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錢:永不忘記六四

作者:LaoQian  於 2019-6-3 10: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勿忘六四|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老錢的話2019:又到周年了,30年了,我們不會忘記;無言,權且以此文再次做今年的祭文,毫無更改變化。
也毫無進步,只有更加法西斯。
2019年六四三十周年紀念前夕。
老錢的話2016:本文又被頂起來了。又到周年了,27年了,我們不會忘記;
無言,權且以此文再次做今年的祭文。除了極少的更正,別無變化。2016年六四前夕。

2014 前言:時光 已經到了2014年了,又快是6.4的周年了。從1989年起,這是第25個周年的紀念了。25周年,是一個「銀婚」的跨度了。而且,今年,我們又看到了台灣青年學子起來了,他們是為了反對「服貿」。其實,他們是害怕台灣被大陸的落後可怕的專制制度的逐步控制,被溫水煮青蛙了。儘管,這個制度自己惶惶不可終日,但是還是暴戾強大的。在大陸的老百姓,都還要儘可能地逃離,這個看似「繁榮娼盛」,其實極其腐敗的政治制度。怎麼讓台灣人,特別是青年人接受這個制度呢。

6.4運動的青年人,也就是受夠了這個制度,希望改革而已。

提到6.4,我仍然悲憤。但是,也沒有新的話。就把四年前的老文章,修改修改,再貼一遍吧。


·萬歲!年輕人萬歲!
--- 讚美年輕,讚美衝動
2010

       

今年的6.4是第二十一個紀念日了。每年都有些人在總結歷史,有些人在指責學生運動,指責學生領袖。

回顧中國的近代史,歷史總是靠年輕人推動的,年輕人也總是幼稚的。年輕人中少數的早熟的領袖人物比較清楚,但是仍然是不老練的。大多數人都是不太清楚,不冷靜的。多數人被是被多數人裹埉著,有一種所謂的從眾心理。我這裡說的年輕人,特別是青年學生,但是也包括一切好學的年輕人,其實學歷不是絕對的。青年學生是年輕一代中相對早熟的部分,因為他們接受了足夠的教育,系統地接受了全部人類歷史的總結和積累。但是,仍然是幼稚衝動的。6.4是如此,4.5是如此,12.9是如此,5.4也是如此。全世界只怕都是如此。人類的歷史就是靠幼稚的,衝動的年輕人推動的。

年輕人雖然有年輕人自己的特殊訴求,但是他們不是一個社會階層,更不是一個階級。他們的特殊訴求,頂多用搞怪自己的髮型,服飾,用僖皮士的方式唱歌,跳舞之類的方式來表達。退一萬步說,如果說年輕一代真會有反社會,反人類的傾向的話,不等他們成氣候,他們就被各自的家庭化解了。年輕人不構成一個獨立的社會階層,年輕人不會形成一個獨立的社會訴求。年輕人的衝動不是無端的,他們來自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都是代表了社會的情緒和積怨。其他年齡段的人們瞻前顧後,不敢表達,只有年輕人能挺身而出了。要說利用,那就是所有的中年人,老年人在利用年輕人,整個社會在利用年輕人。要說「黑手」,整個社會是年輕人「黑手」;要說「別有用心」,這是整個社會在「別有用心」。或者說,歷史就是靠利用年輕人來推動的。年輕人就是代表了整個社會的情緒和良知。

年輕人,作為個人是沒有經驗。但是,作為整體,作為年輕的一代人,是沒那麼好呼悠的。回顧歷史,只有在專制獨裁體制下,經過從小到大的,長期信息封閉和愚民教育,鋪天蓋地的謊言的反覆灌輸,洗腦之後,年輕人才會被獨裁統治者利用。什麼「被利用」 了,背後有「黑手」了,都是統治者的謊話。什麼「國內外反華,反共勢力「,都更是中國共產黨的謊話。獨裁者的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年輕一代的前途都被控制在他們的手中,絕大部分的年輕精英也都是控制在他們手中。為什麼突然都不聽話了?都要反叛了?從幼兒園,小學,中學到大學,帶紅領巾,入共青團到削尖腦袋要入共產黨;拚命灌狼奶,灌了幾十年。行之有效地呼悠了幾十年,怎麼忽然就不聽話了。被「美帝國主義」,「反華勢力」遠隔著大洋,輕輕地一呼悠,就給呼悠過去了?騙誰哪?說得過去嗎?不管哪一個人,幾個人,不管是學生領袖,還是什麼教授,文人,無論他們能對青年學生有多大的影響力,那都是由於整個社會有了共識的大前提下才能起作用的。其實,還是共產黨的倒行逆施動員的結果。什麼「長鬍子的黑手「,什麼「別有用心」,共產黨無恥之極的慣用伎倆。什麼「一小撮」,獨裁者自己才是名副其實的一小撮。連毛老頭子都知道,雞蛋變成小雞,外因是條件,內因是根本。在這個六四運動上,外因也完全是共產黨的腐敗造成的。

