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非洲97

作者:wlr谷石  於 2015-3-9 08: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關鍵詞:非洲

雨季準時來臨,雨絲在窗戶上隨著風勢留下長長短短的亮線。我轉頭看著外面發一會呆,又收攏思緒開始查看桌子上的工事進度報告。
選定的支撐點的工事大部分已經完成,幾乎都是鋼筋混凝土結構,少數工事因為鋼筋和水泥用完,改成土木結構。我參照二戰時日本在松山的防禦工事,用樹榦、沙石、鋼板構成堡壘,這樣既能使工事堅固,又能同時清理出射界。
炮兵的程序也已經完成,西點經過實際演練,採納為每門炮增加人手的建議,炮兵的反應速度和持續射速大大提高,只是車輛和司機人數不足,影響轉移陣地的速度。
星期三一大早,我和西點就從指揮部出發,去查看炮兵牽引車司機的訓練。
訓練場設在一個不大的山坳里,在路邊開出一片空場,修築出幾個炮位。我們趕到的時候,二十幾個人正圍在一個教練旁邊聽他講解,旁邊孤零零地停著一輛牽引車。
「你培訓出司機,沒有車,不還是沒用嗎?」看到只有一輛車,我皺著眉頭問。
「你說得對!曾經考慮過徵用民間車輛,可是牽引裝置沒辦法解決。我找人試過安裝掛鉤,強度不夠,而且徵用來的車輛各個情況都不一樣,很麻煩。」西點皺著眉頭。
我沒再說什麼,坐在車上看著那群人開始駕駛訓練。牽引車啟動,發動機怒吼著往前一躥,又一躥,接著熄火。教練板著臉拉開駕駛室的門,指著學員腳下的踏板再一次講解動作要領。
「這樣練不行,太傷車!」過了一會,西點返回車裡,我提出建議,「找幾台小車給這些人練習,先把油離配合學會練熟,然後再上牽引車。」
「這個提議好!還可以多人同時練習。」西點點頭。
「還有,請您告訴那個教練,不要一開始就要求學員起步時邊踩油門邊松離合。可以先把油門踩到不熄火的程度,然後慢慢松離合,等以後熟練了,油離配合自然能一步到位。我以前教過一個朋友,他也不會開手動檔,用了我說的辦法,很快就可以不熄火。還有,民用車輛沒有牽引設備,我想可以改造炮的牽引設備,比如設計一種裝置,用其他車輛牽引時,可以裝在炮和車之間,解決連接問題。」
「好的,好的。」西點連連點頭,還特地拿出紙筆詳細記錄下來,「你最近太忙,其實我早就想請你過來看看,肯定能得到很好建議。非常感謝!」
「呵呵,」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別客氣!今天先到這,我還得去看幾個陣地,改天有時間我們仔細談談。」

告別西點,基德駕車穿過城區駛向郊外,順公路拐過一個大彎后,遠遠地就看見拉莫和約翰遜已等在陣地的山腳下。
「謝夫您好!好久不見。」車剛剛停穩,兩個人已經整理衣帽后迎上來,拉莫還想舉手敬禮,被約翰一把按住。
「是啊!好久不見。你們現在都陞官了,一定非常忙碌。約翰,你怎麼也在這裡?」
「報告謝夫!這兩天我負責的四個偵查小組休息,正好來看看拉莫,順便給他負責的防禦陣地提些建議。」
「很好!拉莫,你的陣地全部完工了?」
「是的,謝夫,五個支撐點陣地,十二個外圍陣地已全部完工,目前正在完善一些細節。」
「什麼細節?」
「比如排水系統、戰壕和交通壕底部修整、兵力火力部署進一步合理細化等等。」
「生活方面呢?」
「支撐點陣地已儲存十二天的糧食和飲水,其他陣地三到七天不等。」
「平時注意節約糧食,妥善保存,不要霉爛,雨季已經到了。還有,我設計的手雷拋射器你們試射了嗎?」
「還沒有,剛剛安裝好,謝夫。」
