經趕到。
「李,見鬼!胡塗人突然白天進攻,部隊準備不足,很多人都是白天睡覺晚上......」
「地圖,敵人到哪了?」我打斷他。
「最近的一股在這裡,」西點指著三個街區以外,「行動非常突然迅速。亨特已經派馬里奧帶兩個連去支援了。」
「怎麼都打到這裡了,有多少人?防禦部隊幹什麼的?!」我很惱怒,「加斯帕爾,帶十個人,背著電台,我們過去看看。」
「不行!」西點和托德同時反對,「太危險!」
「前面情況不明,必須儘快查清楚,還有馬里奧的兩個連在,沒關係!」
「我也去!」崔西說。
「都聽我的!西點,回炮兵陣地,托德,在這指揮。」我看看崔西,知道勸不住,從桌上抄起一頂鋼盔扣在她頭上,「跟在我身後,不許亂跑,出發!」
我們隱蔽登上一棟建在高處的兩層樓別墅,馬里奧的部隊已在四五百米外展開並和敵人接火,他沖在前面,指揮三個機槍組封鎖住主要街道,其他人從兩側的小路開始包抄。
「聰明!」我稱讚道,「加斯帕爾,布置周圍的警戒。」
馬里奧的想法很好,可是包抄的部隊不熟悉道路,左邊一路很快迷失方向,跑出一段距離后停下來聚成一團。
「笨蛋!上房啊,佔據制高點不就看清楚了嗎!加斯帕爾,看看能不能叫通馬里奧,告訴他左邊的部隊迷路了。」
被打倒兩三個后,胡圖人從最初的混亂中鎮定下來,立刻找掩護,架起機槍與圖西人對射,同時也開始向兩翼散開,佔領房屋,接著呼啦啦又從後面跑來一兩百人。
「加斯帕爾,告訴托德和西點,儘快查明防禦缺口的位置,讓負責那個區域的部隊堅決封閉缺口,炮兵配合。」
馬里奧又在正面增加一個機槍組,交代幾句然後跑向左邊,這時右邊的圖西人突然開火,把胡圖人趕回大路,但很快被路邊幾棟房屋裡的火力點阻止,無法繼續前進,只好也佔領房屋與敵人對射。
「翻牆翻牆!」我看著右邊的情形,急得大叫,「加斯帕爾,派一個人去通知右邊的部隊,別走街道,從院牆翻過去,多方向進攻一棟房屋,注意側翼安全和火力壓制!」
遠處的山坡上升起炮彈爆炸的塵煙,我展開地圖比劃一下,缺口大概在三公里以外。
「見鬼!讓敵人在城區里穿行三四公里,不知道都在幹什麼?!」話音未落,馬里奧去的左邊響起激烈的槍聲,我趕緊又舉起望遠鏡。
左側的圖西人和胡圖人突然相遇,猝不及防間被打倒一片,立刻向後潰散。我盯著他們從樹叢里跑出來,慌張地拐過一個L型街角。
馬里奧帶著最後兩個人退下來,一邊跑一邊向後射擊。胡圖人的子彈打得他們旁邊樹葉亂飛,眼看就要拐過街角,三個人的腳下突然飛起一陣塵土,馬里奧和另一個人一頭栽倒在地上。
「哎呦,不好!」
馬里奧艱難地抬起身體,拖著腿爬向拐彎處,另一個人已毫無動靜,沒受傷的那個和其他人一樣,頭也不回地跑得不見了蹤影。我豎起大拇指測量距離,然後一扭身把槍抓過來,「距離大概四百米,調整標尺,掩護他!」
其他人忙著調整,我已經據槍瞄準。馬里奧單手把槍拖過來,對著後面一個長點射,接著艱難地翻滾兩圈,終於躲到牆角這邊。
我的視線被拐角的牆遮擋,看不見敵人,只能先瞄準牆邊,同時心裡祈禱馬里奧快點爬開。
牆邊出現一支槍管,接著有人露頭觀望,我輕輕壓下最後一道火,槍口一跳,三顆子彈出膛。露頭的敵人嚇了一跳,立刻縮回去。我改成單發,射出第二槍,在牆的邊沿打出一個缺口。
「單發射擊,封鎖牆邊,不能讓敵人露頭!」
四五支槍一起開火,拐角的地面和牆面不停地跳起塵土和碎屑。
「輪流射擊,不要一起,保持火力,換彈夾之前喊一聲。」我進一步命令。
馬里奧向這邊看看,似乎又鼓起信心,再次往前爬出一段距離。牆那邊有一會兒沒動靜,接著忽然扔過來一顆手榴彈。
「哎呦!」我嚇得大叫一聲,不由得放下槍看向馬里奧。
手榴彈爆炸,激起許多塵土,馬里奧歪倒在牆根,不再動彈。
「保持火力!」我聲嘶力竭地大吼,「這些膽小鬼!為什麼不回來救他?」
過了好久,馬里奧再次艱難地坐起來,向著我這邊頻頻點頭,又抬起手吃力地擺動幾下。
我明白他的意思,心裡已經絕望,但仍咬著牙繼續射擊,一槍接著一槍,汗水順著額頭不停地滾落。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5-6-19 09:30
   這集很長,過癮~·
回復 wlr谷石 2015-6-19 10:01
yulinw:    這集很長,過癮~·
本來應該更長,我實在是等不及了,最近工作太忙,寫得太慢。
謝謝!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6-19 10:36
很高興又看到谷石的故事。撒豆子有成效嗎?
回復 wlr谷石 2015-6-19 14:46
秋收冬藏: 很高興又看到谷石的故事。撒豆子有成效嗎?
呵呵!有成效,還沒寫到,忙啊!
謝謝!
谷石
回復 淡淡的米蘭 2015-6-22 02:08
懸念迭出,難道這是維和部隊的故事?
回復 wlr谷石 2015-6-22 08:01
淡淡的米蘭: 懸念迭出,難道這是維和部隊的故事?
不是,
這是根據自己經歷寫的「小說」。
說來話長了,要弄明白可能得從頭看,如果您喜歡。
謝謝您的關注!
谷石
回復 {[MM]} 2015-7-2 05:53
小說雖好更新太慢,不過癮啊。強烈呼籲作者加快更新!坐地等!
回復 wlr谷石 2015-7-5 15:39
{[MM]}: 小說雖好更新太慢,不過癮啊。強烈呼籲作者加快更新!坐地等!
呵呵!謝謝!
目前是邊寫邊發,的確有些慢。抱歉!
最近在進行一個比較複雜的項目,只能抽時間寫。
謝謝您喜歡!
谷石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5-8-4 23:07
小說雖好更新太慢,不過癮啊。強烈呼籲作者加快更新!坐地等!


