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ZT:漢族泣血新疆生活

作者:金竹陶器  於 2015-11-22 06: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載文章|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13評論

關鍵詞:維族人, 大團結, 共同點, 新疆, 漢語

淘氣按:是誰,在西域乃至全國,強制推行下面這些歧視漢民族的種族不平等政策?這些不平等政策,為什麼現在還在實行?

七十年代後期,在新疆強行推行所謂的三個60%,即招生,少數民族佔60%;招工,少數民族佔60%;招兵,少數民族佔60%(計劃經濟年代,當兵複員可立即安排鐵飯碗的工作),以至於後來演化成什麼事情,少數民族都要佔60%。

中國不是雙語國家 - 本末倒置的文字標識,如臨大敵的武警

我想補充一些,新疆並不是如中央的措辭而言有極小撮民族暴力分裂分子,它們有生根發芽的環境,這個土壤就是絕大部分維族人,家父在部隊時我開始住在軍區,所以和地方不太接觸,當時我也很相信民族大團結,但是家父轉業到地方(我家現已回原籍定居)后,情況發生了變化,出門就迎來敵視的眼光,有時候過來故意撞你一下,用生硬的漢語或維語罵一句,喝醉了在街上耍酒瘋,亂打人(當然是漢族),我在新大車站就碰見一個,並不是說以前沒碰見過,而是它表現的太露骨。它在那裡大喊「漢族都滾出去,漢族怎麼不死完,殺光漢族人」中間夾雜著維漢結合的髒話,那天正好是下班的時間,車站的人不是很少,有維族也有漢族,它還跟旁邊的它們有說有笑,那些在車站的維族也不勸,有的用維語叫好或打口哨,還有的在鼓掌,漢族呢!只能躲遠些裝的什麼都看不見,這也難怪他們了,象這樣的事情在新疆的大街小巷比比皆是,打個比方你在街上和維族因為小事發生衝突,那麼街上的維族認識不認識都過來群毆你,而漢族卻站在旁邊看或著不經意的路過,久而久之人竟然麻木了。

雙語國家加拿大的 Canadian-government-bilingual-pin

開始我也想這些只不過是一般無賴,但是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因為這些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它們都針對漢族,我有時也想可能也就那麼幾個人吧,大部分都是好的,可能它們的民族習性就是比較好動吧,它們應該能和我們友好共處的,我們是兄弟民族呢,畢竟都是中國人呀!但我又錯了。幾歲的維族小孩還不到你的腰際,它也敢過來踢你,可是你想這麼小的小孩它懂什麼呢,家庭,從小就灌輸著「漢維勢不兩立,新疆是維族人的,漢族使我們變的貧窮,漢族應該離開這裡」,它們呢,總是認為漢族來新疆把它們的工作都搶了,還無嘗的享用這裡的豐富資源,使它們的生活水平下降,而事實上它們在新疆起到了什麼作用,49年進疆的時候,新疆的經濟處於崩潰的狀態,在新疆檔案館可以查到《新疆地方史》上敘述「部分地區有商品經濟存在,但在南疆大部分地區和北疆的部分地區,農村經濟落後,當地少數民族農牧民受到伯克(地方長官)和巴伊(鄉紳地主)的的殘酷壓榨,一些地區甚至還存在奴隸買賣和販賣婦孺的情況,自然死亡率高嬰兒的出生率低,生活困苦。」,在解放軍進疆的資料片(很多資料片上都有)上可以看到當時的烏魯木齊幾乎沒有什麼高樓大廈,進駐部隊聽命中央指示就地改編成為農懇生產建設兵團發展當地的經濟,開墾荒地,興修水利,在戈壁高原上建立一座座新興城市(如石河子,奎屯等),同時從內地經濟發達的省市引入技術人才建設新疆,這些偉大但又默默無聞的人們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勤勤懇懇的工作和勞動,他們的汗水和付出得到了回報,新疆的經濟突飛猛進,特別是幾個工業城市如烏魯木齊,石河子等與內地已無兩樣,外地人走在烏魯木齊的紅旗路,友好路等商業區會驚訝的看到那些不在他們當初設想中的高樓大廈,經濟繁榮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但是它們,維族竟然抹殺這些,試問49年進疆前新疆,烏魯木齊有什麼,當初把它們從剝削和壓榨下解放出來,進行土地改革分發牛羊,人是最貪婪的,它們吃飽了,就想要錢花,肚子吃飽了,手上也有錢了,那我要獨立了,大喊一聲「我要獨立了。」是的,會飛的女武神會說現在還有很多維族的生活貧困,但是它們跟那些中東的傢伙一樣,不想幹活,總想的坐在家裡等別人把石油,棉花,煤炭變成錢送給它們,在吐魯番旅遊的人都知道坎兒井以為他是當地的人開鑿的,實際上是文襄公左宗棠開鑿的,他當時在新疆興修水利達490公里有餘(左宗棠經營新疆我以後再寫),為什麼它們不自己開鑿,會飛的女武神您自己說新疆境內的四層樓以上的樓房那座是它們建成的,如果有暑假您帶我去參觀,就連清真寺都是請內地人來修,而反過來,它們把來為新疆建設經濟的漢族人叫作「賴瓜子」,您在新疆您應該知道這是它們對內地漢族人的侮辱性稱呼,真沒有想到那些曾經和現在為新疆的建設出力的可敬人們流汗流血甚至犧牲生命現在只能流下無助的眼淚。這好比您好心給一個頻臨死亡的人水,食物,在他能有精力得以存活下去,並給他錢讓他得以善終,而他呢,卻不說謝謝,而且在您轉身離開的時候在您的背上插一刀。