「正好,我們現在就去試試,順便看看你的陣地,你的人都安排好了嗎?」
「他們都集中在一個屯兵洞里,這邊請。」
拉莫的防區沿公路兩邊分佈,前後十七個陣地,牢牢地控制住幾公里長的一段。公路依著山勢,在陣地腳下或半山腰蜿蜒曲折。
「拉莫,你覺得敵人應該從哪裡進攻?」我邊爬邊問。
「很可能沿公路進攻。」
「未必,沿公路的確運動方便,但我們的防禦工事會對他們造成重大傷害。約翰說說。」
「是!謝夫。沿公路進攻,但只是吸引注意,然後在另外的方向找空隙穿過去,直接打到城裡。」
「你們是中級軍官,按理只要考慮自己的地方如何防禦或如何敵後偵查就可以。但是,中國有位軍事家說過:『不為全局謀划,就不能很好地謀划局部。』所以,在以後的行動中,一定要注意了解和思考全局的情況,然後再對自己的局部作出決斷。明白嗎?還有,拉莫,你不要覺得沒約翰講得好,約翰負責偵查,知道的情報比你多,而且我是先問你再問他,他有后發優勢,明白嗎?」
「謝謝您提醒!我剛剛還在後悔沒仔細考慮就開口,嘿嘿!」拉莫笑起來。
我笑著看看拉莫,轉頭問約翰,「如果讓你進攻拉莫防守的區域,你怎麼部署?」
「......謝夫,我還沒想好。」約翰趁我不注意,向拉莫做個鬼臉,「他的這些陣地都相當嚴密而完善,目前看沒有很好的辦法。」
「嗯,說得對,拉莫這個傢伙做事認真仔細,是沒有什麼好辦法。」我停下腳步舉目四望。
「謝謝謝夫!」拉莫興奮地兩手握在胸前,像是要作揖。
「可是,」我收回笑容,嚴肅起來,「你們想過沒有,如果敵人非要進攻,會採取什麼戰術?」
約翰低頭思索,拉莫看看他,兩個人都陷入沉默。
「敵人的數量比我們多很多,如果用大量的兵力,不顧傷亡,持續攻擊......現在最主要的是盡量拖延時間,增加敵人損失,等待國際局勢的變化。畢竟他們不是一個被普遍承認的政權。」
「謝夫,反正都是死,拼到底,也許還有希望。」約翰睜大眼睛狠狠地說。
「剛才這些話不要告訴你們的屬下,要讓他們有信心。手雷拋射器在哪裡?」
「在那裡,謝夫,這邊請。」拉莫伸手指引,「
我設計的手雷拋射器其實就是一個大彈弓,專門用於拋射美國的M26手雷,最頂上是兩條圓鋼做的導軌,賦予手雷射向及角度;上面架著半個喇叭狀、頂部敞開的盒子,裡面的寬度剛好保證放置抽出保險環的手雷,但保險握片卻無法彈開。盒子的外邊左右各固定一根彈簧。使用時,先把盒子向後拉到扳機位置鎖定,將手雷放入盒子,確定保險握片可靠地卡住,然後拉掉保險環,調整好角度和方向後扣動扳機,盒子沿導軌滑動,到盡頭時被擋住,手雷依靠慣性飛出去,保險握片自然彈開,四到五秒爆炸。
「這個裝置的拋射距離肯定比人扔得遠,但準確性較差,沒辦法,時間緊,我也不懂機械設計,你們先試試,有什麼改進建議可以告訴我。要特別提醒你們:注意安全,一定要在手雷放進盒子里並確保握片卡住的情況下才可以拔出保險環。另外,要在這個掩體的後部設置擋彈牆,一旦出現意外,操作的人可以迅速跑到後面隱蔽。」
「是!謝夫。每個拋射器由兩人操作,我們已經練習了幾次,現在就開始試射嗎?」拉莫問。
「可以,我到前面的堡壘里去觀看,你安排人警戒落彈區域,注意安全,不要傷人。」
我進入工事,貼在機槍射孔上往外看。片刻之後,隨著咣當一聲響,手雷飛下山坡,落地跳動一下,嘣地炸開。
「拉莫,去告訴射手,抬高一些仰角,要在空中爆炸。」
第二顆手雷飛得更遠,大概有一百多米,在離地三四米的高度爆炸。
「拉莫,你打算怎麼用這個拋射器?我的意思是:如何和其他火力配合?」
「這個距離,對山地作戰來說不算近。我這樣想:機槍壓制,拋射器的手雷空爆,大量殺傷敵人。」
「可以!手雷的數量很多,你可以組織操作的人多練習幾次......熟練以後,如果沒有戰鬥,也要隔幾天練一下,不要長時間不訓練。」
