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ZT: 王林事件背後的故事 - 戴帽子的南瓜

作者:金竹陶器  於 2015-7-23 02: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載文章|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4評論

關鍵詞:河南大學, 當代中國, 背後的故事, 藏密氣功, 瑜伽文化

王林鄒勇事件已基本塵埃落定,鄒勇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弄蛇王大師形象盡毀,面臨著可能的刑責及未卜的官司。


但是,這件事背後仍有不少有趣的東西,而我無意曝光太多,因牽扯的面廣,背景複雜,國內環境也不允許公開討論。但是王林和鄒勇的故事仍不失為一個時代文化的縮影,從他們身上能管窺中國新時代的弄潮兒們的跌宕命運,讀懂他們,就讀懂了當代中國。

開篇先給大家講另外一個神人的故事。

某位比王林更年輕的「大師」,河南人,1974年生,成績不好未考上高中,88年入讀了河南大學武術專修班。當年氣功熱已蔚然成風,這位14歲的少年迅速被傳出有特異功能,他的神跡是將一片冬青葉子含在嘴裡變小,而輪廓不變。有同學稱其事先選好兩片形狀類似大小不一的樹葉,在當時的環境下,質疑聲很快被淹沒,少年名噪一時,並以異能為人治病。

17歲的時候,他開始研習藏密氣功,后經人介紹認識夏日東活佛,以活佛關門弟子自居。18歲那年,在藏密信徒、河南省社科院哲學所辦公室主任孫嶺幫助下,在社科院開辦藏密瑜伽文化研究所,自任所長,獲得「官方身份」,通過授徒和傳功,迅速積累了大筆財富。

21歲時,該「大師」離開已神仙泛濫的河南,舉家搬遷廣州,並在香港註冊成立公司,轉型成為資本界新貴,不再以過去的身份示人。

5年後,大師已是上市公司中國高科的董事長,掌控數百億資產的凱地系掌門。2002年,28歲的大師收購健力寶,出任董事長兼總裁,並開始介入中國足球,事業和聲望達到頂峰。

很多人都已經知道,這個人就是張海。誰也無法解釋他的飛速升空,正如誰也沒有想到他的急遽墜落。

就在張海收購健力寶兩年後,健力寶瀕臨破產,張被股東聯手逐出,並被健力寶集團舉報犯罪。2005年,張海以職務侵占罪和挪用資金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2011年,服刑6年的張海悄然出獄。

兩年後,另一位氣功熱中成名的大師,江西萍鄉的王林因與馬雲趙薇的合影迅速走紅,並成為眾矢之的,在全國各界的口誅筆伐和中央的過問下即將被付諸司法。

之所以講張海的故事,是因為王林與他幾乎是相同的軌跡,依靠特異功能成名,靠收徒、治病獲取第一桶金。但兩人暴富后選擇了不同的洗錢方式,命運從此截然不同。更年輕的張海結識的是中國最早的資本玩家,在2000年左右那場資本運作熱潮中入局,高開低走至一敗塗地。而老江湖王林更加穩重,他選擇了投機官場和置辦產業,放高利貸,積累了深厚的政治資源,營造了上可通天的關係網,成為地方民企甚至政府的金主,江西某高官的「座師」,並在其所依託的大樹倒台後,迅速被江西政商兩界聯手清算。

接下來,我為大家講述另一個版本的中國夢。夢的主人公就是王林的「關門弟子」、生死恩仇的剋星江西商人鄒勇。

與公務員家庭出身,初中畢業大學肄業的張海相比,鄒勇的起點更加低,經歷也更為傳奇。張海的命運是氣功熱和資本狂潮鑄就的,鄒勇的人生正好契合了中國另一條社會經濟主線:能源,確切的說,煤炭和電力。

鄒勇自小父母雙亡,13歲即到建築工地做小工,跑過貨運,倒賣過煤炭,屢遭打擊,毫無成績。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加快工業化布局,過多的生產線導致「電荒」,各地火電廠用煤量大增,加上受國際能源大勢影響,煤炭價格飛漲。各地煤炭商人迅速暴富,山西煤老闆、「中國科威特」榆林、首富鄂爾多斯均借煤價的東風開始為世人所知。

做過煤炭生意的鄒勇藉此獲取了翻身的資本,2000年,鄒勇成立萍鄉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主要經營煤炭建築材料化工產品金屬材料的批發零售,註冊資本50萬元,辦公地址設在安源區郊區鄉汪公潭村,在職員工13名。之後的幾年裡,這個村裡的皮包公司發展成了註冊資本7000萬,擁有5個煤礦的天宇集團。

2002年的鄒勇雖然看準了煤炭行業的巨大潛力,但手中並無足夠的資本,在朋友的引介下,他結識了萍鄉的一位奇人,擁有特異功能,以替國內外名流政要看病和放高利貸為業的大師王林。鄒勇借了王林的高利貸,兩三年內瘋狂收購了5座煤礦。2005年,鄒勇將原來的天宇燃料改組為集團公司。