我的班上也有維族是那種能說流利漢語,並且接受漢族教育的,我開始是學歷史的,老師講抗戰的時候我從家裡拿了一本《三光》這本書可能論壇的同志都看過的,內容是侵華日軍的回憶罪行的,我給她看,她只是泛泛地看看,然後對我笑笑說「你們漢族人真多,這樣殺都殺不完。」我當時沒反映過來,但是我記住她的名字叫買買提.帕麗旦。我在新大的那一年,可以說就在它們的窩裡活動,也看見他們一天跟真的一樣,胳膊底下夾著書,象學習的樣子。民考民(維語授課,維語考卷,新疆命題)上大學的更是差,考兩三百分也能上大學。論壇的同志自己想想,那是什麼樣子的大學生?我只知道在新疆只要分數考的高。除非腦子進水了,不會上本地的學校。同志們周圍有新疆的嗎?可以去問他們。但是就這樣的學生,新大每年還讓留校的。當然只是負責民族授課的。我跟它們有過接觸,看過它們的課本(因為我家就住在烏魯木齊的維族聚集地,樓上下都有維族,而且都認識)。有些簡單的物理化學公式,要講很多遍才懂。它們在學校里就偷,搶,吸毒,每年有很多人退學。有的甚至考上了也不去上。我家三樓的迪里夏提.伊明江,它民考民,三百多分,對它們來說已經很高了。被新大錄取了,卻不上。我問它,你不上學幹什麼?它說去清真寺念經,然後當個阿訇。我倒,但是象它這樣的情況很普遍。一天無所事事,在外面亂逛。它們在正式的單位很難找到工作。這個論壇有全國各地的人,它們在你們那裡的表現,同志們都清楚。我上學期同學從上海來湖北玩,我領他到江漢步行街去,過來兩個維族問要不要望遠鏡。我湖北的同學拿在手裡看了一下,說不要。它們說不要看啥呢?狠狠地瞪我們一眼,用維語說了句髒話。湖北的同學說你們新疆人怎麼這樣?我想,在這裡內地人把新疆人的概念搞混了。新疆的漢族及其他少數民族,和新疆的維族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它們在內地的所做所為,把新疆的形象給搞壞了。但是現在新疆的有些漢族也不以為恥,在內地打架,仗著自己有幾分野性欺負自己真正的內地同胞,這也算本事,我們班上還有一個阿勒泰的,是漢族,他也天天喊新疆D立,說新疆D立怎樣好之類的,也不想想新疆D立,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境況會如何呢!