閱讀詳情: http://big5.backchina.com/blog/343741/article-228674.html#ixzz3hrKkQK9w

同感!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5-8-4 23:08
{[MM]}: 小說雖好更新太慢,不過癮啊。強烈呼籲作者加快更新!坐地等!
排排坐著等!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5-8-4 23:12
wlr谷石: 呵呵!謝謝!
目前是邊寫邊發,的確有些慢。抱歉!
最近在進行一個比較複雜的項目,只能抽時間寫。
謝謝您喜歡!
谷石
可否接下個項目之前,休息3個月,給咱們補交作業?

錢是賺不完的,有時需要花點時間,把自己的經歷記錄,沉澱下來。

你活著就是恩典,奇迹,上帝保佑你!
回復 wlr谷石 2015-8-21 17:32
ChineseInvest88: 可否接下個項目之前,休息3個月,給咱們補交作業?

錢是賺不完的,有時需要花點時間,把自己的經歷記錄,沉澱下來。

你活著就是恩典,奇迹,上帝保佑你!
謝謝您的建議。
其實這個項目最主要的問題是人際關係。
有些地方的人不了解情況。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傻子 [2014/07]
  8. 各位新年好! [2018/02]
  9. 在非洲4 [2014/07]
  10.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1. 在非洲3 [2014/07]
  12. 在非洲27 [2014/07]
  13.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4. 在非洲101 [2015/04]
  15. 在非洲24 [2014/07]
  16. 漁村雪夜 [2014/07]
  17.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9 12: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