說到底,只有希特勒,共產黨之類才是真正會利用,才能利用年輕人。民主制度是無法操縱民眾的。一旦年輕一代與獨裁統治對抗,毋須至疑,年輕一代肯定是代表著歷史的前進方向。

在美國,就沒有青年學子上街鬧事的社會現象,就是幾年前的「佔領」,也是什麼人士,什麼年齡的都有,恰恰,青年學生不多。因為,他們知道,正確的途徑是什麼。社會也從來沒有特別地,要警惕他們,要控制他們,要引導他們。這個社會,這個教育體系,從小到大,就是鼓勵他們,獨立思考,獨立探索,鼓勵他們大膽地說出來,大聲地表達出來。從小就鼓勵他們,標新立異,就是要與眾不同。網路,社交工具,任他們使用,規則對大家都是一樣的。。。

一個社會到了中年人,老年人不敢說話,只有靠衝動的年輕人來表達,來反抗,只有靠年輕人生命和鮮血來開路時,就說明這個社會已經腐朽了,不可救藥了。任何一個社會不能安撫年輕一代,不能給年輕一代希望,這個社會就是一個腐朽的社會。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個政府,不能代表年輕人的利益,就是一個行將就木的政黨,就是一個行將就木的政府。這個政黨,這個政府就應該下台!不管他眼下有多強大,有多殘暴,甚至多么「輝煌「,遲早會垮台。希特勒曾經很「輝煌「過,斯大林曾經很「輝煌「過,現在都已進了歷史的垃圾箱了。就是金正日,只要還在台上,都是「輝煌「的。現在的中國共產黨也看起來很「輝煌「,實際上是坐在火藥桶上,惶惶不可終日,遲早要進了歷史的垃圾箱的。

當幼稚的,衝動的年輕人與獨裁者對壘的時候,這種衝突怎麼發展都是獨裁者的過錯。指責年輕人不懂分寸,不知道見好就收,等等,等等,都是罔顧現實,昧著良心,胡說八道。在獨裁統治下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即使他們有民主訴求,他們也缺少民主素養。因為他們沒有受到過民主的教育。社會,學校,整個的教育體系,從來沒有給青年人獨立的組織,獨立自主地行事活動的機會和自由。從小學生起,選舉就是假的;孩子們從小就知道老師在課堂上講的那些說教,到社會生活里都是假的。從小受到的是最虛偽的謊話教育,現實生活中的教訓都是黨同伐異,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容不得不同意見,受不得別人的挑戰。自己從來沒有享有過充分的人權,還要被誤導為,「管飯」就是最大的人權。什麼都是虛假的,也從來沒見過真正民主,所以就比較難真正地理解人權的理念和民主的實際操作。儘管他們在追求民主,可是一出手,還是共產黨用戒尺鞭子抽著,名利誘惑著,從小訓練出來的,已經使慣了的拳路套數;一出口,還是從小被共產黨耳命面提,灌輸出來的,已經習慣成自然,自然而然,琅琅上口的話語句型。

特別是,從小就是用「痛打落水狗」,「將革命進行到底」,「決不。。。」,「徹底。。。」的毒奶粉,狼奶喂大的一代,甚至幾代人,怎麼能責怪他們不懂退讓,不懂見好就收呢?

人權最基本的理念就是,人與生俱來是平等的。就是要尊重別人的權利,尊重每一個人的權利。這個權力最基本的就是知曉權和發言權。就是很多在民主社會生活了十幾年的華人,也還是不懂得尊重別人和別人的發言權。為什麼海外的民運分子、內部爭鬥不休,分裂,分裂,再分裂?有文章說,總共就是二百多人,能有五,六十派。就是因為他們多是吃狼奶長大的。他們要是吃伏爾泰的「奶水」長大的,把「我不能贊同你的觀點;但是我拚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當作自己的「最高指示」座右銘的話,他們就會容易理解對方,接受對方,容易妥協。就容易求同存異,容易合作。你們看,就是共產黨視為死對頭的法輪功,他們的教義和行為方式里都浸透了共產黨的作風:那種唯我獨尊,不容異己的狂妄。就因為他們和他們的創始人也都是吃狼奶長大的。他們的思維方法也都是共產黨教的。所以,青年學生運動有什麼偏差,說到底,還是共產獨裁專制教育的過錯。

共產黨幾十年的統治,一貫的出爾反爾,氣量狹小,殘酷無情,中國人都是清楚的。青年學生不相信這個黨和政府的承諾,所有有記性的中國人都不會輕易相信。秋後算帳,無情鎮壓是這個獨裁專制的拿手好戲。因而造成了,民眾一旦起事,就不肯妥協。這也還是共產黨自己長期失信與民的結果。怎麼能責怪民眾,責怪青年學生們不懂退讓,不懂見好就收呢?