89年巴仁鄉暴亂,97年烏魯木齊的爆炸和伊犁的「2.25"打Z搶事件上,還有平時維族人欺負漢族的時候怎麼不站出來,還把自己的作風標榜一番?在烏魯木齊的公共車一上車,您就可以看見漢維兩種文字書寫的「民警提醒乘客,如發現可疑物品請速向就近派出所報告」這是97年炸彈時間的後遺症。97年全國人民剛過完喜慶的春節,鄧小平剛逝世的幾天後它們就搞了這個事情,論壇的同志們想想在你們還沉浸在節日的歡樂中時,我們呢!我們卻提心弔膽的在生活,那段時間烏魯木齊的公車很空,家人出外無不但心,當時的氣氛很緊張,其實這不是第一次了,不知大家看過《突厥史》和《維吾爾人》這兩本書嗎,是它們寫的,在書上它們說陳詞濫調的說什麼維吾爾人是最優秀的,自古西域都是突厥民族的之類的痴語,學過中學歷史的人都知道,突厥人在隋唐時期才出現在阿勒泰山,巴爾喀什湖一帶,西漢時期,漢中央政府設立西域和北庭都護府管理南北疆事務,在中國歷史上新疆是自古以來屬於中央管轄的,突厥只是外來民族,當時西域有幾百個小國,何來光突厥一民族呢?這兩本書是被收繳上來,家父當時隨部隊駐紮在烏蘇時,部隊發的,原本是維文版,是部隊翻譯油印供連以上軍官參考,書在家裡,回頭我可以掃上來,這兩本書可以說是它們歪曲歷史,分裂祖國的聖經,89年前後是比較亂的時期,胡耀邦說了句,少數民族地區應該由該民族自行管理,要下放權力,新疆軍區,北疆軍區,南疆軍區和各地軍分區的一把手都換成維族人,各地,州,市的領導班子也要向民族同志靠攏,那個時期,它們的氣焰更是囂張,我三叔的武警部隊到於闐的農村抓暴力恐怖分子,在家裡帶它出來的時候,它很囂張」說你們今天別想出這個村子。」果然,他們到門口發現全村上百人都圍過來了,並投擲石頭,酒瓶等雜物,他們退回恐怖分子的家裡,情況很緊急,他們只有32個人,用步話機向上級求援,期間也用維語喊話,並且朝天鳴槍,結果無濟於事,僵持了半小時,一車加強排趕到,但是它們就是不退後,而且咄咄逼人,於是把恐怖分子帶到卡車上,並由10個人看守,它們在底下用石頭砸車上的武警,有些人鋼盔被砸掉,有的人臉被打出血來,其餘的人護衛,前面10幾個人排成三角形,拿著盾牌望前抵,後面汽車假裝發動要撞,就這樣,才蹭到村口,後來為威懾當地的恐=怖=勢力又想上級請示決定在村口槍斃它,打了兩槍第一槍打在身上,未死,補槍打在頭上,將天靈蓋擊飛,當時這些士兵都是18,9歲。

