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錢:日本印象(二)

作者:LaoQian  於 2015-4-29 01: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旅遊|通用分類:旅遊歸來|已有22評論

關鍵詞:日本, 印象

日本印象(二)

老錢

導遊的知識和經驗這麼豐富,語言生動,妙語連珠。所以,大家的問題也更多。總有人要問,關於歷史教科書的問題,為什麼日本人不承認歷史罪行?導遊說,日本是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各種不同的觀點都可以容忍。但是,不承認日本的二戰侵略歷史的教科書,被學校接受的程度,不到5%。

日本人做事精心精細嚴格,近乎匠心。「匠」是一種精神,一種精確的作風。。。

以吃飯為例。日本人生活的精緻,吃飯的繁瑣,每頓飯都是十碟八碗的,每一隻器皿裡面,都是一點點。一點點蘿蔔絲,一點點薑絲,一點點豆shi。。。見下圖。我無從知道,普通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是不是,也是這樣的繁瑣精緻。

 
(早餐的照片)

我們有一個朋友,已經入了日本籍。日本媽媽每天要極其認真地給孩子準備在學校吃的午餐。精細精心達到了藝術創作的境地,見下圖。日本媽媽極其重視這個午餐盒飯,每天要換花樣。把這當作做母親的極大職責和親子關係的重要聯繫。這是日本孩子們的攀比,媽媽們爭麗鬥豔的驕傲。由此發展成了一種新的藝術。


(媽媽為孩子準備的午餐)

日本的早飯也是吃乾飯。日本人認為,稀飯是病人吃的。  

旅 館里,除了國際標準的梳洗用具,還供應剃鬍刀。無論是公共廁所,還是飯店旅館,馬桶圈遠遠是溫暖的,都是自動馬桶。就是會噴水柱清洗屁股的那種。我最早知 道這種便器,還是插隊的年份。在文化大革命中傳說,赫魯曉夫到美國訪問,坐在馬桶上,拉完屎,突然被一注溫水噴注清洗,很是舒服。赫魯曉夫好奇心大起,立 起來,伏下身,伸頭進去探望,被一隻「手」刷了一把。原來,正好趕上了最後一道擦屁股的「工序」。這是中國人損人的慣用手法。貶低俄國人,或其他政治敵手 的這類政治「謠言」,都是從上到下一級一級傳達的。省委書記從京城回來傳達到市級,市到縣,縣到公社,公社到大隊,大隊書記傳達到小隊。傳達的精神忠實, 不過都是添鹽加醋,層層發揮加碼。最神奇的是關於珍寶島之戰,傳達到了老貧農一層時,就變成了,「蘇聯人放了一顆原子彈過來,打在我們的坦克上,就打了雞 蛋那麼大的一個小洞。。。」典型的阿Q。

這個噴水便洗器,英文名是Bidet。其實是義大利人古時候的發明。但是在美國傳播得並不積極。經韓國人的提倡,近幾年才在Costco大量地出售。顯然,日本人和韓國人是接受發展得最廣泛的。我認為是很好的東西,體現著文明,確實衛生。應該廣泛推廣。

導 游談到,自以為日語很溜了。他蓄著日本式的小鬍子,顯然是為了讓日本人,不把他當外人。和日本人交談,開口就信心滿滿的說一通。日本人開始還是當他日本人 對話。可是不一會,就把語速放慢下來,一字一字,一頓一頓地慢慢和他講話了。儘管他自以為很流利了,可是還是免不了蛛絲馬跡的口音。當他是日語不流暢的外 國人來對待了。當他是日語不流暢的外國人來對待了。把他氣得,日本鬍子直翹。

他們的禮節是那麼隆重,繁瑣,可是,我見到的大巴司機,換了幾個,除了一人,都是目不側視,一臉冰冷;不會和我們這些一天里要反覆見面,上上下下的遊客打招呼。原來,他們不懂英文。這讓我極其驚訝,不像我們中國人,把學習英語那麼當回事。

講到鞠躬,導遊說,日本人不僅僅是面對面地頻頻鞠躬,就是打電話,也是如此。導遊在日本生活久了,也養成了習慣。回到了北京,接起電話,立刻就立起身來,仍然是習慣成自然地,握著話筒,「哈伊,哈伊」地不停鞠躬,讓老媽看得氣得大罵,「什麼毛病!」。