「是,謝夫!」
「好了,這個高地總體來說布置得很好,我們再到你的其他陣地看看。」

「謝夫?」回去的路上,約翰看看我,「您還沒說,如果讓您來進攻,會用什麼方式。」
「方法有好幾種。如果是我,會先避開公路,多點,多方向連續突擊,然後根據具體情況,在已突破的地域選擇最有利於向縱深突擊的地形,投入最強悍的部隊,拋開沿途的要點,勇猛、堅決地向城區攻擊前進。這樣對方必然會拚命堵截,在適當的時候,突然停下,佔領並鞏固幾個陣地,保證主力側面的安全,然後,轉向公路方向往回打,大量殲滅防守的敵人。」
我停頓一下,看看正在凝神靜聽的約翰,「當然,計劃是這樣,具體執行起來還要根據實際的敵我態勢隨時調整。不過主旨始終不變:大量分散,消耗敵人的力量。現在防守的一方缺的就是兵力,而且一旦防線變得曲折,就會增加長度和需要防守的方向,勢必造成兵力不足,最後被一個一個消滅。」
「謝夫,現在採取重點地域修築堅固工事、兵力集中布置的方法,應該是針對您前面的戰術。可是,如果胡圖人不管這些支撐點,直接攻進城區怎麼辦?」
「巷戰。你也看到了,現在城裡許多地方已經修築街壘,而且這裡的大多數房屋有個特點:牆壁都是由岩石壘成,稍加改造,就是堅固的堡壘。我和托德試過,隨便在貧民窟里找一所房子,那個牆壁,不要說槍打不透,火箭筒都不行。」
「是這樣的。不過貧民窟的房子有個缺點:大多是木屋頂,容易著火。但現在是雨季,即使打著了,也不會造成大面積火災。」
「木屋頂是個問題,不過真到那個時候,連木材帶鐵皮一起掀掉,也不會費多大的事。我倒是有些擔心下水道,法國人真是捨得花錢,連貧民窟的下水道都有將近一人高。我們可以用下水道隱蔽調動兵力,但敵人也可以利用。」
「這裡的下水道四通八達,規模比首都都大,但如果不知道規律很容易在下面迷路。實在不行,到時候用炸藥,把敵人可能利用的區段炸毀。」
「這個主意好!以後有什麼想法和建議多和我說說。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到其他陣地看看。記住:滲透偵查很危險,一定要休息好!」
「是!謝夫。再見!」
下午去幾個靠近前沿的陣地檢查,為了避免調動部隊造成防守漏洞,我在山腳下用西點借給我的炮隊鏡仔細觀察,然後讓基德派人把命令傳達給陣地的負責人。
晚上回到家,坐在餐桌前想起昨天和崔西約好今晚要歡樂一下,我忍不住興奮起來,時不時瞟一眼她光潔的腿。
洗完澡出來,我迫不及待地把崔西摟在懷裡。
「對不起!」崔西輕輕吻我,抱歉地說,「今天來月經了。」
「哦,太遺憾了!」我像泄了氣的皮球,一下子松下來。
「別急,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她安慰我。
「呵呵!沒關係,你去洗澡吧。」
醞釀了好久,結果不行,我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翻著報紙。崔西悄悄地從洗澡間出來,上床伏在我身上。
「你可別挑逗我,剛剛緩過來。」我摸摸她的臉開玩笑。
「沒事,我有辦法讓你滿足。」她一邊說,一邊手就滑下去。
「哎哎,幹嘛?什麼辦法?」
「用手和嘴啊。」
「停停停!那怎麼可以,臟!」雖說我以前看過也和姜敏玩過,但面對崔西卻不能接受。
「臟?你是說你的......那個不臟,就是要小心別漏到床上,到時候提醒我。」
「呵呵,」我被她的直接弄得無所適從,心裡又慾火難耐,「萬一睡著了漏到床上還得洗,好吧!」
完事以後,崔西有拉著我洗漱一番,回到床上就靠著我的肩,兩隻大眼睛盯著我:「說說!」
