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絕處逢生

作者:金竹陶器  於 2015-1-6 06: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26評論

關鍵詞:工作人員, 清華北大, 畢業生, 國家, 大學

考研受阻!看來是在劫難逃,逃不出傷心之地了!
我該怎麼辦?還有一條路,就是回老家當農民。當然還會被老家接納,但我又不甘心。當年考上大學,非常不容易,二百多畢業生,也就考上了兩個。我若真的回家當了農民,萍將來考上了大學,我也不會有什麼希望,能夠和她在一起。
想來想去,只能暫時留在工作單位,繼續忍受著愛的喜悅,甜美,苦痛和折磨。
課還得去上,還要上好,不能誤人子弟。兩百多個學生,都在等著我繼續去上課。我沒有理由,讓我個人的問題,影響他們的課程進度。
當時,正值胡耀邦在當地視察。胡大力提倡幹部隊伍第三梯隊建設,要知識化,年輕化,現代化。
春節前夕,因為第三梯隊建設的需要,校長高升到市委常委,主管文教衛,做大官去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我非校長新貴的雞犬,還給他講過道理,更頂過嘴。校長升為新貴,手握刀俎,我更為魚肉。頓時覺得,完了,一輩子都完了。
春節后開學,新接任的曹校長,按照貫例,召集男青年教師開會。他特意強調說:你們是國家工作人員,要認清形勢,我們學校是適合你們的。你們中,有誰是北大清華的?說呀!
意思很明白,你們老老實實,安心工作,才是正道。清華北大畢業生,不至於流落到此。
相由心生,是千古真理。我因愛而生的臉像,時而甜美,時而羞澀,時而幸福,時而痛苦,相互交替著。我所受的煎熬和喜悅,相伴相隨,沒有瞞過好朋友熊。熊當然不知道我鍾情於萍。他大我十幾歲,兒女雙全,妻美如少女。
他說:你該有女人調教了!只要結了婚,有了老婆,你就安心了,就不折騰了。
他妻娘家,就是盛產美女的長江口岸X源口。自古以來,就有諺語:船到X源口,有風也不走。船,船老大和船員,都會被X源口美女所吸引,不思前路,不思歸途。
萍就是X源口來的,她生於斯長於斯。高中學生里,美少女如雲,婆娑妖嬈。美女學生們,很多都是源口來的。
熊反覆找我,要我去見一位X源口美女。他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只要你去見美女,一切煩惱都將逝去。
我心中只有萍,萍天下最美!我當然不會去見什麼美女。
三月,學校發生一起大事!一高三學生,19歲,強姦同學未遂,逃到長沙。被抓捕歸案,判刑15年。
五月,附近一所中心中學,一位半邊戶教導主任,因輔導女學生出事,被公安逮捕。判刑二十年。
我心戚戚!總擔心對萍的愛,會被人察覺。擔心我和萍的眼戀,總有一天會被人發現。更擔心的是,那樣會毀了萍。我,杯弓蛇影,擔驚受怕!
跑步,登山,打球,游泳,冷水浴,我儘可能的參加各種體育運動,來分散精力。當我沉浸在這些運動時,就能夠分散一些注意力,減輕愛的煩惱和苦澀。運動,能夠將我從對萍的戀情中,無限思緒中,暫時的解脫出來。我象頭牛犢一樣,在球場上,在山嶺中,在操場上,四處奔跑。
日子過得再慢,時間也終將逝去。暑假我跑到江城,經受幾十天熱浪滾滾,烈日炎炎的灼燒洗禮,心情輕鬆了許多。
很快,新學年又要開始了。回到了愛恨交加的單位,愛與痛又接踵而來。
經過炎熱的暑假,萍沒有變!她,音容笑貌,眼神目光如常。我們目光相撞,路上相遇,萍只是略顯羞澀,臉色更加紅潤。這讓我血脈賁張,幸福無比,又想仰天長嘆。這種境況,我無能為力呀。
我期盼她投來厭惡的臉色,鄙夷的眼神,刺人蔑視的目光。那樣我會好受些,也許還會慢慢的恢復正常。
可她一如既往,絲毫不變。讓我情何以堪!我無力啊!我無能啊!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日子慢慢過,又到了秋冬之交。
那天,熊一大早就來敲門。一進門就說:老光棍潘,拿到了校長准他考研的介紹信,今天一早去教委了。快去找校長,好言好語,試試吧!這也許是你唯一的機會!
早餐一過,我敲門進了校長家。校長一家人還在飯桌上。
潘去教委了。校長,我也想試試。你知道的,我也沒有準備。考不上的,試過了,我也就死心了,在這兒好好乾。
你先去教委。教委同意我會同意的。
校長,你看。到教委來回一整天,花時間花路費。教委不批准,你給批條,還是不批准的。你給個條子,我今天沒課,去教委一趟。明天後天都有課。
好吧!
我拿著校長的批准信,歡天喜地,一路上跑步到了汽車站,午飯前就到了教委,下午就趕到研究生報名處,報了名,當天晚上就回到了學校。
一切就緒!就看我的運氣了。
春節前夕,去考場考完了試。
還是有命!五月份,順利拿到了研究生入學通知書。煎熬將要結束,思念就會開始。思念,將不會再有痛苦。
一直到我辦好了手續,馬上就要離去,去那遙遠的北方,讓時間,讓北方的風,慢慢的療治我那愛情傷,去撫平我那因奇特的愛而導致的傷痛。
那天課間活動,我正在收拾東西,打理包裹。萍和麗一起,來到我的宿舍,站在門外。
我已經形成了規矩。除了晚上睡覺,其他時間,宿舍門從來都是開著的。學生有事找我,只站在門外。
她們倆個也不進來,只是敲了敲門框。
我聽到聲音,迎出門去。
啊!是你們。
你要走了,我們來向你告別。麗先開口:很感謝你!我們會想念老師。
萍沒有說話。臉蛋鮮艷紅暈,若牡丹如杜鵑,臉色喜悅又透有憂傷。萍沒有看著我,雙目看著她腳前方的地面上。
萍要跟你說句話。我先走了。麗轉身離去。
我和萍都沉默著。忽然,萍抬起頭,直視著我。我才注意到,她那迷人漂亮的雙眸,雙眼皮,大眼晴,長長的烏黑的睫毛,圈著圍著水一樣的大眼晴。那是兩隻會說話的眼睛。看著我,一動也不動。
我們從來沒有這樣近距離對視過!這是兩年多來,我們第一次面對面,如此近距離的看著對方!
其實,我知道,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萍說不下去。她咬著牙,傾盡全力不哭出聲。可她淚如雨下,已成淚人。
時空彷彿已經凝固。我和萍,都被窒息得說不出話!
很對不住!對不起!打擾你了!讓你分了心,耽誤你學習了。我語無倫次,喃喃自語,聲音很低,幾乎只有我自己能聽到。其實,我真不知道,我該說什麼。
不! 她沒辦法說話。
你好好學習。我會等你到永遠。
十多分鐘后,待她安靜些,我給了她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的北方通訊地址。
其實,我不懂少女的心。在此之前,我沒有向萍表白過半個字,卻深深的愛上了萍。很可能也深深的傷害了萍。