我們經歷的,山間的寧靜小鎮,富士山腳下的溫泉旅館,雖然是旅遊重鎮,但是,從老闆到員工,沒有人能講英語。即便是大城市的現代化的大旅館,連前台都不能講英語。即便是,成田機場附近的Marroad International Hotel,我都找不到一個能聽說英文的。我的房間的淋浴頂部的通風扇不轉,我打電話到前台,竟無人聽的懂。嘰里呱啦地,對方把電話掛了。讓我也無法生 氣。可是,沒有幾秒鐘,有人敲門了,我懷疑是隔壁房間,沒有動。門鈴固執地繼續著,我起身去查看,還真是敲的我的門。打開一看,一個西裝革履的日本男人向 我九十度鞠躬,連聲地「對不起」;可是,還是無法交流,我曾經把日語學得很好,可是二三十年了,竟連平假名都背不全了。最後,我也只好連連點頭,一再「對 不起」地把他打發了。

在說英語這一點上,日本人,韓國人差不多。讓我感到他們有一種很普遍的固執高傲的排外的心態。日本這樣好學,虛心拜西方為師的日本,而英語普及程度,竟然這樣之貧瘠,真讓我吃驚。不過,真要讓我聽日本人說英語,那真是受罪。每一個ing最後的g都要硬鏘鏘地發出g來,讓人沒法聽。不講英文也罷。

導遊說,日本社會是一個高度的講誠信的社會。人們把誠信,把名譽看得比生命都重要。最近的一個重大的事件,是日本的一個世界著名的學術機構的,世界著名的教授,笹井芳樹,他自殺了。(可以參見:笹井芳樹自殺與普朗克定律

這個叫做日本理化學研究所的機構是日本生物醫學界的,甚至是世界生物醫學界的重鎮。這個教授被譽為日本可能獲得諾貝爾獎最佳科學家。他的得意門生,年輕漂亮的博士后,宣布一種小保方晴子STAP(新 型萬能細胞)製備法,一個關於幹細胞的重大的突破性的進展。這個發展震驚了世界幹細胞學術界。兩篇論文上了《自然》雜誌。。。但是,很快就有幾個美國人開 始發難了,聲稱無法重複。。。日本的研究所開始強力反駁。不過,在深入的論戰中,日本人漸漸地氣勢減弱了。。。最終完全反轉過來了,全日本社會同仇敵愾地 譴責這個女研究生弄虛作假。成了當年度最大科技醜聞。很快,教授自己承認失職。。。可是輿論不依不饒,連日本的下流媒體都參加進來了,調侃,揶揄,醜化, 甚至添油加醋,淫穢的笑話,漫畫。。。這個教授感到,自己的失察,給日本的學術界帶來了無法洗刷的恥辱,也無法洗清自己,只有以死以謝天下,就懸樑自殺 了。。。

在日本,這樣的為了名譽而一死謝天下的事,最近不是僅此一起了。還有一起是為了產品造假。日本人為了名譽而自殺,就像西方古時候為了名譽而決鬥一樣。日本人這樣做,也是武士道精神傳統的一種體現。一方面極其重視名譽,信用。另一方面,也是相對的輕視了生命。這真是,「Every thing has two sides」。

講 起武士道精神,就會不由得想起幾十年前,中國人都是耳熟能詳的三島由紀夫,他是切腹自殺的。導遊介紹,這個切腹自殺,是遵從一個特定程序的。第一刀在腹部 上部插入,然後往下切。而後,第二刀從左側插入,往右側拉,這是正常人無法忍受的。所以,往往要請一個,另一個武士,站在身後,稱作「補刀手」。如果在切腹者完成了這兩刀后,還沒有乾脆利落地死去,補刀手就要幫忙了,揮刀一下子把切腹者的頭顱,爽爽氣氣地砍下了,省得他慢慢受折磨了。這個補刀手,在古時候,往往是請取勝於自己的對手武士來擔當的。這正是武士道的精神,而且這是兩個武士之間的尊重。

