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毛新宇曝康生與毛岸英的特殊秘密

作者:風雨人生路  於 2014-6-25 14: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關鍵詞:毛岸英, 毛新宇, 秘密

  當前,有一股開國領袖和元老們的後代紛紛寫書的熱潮。最近,毛澤東的嫡孫毛新宇和女兒李敏,也分別寫書了。毛新宇的書叫《我的伯父毛岸英》(長城出版社2000年11月出版),李敏的書叫《我的父親毛澤東》(遼寧人民出版社2000年10月出版)毛新宇在他的書中,首次透露了康生與毛澤東和毛岸英不為人知的特殊秘密。

     1963年,毛澤東與康生、陳毅合影
      過去大家一般只知道康生與江青有同鄉之誼,毛江的結合康生有撮合之功;現從毛新宇的書中可以知道,康毛二家關係遠不止此,毛岸英從小即是由康生帶大的。

       據毛新宇著《我的伯父毛岸英所記:

       康生當年從法國把我伯父毛岸英接到莫斯科,通過在莫斯科共產國際中國代表團駐地的生活與交往,我伯父對康生的印象不錯。他自小缺少別人的關心和照顧,康生對他噓寒問暖,出於人的自然本能,一種親和力便從心底油然升起。

可見康生與毛岸英關係非同尋常。毛岸英歸國(不知是否1937年隨王明、康生、陳雲那次乘蘇聯專機同返,那是被毛澤東稱為「喜從天降」的大事)先在中宣部任職。1947年,去臨縣參加康生領導的土改小組。

       毛新宇書中記載:

       康生為了在毛澤東關注的事情上撈一點兒政治資本,便要求下去參加土改。康生到臨縣后,與晉綏分局商定到郝家坡搞土改。他組成了一個土改小組,包括晉綏分局的副書記張稼夫,康生的老婆曹軼歐。此時毛澤東讓我的伯父毛岸英隨中央土改工作團,到山西參加土地改革工作的試點。康生便把毛岸英也要到這個組,化名為小曹,對外稱是曹軼歐的侄子。

        這段記載很有意思,說明康生與毛岸英不僅有養育關係,而且還有工作上的領導與被領導關係。康生老婆曹軼歐與毛岸英也有不同於一般的關係,毛岸英化名不叫小張、小李,卻叫小曹,而且對外稱曹軼歐侄子,表明了他們之間的親密關係。

 在康生教導下工作,毛岸英增加了對康生的欽佩;康生同時也通過毛岸英增強了與毛澤東的聯繫。書中轉述了師哲(毛澤東俄文秘書)的一段回憶:

師哲在岸英參加郝家坡的土改時,出差路過那裡,見到毛岸英。師哲回憶說:我離開時,岸英送我,我們邊走邊談。岸英興緻勃勃地對我說,他跟著康生學到了很多知識,「真好」,「真有趣」。我問他同父親有無聯繫?他說,康生要他每周給爸爸寫一封信,主要談他參加農村的土改工作,即康生這個組的工作。

康生,1898年出生山東膠南縣。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革命戰爭年代,他長期領導秘密戰線工作;建國后曾擔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民大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等重要職務;1966年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要成員之一。1975年12月16日在北京病逝;1980年,中共中央將其開除黨籍,撤銷悼詞;其骨灰被遷出八寶山革命公墓。康生精於文物收藏與鑒賞,擅長書法、中國畫,有極高的藝術造詣。

       書中又寫,「毛澤東同意毛岸英參加山西臨縣郝家坡的土改,後來也同意他隨康生到山東渤海整黨」。可見毛澤東是有意識地將毛岸英多次託付康生,給以培養鍛煉的。

       以上這些敘述,可信都有事實根據。但是由於康生現在已是被否定人物,反面角色,書中對康生的描寫,所用的詞語,便免不了都要加上一些貶責性形容詞。同時為了表現出毛岸英與康生的區別,書中強調毛岸英很早就識別康生(還有陳伯達)缺少政治水平了。書中寫:1948年5月,毛岸英到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回到父親身邊,父子之間的一大段對話。毛澤東問毛岸英渤海的領導思想、作風和群眾情緒怎樣,毛岸英談了康生處理一件反動會道門事件,要派兩個團去轟平村子,連同農民老鄉在內。

       該書有如下描寫:

       岸英原原本本地敘述了這件事後,評論說:「康生同志太粗暴,缺少政治家風度。」而在一年前,他還以為康生有水平呢!

       對於兒子的思維和辨別力的提高,毛澤東是看在眼裡,喜上心頭,但他卻沒有流露出來,只是平靜地說:「我們還是要看老同志們的優點和長處呀!」

       岸英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父子對談,雖然寫得生動傳神,但卻令人生疑:如是寫小說,越生動越好,務求神情畢現,口吻畢肖;如是記歷史,這次談話誰聽到?誰記錄?若說毛澤東父子早在開國前已覺察康生的政治品質不純,毛澤東後來對康生的信任與重用便不合情理。  

 關於康毛二家的關係,李敏的《我的父親毛澤東》一書,沒有反映,僅有一處提到曹軼歐。那是1959年8月29日李敏結婚一天,請的客人中,請了三位夫人:蔡暢、鄧穎超和曹軼歐。請曹的原因,李敏的說明是,「當年江青曾認為我的畫畫得好,請曹軼歐給找人幫忙輔導一下,就這樣認識了,這次也請她了」(《我的父親毛澤東》,276頁)。曹軼歐能找到輔導李敏畫畫的,自然是康生了,名字則諱而不提。但在書前所印的結婚合影照中,照片下面的文字說明只標出了蔡暢、鄧穎超的名字,站在鄧旁邊的曹軼歐,雖保留形影,卻隱去了名字,顯然是受丈夫康生之累。

       按康生此人,非等閑之輩。雖多行不義,人神共憤,死後受到開除黨籍之報;但生前多謀善變,堅守「以階級鬥爭為綱」,日以督責羅織為能事,始終處於得寵不敗之地。且才藝雙絕,精於鑒賞,書畫尤見擅長。常用「魯赤水」之名作畫,這個名字是有針對性的,意與「齊白石」並駕爭驅。

1961年,中央重提雙百方針,《人民日報》創學術版,報頭「學術」二字即由康生題寫;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重印《寶晉齋法帖》,亦請康生題署書名,頗見別功。康生對《聊齋志異》版本有深研,曾用筆名寫考證文章,在《文學遺產增刊》發表,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據以出版《聊齋志異》新版本。田家英是黨內高層「秀才」中最有才氣、最具正義感的一人,平生少所許可,但對康生獨致敬佩之意(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中國歷史上像康生類型的人,最早的是李斯(指慘酷一面),他是助秦始皇行督責術的老祖宗。宋明清以來有名的是秦檜、嚴嵩,王鐸也可算上一個,皆以書法名,但罵名也是長遠傳世的,所謂「遺臭萬年」吧。康生看來將與他們為伍,當然是後來居上。(參考資料:《我的伯父毛岸英》、《隨筆》2001年第3期《關於康生》、李敏《我的父親毛澤東》等編輯配圖)楊國選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03: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