回想在烏魯木齊處決恐=怖=分=子,有關方面還把罪犯的家屬從南疆用飛機接出來,給它們說你們的兒子犯了法,要判決他云云好言相勸,處決的時候還專門挑的不引人矚目的時間,在卡車上蹲下運去法場,奇怪了,抓罪犯的人竟然害怕罪犯。我在家裡看巴仁鄉暴動的內部錄象和案后調查,走在街上的漢族人,沒惹它過來就用槍打倒后,拳打腳踢,折磨夠了,再用刀捅死,縣政府的兩位辦事人員,被毆打后,用鐵絲綁在一起,關到一輛北京吉普中活活燒死,有位漢族婦女,被輪姦后打個半死,臉上用刀劃成棋盤狀,事發後部隊進行調查和拘捕行動,遇到阻力,這其中就有會飛的女武神說的政府人員,這伙匪徒就在該地區,明目張膽地和部隊周旋,當地的維族人處處袒護它們,部隊以為它們在別處其實就在該地區,政府里的維族工作人員也推脫和阻撓部隊的行動,人家就在眼皮底下晃來晃去,耗費部隊的精力,有些村民報信,掩護匪徒,提供食宿,其中匪徒還殺害了3名落單的解放軍,三個人的手指頭都被用斧頭剁掉了,嘴用針縫上了,在身上還用針別著漢維兩種語言「殺光漢人」的布條,當然不能否認在這期間,也有極少部分少數民族為部隊提供幫助,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哈薩克小牧民自發的追蹤匪徒,並向部隊彙報,指引,這伙匪徒最終被消滅殆盡,少部分被拘捕,還是在於闐,80年代發生過「高旭事件」,論壇的同志可能有所耳聞,當時在巡邏過程中,誤擊一維族至死,於是於闐城裡的維族人瘋狂了,見到漢族人就打,拿刀亂戳,並且衝擊政府和企事業單位,那裡是個道口,被打死的人就被埋在那裡,經過的漢族人先是一陣拳腳,然後非逼的要下跪,路過的解放軍也不能例外,當時為了穩定局面,將高旭判無期,不過最後好象又減刑了,因為這種案子要在蘭州軍區高院判的,但是在於闐中級法院先行判決,部隊很不服氣,家父和一些在部隊供職的親戚閑談時,我聽部隊要求不要判那麼重,但是有關方面不於理睬,部隊的人都很氣憤,人都瘋了,官和兵都象想殺人似,差點引起嘩變,部隊的人和了解內幕的人都飽含怨氣,但又無法。維族不承認漢族在新疆的地位,這個它們自己的網站同志們可以去看看,上面介紹的新疆民族中有漢族嗎!

這裡就象以色列一樣,但是我們沒有以色列人那麼強硬,可能漢族的天性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惹事,有時候自己吃了頓好吃的飯,看了部好看的電影,反正感覺心情很好,也想兩個民族能不能真正的共處呢,不說想歌里唱的那麼好,走在街上希望不要亂撞人,不要太蠻橫,不要罵外地人「賴瓜子」,要罵也不要在漢族面前,而且甚至有了它們欺負漢族時別讓我看見,因為眼不見心不亂的想法,好了,我們輸了退出新疆行了吧,,錯,但事與願違,你越退它越進, 新疆D立了,它還想要更大的地盤,曾經發生的鬧劇每天還在繼續上演,我不是阿Q,永遠不可能是,我不光痛恨維族,還有它們的背後的支持者,美國,土耳其,阿拉伯國家,甚至我喜歡的德國(海外維族非法組織的聚集地),當然在新疆其他的民族大部分是很好的,我在新疆巴音郭倫草原玩過很多次,上面的哈薩克很好客,而且我說過跟我關係很好的也有回,蒙古,錫伯族(叫遠志和我小學就是同學,現在去日本了),我對新疆的其他少數民族沒有異議,新疆是個美麗的地方,資源豐富,瓜果豐盛,景色優美,我在生長了22年,我喜歡這片土地,我愛這裡的山山水水,但是會飛的女武神同志讓我向某個*族道歉,不,絕不,如果非要我道歉的話只有一個字「呸」,沒有人生來就是撒旦,但是後天特別是仇恨和怨氣會讓人成為撒旦,我無意宣傳什麼,我只是希望在新疆的普通百姓能過上安全的生活,上街不再被欺負,公共車上不在有那行標語,有人會說我幼稚,不,我頭腦很清楚,有的人是因為見得多了,麻木了,我的老師說你們出校后,社會會將你們打磨,但是心中血的仇恨永不變,只有越來越強烈,我不會糊塗到麻木不仁,我們的好心換來了什麼!在這個論壇上的同志都是希望祖國強大不被外人欺負,希望人民的生活水平上升,希望國家獨立完整,我們都是騎士團的成員,是鋼鐵意志的男人,是血的鏈鎖的一環,是血教的兄弟。我的話完了,耽誤大家時間了。謝謝!向新疆的建設做出貢獻的人們致敬!希望在新疆的的漢族以及其他民族心沒有死!論壇的各位同志請大家關注新疆,關注那裡生活的漢族和其他民族,另外飛行的女武神,我和您不是什麼老鄉,我是中國人!

