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錢: 關於移民政策的思考

作者:LaoQian  於 2018-6-12 06: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華人參政|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5評論

關於移民政策的思考

 

老錢

1/25/18 --- 6/11/18

 

美國應該有什麼樣的移民方針政策?一直是我思考的問題。

我們經常會聽到這樣說,美國是一個由移民建立的,有著移民傳統的國家。這樣定義,是特別相對於西歐和日本等,那些民族組成比較簡單,而且嚴格限制外來移民的國家而言。進而的理論就是,美國,如果不張開雙臂熱烈歡迎新移民的話,就違反了美國的立國之本,就有一點「大逆不道」了。於是,「反移民」也就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大罪名了。於是又叫做「白人至上主義」,就更加「大逆不道」了。

好像很對啊。美國不就是歐洲來的移民建立的嗎?不同的就是,先來的和新來的。因此,大家彼此彼此,沒有什麼不同。這塊土地,誰都可以來。誰都不可以,不準誰來。

可是,這樣說到底對不對呢?大家都習以為常的事情,不一定就是真理,凡事都應該又自己的獨立思考。美國是不是一個移民的國家?從而是不是應該永遠敞開大門地,毫無節制的歡迎新移民?

那麼,我引用一段亨廷頓的話吧。亨廷頓是哈佛大學的著名教授,是世界級的大師。他的《文明的衝突》準確地預見到了,並刻畫了現在的世界衝突。他的學說,影響了,引導了美國和世界的外交政策。下面這段論述摘錄自亨廷頓的《誰是美國人?美國國民特性面臨的挑戰》。

定居者移民有根本區別。

定居者是離開一個現有的社會,通常是成群出走,以便建立一個新的群體,建立山巔之城,其位置是在一個新的、通常是遙遠的疆域。他們充滿了一種集體目的感。他們或明或暗地恪守一個協約或章程,它構成他們所建立的群體的基礎並界定他們與自己祖國的關係。

相比之下,移民並不是建立一個新社會,而是從一個社會轉移到一個不同的社會。

這種人口流動通常是個人採取的行動,涉及的是個人及其家屬,以個人的方式界定他們與原居國和新居國的關係。在17世紀和18世紀,定居者來到北美,因為當時這裡是一塊空白的寫字板。除了可以殺掉或向西驅趕的印第安部落以外,這裡還沒有社會,他們來這裡是為了建立能體現和強化他們從原居國帶來的文化及其價值觀的社會。

在這以後,移民來到這裡,是為了加入定居者已建立的社會。與定居者不同,當移民及其子女試圖吸收一種與他們原有文化大不相同的文化時,他們感受到了文化休克。是定居者先創建了美國,然後移民才來到美國。

 

這一段話極其嚴謹,清晰。亨廷頓闡明了,正確地說,美國並不是一個從頭就是移民的國家,而是一個由 「定居者」的族群,根據自己的既有文化,建設發展起來的國家。這個文化,就是歐洲,特別是,英國人的基督教文化。我相信,並且接受亨廷頓的見解。所以說,「美國是一個由移民建立的國家,有著光榮的移民傳統」,這樣一個定義,或者說,這是一個偽命題,並不是理所當然的「政治正確」。這樣滴定義,並不符合美國的歷史。

這裡的「定居者」就建國者,是創立者不是移民。他們面臨的是什麼?是一個充滿未知數,有待探索,有待開拓的,充滿希望大的土地。而移民,是後來者,是已經聽說美國是一塊樂土,是一個人間天堂,所以都跑來享受創立者已經建設好的文化環境和社會制度。

退一步說,叫定居者,還是叫移民,只是字面的表達方式,只是一個符號而已。我們可以把怎麼表達,用什麼詞的問題先放下。重要的是,把實質問題搞清楚。實質是什麼呢?亨廷頓在這裡強調的是一個文化問題。一個國家能夠建立,必須要有一個共同的基礎,就是共同的文化。如果有多個文化,必然會是以一個為主;擁有不同的文化傳統,而又能保持一個國家之中的,其他的就被稱為少數民族。如果有多個文化平起平坐,人們就很難相處,經常會處於爭紛之中。哪怕就是一個飲食習慣的不同,一邊必須吃豬肉,另一邊禁止吃豬肉,或者是吃狗肉。。。而且,雙方勢均力敵,一定會永無寧日,最後一定是戰爭解決問題。