2004、05年,中國煤炭價格繼續大幅上揚,由於國家對電力價格進行管制,煤電兩界開始頂牛,煤炭行業限制給各電廠的配給,以維持高價。中央發改委緊急協調煤電價格連動機制,國家開始調整能源和電力布局,以保證電煤的供應和工業的良性發展及能源安全。

贛西電煤項目在這種背景下開始醞釀。鄒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含糊提到,2006年王林曾引介他結識前鐵道部長劉志軍,「要到了一個貨場」。他沒說的是,這個「貨場」是「江南煤都」安源乃至整個江南最大的煤炭儲運中心,是「北煤南運」大戰略的組成部分,為解決江西電煤自產量不足,保證江西電力供應而籌建的重點項目,是當年發改委「十大重點節能項目」之一,為此配給了六條鐵路貨運專線。

藉助贛西電煤項目,鄒勇成功建立了與萍鄉乃至江西政府、中國能源界、電力界的緊密關係,成為各級領導的座上賓。

萍鄉政界對贛西電煤項目大力扶持,一路綠燈,土生土長的萍鄉人鄒勇2006年以「浙江客商」身份來萍鄉市安源區投資贛西電煤,根據萍鄉的招商引資政策,不僅安源區領導獲得了不菲的招商獎勵,贛西電煤因此獲得了連續三年的地稅返還30%的優惠。

2008年,贛西電煤項目在高坑鎮泉江村開工建設,一二期合計總投資10.4億元,每年可冶鍊精煤130萬噸,配選電煤170萬噸,貨物吞吐量800萬噸,年產值30億元。根據江西省發改委能源處《關於核准江西贛西電煤儲運有限公司選配煤中心項目的批複》,(贛發改能源字[2008]1576號),贛西電煤項目是天宇集團下屬獨資企業,總投資為27473.71萬元,其中項目資本金佔總投資的35%,由江西天宇燃料集團有限公司以自有資金出資,資本金外65%資金由中國農業銀行江西省分行貸款解決。

因為王林幫忙引介劉志軍,在獲得贛西電煤項目上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鄒勇酬謝王林現金50萬,房屋一套,加上之前為逢迎王林,拜其為師各種禮物酬金近一千萬。至於鄒勇如何「酬謝」劉志軍部長,已無從考證。

而王林對此極為不滿,他多次對外界講,鄒勇靠贛西電煤項目「掙了一二十億」,僅答謝自己一套房子,這套房子還是王林以「為鄒勇幫忙,不慎丟失270萬購房款」為由多次陳情鄒勇才給的。兩人就此結怨。老江湖王林不聲不響的給鄒勇設了個局,他對鄒勇宣稱貴州茅台酒廠有朋友,能以3000元價格買到市價2萬多的茅台特供。鄒勇平時需要茅台酒送禮來打通各種關係,給王林打款1840萬,委託其代為購買。后該批酒被茅台酒廠鑒定非該廠出品,鄒勇去萍鄉公安機關報案,王林稱是該批酒系「茅台鎮酒廠」而非「茅台酒廠」出品,此案未被受理。鄒勇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多次舉報此事,甚至在江西省人大會上提交內容為「王林倒賣假酒」的提案,製造影響后警方立案,但尚未公布調查結果。

早在2008年,兩人尚處於蜜月期時,王林在深圳怡景花園購置別墅一套,主動替鄒勇代購一套。墊付改建費等共1300多萬,並將房子落戶在鄒勇名下。兩人交惡后王林多次催要房款,鄒勇拒不歸還。經中間人說和最後商定鄒勇以5000萬作價將該房轉賣給王林。鄒勇以資金緊張為由催王林先支付2000萬購房款,收到款后再不與王林接洽。

王林一紙訴狀將鄒勇告到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鄒勇當即提出反訴。萍鄉中院一審判鄒勇返還王林欠款共3300萬,鄒勇的反訴被駁回。鄒勇不服當庭提出上訴。

二審開庭之前,馬雲經某人介紹攜李連杰趙薇來拜會王林,並將三人合照上傳,引起外界對王林的興趣和熱炒。之後新京報記者張寒以「大師王林的金錢王國」的一篇報道將王林推上風頭浪尖。該報道對王林的揭露基本來自其「關門弟子」鄒勇。幾十年來一貫小心低調,謹慎程度堪比「明天系」掌門肖建華,從不接受媒體採訪的王林,是如何肯接受陌生記者採訪的?據新京報記者講,先是通過熟人介紹,王林拒不接受,后該記者直奔王林在萍鄉的住處「王府」,未受到任何阻攔登門而入。

隨後出爐的這篇專訪讓王林很不淡定,打電話質問謾罵該記者,又被記者錄音曝光。隨後各家媒體和電視台紛紛跟進。因為報道中稱「王林說隔幾十米能戳死司馬南」,引起司馬南和方舟子等人反擊,魔術界紛紛對王林縱橫江湖幾十年的成名法寶「空杯來酒」「空盆來蛇」「斷蛇復活」進行復刻和解密。事件不斷升溫,人民日報發文鞭笞這一醜惡現象,並將其與官德、幹部信仰、反腐聯繫起來。迫於強大的政治壓力,衛生公安等部門開始表態調查王林「非法行醫」。

