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北京的記憶~ 二鍋頭

作者:北京的大平  於 2015-1-10 06:3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談|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43評論

關鍵詞:二鍋頭, 老北京


轉載文章

北京人愛喝二鍋頭,喝完了它,我他媽混身是膽雄赳赳。

有著悠久歷史的二鍋頭酒,已經成為京味文化的一部分。
       二鍋頭起源於北京,據傳可以追溯到宋代,金朝入京后,將「釀糜為酒」的技藝傳入北京,藉助傳來的蒸酒器,二鍋頭由本地「燒酒」發展而成。

      印象里老北京人常喝酒的是一些上了些年歲的老頭,喝的就是這種叫老白乾二鍋頭。在北京四九城的小酒鋪里,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景象,粗愣的條凳上,坐著三三兩兩的酒客,肘倚著木桌,面前是盛著酒的粗瓷碗和一盤花生米或者別的什麼小菜,或抿或品,很是享受,甚是愜意。有的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有的怡然自得高談闊論,醉眼迷離,難掩常人七情六慾;油臉飛紅,盡顯俗世眾生百態。

濃郁的酒香溢出酒缸酒碗,借著風向在大街上打著旋似地飄散,鑽進過往行人的鼻腔,逗弄刺激著人的感官。
 
香嗎?真香!
       對沒沾過酒的人而言,馥郁的酒香比白酒更具誘惑力——這不同於肉香、花香的香味兒更能撩撥人去作躍躍欲試的體驗。
        曾聽一個老太太講自己小時候偷嘗白酒的笑話。老太太家住沙土山,父親找人蓋房,為招待泥瓦匠師傅,打來些白酒,酒香具有魔力般誘惑著這個當時只有56歲的女孩。「那個酒那叫香啊!鬼催的似的讓人想去嘗嘗。找根筷子蘸點酒放到嘴裡,您猜怎麼著?給辣的直哭。那二鍋頭,酒好聞,可不好喝。」

 
       做酒,每燒一鍋酒,開始流出的酒叫「鍋頭」,酒的濃度比較高,太烈,原料在經過第二鍋燒制時的「鍋頭」酒就是二鍋頭。這酒口感最好,純正、無異味,醇厚綿香。

       清末期,二鍋頭已傳遍北京各地,頗受文人墨客讚譽。清代詩人吳延祁在詩中贊道:「自古人才千載恨,至今甘醴二鍋頭。」將二鍋頭比作甘醴,足見二鍋頭受歡迎的程度了。會喝的喝出了瓊漿玉液,不會喝的卻說酒辛辣無比。
    
       在學生「大串聯」那個年代,我親眼所見,兩個外地紅衛兵路過德外關廂酒鋪,見裡面的老頭兒津津有味地喝酒,忍不住走進去,打二兩來嘗,剛喝了一口,兩人就呲牙咧嘴搖頭晃腦的出去了。留下桌上的兩個半碗白酒;也留下老頭兒們擠眉弄眼的嘖嘖作嘆。

       單位有個同事姓樊,是個搞建築的工程師。我們曾在一起聚餐過。那天桌上的白酒是二鍋頭。有人提議先干一個。樊工皺著眉頭喝一口言道:「呵~,好傢夥,真像一大紅煤球兒,從嗓子眼兒燙到肚臍眼兒。」有人笑道:「得,為這大紅煤球兒再走一個。」老樊說:「你們喝吧。我得抽顆了。」說著伸出已經熏得焦黃的手指去拿煙。樊工的徒弟小榮說:「您划火,別把嗓子眼兒引著了。」

       這位見二鍋頭退避三舍的樊工最後折在了香煙上了,騎自行車等紅燈還要冒一顆的老煙民患肺癌而死,享年71歲,說起來也算高齡了,可走前沒少受罪。

公交有個開7路的司機嗜酒如命,媳婦給規定每月15瓶二鍋頭。一天半斤量,下班回家喝,久而久之,此人白天即便沒喝,氣息也帶著一股濃烈的酒味兒。一天,他行車至白塔寺與一騎車人發生了剮蹭。這位司機好心,下車想看看騎車人的情況。剛才逆行覺得理虧的騎車人一指這個司機鼻子說:「你喝酒了。」司機爭辯道:「絕對沒喝,這剛上午10點。」

