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錢:列賓的畫展-莫斯科行5

作者:LaoQian  於 2019-12-30 19: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旅遊|通用分類:旅遊歸來|已有2評論

莫斯科之行
老錢:列賓的畫展-莫斯科行5 10/2,57718;4/8/22,61461
老錢: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館                           676,20215            
老錢:莫斯科芭蕾舞大劇院     445,21994
老錢:莫斯科的一個藝術博物館            358,13258
老錢:華燈初上莫斯科           1376,15598

列賓的畫展
---莫斯科行5
老錢
9/8/19

莫斯科有很多的博物館和藝術畫廊/Galleria。其中一個非常著名的,叫著Tpetьяковка的藝術畫廊。親家告訴我們,這裡正在辦列賓/Repin英文/Peпин俄。我們立刻興高采烈地贊成前往參觀。而且我們還是真正的好運氣。這個展覽在俄國也是非常機會難得的。畫展就在今年316日到818日。

我們走近這個巨大建築時,首先看到了兩組巨大的工農兵的群塑,見照片12

圖片:群塑1



這顯然是時代的痕迹。現今,只有資本主義才能救社會主義的時代,工農兵的崇高地位已經一落萬丈了。其實這只是一個虛偽的口號,從來沒有真正的實現過。困難的時候,首先照顧政治權貴,然後就是蔭及他們的,必須賴以生存的知識精英。。。工農兵永遠只是墊底的,打衝鋒的。與歷史上所有的農民起義一樣,只是給未來的帝王為之火中取栗的角色,起義成功之後做蟻民的地位。僅此而已。
但是在俄國到處都還可以看到這些極其虛偽的理論,口號的歷史存在,就是體現在這些街道,地鐵,公共場所的雕塑,繪畫等等,各種藝術作品。不過,獨裁專制垮台以後,倒是沒有跟著坍塌,被塗抹。
這也算是俄羅斯人尊重歷史的態度。這也顯示,俄羅斯的社會形態,民眾的修養,是遠高於厲害鍋的義和團水準的。沒有看到過,任何的塗改,抹黑,缺鼻子,挖眼睛,斷胳膊折腿的現象。

列賓(1844-1930)是俄羅斯的偉大畫家。他的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品,為俄國,為歷史,留下了巨大的遺產和見證。

我們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伏爾加的縴夫》。衣衫襤褸的,老老少少的縴夫,互相擁擠著,蓬頭垢面,極其吃力艱難地,一步一步地前行。。。

圖片:volgaBoatmen



我耳邊立刻想起了,低沉悲壯,又震撼人心的,《伏爾加縴夫之歌/Song of the Volga Boatmen》,



哎唷呵哎唷呵
齊心合力把牽拉
哎唷呵哎唷呵
拉完一把再拉一把
穿過茂密的白樺樹
踏開世界的不平路
我們沿著volga河
對著太陽我們唱歌
Volga Volga 母親河
河水滔滔深又闊
愛達達愛達
。。。 。。


我注意到,大部分作品都註明了來源。比如,一幅列賓為普希金而作的的巨幅油畫。這幅畫描寫的是初出茅廬的普希金,顯然是一個極其權威高貴的場合,普希金站立在評委會的顯赫人物面前,朗誦他的詩。底下就註明,這是從普希金的展覽館借來的。所有的托爾斯泰的油畫,就是從托爾斯泰的展覽館借來的。想想看,平時這些分散在各個博物館,畫廊,高等院校,藝術機構,或私人珍藏。要把這些歷史巨作,名作,都能借得來,需要多麼高級權威的資格,巨大的保險金額啊。還要能在一個短時間之內完成。。。這是多麼困難艱巨的任務啊。我們真是非常幸運,趕上了一個非常難得的,非常珍貴的機會。