發表評論 評論 (126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5-1-6 07:01
膽子小,否則肯定犯錯誤。文學表述為「不懂少女的心」。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07
總裁判: 膽子小,否則肯定犯錯誤。文學表述為「不懂少女的心」。
膽子小,幹不成大事
回復 dwqdaniel 2015-1-6 07:16
唉,要是我。。。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17
dwqdaniel: 唉,要是我。。。   
丹兄高招是。。。
回復 light12 2015-1-6 07:24
很好,萬一犯了錯誤不好解決
回復 fanlaifuqu 2015-1-6 07:26
字裡行間似少男,心中其實最解情!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28
fanlaifuqu: 字裡行間似少男,心中其實最解情!
謝謝番兄鼓勵
年過半百了哇
回復 dwqdaniel 2015-1-6 07:28
金竹陶器: 丹兄高招是。。。
我的意思,應該大膽表白,動作要快啊!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29
light12: 很好,萬一犯了錯誤不好解決
燈兄好!
當時真好怕犯錯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32
dwqdaniel: 我的意思,應該大膽表白,動作要快啊!
ZT:我會等你到永遠
就是我的表白,現在看,太不給力~~~
連「我愛你「,都不敢說
回復 light12 2015-1-6 07:35
金竹陶器: 燈兄好!
當時真好怕犯錯
俺的朋友政法學院畢業,不少年輕人相好有了性關係被好事者捅出來,女的被逼迫講男的強姦,碰上嚴打死刑伺候,他救了好幾條命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38
light12: 俺的朋友政法學院畢業,不年輕人相好有了性關係被好事者捅出來,女的被逼迫講男的強姦,碰上嚴打死刑伺候,他救了好幾條命
感謝你朋友~~~
你朋友有德~~~必有好前程
燈兄也必是重德之人
回復 秋天的記憶 2015-1-6 07:47
期待下文~
回復 light12 2015-1-6 07:48
金竹陶器: 感謝你朋友~~~
你朋友有德~~~必有好前程
燈兄也必是重德之人
俺是壞人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50
light12: 俺是壞人
不會,你哄我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7:51
秋天的記憶: 期待下文~
問好秋天 謝謝鼓勵
難寫下去了~~~
回復 light12 2015-1-6 08:09
金竹陶器: 不會,你哄我
大家都知道
回復 amassadinho 2015-1-6 08:13
「我會等你到永遠。」——難道這還不算承諾?不算表白?
回復 清夢星河 2015-1-6 08:17
唉,一段姻緣就這樣悄然成回憶。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1-6 08:24
amassadinho: 「我會等你到永遠。」——難道這還不算承諾?不算表白?
說這句話以前,沒有半個字,怕犯錯呀~~~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金竹陶器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30 05: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