論壇大家都是同志,不分地域,是中國人,可以看看這些

http://act1.campus.sohu.com/groups/mdetail.php3?infoid=771&msgid=858

http://www.epicbook.com/history/nationalsafety07.html

http://www.17music.net/main/disp.asp?owner=A101&ID=47

我言語盡量沒有觸及軍規,我只是想說出自己的感受,這個問題我再也不想和女武神爭執,因為這沒有意義。

敵人的下場只能是被殘酷的消滅。關注普通百姓,你,我,他大家都是這其中的一員!

http://www./war/topicdisplay.asp?BoardID=-1&Page=1&UserName=Hsoldier&TopicID=31889

http://www./war/topicdisplay.asp?BoardID=1&Page=3&TopicID=16197, 這是這次引發爭論的原貼


在新疆,許多維吾爾人從小就對孩子培養對漢族人的憎恨和仇視。如果你大白天走在新疆喀什的大街上,有個四五歲的維吾爾小巴郎向你拋石子或跑過來踢你一腳,你千萬不要奇怪,也不要對他的行為進行呵斥,否則,頃刻之間周圍的維吾爾人會將你打得體無完膚,如果你僥倖能活著跑到公安派出所報案,他們會教訓你:誰叫你惹是生非?誰叫你不趕快跑?行了,悄悄回家養養吧!這種事情甚至可以發生在烏魯木齊市,發生在新疆的高等學校中。走在鬧市區中,你會經常發現一些維吾爾族小男孩從你的背後直接地、明目張膽地拉開你的挎包,拿裡面的錢財,同樣你只能趕快拿緊包走人,否則,皮肉之苦在所難免!在對待漢族人的態度上,幾乎穆斯林全民族沒有善惡美醜之分。新疆自治區檢察院的官員講:如果按照刑法規定,偷盜500元就夠判刑的標準來判,那麼新疆再修幾座監獄恐怕也不行,所以少數民族的偷盜行為,判刑標準比漢族人高得多!看看,多麼具有「民族優惠政策」法律條文!這簡直是在包庇縱容別的民族對新疆漢民族的偷盜和欺辱!在政府大講特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今天,新疆的漢族同胞卻在低人一等地生活著。

你如果在烏魯木齊坐計程車,司機會給你講,到了晚上一般不會去南梁、二道橋一帶(維吾爾族聚集地)拉活,幾乎所有的漢族司機,不論開什麼車的,他們都會記住一條血律:一旦在南梁、二道橋一帶發生交通事故,千萬不能停車,管他被撞者是死是活,一腳油門開到公安局投案,這樣你方可保住性命,否則你將永久地躺在那裡。多麼恐怖的生活環境,還能說社會穩定、民族團結嗎?

1993年在新疆喀什市發生的一件血案,至今想起都使人毛骨悚然,在新疆的漢族百姓命不如草。喀什市一漢族下崗女工在公園門前擺了一個撞球案以謀生記,中午十四歲的妹妹和暑假歸來的大學生姐姐來接替母親,換母親回家吃飯,從此這位母親永遠失去了這個剛剛進入大學的女兒。母親走後,幾個維吾爾青年來打球,打著打著,其中一個便開始對妹妹不軌,當姐姐的自然挺身保護妹妹,一句憤怒的話沒有說完,一把匕首就刺進姐姐的胸膛,姐姐當即斃命,這個殺人的維吾爾人在妹妹悲憤的哭喊中揚長而去,周圍都是維吾爾族人,但沒有一個人制止,也沒有一個人報案。等母親回來看到這突變的事件,才報案叫來了警察,警察向圍觀的人群詢問,竟沒有一個人說看見過兇手,包括和兇手一起來打球的!直到第二天,警察才在兇手家的床上將正在喝酒兇手抓獲,兇手竟說,昨天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回來法院竟按酒後過失傷人,判了兇手兩年徒刑。社會頓時嘩然,死難者家屬揚言將抬屍遊行,政府有關部門紛紛來做家屬工作,許以撫恤、工作等條件,軟硬兼施,硬是息事寧人地將事情壓了下去。筆者以為兇手有什麼背景,后了解到,其父母不過是巴扎擺烤羊肉攤的,他本人也只是無業遊民而已。

