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往事雜憶:讀毛主席的書5⃣️毛澤東選集

作者:lancasor  於 2018-6-19 09: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茶餘閑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文革, 毛澤東, 政治運動

毛澤東選集

 

說讀毛主席的書,肯定要說到《毛澤東選集》。偉人都是要出全集的,毛澤東不一樣,毛澤東是一個有態度同時又很講策略的人,有時候他寫文章就是一種策略,所以文章的觀點不一定是他的真實想法,說不定就是專門用來迷惑敵人的,這樣的東西未必是真正意義上的著作,如果收入文集會讓後人摸不著頭腦,覺得毛澤東怎麼前言不搭后語。還有比如前面我們談到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毛澤東把它作為自己成為馬克思主義者的開篇之作,但是這篇文章其實是他在擔任國民黨的中宣部長的時候寫的,共產黨的刊物都不肯發表,還是在自己的「自留地」國民黨的機關刊物《革命軍》上面發表的,可見最初的文稿肯定不那麼馬克思主義,至於後來為什麼成為十足的馬克思主義文獻,是因為他堅持辯證法,不斷修訂,讓自己的觀點始終緊密適合形勢的需要,以便指導革命。如果出全集,肯定會有一些文章無法落架大修,一些文章會有敏感詞讓編輯無所適從,因此乾脆就取其精華,只出《選集》。歷史證明我是對的,即便毛澤東駕鶴西去幾十年,《毛澤東文集》面世了,「全集」還是沒影兒的事。

閑話少說。且說自從開展「讀毛主席的書」的運動,全軍上下,全國各地,端的是地無分南北,人無分長幼,士農工商、販夫走卒,無不以手捧「雄文四卷」為時尚,求知若渴也罷,聊表忠心也罷,懾於輿論也罷,反正是要備一套的。我所在的煤礦是省屬單位,要求自然更高,一般家裡要置一處神龕一樣的檯子,稱為「紅書台」,用來擺放《毛選》等「紅寶書」。順便說一句,在我們的方言里,稱某人「寶」是二百五、神經兮兮的意思,但是當時口口聲聲稱毛主席像「寶像」,毛主席著作「寶書」卻沒人敢笑、敢質疑,因為太重大了,質疑的人會吃不了兜著走。記得一次集體朗讀林彪的《毛主席語錄》再版前言,最後一句話是「為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具有現代農業、現代工業、現代科學文化和現代國防的偉大社會主義國家而努力奮鬥」(這是「四個現代化」的濫觴),一位青工故意把「而」字讀重音並且拖長聲調,聽起來像是「兒努力奮鬥」,被人上綱上線,辦了一個月學習班,差點成為階級敵人。

我們煤礦地處偏遠,沒有書店,《毛澤東選集》是由解放軍用籮筐分批挑來的,按照先幹部,後學校,最後工人的順序發放,學生沒有。我成分不好,寄住在姨父家,姨父得了一套,他又不識字,於是歸了我。

我拿到手裡的《毛澤東選集》是1966年的簡體橫排本,這是「文革」前期廣泛使用的版本,已經根據形勢需要刪去了一些不適合形勢的文字和不適合提到的人物,後來隨著「文革」的深入,一些潛伏在黨內的叛徒、特務、走資派被群眾揪出打翻在地並踏上一隻腳,於是1967年出版袖珍合訂本時,又撤銷了一些篇目,刪減、改動了一些文字,這就是「文革」一直使用的善本了。我姨父得到一本,也給了我,書是64開,紅色塑面精裝,書名燙金,當時是很精緻的書。因為版本權威,引文要用,所以這本「紅寶書」後來一直跟隨我闖蕩江湖,現在還在。

那時還小,讀《毛選》主要不是讀正文,而是翻來覆去讀註釋。說實話《毛選》的註釋確實是精品,語言準確精鍊,堪稱範文。毛澤東骨子裡面又是文人,文章亦雅亦俗,給寫注的人提供了發揮空間。《毛澤東選集》的注文,就是一部小型百科全書,成為我少年時代百科知識的主要來源。前面說過,毛澤東對自己的著作一向珍惜名義上《毛選》是由中共中央專門的編輯委員會在編輯,其實是毛澤東本人在親自操刀,自己審閱選定篇目修改內容,並且有些篇目還親自寫題解、註釋,所以釋文非常貼合原著,互為補充,特別是對第四卷解放戰爭時期往來電報和註釋的閱讀,居然就相當於選修了一部解放戰爭史。

《毛選》一至四卷是毛澤東親自主持編輯的,第五卷由於他老人家自己胸中無數,所以儘管「文革」中陳伯達一再催促,他還是一拖再拖,沒有列入編輯計劃。待他去世之後,華國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立了《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編輯委員會,作為落實「兩個凡是」的具體行動,後來抓捕「四人幫」,就是以「研究《毛選》五卷出版事項」為誘餌。毛澤東大約死也想不到,自己也演了一出死諸葛嚇走活仲達的活劇。《毛選》五卷倉促出版,鄧小平當然心裡不樂意,於是借口印刷高考試捲紙張不足,把印刷《毛選》第五卷的紙張挪用來印了高考試卷。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鄧小平坐穩了總設計師的交椅,第一件事就是禁了《毛選》五卷的發行。毛澤東替秦始皇「焚書坑儒」張目,結果自己的書反被尊自己為領袖的黨列為禁書,實在是有些滑稽。

《毛選》的版本有個特點,儘管早在延安時期就已經出版過《毛澤東選集》,共產黨建國后也多次修訂,但是不管幾次重印,不論橫排豎排,都叫第一版,這就為引文的標註帶來很多麻煩,所以後來約定俗成大家都用袖珍合訂本作為定本使用。直到1990年代,「三講」要讀原著,才又重新整理出版了《毛澤東選集》第一至四卷,第五卷實在不堪改造,放棄了。第二版《毛澤東選集》由鄧小平題寫書名,32開,棕色封面,和第一版比較,篇目小有修改,主要是註釋改動較大,有些歷史人物,比如梁實秋、周作人等等,居然是通過修訂《毛選》註釋悄悄「平反」的,可見《毛選》註釋的分量。《毛澤東選集》第二版印刷量雖不能和第一版相提並論,也是千萬套以上,沒有什麼收藏價值,所以我一直都放在辦公室,退休也沒有帶走。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lixixing 2018-6-20 07:18
毛主席的書是中國革命史的真實記錄。利用編輯,註釋和宣傳毛主席著作,是中共領導層提高自身威望,打擊對立面的手段之一。
回復 Lawler 2018-6-21 08:03
文革,老毛的書,活學活用。可以斷章取義,也可以用來當棍子打。。。
回復 Lawler 2018-6-21 08:06
黨史,改來改去,不知道哪句是實話。至今,不說反對一下,就說討論一下,也會丟工作。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21: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