       「不可能,看你這酒氣熏天的樣兒。」結果是這位司機全責,再不能開大公共了,回場聽候發落。不開車,少了顧忌,喝酒也就不論早晚了。除了規定的15瓶外,找著機會就偷著找補。和媳婦一道出門,媳婦一眼沒照到,就溜進酒館,遞上準備好的零錢,弄上二兩,一仰脖,一抹嘴兒,神鬼不知酒進肚兒。
       多能喝酒的人最後也敗給酒。沒多久,這人死於肝硬化。住院期間,護士總發現丟酒精,後來才找到原因。「15瓶」辭世前,躺在床上還用含糊不清的話語哀求媳婦再給買口酒喝。 

      大酒傷身,小酒怡情。世間的事情都有遊戲規則,無論做什麼都應該會玩兒,過猶不及。端著酒杯豪飲的諸君誰能悟道,誰算活明白了。 

       北京人與二鍋頭關係之微妙,從對其稱呼上就可見一斑。「小二」、「二逮(dei)子」,像在稱呼鄰家的發小,衚衕里的玩伴兒。與之相處,若即若離,不尷不尬,呼之即來,非常隨意。這不可或缺的熟悉口味,即便到了外省市也念念不忘,到處尋找其蹤跡。有時也會讓人陷入兩難,沒有,遺憾;有吧,又怕不是正宗北京二鍋頭廠家的。而到了國外,縱然有真貨,其價錢之高,也只好望瓶興嘆了。

       前不久去歐洲旅遊,玩得盡興之餘,也想悶口二鍋頭過癮。一看飯店裡還真有,再一問價錢,16歐一瓶。我靠! 這價錢在北京能買20瓶了。捨不得。好在同去的兩北京哥們兒有心路,一個用礦泉水瓶裝了兩瓶;另一個買了6個小二 放進了託運行李里——帶23瓶的量通關還是允許的。

       喝酒的人願意找酒伴兒,我被邀請跟著蹭了幾回,三個本不太熟悉的愛喝二鍋頭的哥們兒,湊在一桌上,就著團隊餐,因陋就簡,頻頻舉杯,憑藉著二鍋頭,在異國他鄉著實稱兄道弟了一場,那感覺像是回到了熟悉的老宅街道,尋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老街坊。

喝酒的人不愁沒酒伴兒,可真正投緣對勁的人並不多。譬如我,寧可不喝,也不和沒有酒德的人一起喝酒,對那種「天老大,我老二」沾酒「鬧酒詐」的人,絕對敬而遠之。/
 
        最喜歡和一個叫華子的哥們兒一起喝酒,二人喝酒倒多少自便,誰也不讓誰。端起酒杯說一聲,走著啊。就「茲溜」一口酒,「吧唧」一口菜,淺斟慢飲起來。酒過三巡,人已微醺。伯牙子期,金風玉露。說不上肝膽相照,卻也是情同手足。
華子喝酒很有風度,即便半斤酒也絕不會多說半句不著邊際的廢話。興緻好時,華子會即興發揮,信手拈來說些 笑話趣事。
華子說他在兵團時,有個哥們兒東北的,人挺彪的。有天華子問他:「去過北京嗎?」彪子說:「怎麼沒去過,中國 都去過。」
         「你吃過松花蛋嗎?」
         「別說松花蛋,松花江都吃過。」
         「那你吃過驢打滾嗎?」
         「吃過。」
         「怎麼吃啊?」
         「驢打滾,我是先吃胳膊,后吃腿兒。」
         「你們家哥幾個啊?」
         「算我爸爸嗎?」……

        酒灑了。笑翻了。多好的佐酒調料!消散了酒力,消散了鬱結,小酒越喝越美,莫逆於心。
 北京二鍋頭是下里巴人之酒。適於小館便餐,自斟自飲把酒遣懷,三五知己小酌敘舊。如果讓它裹上華麗包裝, 冠以「百年」名號,動輒幾百元,那就如同平民小吃登堂入室賣天價,多了宮廷里飄渺的銅臭之氣,少了江湖上豪爽的本色本真。
 