我這裡強調的是,一開始建國的時候!一開始就有這樣不可調和的社會文化分歧,怎麼混合得起來呢?乾脆就是各自建立一個國。或者早已如此,早已斗過,斗得頭破血流,你死我活。或者,一個吃了一個,或者,必然是虎視眈眈地對立著,分立的兩個國家。歷史不是這樣,一遍又一遍地演繹重複著嗎。

而且,這裡有一個先來後到的歷史事實和既成現狀。所以,先到的「建國者」和後來的「新移民」是不一樣。也是無法一樣的。

所以,我們必須要尊重,維護保持一個國家的文化傳統和制度的尊嚴,穩定,連續。

有人一定會說,文化也是在發展變化的。非常正確!文化傳統,是可以發展,變化的。而且,「變」是必然的,是永恆的。不變,就是僵死的,一定會被歷史淘汰的!可是,這種變化,這種發展,是從內部發生的,自覺自願的,細雨潤物無聲的,是正常的社會進化,改良,是一個社會內部的自適應的過程。我們也經常看到,劇烈的社會變革,但是,是內部發生的。不是外人強加的。即使有,也叫內戰。外人強加,就是侵略!必然引起本國本民族,廣大民眾的奮起反抗,就是民族,國家的戰爭!

不尊重「先來後到」,就是只有戰爭。幾千年來,人類從血腥的歷史中總結出來的,不得不尊重「先來後到」,這就變成了一個不言而喻的公理!

所以,我們可以不在乎,對於那些建國者/先民,是不是應該稱呼移民。但是,我們可以來,討論此後的移民政策問題。到此,我們考慮移民政策,就必須承認一個大前提!這就是,一個國家的移民方針政策,必須要考慮,維持這樣一個稱之為文化基礎,或者叫做國本的文化的穩定,統治地位。否則,國無寧日,國將不國。

國無寧日了,也就是世界不太平了,世無寧日了!

這是一個不言而喻的公理!先來的,能開創,能建國,能立住腳的,總是有其先進性。要挑戰之,總是會吃虧,吃苦頭的。幾千年來,人類從血腥的歷史中總結出來的,不得不尊重「先來後到」,這是一個不言而喻的公理!

這就是,由美國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丘吉爾,在雅爾塔會議上,奠定下來的,已經被這個世界接受了的世界新秩序,自由競爭,和平貿易。這個新秩序,就是在承認世界已經在「先來後到」歷史過程中,已經形成了定局。人類共同認識到,殺伐征戰,爭奪領土的野蠻蒙昧時代應該結束了。從此應該是和平競爭的時代了。雅爾塔精神,正是從希特勒,日本帝國,發動的二戰的血腥中總結出來的。雖然此後,總有狼子野心,總想挑釁,總想試試。但是,總是雞蛋碰石頭,碰得自己頭破血流。

新移民/,或者說後來者,就應該對開創者抱有一種感恩的認知。如果沒有任何優越性,為什麼要越洋過海,跋山涉水,歷盡千難萬險,不惜冒著生命的危險,放棄現成的一切,拔起自己的根,到一個新地方來,從頭開始呢?沒有優勢,哪怕是一點點優勢,沒有甜頭,為什麼要折騰自己,活受罪呢?