1998年8月的一天,仍然是在新疆的喀什市,兩名漢族婦女下班後去巴扎買羊肉,在一個羊肉攤上看過肉后,其中一個婦女指著另一個攤上的羊肉對同伴說,那邊的肉好,我們買那家的吧,話音未落,這個維吾爾攤主勃然大怒,大罵:你們這些黑大爺(侮辱漢族人的意思)敢說我的肉不好,我殺了你們這些漢族人,於是他操起牛耳尖刀,向兩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刺來,兩個女人奪路而逃,這個手持尖刀的維吾爾人一邊追,一邊向碰到的每一個漢族人揮刀行兇,連續五六人倒在了血泊之中,有人想打電話報警,可是巴扎內看守公用電話的維吾爾族人就是不讓打,報案人直到跑出巴扎才找到電話報了警,110接警后趕到現場,此刻,這個維吾爾族歹徒,已喪失人性,對警察也大開殺戒,一個剛剛工作一年半的漢族警察上前制止其繼續行兇,被其一刀捅入心臟,當場犧牲,另一名警察也被刺傷,其後又有兩三人被殺傷,警察無法赤手制服他,只好一邊疏散人群,一邊將情況上報,得到批示后,才取槍將其就地正法。如果按110出警條例,警察遇到這種情況,本應立即執法,可是在新疆,對待穆斯林,警察卻沒有這個權力!法律在執法者身上都如此不平等,何況普通漢族百姓!

新疆社會最為安定、民族矛盾最為緩和的時期確實是毛澤東時代,幾乎所有生活在新疆的國民都有同感。自毛澤東時代之後,新疆的政局也越來越不穩定、民族矛盾愈來愈深,中央在新疆的一系列政策既得不到包括維吾爾在內的穆斯林民眾的支持,也得不到佔新疆不到40%人口的漢族民眾的擁護,很多政策實際損害了全體新疆民眾的共同利益。

七十年代後期在新疆強行推行所謂的三個60%,即招生,少數民族佔60%;招工,少數民族佔60%;招兵,少數民族佔60%(計劃經濟年代,當兵複員可立即安排鐵飯碗的工作),以至於後來演化成什麼事情,少數民族都要佔60%。立即將以往的政策傾斜變成了量化標準,人為地製造了民族隔閡、種族歧視,加劇了民族矛盾,漢族與穆斯林民族由不平等到歧視、由嫉恨到仇視。以高考招生為例,新疆的漢族考生不但要忍受新疆分數線高於內地許多省區的事實,還要忍受不得超過占招生人數40%的種族歧視!由於知識水平等問題,招收的絕大多數穆斯林學生只能在新疆就地消化,因此,如果新疆的高校全部冠以新疆民族**大學,的確可以反映新疆高等教育的現狀!即便如此,還是知識水平存在差異的因素,新疆的高校中不同民族同級、同系、同專業,卻不能同教,教師、大綱、教材完全是兩套。的的確確,在保護某一民族及其文化傳統時,我們需要在政策和資金上給予傾斜,但機械地、過分地執行這一措施,實際是使其退化和消亡。筆者就曾接觸過一名維吾爾知識分子,他就認為:共產黨推行這一政策,實際上是想使我們這個民族產生惰性、不思進取、在低水平上進行重複循環,最終使我們這個民族和文化被消亡。多麼精彩的論斷!可見,中央政府的所謂「民族優惠政策」並沒有使這些利益的既得者對其感恩戴德,恰恰相反!在新疆高校中,穆斯林教師憑著一篇《新疆XX大學學報》或一篇很少聽聞的《XXX會議論文集》的文章,評上副教授甚至教授的人比比皆是,而這些人中有著極端民族主義思想、將「東=突」作為理想目標的不在少數。而漢族教師至今還得忍受這個60%!

中央政府的這些政策在新疆穆斯林中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同時在漢族(新疆事實上的少數民族)中卻引起了強烈的不平。八十年代初,胡耀邦到新疆考察工作,在新疆屯墾戊邊幾十年漢族幹部群眾紛紛向中央抱怨:我們是獻了青春獻終生,獻了終生獻子孫!要知道,高考招生、招工、招兵在當時是這些普通民眾之子女的唯一出路呀!正是中央的這些政策,動搖了大量漢族群眾紮根新疆的決心,形成八十年代回歸內地的風潮,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但和內地民眾相比是中國的二等公民,而且和新疆穆斯林相比又是新疆的二等公民!儘管中央和地方政府一再出台「原則上新疆的畢業生一律回新疆」「南疆三地州大學畢業生一律回去,不得留在烏魯木齊」「發達地區不得從新疆招聘人員」等一系列不得人心的違背人權的政策,但新疆的社會動蕩一天比一天嚴重,從「孔雀東南飛」到現在「麻雀東南飛」,難道政府不因該對以往的政策進行反思和檢討嗎?否則即便借世界反恐的東風,將新疆問題暫時壓制,但這種政策不改,問題終歸難以根治!

