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浪燕1之我與武松不是朋友

作者:聖手書生肖讓  於 2014-1-23 04: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休閑少年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武松, 潘金蓮, 浪子燕青

我和武松從來都不是朋友,因為他的嫂嫂。
並不像你們在那部書里看著的那樣,彷彿我們同在水泊梁山做剪徑的強人卻沒有過像樣的交集。其實我們很早就相識早到他還沒有在景陽崗下飲過那十七八碗壯膽的白酒踉蹌地走到山坡上打死那隻吊睛白額大蟲。
在打虎之前武家二爺長著個傻大的個子加一副好腸子,真是早晚兩餐費米、冬夏兩季費布。別看長得膀大腰圓,倒從不勞作,指望著從小營養不良的哥哥街上賣炊餅養活著,一間陋室兩餐粗糧,兩兄弟的日子只夠溫飽罷了。一日無所適事,喝過幾口雜釀小酒便在街上與人爭執起來。2014年清河那些叫哈我姨、愛頂爆的新開樓盤下遊走的半夜裡打過遊戲、吞過燒酒、唱完了K然後掄酒瓶子砸人腦袋的少年一樣,直到把人給打趴下且不動了,清河人武二才知惹了禍,也才知道應該跑。幾經碾轉,知道河北大名府柴大官人家裡常養著些江湖上的流浪者,便去混吃混喝。好些人看書,都知道柴進外號小旋風,又被叫大官人。他養得起那麼些個閑漢,前後來投奔的人也是不計其數,單就梁山上108人來說,便有過林沖、武松、宋江,當然還有我,我們這些好漢都到過他的莊子上。你必猜到他除了是個大財主,也是個江湖上不安份的角色。其實遠不是那麼簡單。這大宋朝的開基者太祖皇帝登大位以前乃是前朝大周的一個將領,大周的皇帝姓柴,便是柴進的曾祖父。宋太祖當時耍了點流氓便不流鼻血地把龍袍披上,還大力頌揚了柴家皇帝的禪讓精神端地是一丁點的私心都沒有,知道自己不配當皇帝就毅然絕然地把國家的擔子放我肩上,大家應該向柴家學習。為此大賞柴家,土地財寶房產這都是必須的,另外還賞了柴家丹書鐵券。丹書鐵券?就是太祖皇帝發給柴家的免予刑事處分的證書。人家把江山都讓給你了,人家面臨著的最大的危險就是你坐了金鑾殿會要了人家的腦袋,宋太祖就給了柴家這麼一個保證。但是我們去翻施耐庵的那本書,那上頭說,就算是這丹書鐵券也不能保證柴家不出事,只是這是后話。柴進當時並沒看出這個,他自恃家裡有張紙外頭有莊子便開始胸有大志。有多大?在學列國時代的孟嘗君,上至國士大儒,下至雞犬之徒無有不交。交了這些人就是胸有大志?操,打住,少特么弱智了。武二在家鄉清河縣從小仗著身大力不虧,想進哪門想闖哪屋就沒有什麼人敢攔著。除了衙門他不知道還有哪個門是他不能隨便進的。他還不知道,柴家人並不知道衙門的門為啥不能隨便進。柴家家丁今天看門的人小郭滿臉沉鬱地對另一個看門人小韓說他姐姐今天剛剛拔了智齒,一早還流著淚跟他說嘴角都叫捅人堂的大夫給撕裂了。正說著,武二不知深淺地一邊仰頭看著大門一邊用大長腿跨上了台階上那三尺多高的門檻往裡走,心情正不好的小郭攔著武二說神馬人就敢把這兒當成你老家說進就進?武二很不習慣地問這還有不能隨便進的嗎?小郭說我姐今天剛拔了智齒特么嘴角都給撕裂了,小郭我心情正差你別跟我別苗頭可以吧?兩邊說著就打起來了。看門人小郭自打當上了柴家的看門人以後一直以為自己的功夫在天下估計只有同事小韓他有點打不過,還真沒想到不是武二的對手,眼見就被武二給按在了地上,蒲扇般的大巴掌屁呀屁呀地扇到沒多少肉的屁股上,連武二的手都被鉻得生疼。小韓見狀連忙跑下台階駕車去喊人幫忙。為何要駕車去喊人?因為不料有人敢打柴進的家丁,所以連多一個預備處突的幫手跟前都沒有;再者是柴家莊子太大了,從第一重門到第二重門,不駕車大約要走個幾天,還得帶著水瓶、手仗、太陽鏡,中間大概還要過一片不太大的沙漠和一處有鱷魚的沼澤。話說武二衝進了院子后,正遇上了柴進要出門辦事去,他要去接個人,是誰?就是我。我說過了,柴大官人此時心比天高,正欲結天下完人,久聞我也是浪中翹楚,乃欲引為知己,這才手書一封,請我來莊子上盤桓幾日。