三 島由紀夫,在大陸的宣傳中,是日本軍國主義囂張回潮的標誌。其實,他並非武夫,只是一個作家,是文人。而且是一個三次問鼎諾貝爾文學獎的大師級的作家。在 日本,武士道精神並非只有武士才有。武士道精神其實是「士」的精神氣兒,不僅僅是武士,也是讀書人,有文化的人的氣節,是有身份有名節的人享有的精神特 權。三島由紀夫,在60年代,痛感日本民族在二戰後的經濟大發展中,越來越沉湎於物質享受,越來越缺乏「精神」了,日本民族墮落了。執著深切強烈的責任感,迫使他拍案而起,要喚醒全民族。他組織了自己的私人武裝——「盾會」,聲稱要保存日本傳統的武士道精神並且保衛天皇。於1970年11月25日帶著他的同夥,追隨者,來到東京市谷駐屯地日本陸上自衛隊東部總監部。借口說,覓得一把好刀,要進獻給總司令。三島由紀夫是一個名人了,總司令不得不見。三島由紀夫進的總司令辦公室,立刻蹦上前,用刀抵住總司令的頸動脈,逼迫總司令下令,集合他能集合的下屬,來聽三島由紀夫訓話。三島由紀夫在陽台上,對著八百多名軍官演說,「日本人發財了,得意忘形,精神卻是空洞的,你們知道嗎」。 誇誇其談地宣揚武士道精神。。。可是結果是,所有的人都不拿他當回事,譏諷嘲弄地,竊竊私語,拿他當玩笑。總司令,雖然鋒利的鋼刀壓在他的頸動脈上,也不 十分當真,並不懼怕。。。這就弄得三島由紀夫自己難堪了,下不了台了,進退兩難了。騎虎難下,最後只好不成功,便成仁了。他只好放了總司令,把門反鎖,切 腹自殺了。他的隨行同夥就充當補刀手。他沒有能幹凈利落地結束自己,補刀手就上了。第一刀下去,三島由紀夫的頭都被砍歪了,但是還沒有斷命。都是文人,沒練過,哪裡會殺人。劊子手也是一門專業哪,要有技術的。這時三島由紀夫還能聲竭力叫喊,「再砍」。於是,再砍。凡如是,三刀,才把這顆頭砍落。

講道德,重操守,愛名譽,是值得提倡,值得學習的。可是,這個武士道精神,真是太可怕了,太駭人聽聞了。太殘忍了!可以想象,這樣一種民族精神,也是一個很容易用來煽動民眾投入戰爭的魔杖。

武士道精神重視的是秩序和集體,相對來說,輕視了生命和個性。這大體上也是東西方文化的差異。

日本整體的民族素質,道德品質如此之高。這種高度並不是戰敗之後才變好,改邪歸正的。而是歷史悠久的。可是,讓我難以理解的是,二戰中的暴行劣跡是如此的殘暴野蠻。。。這如何在同一個民族,同一個人民身上統一起來? 這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不解之謎。

最近,我和一個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軍官談到這個疑問。他告訴我,這是因為「人民戰爭」的緣故。由於是「人民戰爭」,就分不清誰是軍人,誰是老百姓,寧可錯殺,不可放過,就會亂殺了。所以,國際法規定,軍人在戰爭中必須穿軍裝。

在所謂的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 中,開始也是守著一貫的教條:「絕大多數人民是友好的,不友好的只是極少數的反動派。。。」。可是當中國軍隊面對寧死不屈的對手,無所不在的老百姓的仇 恨,幻想區別「廣大的人民群眾」和「少數的反對派」就是不可能的了。無論孩子,婦女,老人,在你不在意時,誰都可以立刻從草垛里,爐灶后,雞窩羊圈裡,抽 出中國製造的武器,向中國軍人開槍火。當中國軍隊也陷入了人民戰爭的小海里,也只能「三光」了。。。當對方的生命都可以任意剝奪的時候,還有什麼尊嚴需要照顧呢?還有什麼其他的道德顧慮,還有什麼行為約束呢?

這個解釋,可以部分地理解這個現象。但是,仍然不能讓我原諒他們。戰爭還是有正義的和非正義的之分。作為非正義的侵略者一方,怎麼辯解,都是非正義的,都是理虧的。作為正義的自衛,為了保家衛國的一方,怎麼反抗,怎麼仇視入侵者,都是理直氣壯的,都是正義的。

這個解釋仍然不能讓我理解,為什麼一個群體的大多數都是有教養的,突然就整體的道德崩潰了?

有 一點可以推理的,武士道精神,既然能這樣輕視自己的生命,對別人的生命,也就不難下手了。再加上,把對方當作劣等民族,只需輕賤,毫無尊重,完全不適用平 等,以同類視之的道德約束。甚至,把對方當作野蠻未開化的。像德國人對猶太人,像早年西方白種人對黑奴。這就超越了個人的道德層面了。像德國人,美國人這 樣,更廣泛地說,西方人,自身的社會已經高度發達,道德標準嚴謹現代,可是能對別人野蠻至極。這是種族主義的緣故。