而今,在政府推行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動中,在新疆實施的這種60%的政策,更是助長少數民族憎恨政府、仇視漢族民眾的情緒,「東=突」更是獲得了廣泛的響應。過去的計劃經濟,政府可以強制地將60%的少數民族安排進機關、工廠、部隊,少數民族大學生也可以由國家統一分配工作,不管他們是不是適合這些崗位,但是少數民族的確得到了廣泛的優待。然而,隨著國營企業步入困境,大量職工下崗,合資企業與私營企業提供的就業崗位開始佔據勞動力市場的主要買方,為了經濟利益他們首先雇傭技術工人和素質較高的人,儘管政府也在做工作,希望他們儘可能多地增加少數民族的崗位,但是行政的干預影響逐漸被市場生存的影響所取代。於是,大量的工作崗位被漢族人佔據了,高校畢業生不在被國家包辦分配后,由於知識水平的差異,少數民族畢業生再就業市場上明顯不如漢族畢業生,軍隊實行義務兵制度后,由士兵直接提干幾乎不可能,複員后也不再包分工作。政府所能行政安排的地方,只有行政事業機構,可是年年的精簡機構,早已使這些崗位人滿為患。諸如此類的一系列變化,政府過去推行的60%除了在機關事業學校外,已沒有社會意義。

謝謝轉貼這些帖子的老兄,有人要問我這個新疆人:「是否是真的?」我能夠誠實的回答:「是的,完全符合事實。」甚至於我要說東突分子的所做有過之而無不及。就我親身經歷可以談談。我是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長大的那裡是中國最大的自治州,面積相當於一個西班牙。記得我父親單位的保衛科長是個維族人叫阿不都。他是八三年中央黨校畢業的。我還在上中學時有一天來到單位門口的商店裡買東西。阿不都在那裡和一個維族人交談,說的當然是維語。他突然提高了調子。掃視了一下房子。用漢語大聲說:「漢族人都滾出去,新疆是我們維族人的新疆!」房子了人都愣了一下,隨即居然又都談笑自若,阿不都又用漢語大聲重複那句話好幾遍,並夾雜著新疆人都聽的懂的維語髒話。我清楚的看見單位的工會主席就在他身邊,他象什麼都沒聽到一樣與售貨員小姐調笑。周圍全是漢族人,但居然都無動於衷。他的聲音越來越大。這時一個蒙古小夥子一拍貨櫃大聲說:「阿不都你給我住嘴,巴音郭楞是我們蒙古人地盤。你撒什麼野,滾!」阿不都馬上住嘴了,然後灰溜溜就離開了。當時我就在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是維吾爾人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是蒙古人的。那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是我們漢族的呢?眼前的現實情況誰能給我一個肯定的回答?黨的幹部不敢支聲,任由一個中央黨校培養出來的分裂分子大放獗詞。更恐怖的是他還是這個單位的保衛科長!

阿不都後來還當上了副廠長,那個蒙古小夥子叫朝魯,是動力車間燒鍋爐的還有一次冬天,坐車去新大,路過二道橋看見維族人擠了一群人不知幹什麼,「怕是出事了」司機邊說邊下意識的加快了車速,果不然前面一輛中巴車被砸的稀爛,不遠處兩個維族交警漠然的向這邊張望。我們猜到了幾分原委。第二天才知道一輛中巴車撞倒了翻欄桿越馬路的維族小孩,結果司機被當場打死,售票員也被打成了重傷。在二道橋這是挺普通的事,從來沒有一個維吾爾人因此被捕。