就在此時,王林、鄒勇的經濟糾紛二審在江西省高院悄然開庭,之前早已是香港居民的王林已於深圳離境奔赴香港。值得一提的是,鄒勇曾按王林的指點辦理香港居民身份,由於大陸規定不能直接投資移民香港,因此通常以英聯邦西非的甘比亞共和國為跳板,兩人交惡后,鄒勇移民香港的後續工作未能順利獲得審批,目前仍僅有甘比亞居留權。中央巡視組至江西調查時,王林實名舉報鄒勇為中國首位「甘比亞籍人大代表」。

無論高院二審結果如何,萍鄉政商江湖的新老博弈,以鄒勇完勝告終。在此背後,是王林結識的高官不斷落馬,而鄒勇依託煤炭和化工等實業,在江西政界的人脈和話語量不斷增大。此消彼長,王林的舞台已告落幕,鄒勇正冉冉升起。

輿論熱炒王林本來並未引起我的興趣,直到二審開庭前,媒體報道王林的「關門弟子」鄒勇訴其詐騙案即將在江西省高院開庭審理。根據我對司法程序的了解,高院極少直接開庭審理一審案件,詐騙案也非自訴案件,因此懷疑另有隱情。

查閱相關資料發現該案為上訴案件,一審鄒勇提出的反訴也與「詐騙」無關。深入了解發現,外界關於王林的負面信息大多來自這個以「受害者」面目出現的關門弟子。鄒勇「移花接木」將兩人的借款糾紛宣傳為「反詐騙」,疑似利用社會各界對偽科學的和神棍騙子的厭惡,玩了一出道具魔術,這次的道具,是人民日報、焦點訪談、以及網友和打假鬥士們。王林匆忙「逃亡」香港,不敢回國,鄒勇已佔盡輿論上風。

江西省高院的二審判決如果是王林勝訴,那外界基於「王林是騙子」和「鄒勇訴王林詐騙反而敗訴」這兩個前提,肯定質疑高院判決,「陰謀論」又將甚囂塵上。如果高院「順應民意」推翻一審判決,那法律豈不成了兒戲?一審判決鄒勇返還王林的3300萬借款尚未執行,加上鄒勇反訴王林的近2000萬標的,近半個億的錢款糾紛,自保尚且無暇的王林恐怕只能認栽了。

鄒勇VS王林,萍鄉新老首富的經濟糾紛,在政界整風和民間反偽的大背景下,最終演變成了一起轟動全國的政治事件。

其實多年以前王林的主業就成了高利貸和項目中介,不再靠替人治病斂財。宋晨光主政宜春期間,王林在宜春市呼風喚雨,為何不追究其介紹受賄的罪責,反而捨本逐末去調查根本查無可查的「非法行醫」?其「特異功能」表演不過是與各界名流交往時的助興小節目,以及為保持神秘色彩的吹噓而已。篤信風水的演藝界明星不論,精明如馬雲者怎麼可能信以為真?

此時的王林已如艷照門后的陳冠希,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生怕名字與他聯繫起來。與之交往的權貴名流到底是出自何動機,已不得而知。

「神功治病」這種文化現象並非中國獨有。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名作《奇鳥形狀錄》里的主人公「我」(岡田亨),即通過一口枯井獲得了某種特異功能,並隱秘的為很多權貴治療,獲取了不菲的回報。

當政治家和商業巨頭髮展到一定高度后,不安全感會大大增加,開始無力掌控局面,轉而投向「不可知論」,尋求異能之士庇佑。這是人之常情,而底層民眾因為多年的文化積習及教育程度和認知能力低,對此篤信不疑,也是在所難免,這是反封建的範疇,隨著社會發展會逐步好轉,個人認為倒不必為此過於憂慮,更不必引申出「中國民眾思想認識水平低下」的結論。

   
轉型期的中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仍將是「冒險家」的樂園,像舊社會的上海灘一樣。政治和商業倫理尚未確立時,叢林法則仍會大行於世。毫無疑問,普通百姓則將繼續扮演看客、擁躉和受害者的角色。社會大舞台上仍將有72路「大師」現身演法,有投機政治民粹的,有長袖善舞搞資本運作的,有針對底層民眾行騙的,有傳播邪教自立為神的。

在光怪陸離的世相前,你需要把持的是自己的人性和良知,真正的智慧和美德緊隨其後。

轉自新浪何新博客
http://***/u/1265708323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那些故事 2015-7-23 05:21
新版拍案驚奇!
回復 sousuo 2015-7-23 05:26
亂世英雄起四方。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7-24 02:20
sousuo: 亂世英雄起四方。
你方唱罷我登場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7-24 02:22
那些故事: 新版拍案驚奇!
就象iPhone,Windows,不時的更新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金竹陶器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2 03: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