看到了偉大的列賓的,一幅一幅的偉大的作品,都是原作啊!真是非常幸運,非常幸福的。

圖片:unexpected


讓我久久駐足凝視,對我有特殊意義的畫是《不速之客》/not expected/Не ждали,1884。也有翻譯為《意外歸來》的。

圖片:不速之客


畫面描寫了一個被流放的二月革命黨人,在流放多年後歸來。他步履沉重、身形瘦削、滿臉胡茬,穿著陳舊的粗呢大衣。
不速之客踏入家門的那一刻:女傭身體傾斜著,一隻手繼續保持著家門打開;妻子從門口牆邊的鋼琴凳上半起,轉過身來,停止了彈奏;坐在沙發上的母親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悲喜交加;年長一些的兒子若有所悟,微張的嘴似乎要叫「爸爸」;尚處年幼的女兒滿眼驚懼,不知所措。。。
全家人都半立起身,凝固了,驚喜交集,悲歡無措,五味俱全的場面。。。

靠門的牆上,掛著作家車爾尼雪夫斯基和烏克蘭民族詩人舍甫琴科的畫像——兩位文豪會把瞬間沉默之後骨肉團聚的一幕盡收眼底。

每一個人的表情,姿態都被偉大的列賓,忠實地,生動地刻畫出來了。。。

文革中,我的父親,有一天,他突然從牛棚跑回來了;那是從鎮江回到南京!在他推開門出現時,完全是出乎意料的。給惶恐不安的家人造成的震撼,讓我立刻想起列賓的這幅油畫,如上描述的畫面,立刻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請見我寫的《老錢:《松園舊事》——中國二十世紀的《清明上河圖》》)

沒有過幾分鐘,工宣隊的人登門而入,不由分說地把他解押回去。。。我一直沒有明白事情的原由。。。
但是,從此,列賓的這幅不朽名著,就此疊著我父親的影像,永遠地烙印在我記憶里,刻骨銘心。。。

這些巨作都充分體現了列賓的人道主義情懷,讓我想起羅素的名言,「對愛情的渴望,對知識的追求,對人類苦難的憐憫心,是支撐我生命的三個要素」。我能理解,偉大的列賓,一定是激情滿懷,強烈地充滿了羅素這些要素。

最後在即將出口的地方,一幅作品,是展品中唯一的與蘇聯有關的。其名就是《布爾什維克》。


圖片:布爾什維克


可是中心人物的面部都是模糊,猥瑣的,混亂的。。。我想,這就是十月革命給偉大的列賓留下的影響,印象和畫面吧。其實,歷史的真相就是這樣的,所謂的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的十月革命,正是竊取了「孟什維克」的二月革命。並且把改良性的社會變革,變成了血腥的暴力革命,痞子革命。現在的俄羅斯政府,普京總統,已經公開明確地宣布了,列寧就是拿了德國政府支助的德國間諜,他領導的所謂「十月革命」是一個殘暴的大屠殺,是俄羅斯及其深刻浩罕的災難和噩夢。特別是,背信棄義地殺害了最後的一位沙皇的全家,並且殘忍野蠻地銷屍滅跡。

列賓為沙皇尼古拉耶夫畫了一幅全身戎裝的,莊嚴挺拔。列寧下令槍殺末代沙皇全家男女老少……


所以,列賓對十月革命是什麼態度,就是很清楚了。
列賓於1930年去世,享年八十六歲。十月革命時,七十三歲。他的家鄉在與芬蘭的戰爭中輸給了芬蘭,他就開始一直流亡在外。即使蘇維埃政府邀請他回去。他也堅持不去。而且,把兩個女兒都帶出去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E=MC2 2019-12-31 05:54
在當今油畫家照著照片複製的年代,看看列賓筆下人物的神韻,真讓人自愧弗如。
回復 LaoQian 2019-12-31 17:01
E=MC2: 在當今油畫家照著照片複製的年代,看看列賓筆下人物的神韻,真讓人自愧弗如。
謝謝到訪。看來你是會畫油畫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8 05: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