我是個聰明人,連那封柴進的手札都看得懂,這讓我的小夥伴們都驚訝壞了,說:跩喔,你真知道這上頭寫的是什麼嗎?不會是倒拿著書信給我們背段子呢吧?

最起碼的,認得紙上的最後一行字,乃是:請老弟來見見。木井。

後來我問了梁山泊里的聖手書生蕭讓,知道那封信的最後兩個字也可以讀做柴進。再後來的人挑過我的錯,說你這是個漏洞啊,柴進的進字在你那時候寫做「進」,裡頭並沒有那個「井」字啊,有井字的是簡體字。唉,去查查我朝蔡江國賊著名的帖子《東京賦》吧,上頭有「進河而清明」,用的就是這個進字,事實上,簡體字並不全是後人拍腦袋生編的好嗎,好多都是前人一直寫的不規範異體字罷了。

總之,看到這封信,我就到木井去了。為什麼我會認為柴進是木井呢,固然是這兩個字里真有木和井,更要緊的是,當時大名府著名的梁中書的宅邸後頭真有一口用槐木做欄桿的井,現在那裡的公共汽車站也有木井那一站。

我就到木井去了。那樣說來,柴大官人在府上就沒有迎到我,那麼他迎到誰了?巧了,山東鄆城那小地方來了一個叫宋江來蹭飯,柴大官人一拱手就把他給迎進去了,邊客套著邊心裡說,好一張糙黑麵皮,這哪是個英俊後生啊,可見江湖上的傳說做不得數的。原來他把宋江當成是我了。武松這邊看見了,便大喊,這人你是不是柴大官?

柴進道:說話別省略,讓我當大官我不稀罕,我家有丹書鐵券,大官家裡沒有。我是柴大官人,不是柴大官。

大概是因為餓了,武松這一回沒有再爭執什麼,連忙介紹說我是武松,沒幹過出名的事,可是我向你保證我會的,說不定將來可以打個老虎什麼的,那也就名揚天下了。

柴進笑道:想吃頓飯也不用吹這個牛啊,我說,給他分個補習班插個班先上兩天看看吧。

下邊小郭捂著屁股爬起來說:要不是看在我姐今天拔智齒的份上,我整死你。今晚食譜是圓白菜清燉白菜幫子,走起!

武松連忙朝小郭陪笑:你瞧,大官人拿我當回事吧?切,你要是早點,內什麼哥們兒謝了啊!

武松朝著柴進喊的,柴進並沒聽到。

柴進邊走邊對宋江說:都說你是江湖第一美男,名不虛傳哈,我跟你說今晚咱吃肘子,我從十字坡私人訂製,剛送來的,直往下滴答血呢。

柴進給了宋江這待遇其實是給我的,他一直以為招待的是我。連柴進都願意給我如此厚遇,又怎麼跟武松後來的嫂子阿蓮好上的?你說我是西門慶?當時我可沒有西門大官人那麼有排場,要不我也不會被潘金蓮騙走了我的人生第一次。我只是個小人物,每天都在想下一頓在誰家吃的人。

我叫浪子燕青。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2 20: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