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溫哥華找洗碗工的艱難

作者:金竹陶器  於 2015-1-31 12: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留學生活|已有68評論

關鍵詞:廣東話, 加拿大, 溫哥華, 唐人街, 丈母娘

阿方1990年代早期來UBC上學,沒有一分錢的獎學金,真的是純自費。依靠丈母娘家的資助,加上老婆的積蓄,阿方拿到了簽證。那點錢在交了學費之後,所剩無幾。

圖片來自網路。


阿方極有瞻錢性和瞻前性。先是在唐人街租了一間分租房,每個月租不到二百加幣。在還剩下三個月的房租之際,阿方決定邊打工邊上學,掙點錢養活自己,想儘快的把老婆接到溫哥華來團聚。

那個時候的留學生,在加拿大打工是違法的,只能打黑工。怎麼辦呢?阿方想來想去,住在唐人街,何不在唐人街中餐館試試呢?

一旦決定,就要立刻付諸行動。阿方開始看中文廣告,企台,收銀員,busboy,洗碗工什麼的,中餐館的招聘欄目,還是有幾樣工種可供選擇的。

九月中旬的一個星期天,循著廣告招工的地址,阿方到唐人街上的一家廣東餐館,應聘企台。企台不就是站台嗎?那點活計,阿方尋思著琢磨著:應該不會有問題。

下午三點左右,阿方手裡拿著報紙,信心百倍,走進了廣東餐館。

家下冇開門(我們現在不營業)。

Pardon? 阿方沒聽明白,他聽不懂廣東話。

We are closed。前台小姐頭也沒抬,隨口說道。 

我是來應聘的。阿方拿出中文報紙,指著上面的招聘廣告。

你咪住 (你等等)。

Pardon?

Wait here.

阿方聽明白了,她是要他等著。

前台打了個電話,說的是廣東話。阿方一句也聽不明白。

大約等了半個多小時,一位和善可親的四十多歲的南方女人,來到阿方跟前。

大陸來的?學生還是移民?

她會普通話。阿方見了她,就象是見到了親人,異常的高興起來。

我是 UBC 的學生。

啊啊啊!留學生,了不起!會廣東話嗎?

不會。

以前干過企台嗎?

沒有。

對不起,我們已經招到人了。再說,我們不要沒有工作經驗的。你請回吧!

說完,她做了一個讓阿方離開的手勢。

阿方只好離開。

阿方邊走邊想:這企台究竟是幹什麼的?怎麼也要工作經驗!沒有第一次,哪來的工作經驗?什麼樣的活,不要工作經驗呢?

對了!洗碗!在中國,在家裡我也洗過碗的。那也是工作經驗!找個洗碗工,一定能找到!阿方信心倍增,心情高興起來。

在 UBC 上學,也是剛剛開始,阿方匆匆忙忙,焦頭爛額。時間在飛,眨眼之間,又過去了一個星期。這是十月的第一個周末。

在中國,這十月,正好是美麗的喜氣洋洋的金秋時節:陽光普照大地,秋高氣爽,天高雲淡,萬物豐收。可在這溫哥華,卻是難見天日。見太陽難,難於上青天!烏雲滿天,大雨小雨,瀝瀝的下個不停。低垂的天空,象一口倒扣著的漏水的巨大的鍋,罩在溫哥華上空,讓人感覺到壓抑,讓阿方窒息得透不過氣來。

星期六一大早,阿方打著雨傘,就出門了。他早已看好兩家招洗碗工的中餐館廣告,他早就查好了地址。

阿方打著傘,在瀝瀝的雨中,匆匆的趕著路,八點不到,就到了招洗碗工的香港海鮮樓。

走近一看,酒樓要到十一點才開門營業。

還得等三個小時!阿方想了想,乾脆步行去百老匯街的上海海鮮,那裡也在招洗碗工。邊走路,還可沿街看看溫哥華的美麗風景,也能順便的鍛煉鍛煉身體。

到了百老匯的上海海鮮,已經是上午十點了。十點半開門,來得正是時候,這還能表明我阿方的真心誠意。

十點半,上海海鮮剛開前門。阿方滿臉堆著笑,迎了進去。

前台毫不客氣:找工的?

是!您這招洗碗工。阿方幌了幌手中的報紙。

以前干過嗎?洗過碗嗎?

在家裡洗過。

我是問你,在餐館洗過碗沒有?

沒有!阿方剛說出口,就後悔了。

我勸你回去吧!你沒有經驗,老闆娘不會要你的。

我能見見老闆娘嗎?

不必了!那是浪費時間。

阿方好象當頭挨了一悶棍,感到頭昏眼花,眼冒金星。他悶悶不樂,轉身離開了上海海鮮。來到百老匯街上,跳上一輛公車,回到唐人街。快速的趕路,11點半,即到了香港海鮮。

一進門,阿方就說:我是來找洗碗工的。

好!以前干過嗎?前台廳堂里,一位大個子阿哥問道。

干過!干過!干過!阿方急速的說著,額頭上卻冒出了汗珠子來。

跟我來。

阿方跟著大個子進了廚房。那裡,真是另一個世界。大廚,油鍋,白案,紅案,配菜抓碼,等等,一眾人各自忙得不亦樂乎。他從來沒有進入過中餐館廚房陣地,阿方驚呆了。

大個子指著水池裡堆積成山的一堆碗:二十分鐘把它們洗完,擺好!我一會兒就回來。說完,大個子扭頭就走了。

五分鐘后,大個子回到廚房。阿方還在那愣著呆著,不知從何下手,不知如何下手,更不知道有洗碗機。

你怎麼不幹?不打開洗碗機?