對別人創造的好東西,可以給自己分享,難道沒有一點感恩,感謝的心態嗎?如果沒有,這種人是正常的人嗎?不是!這種人是很可怕的!如果有,那麼表現就會不一樣了。

所以,應該尊重開創者的文化,應該尊重開創者建立的社會制度,學習,融入。基督教特彆強調感恩/Grateful,領情/Appreciation。其實,正常的文化和民族,都是懂得感恩和領情的。這也是不言而喻的公理!這是人類的通識。而不應該抱定一個蠻橫的主意,我就是要來享受一切現成的好處,至於為什麼會形成這些我愛享受的好處,我不管!你們的文化和制度嘛,我根本不在乎。更厲害的是,我不僅僅要享有一切好處,我們根本不喜歡你們的文化和制度。再有甚者,不僅僅不喜歡,而且,抱定主意,我們就是討厭你們的文化和制度,我們就是要來推翻你們的文化和制度,換之以我們的文化和制度!這不是通情達理的移民,而就是野蠻的入侵者!

特別是那些主旨抱定的,一旦立住了腳,立刻就用生殖器,用女人肚皮,開展人口生殖顛覆戰的族群;一旦人多勢眾了,就要開始用高音喇叭向鄰居們宣教;人口再多一些,就要到大都市的熱鬧街道上去,堵塞交通,以一片屁股朝天的陣勢,向所有不同於他們的人挑戰?!這種人,就是侵略者!誰歡迎?只有極左派的傻瓜,或者偽君子。

毀壞一個先進的社會,對定居者和移民,多是一個滅頂之災。這樣的移民群體,就是一個損人不利己的禍害。

這些人,聽起來不像是移民,而倒是像亨廷頓定義的「定居者」,他們要成群結夥地來,建立自己的文化統治地位。可惜,美國已經有自己的社會文化了,並不是荒蕪不毛之地。不過是痴心妄想,不識時務的「聖戰」。可惜,這個世界還是承認「先來後到」的原則的。尊重先來後到,也是一個無需證明的公理。而且,只要原來的「定居者」不傻,這些「聖戰者」只能是自己碰得頭破血流。

我們,所有的原住民/原國民,和後來的,新來的,遵守當地規矩的,知恩圖報的新移民/新國民,能忍受嗎?不,我們不允許,我們來這裡,就是因為這裡的文化和制度先進優越。我們來,就是追求,接受,融入這種先進優越的文化和制度的。我們不允許這種落後者來破壞搗蛋!我們都要大聲對這種入侵者說「」!如果硬要說,這就叫什麼「白人至上」,那麼我們就都是白人至上

不!應該正確地說,「先進文化至上」!我們就是應該追求先進文化,信奉「先進文化至上主義」!

正像一個良知健全,理智健全的穆斯林女士高聲疾呼的:「為什麼你們要到美國來,再建那些迫害你們,逼迫你們離井背鄉的壞的文化制度?」

一個健康國家的移民政策,就是應該,考慮文化制度的穩定性,延續性。

因此,正常的移民政策,就應該對願望移民來的人,進行必要的教育和改造。就必須要考慮,怎麼樣吸收文化背景不同的新移民。就必須考慮,怎麼防止不同文化的衝突。怎麼樣保持自己民族的現有文化的穩定,怎麼樣保持自己的民眾現有生活的穩定。

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新移民做入籍宣誓時,必須要明確地發誓:我將放棄對原來政權/Regime的忠誠/Loyalty,。。。我準備為美國而戰。。。」

可惜,很多新移民沒拿這個宣誓當回事的。只是當成了一個喜慶的儀式,過嘴就忘了。更遺憾的是,美國政府,也沒有把這個宣誓當回事!並沒有認真監督,新移民們是否恪守宣誓的誓言了。也把這個宣誓,當作嘻嘻哈哈了。既然發過誓了,就應該忠於自己的誓言,就應該照辦。對於違背自己誓言的新移民,就應該認定,作為是一種欺詐行為。

一個沒有頭腦發昏的民族,一個健康國家的移民政策,就要考慮,怎麼同化新移民,使之適應,融入自己的文明和制度的過程。

關於多文化的問題,是另外的問題。接受多元文化,是為了豐富自己的文化,是為了取長補短,沒有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會頭腦發昏到,提倡多樣化來顛覆自己的文化和社會的穩定。

再說一遍,重要的的話,要反覆說:一個健康民族,一個健康國家的移民政策,就要考慮,怎麼同化新移民,使之適應,融入自己的文明和制度的過程。不可以,不管不顧地,讓外來者攪亂,顛覆自己國本,敗壞自己民眾的生活安定!