中華民族只有在終結了共產專制,走上了民主與法制之路之後,青年人和全國人民才能享受民主,學習民主,學會民主。那是不會很困難的,那將是一個迅速的相輔相成的過程。

在這個永遠被載入人類歷史的偉大事件中,最光輝的,已經銘刻入全世界一代人的腦海中的符號,是王維林(傳說),穿著耀眼潔白的襯衫,手無寸鐵地擋住一列坦克。。。同時,留在我記憶中,最丟人現眼的是,幾個學生領袖,跪在「人民」大會堂前的,高若衙門的台階上。。。這是中華文化傳統中的糟粕,是愚民精神枷鎖,是跪民的恥辱象徵。連在追求民主運動的最前沿的學生,仍然在扛著這付跪民的精神枷鎖。這也體現著,現代到了1989年了,中共暴政的血腥鎮壓和高壓控制的成果,中國「人民」,仍然是跪民。

所以,年輕人的差錯,人民群眾的差錯,歸根到底,還是愚民教育的過錯。這才是歷史的真相。同樣的道理,也可以適用於世界的其他地方,把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運動失敗后出現的困難和問題,說成是民主理念,民主制度的錯誤和責任。再反過來,說明民主不合適於中國。這都是顛倒是非,都是獨裁暴君的欺騙。

共產黨不也是靠年輕人成氣候的嗎?共產黨本身就是由幼稚,衝動的年輕人發展而來的。在這個發展過程中,他們成熟了,老練了。隨著他們鬥爭經驗,執政經驗的成長,他們成熟老練的結果,就是所謂黨性提高了。但是由於這個思想體系和組織機構的致命弱點,他們的成熟,其實是腐敗了。他們成熟老練到六親不認,唯命是從,毫無原則;良知和同情心都被「黨性」,確切的說是被嚴酷的黨內鬥爭的現實壓倒了,鎮伏了;初始的勇敢,獨立思考,為國為民的理想主義,完全喪失乾淨。到毛老頭子喪凈天良地餓殺了三,四千萬老實巴交的人民(主要是農民)的時候,就只有彭德懷一人敢出來說真話,為民鼓與呼,滿朝上下都是指鹿為馬。周恩來出來陷害忠良說:我們都水平不高,還是毛主席水平高,看出彭德懷問題的實質來。當到毛老頭子要打倒劉少奇時,又是周恩來出來助紂為虐,看了那些明明是偽造出來的材料,卻故作憤慨地說:「此人該殺!」。這就是成熟老練的共產黨黨棍,官僚們的典型嘴臉。

年輕人就是容易衝動,就是沒有經驗。衝動是勇敢的相儐,幼稚是真誠的伴娘。到他們有經驗,不衝動的時候,他們就不年輕了。人類的歷史就是這樣的。正因為年輕人沒有經驗,沒有教訓,所以總是年輕人在流血,衝鋒。正因為年輕人沒有經驗,在下一個歷史關頭,人民忍無可忍時,那時的年輕一代還會站出來,再一次充當歷史前進的急先鋒。他們已經忘記了前一輩年輕一代的教訓。馬後炮的總結和反思都是空話,屁話!你們看,最近在南海本田領導罷工的就是一個24歲的湖南小夥子。如果共產黨還在為奪取政權在奮鬥的話,一定會把他當好苗子呼悠過去,馴化成為共產黨的核心骨幹。可惜,現在的共產黨是不會喜歡這個小夥子的,在共產黨看來,這個小夥子會獨立思考,有反抗精神和組織能力,絕對是不安定的因素。當地的官員肯定不喜歡他,恨他破壞了他們的太平盛世,干擾了保七保八的大局。共產黨是不會承認,恰恰是他們這個「草**」的人吃人的社會制度是製造不安定的機器。再看,這個6.4紀年日子裡製造了最震動世界的舉動的,是80后和90后的兩個中國留學生,他們駕駛飛機拉橫幅飛越中國駐紐約領事館上空。橫幅上寫道:「昭雪六四,結束專制,人民必勝,良知永存!河蟹,草**喊你從中國滾蛋!」。

年輕人剛進入社會生活,對生活充滿了美好的憧憬,剛從書本上學到的,規律,法則,原則,邏輯,都還記憶猶新,沒有忘淡,沒有被「社會主義生活經驗」淹沒。。。自然地會反抗不合理的東西,自然要發聲。。。