種族優越感,種族歧視,種族主義是一個非常壞的東西,是在人類歷史上危害極大的東西。當一個民族把其他人當獸類來對待時,其實,自己也就淪為獸類了。

最近網上,流傳過一篇文章《好人如何變成惡魔的/Understanding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這個標題就是另一本書,《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的副標題。Lucifer就是Devil的另一種說法。這本書講述一個史丹福的心理學教授的心理實驗,就是非常有名的「斯坦福監獄實驗」。他的名字叫菲利普津巴多 (Phili Zimbardo)。在一個實驗樓里,這個教授找來一部分的學生扮演囚犯,一部分扮演獄卒,自己充當典獄長。在這個實驗里,逐日地,每個人都沿著自己的角色和環境發展,心理狀態都變了。。。心理堅強,不願屈服的人就要反抗,力圖「翻牆」,「越獄」。最後,教授自己都不寒而慄了。。。由此產生的學術論文和出版的書籍轟動了世界。但是,沒有人願意,也沒有人膽敢再來重複這個實驗。

(中文版《路西法效應》的照片)

長話短說,這個好人變成惡魔的過程並不是很難的。這裡有虛榮心,有權利的誘惑,對不利境況的逃避,環境的壓力和迫使,別人的誘導,從眾的心理。。。都是人類的弱點和趨利避禍的本能,加上修行不夠,根基不穩。。。Google一下,很容易找到這些文章資料。

所以,絕不是僅僅日本人是一個壞「種」。

當毛老頭子用階級鬥爭理論,用所謂的「階級仇恨」鼓忽,用誇張甚至捏造的,白毛女,黃世仁,周扒皮,劉文彩。。。煽動階級仇恨。。。在所謂的「土地革命」和一系列的「革命運動」中,虐殺「地富反壞右」(其實主要是中華民族的精英),也是無所不用其極,極其殘忍。當周恩來為雷鋒題詞「。。。對階級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的冷酷無情。。。」 發出以後,原本善良的人,強迫自己,變恨,變狠,變惡,變壞!極其惡劣,極其廣泛的反道德,反人類,的魔鬼教化!一些人下不了手時,就閉上眼睛,反覆地背 誦這句題詞,以此來加強自己的所謂「無產階級革命感情和階級立場」。。。多少無知年少的中小學生被忽悠起來,變得極其殘忍,可以用皮鞭,用帶銅扣的軍人腰 帶,鋼絲電纜,抽打自己的教師,可以對自己的父母揭發批鬥。。。同樣地,工人農民,普通市民,都發動起來了,可以拿起三角鐵改制的長矛,戳殺往日的同事, 鄰居。。。只要你被定義為階級敵人,只要你被定義為反對毛。在這種狂熱的社會氛圍下,登峰造極的是,文革中以江西為最烈最劣最慘最廣的殺人吃人的瘋狂發生 了。。。這些還都是對於自己同文同種,甚至昔日的熟人,朋友,親屬!

一個溫良恭儉讓的,自翔為「禮儀之邦」的中華民族走火入魔了。

我常說,毛魔頭,用他的邪惡理論和實踐塑造了一群痞子「人民」,痞子黨員和痞子政權及官員。

毛魔頭在井岡山時,為了搶佔山頭,借口肅清AB 團,殘殺了成千上萬的自己紅軍的人。。。在長征的路上,設計讓紅四方面軍陷入泥潭,幾乎被絞盡,全軍覆沒。。。在延安整風中,整肅特務,消除異己。。。在圍攻長春的戰役中,造成成千上萬 的民眾餓死凍死在包圍線里,林彪都於心不忍請示放民眾逃生,毛魔頭不答應!。。。瞎指揮,假大空,搞三面紅旗,好好的年成,活活地餓死三,四千萬農民。。。
無 論是屠殺中國普通老百姓,還是屠殺中華民族的精英,還是屠殺中國共產黨人,毛魔頭都是登峰造極,曠古奇今。對他來說,人,只是數字,就是螞蟻;不管是國軍 還是共軍,是共產黨人還是國民黨人,是老百姓還是精英。真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套用大陸憶苦思甜,階級鬥爭宣傳用語「伐南山之竹做筆,用東海之水研墨」,都列不盡毛魔頭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

我一點都不懷疑,中國人在一定的條件下,道德崩潰,走火入魔,也是很容易的事。這不是假設,我們已經看過很多了,再三地被證實了。如果讓毛魔頭再次登上「神壇」的話,中華民族將可能再一次走火入魔。

「人啊,人」,你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動物?

西方有諺語:人「半 是野獸,半是天使」。俄羅斯的車爾尼雪夫斯基提出「種子論」。埃及金字塔的Sphinx/人面獅身。。。確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善」的種子和「惡」的兩種 種子,「半是野獸,半是天使」。所以,對於二戰中的法西斯暴行,不僅僅是譴責他們這些法西斯暴徒,整個人類都要思考總結教訓,為什麼會發生,怎麼避免?

