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們怎麼辦 (一)

作者:越吃越蒙山人  於 2016-10-29 03: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冷眼向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2016年8月23日)

今年,馬上就要過去的夏天對多倫多來說是異乎尋常的炎熱。往年這裡能稱之為熱,並且真正需要開空調睡覺的日子應該不會超過十天。可今年我家空調自打三個月前啟動後到現在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從六月到現在超過攝氏30度氣溫的天數和連續乾旱的日子都創下了80年的記錄。

聽說這樣極端反常的高溫夏季預示著即將到來的冬天會是極其寒冷。好像是大自然的運作也在認真地遵守熱力學第二定律,夏天給的溫度過高了,冬天就要找補回來,狠狠地冷一下,使全年的熱量均衡,能量守恆。如果以此類推的話,降雨量可能也是在走同樣的路數,在今年北美烈日千里苦盼求雨的同時,東半球的中國卻是到處洪水泛濫,連多少年乾旱成舊常態的華北大地,也都接二連三地遭遇到罕見的暴雨侵襲。

西邊日出東邊雨,道是無晴還有晴!幸虧我國古代大學問家早在一千二百多年前就精準地預測到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第十六個年頭地球上的這個奇特現象,這讓我們這些每天昏昏然活著的凡庸後人一想起來就感到自豪。對於中國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你不服還是真不行,就要像某位深受萬民敬仰的領導人說的, 走到那兒都要有對這個文化的自信。

不過,沾沾竊喜心生快慰之後,最好還是要聽從古人的指點,做一下先天下人之憂的思考和算計。這樣,即便不圖能在隨之而來的變化動蕩中處處佔得先機, 也要弄明白能夠趨利避害的大致方向。比如,像我這樣腦筋轉得稍微慢點的,看到房前屋后斑駁枯黃的草坪, 也開始盤算如何用耐旱抗寒的植物品種去取代費水費力的草坪,這也是讓水表上蹦出來的數字給嚇著了,老是這麼乾的氣候,真是用不起昂貴的自來水了。

照理說緊鄰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區的多倫多不用為乾旱的事情犯愁,可是這麼多年下來,眼見這全球天氣形勢的變化是越來越不以善良人們的願望為轉移,按以往的統計數字得出概念的百年不遇甚至千年不遇的情況,現在好像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美國氣象學家漢森(James Hansen)曾用兩個骰子來形象地比喻氣候的變化。第一個骰子表示1950-1980年間的氣候,這個骰子六面中有兩面是標有正常二字,另兩面標的是偏熱, 剩下最後兩面標的是偏冷。另一個骰子表示的是最近這些年的氣候現象,這骰子上有一面是正常,三面是偏熱,一面是偏冷,最後一面是極熱。看樣子今年拋到多倫多的骰子,露出來的就是最後一面。而明年我們碰到極熱的概率仍然是六分之一。所以,不早早地做點未旱綢繆的準備工作,到時候就會被搞得措手不及。

儘管今年中國大地上局部區域雨水豐沛,但這也絕不能說是敵人一天天地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地好起來的現實體現。由於大氣層中二氧化碳的累積增多,地球變熱使得汽化的水份增多,水在大氣層、陸地和海洋之間的循環過程加快,於是天空中富含的水份在急急地找出口時就像是盛滿水的浴缸被突然拔開塞子,巨大的虹吸效應使得水集中朝一個泄點流出,漏斗之外仍是滴水難求,漏斗底下卻是洪澇成災。這就是為什麼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暴雨洪澇和乾旱炎熱總是相隔而至的原因。古人所讚美享受的潤物細無聲那種持續和緩的降水過程會是越來越少了,發展到以後,對於我們的子孫甚至可能會變成一個遙遠的傳說。

短時間強降雨所造成的洪澇, 讓水來的快去的快,根本不會滲入到地表深層的蓄水區去補充日趨耗盡的純凈水源。反而它卻會污染潔凈的水源和環境,並對地表的植被、農用地的墒情和腐蝕土層的破壞卻是極其嚴重的。按照聯合國相關機構的統計數據,中國可用水資源總量在世界上排名其實不低,是在巴西俄國美國加拿大之後,位列世界第五。不過中國水資源的分佈在地理上極其不均衡,原本地表水源豐富的南方各省,在前幾年的乾旱肆虐下已經顯露出難以逆轉的生態頹勢,大量的湖泊萎縮消失,大量水系的污染惡化,都伴隨著全球氣候變暖的趨勢愈演愈烈。而在地表水極度匱乏的北方,為了維持正常的生產生活,地下水的開採應該早已到達甚至超過極限。按照官方的說法,由於過度開採,華北地面下陷區域加起來超過十二個北京的面積, 形成世界上最大的下沉漏斗。儘管南水北調工程的實施緩解了一些地區的急迫需求,但由於在中國水資源消耗的85%左右是用於農業灌溉,致使短期內難以看到能使問題得以根本解決的有效途徑。

北京曾經是一個水資源相對豐盛的北方城市。從西山匯流而下的山泉溪水一路經過海淀白石橋西直門來到內城區,積留下西海后海什剎海等一連串的小湖泊,最終彙集到皇城中心形成北中南海,勾勒出風韻獨到的古都美景。我小時候看到過一本六十年代初期出版的介紹北京郊野風光的書籍,從裡面所配的插圖照片中還可以看到大覺寺櫻桃溝山水四濺的景象。後來在八十年代初期系裡組織植樹駐紮在大覺寺附近,那時的山溝里還有常年不斷的溪水,沿著山樑橫穿過去不遠,就到了鷲峰山頂,當時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凌峻的山尖上那棵兩三人合抱的蒼松,樹齡總得有四五百年吧,仍然鬱鬱蔥蔥地長著, 針葉十分茂盛。由於山勢挺拔松林秀美,這裡在六十多年前曾被電影《智取華山》攝製組選做為外景地之一。時隔二十年後,我與友人又去爬過一趟鷲峰,到了山頂,突然詫異地發現,那棵俊朗的古松已經枯死,這事讓我傷感蹉跎了好長時間。去年,山友群中有人發消息說,京北長城北京結上那棵頑強生長著的孤獨古松終於枯死!嗚呼哀哉。我隱約感到一陣口渴。

人類現在每天將9千萬噸的熱污染排放到裹著地球的那層薄薄的大氣中,這使得大氣層中積蓄的多餘熱能達到40萬顆廣島核彈的水平。能量的積蓄使得Hadley Cell擴張北移,這也許會使我們遭遇到越來越嚴重的降水不均和極冷極熱現象。這將會是一個長期緩慢的衰亡過程還是一個積蓄到臨界值后的突變過程,我們還不得而知。不管怎麼說,保護大自然,保留住人類祖祖輩輩享受到的大自然給予的恩賜:那些純凈的空氣和水源、豐富的物種和肥沃的土地,這符合人類的整體利益,其實也更應該被視為中國的核心利益,因為相比儲藏於東海南海底下那些未知的石油, 這些更關係中華民族的切身利害興盛存亡。而應對這樣一個自人類在地球出現以來最為複雜棘手的挑戰,需要的是全人類的協作和努力,並要求真正能夠擔當重任的新時代領袖一定要有足夠的見識和智慧。 對此,依照目前的觀察,以後得到的恐怕更多還是失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09: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