六.四時的青年學生是幼稚的,衝動的,包括現在已不年輕,當初也是年輕幼稚的我們自己。那時候的柴玲,烏爾開希們也是幼稚的。大家都幼稚。柴玲們就是幼稚的學生的代表而已。不是他們忽悠了學生們。是形勢造就了他們,把他們推到了風口浪尖上,或身不由己了,或頭腦發昏了。他們也不是純潔的天使,當然會有缺陷,當然會犯錯誤。要說忽悠,還是共產黨最能忽悠人,把中國人民,把青年人忽悠了幾十年。一朝忽悠不了了,就惱羞成怒,大開殺戒。年輕幼稚的學生不懂得如何恰當地有理有節的鬥爭,那也是共產黨幾十年愚民教育的禍害。這還是共產黨的錯。共產黨的腐敗把人民激怒了,青年學生只是全社會,所有中國人的代表而已。恰恰是那一篇動亂社論,把全北京人民都調動起來了。是共產黨把學生,把北京人民,全國人民動員起來的。又是共產黨的僵腐,把局面一步一步地升級,想想李鵬們那付愚蠢嘴臉和鄧小平們頑固不化的頭腦吧!正是共產黨的蠻橫和愚蠢,才把事態搞僵,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可以把責任推給青年學生。

把六四的血腥結局,說成是青年人的失誤,導致統治者的無退路可走,不得不鎮壓,或者說,鎮壓是必要的,都是最無恥的謊言欺騙!

某個網友說,「這個民族把改造社會的責任一股腦地推給本不該承擔它的年青人,卻又總是在事後責備他們的幼稚和衝動,這本來就是一個悲哀」。把壞結局的責任推給青年人,完全是地道的混賬羅輯。這個政權,這些竊據高位的獨裁者就是最無能的,最不負責任的。看看這個政權頑固地與拒絕人類的普適價值,野蠻愚蠢,看看這個民族的腐敗荒唐,在當今世界上要說幼稚,這個民族還是夠幼稚落後的,這個政權才是最幼稚野蠻的。越是拒絕普世價值,越是拖延,拒絕民主,中華民族在將來越是會要付出更大的代價。這越是昭顯出共產黨的自私,不負責任。

當幼稚衝動的年輕人與幼稚野蠻的獨裁者對壘的時候,除非獨裁者應順歷史潮流,否則,任何壞的結局都是獨裁者的罪過。即使是蔣介石,馬可斯(菲律賓)這樣的獨裁者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向青年學生下這樣的毒手。只有鄧小平這等老奸巨滑,心狠手辣的共產黨黨魁才能說得出:「殺二十萬換二十年太平」這種狠話,下這種毒手。(當然,還是沒有超過毛澤東的紀錄:「原子彈怕什麼,中國人,死了三億,還有三億。」,與毛澤東相比,鄧小平還是小巫見大巫了)。

我永遠不會去,計較學生們,學生領袖們的失誤和不足。計較它,有什麼用呢?就像在大江大河裡,疾駛的船隻,「刻舟求劍」,有用嗎?歷史不會重演,更不會,讓同樣的一群人來重演。當權者在更替著,青年人,永遠是初出茅廬,初見世面,衝動幼稚,無知莽撞。。。發生的,永遠是新鮮的,出人意料的,也是無法預料的。事實上,「年輕人」是在進步的,他們,特別是領袖人物,是在汲取歷史教訓的。6.4時的學生運動,不是比以往的高明多了嗎?連小偷都感動得罷偷了。台灣的林志x們,領導的這次學生運動,不是比以往的高明多了嗎?台灣當局,也進步了,妥協了,達成了「先立法,后審議」雙贏局面。倒是,大陸方面,永遠是僵硬死板的腔調,「不再複議」。兩國的事實局面,已經形成了60多年了,誰能管誰?一方不願意了,還不就是告吹。台灣是民選政府,要尊重民意。只能是要挾。怎麼要挾?不就是兵艦,飛機,導彈嗎?不是兄弟嗎?不聽話,就殺!?

青年人的不成熟,其實反映的是社會的不成熟和當權者的愚昧。與其去責怪青年人,不如去責怪社會,責怪當權者。我永遠不會去,計較學生們,學生領袖們的失誤和不足,但是,我永遠不會寬恕當權者的野蠻和殘暴。

我們每到6.4,都要忍不住地要仰天長嘯,掩面痛哭。6.4應該成為炎黃子孫的第二個國殤日。無需獨裁者,劊子手來平反。我們將一年一年地紀念6.4下去。就像端午節紀念屈原一樣。總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安門廣場上建立起中華民族的哭牆。劊子手們將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

.

老錢美麗的勇敢,勇敢的美麗 - 64紀念活動談起     

老錢塗鴉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19: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