這才是對本國人民負責,也是對世界人民負責任的移民政策。

美國到了必須要嚴格執行已有的移民法,修改,增補,以使之適應新的世界形勢,保衛自己的國家,公民的利益的時候了。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Trump總統,在這一點上,就是正常人,做了正常事而已。根本不是什麼「白人至上」,而是「自己的老百姓至上」。完全正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4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8-6-12 08:52
加拿大新移民政策已經導致這片土地被東亞強人化,南美解放化,中東裹頭化,非洲赤貧化,化得差不多了。早在15年前,多倫多就有恐怖分子大本營的大標題橫貫主流媒體,今後,美國即使移民理想化,加國也是美國的一塊心病。明年大選,加拿大再不倒的話,完了!
回復 LaoQian 2018-6-12 09:28
總裁判: 加拿大新移民政策已經導致這片土地被東亞強人化,南美解放化,中東裹頭化,非洲赤貧化,化得差不多了。早在15年前,多倫多就有恐怖分子大本營的大標題橫貫主流媒
謝謝支持。我們一樣地憂慮。。。
回復 stedyang 2018-6-12 09:53
老錢: 你引用的一段亨廷頓的話中有一句:
「除了可以殺掉或向西驅趕的印第安部落以外,這裡還沒有社會」。
你不認為這是很矛盾的,很可笑的,甚至很荒唐的嗎?
印第安部落為什麼"可以殺掉或向西驅趕" ????? 在那些可以殺人的「白人」 來之前,他們難道不是已經有他們的社會嗎?他們難道不是已經定居了嗎?北美洲是印第安部落社會的北美洲,不是那些可以殺人的「白人」 的北美洲!他們(北美洲印第安部落)是真正的「定居者」!所有後來來的可以殺人的白人,以及後來來的所有人包括你我,都是移民,不是嗎?
老楊
回復 總裁判 2018-6-12 10:04
LaoQian: 謝謝支持。我們一樣地憂慮。。。
加拿大官方自由黨,自我欣賞地自贊自己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但無人據事實說出其涵義,更無法證明多元之實施、效能及優勢表現。作為觀念形態的多元性,並不取決於多少元,而若僅僅二元的話,也須具備一個糅合、融合、薈萃的,具有生命、活躍並進取的文化建構。但遺憾的是,作為社會經濟的基礎性展示:加拿大主要城市居民貧富差異兩端之突出,以及中間層大多數市民的負債之沉重,卻為百年之最。
回復 LaoQian 2018-6-12 15:53
stedyang: 老錢: 你引用的一段亨廷頓的話中有一句:
「除了可以殺掉或向西驅趕的印第安部落以外,這裡還沒有社會」。
你不認為這是很矛盾的,很可笑的,甚至很荒唐的嗎?
你說的是對的。這是一段讓美國很難堪的一段歷史。

美國的政府和學界對待歷史是持非常坦誠和反省的態度。只要在DC參觀過國家歷史博物館,就可以清楚的。在美國的中小學歷史教育中也是非常清楚。絕沒有文過飾非,閃爍其詞,掩飾欺暪。

二戰,雅兒塔會議才是美國改變歷史,對人類歷史貢獻的最高峰也是全世界全人類的轉折點。在過去近百年的歷史上,美國無疑是這個世界的領導者,保護者。世界在進步,發展。而且這些進步和發展,恰恰是靠美國主導的。

揪住幾百年前的歷史,能有何用?這正是那個獨裁專制慣常使用的邏輯和思維方式:「你家祖上怎麼怎麼。。。我今天就不能再幹了。。。」

難道,因為這段幾百年前的歷史,就不承認,不接受當今的世界秩序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4 01: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