伊寧的一個同事和大家說過伊寧「漢人街」的來歷:「現在沒一家漢人。以前也不叫漢人街,「伊塔事件」中這的漢族被殺光了。維吾爾人就開始稱這兒叫漢人街了。如此而已。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漢族的生活寫照,沒有渲染毫無誇張。我們只不過是想各民族在祖國大家庭里和睦相處,可有些人卻不希望如此,這裡的事實是漢族人被種族歧視和虐待,在自己的國家做二等公民。我們民族是如此的善良,可是伏契克說:「善良的人們,你們要警惕

啊!」是的,我們該警惕了。否則自己那一天變成了海外華人時,還莫名其妙的問:「我們的祖國在何方?」


原文連接:http://www.weiweikl.com/mzyj8.htm


原圖見: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800px-Tang_map.JPG


淘氣註:新疆一名,可能來自於清朝乾隆皇帝,早就應該廢除停止使用

新疆原稱西域,蒙古入主中原之前中國二十四史明確有帝王世系記載的在新疆建立的政權有西遼。歷史上是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乾隆帝平定大小和卓之亂,統一天山南北,設伊犁將軍管轄西域。1760年,乾隆給陝甘總督楊應琚的諭令:「新辟疆土如伊犁一帶,距內地遠,一切事宜難以遙制,可見對滿族的清國而言,這漢蒙世聚的地方是一片新地https://zh.wikipedia.org/wiki/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11-22 08:50
新疆,就是不是自古以來的意思!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15-11-22 09:02
可蘭經上註明""要殺絕非回教徒""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11-22 09:56
胡耀邦就是一個不懂裝懂的總書記,才會有個外號叫做胡亂邦!他的少數民族政策是今天新疆和西藏的禍根所在。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1-22 10:49
fanlaifuqu: 新疆,就是不是自古以來的意思!
您解讀得好~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1-22 10:51
來美六十年: 可蘭經上註明""要殺絕非回教徒""
有可蘭經在,會有和平嗎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15-11-22 10:54
金竹陶器: 有可蘭經在,會有和平嗎    
絕對不會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1-22 10:54
雲海暖流: 胡耀邦就是一個不懂裝懂的總書記,才會有個外號叫做胡亂邦!他的少數民族政策是今天新疆和西藏的禍根所在。
只有廢除少數民族政策,才能清除禍根
都是國民,只應該有統一的國民政策
回復 yulinw 2015-11-22 11:00
   西藏也一樣~·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1-22 11:01
來美六十年: 絕對不會
教徒就是按經上所說來做的~,不會有和平。
西域曾經是佛教徒的天下,有敦煌壁畫為證。
維人是十四世紀以後明朝時期進入西域的。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1-22 11:02
yulinw:    西藏也一樣~·
您是說漢人在西藏和在新疆一樣~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11-22 12:04
金竹陶器: 只有廢除少數民族政策,才能清除禍根
都是國民,只應該有統一的國民政策
是的,中國境內當為中國公民,一律華族。

新疆這地方,遠在漢朝就為中國領土。後來分分合合,從清朝到現在一直為中國領土。那些人把它視為非中國領土的實屬難以理解了。
回復 泥馬 2015-11-22 19:38
金竹陶器: 只有廢除少數民族政策,才能清除禍根
都是國民,只應該有統一的國民政策
這個思路也許若干年後會成為主流思路,因為民族自治制度是條死路行不通。新疆民國時期還是行省建製為新疆省,但中共卻倒退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致使維族做大要變東突。
回復 泥馬 2015-11-22 19:56
雲海暖流: 是的,中國境內當為中國公民,一律華族。

新疆這地方,遠在漢朝就為中國領土。後來分分合合,從清朝到現在一直為中國領土。那些人把它視為非中國領土的實屬難以
一直不穩定,乾隆帝十全武功中兩次平準一次平回才統一了新辟疆土(新疆)。晚清時又失控,光緒帝派左宗棠入疆平定叛亂。民國時期,又多了蘇聯干涉因素,東突也是這個時期興起的;王震鐵腕治疆平定叛亂穩定下來,柔性治疆維族又鬧起來,後來伊斯蘭聖戰傳播和東突暴恐衝突加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金竹陶器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0: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