       北京人都知道,二鍋頭有紅二,牛二之分;牛二又分綠牛、白牛,各人根據口味喜好選擇,各取所需。
不管哪家誇耀自己的產品正宗純正,哪家歷史悠久,可哪家廠子按老方法釀酒?哪家門口看得見酒糟?不管吹得 如何 天花亂墜,其實都是現代工藝酒精勾兌而成。可以理解,那麼多人喝,一年喝掉幾個昆明湖的量。按老的工藝釀製誰也供不起。如同現而今的北京一樣——打造的是 「新北京」。


轉自老北京論壇,作者:安德路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1-10 06:59
名氣大,買了一瓶,還是不習慣!
回復 總裁判 2015-1-10 07:10
下里巴酒唯獨二鍋頭我還可以喝喝。
回復 Lawler 2015-1-10 07:19
扯了半天,沒說二鍋頭是高粱酒
二鍋頭,藍領階層的鐘愛!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1-10 08:29
酒精勾兌,還有釀製的香氣嗎?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1-10 08:49
徐福男兒: 酒精勾兌,還有釀製的香氣嗎?
你沒覺得現在國內特別亂嗎? 各行各業都沒規據。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1-10 08:59
是啊,我的意思是仁兄好飲,能辨出勾兌與釀製的區別么?
回復 紫藤2014 2015-1-10 09:10
總裁判: 下里巴酒唯獨二鍋頭我還可以喝喝。
老總是喝高檔酒嘀!
「二鍋頭」是不是第二遍蒸汽水滴下來的叫「「二鍋頭」?不懂。請教下老總
回復 清夢星河 2015-1-10 09:50
二鍋頭勁頭足  
不是酒仙不要碰哈  
回復 老葉子任飄零 2015-1-10 09:58
畢生之愛。去過北京的二鍋頭酒廠,包括牛欄山的,平谷的,懷柔的。不過現在的都沒有那會兒一毛三或一毛七一兩的好喝了。 多倫多的酒店都有賣。35加元一瓶  
回復 總裁判 2015-1-10 10:42
紫藤2014: 老總是喝高檔酒嘀!
「二鍋頭」是不是第二遍蒸汽水滴下來的叫「「二鍋頭」?不懂。請教下老總
可以上網查。
回復 trunkzhao 2015-1-10 11:15
難道現在酒廠全用勾兌?記得八九十年代,八王墳的紅星酒廠成天是拉酒糟的車隊。有時刮南風,味道撲鼻。心裡惦記著快點讓它搬走,跟牛二就伴去。
回復 yulinw 2015-1-10 11:26
   見過一上海姐妹兒吃鹹菜喝白酒的~
回復 東風無力 2015-1-10 11:38
老葉子任飄零: 畢生之愛。去過北京的二鍋頭酒廠,包括牛欄山的,平谷的,懷柔的。不過現在的都沒有那會兒一毛三或一毛七一兩的好喝了。 多倫多的酒店都有賣。35加元一瓶  [em:3
溫哥華地區16.99,不知一樣否。
回復 老葉子任飄零 2015-1-10 12:13
東風無力: 溫哥華地區16.99,不知一樣否。
記得是裝盒的精裝。當然我可能記得是兩瓶的價錢(因為是別人送給我的)。那就和你們那裡差不多。
回復 jc0473 2015-1-10 12:20
喝慣了二鍋頭,西鳳汾酒等曲酒都太甜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1-10 13:01
徐福男兒: 是啊,我的意思是仁兄好飲,能辨出勾兌與釀製的區別么?
我已25年沒喝過二鍋頭了,不知道區別。對不住。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1-10 13:01
jc0473: 喝慣了二鍋頭,西鳳汾酒等曲酒都太甜
夠專業的。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1-10 13:03
trunkzhao: 難道現在酒廠全用勾兌?記得八九十年代,八王墳的紅星酒廠成天是拉酒糟的車隊。有時刮南風,味道撲鼻。心裡惦記著快點讓它搬走,跟牛二就伴去。
沒錯,非常難聞。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1-10 13:05
清夢星河: 二鍋頭勁頭足   
不是酒仙不要碰哈   
1981年的春節,我曾猛幹了三大碗,結果睡了三天三夜,真現眼。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1-10 13:08
老葉子任飄零: 畢生之愛。去過北京的二鍋頭酒廠,包括牛欄山的,平谷的,懷柔的。不過現在的都沒有那會兒一毛三或一毛七一兩的好喝了。 多倫多的酒店都有賣。35加元一瓶  [em:3
你用二鍋頭做過魚嗎? 好吃。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30 0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