「呵呵!」我知道繞不過去,「感覺輕鬆多了,就是有點怪怪的。睡吧!」

第二天中午從陣地回到指揮部,還沒進門,托德就攔住我,興奮地揮舞著手裡的紙張:「李,好消息,好消息!你的努力有效果了。」
「什麼?」
「南邊鄰國有家媒體發出一條消息:收到你們在空中的呼叫了!」
「哎呀太好了!」我一把搶過那張紙,貼到眼前仔細看起來。
「馬上要開會討論這事,你吃飯了嗎?」
「還沒有。」
「快點快點,」托德興奮得停不住嘴,「趕緊去吃飯。」
「不著急吃飯,先開會吧。」
「呵呵,你比我還急,金和西點有事,四十分鐘后才能到,來得及。」
「好吧,先吃飯,你也一起吧。」
「不了,我有件小事要趕緊處理。」他抬手看看錶,「三十七分鐘二十五秒后,準時到會議室。我先走了。」
中午飯我根本沒心思好好吃,只知道和同樣興奮的崔茜面對面的傻笑。
下午剛進會議室,掌聲立刻響成一片,所有人都過來和我熱情地握手。金也放下時常板著的臉,笑著對我表示感謝「托尼,謝謝你!我的脾氣比較急,以前如果做得不對,你要原諒我。」
「沒關係!」我笑著回答,「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克服眼前的困難。」
「是啊是啊!」基恩走過來插話,「托尼想到一個好辦法,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希望。」
「完全正確!」金拍著基恩的肩膀,大笑著附和,「開香檳!我們慶賀一下。」
眾人一起快樂地大聲呼喊歡笑,整個會議室再次沸騰。
香檳倒入高腳杯,映射著燈光和大家的笑臉。
西點走過來和我輕輕碰杯,然後用力握手、擁抱:「祝賀!不用再有傷亡就能解決問題,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謝!」
托德一手一個杯子,笑呵呵地向我走來:「李,現在,胡圖人那邊必然驚慌失措,國際社會的壓力會越來越大,他們極可能會挺不住......端著空酒杯發什麼愣?光顧著高興了?李......李,你怎麼了?」
「哦,謝謝!」我回過神來,接住托德遞來的酒杯,「托德......我們私下談談......我突然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5-3-10 03:51
快寫呀!
回復 wlr谷石 2015-3-10 07:37
好的,下一段已經出來一部分了,儘快。
謝謝!
回復 找樂子 2015-3-11 06:51
在非洲,好
回復 wlr谷石 2015-3-11 07:44
找樂子: 在非洲,好
一下子給了這麼多的支持,謝謝!
我是初次寫這麼長的文字,可能比較亂,多諒解!
謝謝您喜歡!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3 [2014/07]
  12. 在非洲27 [2014/07]
  13.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4. 在非洲101 [2015/04]
  15.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6. 在非洲24 [2014/07]
  17. 漁村雪夜 [2014/07]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05: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