我,我。。。,哪個是洗碗機?

你不是干過嗎?大個子突然感覺到,眼前的阿方,就是個痴獃傻瓜。

我。。。

不用我我了,你請回吧!

阿方面紅耳赤,低著頭,快步流星的離開了廚房,離開了香港海鮮城。

阿方屢戰屢敗,但他並不甘心,極有毅力。在後來的幾個月里,又連續找到了五六家招聘洗碗工的中餐館,但終是全部戰敗,全聘復沒,一事無成。

阿方總結了自己應聘失敗的原因:是自己沒有沈碗的經驗。可沒有第一次,那來的經驗?這不就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現實問題嗎?!

當阿方從他應聘洗碗工被拒的最後一家中餐館出門時,仰天長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其實,阿方不知道,那時的溫哥華,從世界各地來到溫哥華的華人博士碩士成堆。博士碩士排著隊的搵工找工作,不管是什麼工作,包括洗碗工,豆腐工,拔雞毛工,等等,都極其難覓。他阿方憑什麼能夠從這些才俊堆里,脫穎而出?


本故事純屬虛構。。。




發表評論 評論 (68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31 13:01
下文呢?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31 13:07
秋收冬藏: 下文呢?
有的,柳暗花明    

秋藏君:周末快樂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31 13:10
金竹陶器: 有的,柳暗花明      

秋藏君:周末快樂
周末快樂~
回復 唐貝勒 2015-1-31 13:42
真難啊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31 13:46
唐貝勒: 真難啊
唉,不是一般的難
不知道現在怎麼樣

周末快樂
回復 唐貝勒 2015-1-31 14:45
我聽說,最早香港人都不好找工作,要會台山話才行。現在都講普通話。應該好很多吧。周末愉快!
回復 心曠神怡1 2015-1-31 14:58
雖故事是虛構的,但這是事實。美國也這樣。本人也有類似經歷。我告訴小孩當初不要說一美元,五毛也捨不得花,他們無法理解。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31 15:13
心曠神怡1: 雖故事是虛構的,但這是事實。美國也這樣。本人也有類似經歷。我告訴小孩當初不要說一美元,五毛也捨不得花,他們無法理解。
時代不一樣了。
故事也是真實的,怕有人雷同了。

我也打包洗碗過,周末掙點外快,非常艱苦,是別人介紹的,在美加邊境小城的中餐館。在難忘Alice那篇有記載。

謝謝評論,周末快樂。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1-31 15:47
確實如此,早期剛出國又很老實,人家問是不是本地居民,一開口就說自己是學生,結果可能到手的工作也就沒了。後來找到了一個全職工作,還以為學生簽證不能做,要走,還好被老闆留住了,度過了難關。
回復 秋天的雲 2015-1-31 15:54
金竹陶器: 唉,不是一般的難
不知道現在怎麼樣

周末快樂
現在開餐館的老闆為找人做工搞得焦頭難額,尤其是在嚴禁使用非法移民的州。
回復 秋天的雲 2015-1-31 15:55
唐貝勒: 我聽說,最早香港人都不好找工作,要會台山話才行。現在都講普通話。應該好很多吧。周末愉快!
現在的老闆找不到人做工。
回復 唐貝勒 2015-1-31 16:35
不會吧?
回復 yulinw 2015-1-31 18:17
   現在來的不稀罕了
回復 fanlaifuqu 2015-1-31 20:59
煉歷人生啊!
回復 light12 2015-1-31 21:18
很好俺剛來在學校當洗碗工
回復 亦云 2015-1-31 21:35
留學生打工是體驗當地人文風情的絕佳機會。曾經去一家料理店應聘傳菜員,韓裔老闆娘很惋惜的說她很想給我工作,可是我太初級的日語無法給顧客詳盡介紹每道菜的用材和口味,無法準確迅速的記下客人點的菜名,她說給大學的學生和研究生提供打工機會是一種榮幸和責任。
回復 前兆 2015-1-31 22:02
現在的留學生會帶很多錢啰!不會去做洗碗工的!     
回復 白露為霜 2015-2-1 00:33
家裡洗碗同飯店洗碗當然不一樣。   建議申請拔雞毛工。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2-1 00:43
秋天的雲: 現在開餐館的老闆為找人做工搞得焦頭難額,尤其是在嚴禁使用非法移民的州。
哪些州? 是否工錢太低了

加州最低工資已經提高了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2-1 00:44
雲海暖流: 確實如此,早期剛出國又很老實,人家問是不是本地居民,一開口就說自己是學生,結果可能到手的工作也就沒了。後來找到了一個全職工作,還以為學生簽證不能做,要
您運氣不錯

周末快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金竹陶器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1 18: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