作為個人來說,要修行,要接受普世價值,先進理念,平等待人,要尊重人,尊重人的生命,要有功力,坐懷不亂,人前人後一致,不隨大流。讓善在心中壯大,讓惡消亡。在惡狼黑雲壓頂的時候,起碼要守住做人的底線。

作為民族,作為一種宗教,作為文化,要揚棄,要發展,要與時俱進。固步自封的文化,教義都是會帶來災難。

作為國家來說,就是要警惕獨裁者,警惕出現斯大林,希特勒,毛澤東,東條英機,波爾布特,金胖子一類的狂人。。。

「人民是歷史的主人」的教條其實往往是忽悠人的。歷史經常都是被少數人操縱的。警惕獨裁專制者,警惕「領袖」走火入魔,是最重要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4-29 02:07
樓主這篇既給予讀者更多地了解日本,也對人性中本就存在的種種給以闡述,褒貶!過癮!
回復 LaoQian 2015-4-29 05:38
fanlaifuqu: 樓主這篇既給予讀者更多地了解日本,也對人性中本就存在的種種給以闡述,褒貶!過癮!
謝謝翻來覆去的一貫支持!
回復 ryu 2015-4-29 07:18
' 沒有人能講英語。即便是大城市的現代化的大旅館,連前台都不能講英語。即便是,成田機場附近的Marroad International Hotel,我都找不到一個能聽說英文的 ' ...何不手寫漢字交流?
回復 藜夫園主 2015-4-29 08:50
極致的早餐!謝謝分享!
回復 LaoQian 2015-4-29 10:00
ryu: ' 沒有人能講英語。即便是大城市的現代化的大旅館,連前台都不能講英語。即便是,成田機場附近的Marroad International Hotel,我都找不到一個能聽說英文的 ' ..
下一次吧。你不早說。哈哈哈。。。
回復 LaoQian 2015-4-29 10:02
藜夫園主: 極致的早餐!謝謝分享!
謝謝藜夫喜歡。
回復 小小.. 2015-4-29 10:03
謝謝分享!
回復 牡丹石頭 2015-4-29 14:09
好文!一口氣讀完,過癮!
回復 gushu 2015-4-29 15:47
原來還有人 【 蓄著日本式的小鬍子,顯然是為了讓日本人】,認識的日本人,基本上沒有蓄鬍子,更不要說小兵張嘎時代的那種所謂的日本式鬍子。
回復 ahisushi 2015-4-29 16:09
如果有輪迴的話,倭寇應該只是初級輪迴者,前世只是昆蟲類而已。
回復 9771 2015-4-29 19:31
好文!
我突然聯想到:美軍、以色列軍誤殺無辜的軍事行動也是可以理解的。
回復 LaoQian 2015-4-29 21:01
小小..: 謝謝分享!
謝謝小小到訪並支持。
回復 LaoQian 2015-4-29 21:02
牡丹石頭: 好文!一口氣讀完,過癮!
謝謝牡丹石頭到訪並喜歡。
回復 LaoQian 2015-4-29 21:04
gushu: 原來還有人 【 蓄著日本式的小鬍子,顯然是為了讓日本人】,認識的日本人,基本上沒有蓄鬍子,更不要說小兵張嘎時代的那種所謂的日本式鬍子。
姑蘇說的對,確實,現代日本人,蓄小八字鬍的已經不多見了。
回復 LaoQian 2015-4-29 21:05
9771: 好文!
我突然聯想到:美軍、以色列軍誤殺無辜的軍事行動也是可以理解的。
謝謝9771到訪。是的,許多恐怖組織,都是拿民眾做人肉盾牌。
回復 LaoQian 2015-4-29 21:22
ahisushi: 如果有輪迴的話,倭寇應該只是初級輪迴者,前世只是昆蟲類而已。
謝謝ahisushi到訪。
回復 xqw63 2015-4-29 22:03
只要環境允許,人性中的惡就可以100%釋放出來。
假如允許強姦不承擔任何後果,人類馬上就可以變成動物
回復 LaoQian 2015-4-29 23:33
xqw63: 只要環境允許,人性中的惡就可以100%釋放出來。
假如允許強姦不承擔任何後果,人類馬上就可以變成動物
謝謝xqw63到訪。你說的極對。
回復 劉小雨 2015-4-29 23:45
做個日本媽媽真心不容易呀
回復 前兆 2015-4-30 00:05
~~~ 日本社會是一個高度的講誠信的社會。人們把誠信,把名譽看得比生命都重要。~~~
欣賞日本人的這一優點!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05: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