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返京散記:五道營的黑貓

作者:越吃越蒙山人  於 2014-10-3 23: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冷眼向洋|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19評論

關鍵詞:黑貓

現在在北京,如果想要找一個能以閑散的心情坐下來喝點東西,享受一下午後安逸的去處,真的不能再去什剎海或者南鑼鼓巷一帶轉悠了。

十多年前,荷花市場剛開張的時候,什剎海周邊平時基本見不到什麼遊人,有數的幾家餐飲消費場所,來去的可能也以熟客居多。我懷疑老闆開店也是心情使之然,以嚮往的格調品味為重,不太追求顧客盈門的喜慶效果。所以,那時候的什剎海,雖然水面並不廣闊,卻平靜淡泊,讓坐在臨湖窗邊的人,能暫時忘了職場的艱辛政場的煩庸,多少能找到點身處江湖之遠的超脫感覺。

什麼事都可能會讓羊群效應給毀了。商家逐利遊人獵奇。等到什剎海周圍酒吧林立,各色人等摩肩接踵時,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是湊個熱鬧,去體驗一下現代的演繹的和串種的老北京文化了。但我對此到底還是心有不甘,那天從煙袋斜街出來,就順著鼓樓大街朝東走,等來到南鑼鼓巷北口往南一看,街道兩邊布滿了招牌亮麗的港式台式日式和西式的小吃冷飲店鋪,迎面而來的是烏泱泱一衚衕涌動的人頭。這下,我徹底踏實了,轉頭將扯嗓子叫賣珍珠奶茶的聲音留在了身後。

於是,我們來到了五道營,那條緊挨著北二環,從安定門直通雍和宮的小衚衕。由於地處老北京古城區的邊緣,這裡從來不是望族大戶屬意居住的地方,所以看不到門臉顯赫的深宅大院。衚衕窄得容不下多少遮蔭樹,納涼的老人蹲坐在牆根的庇蔭處,遲緩地晃動著手裡的芭蕉扇,目光空蕩凝滯。

這裡的小店看上去大都清淡質樸,各有特色。從那些粗陋簡易的小門臉上,浸滲出來的是一種隨遇而安的平和,默默地感染著過路人的情緒。我們走進一家窗門通透的咖啡館,房間里一台老式的黑色風扇嗡嗡地低吟著,像是一個嗓音沙啞的歌手在哼唱一首懷舊的歌。招呼我們的是個笑容生澀的小男生,可能是剛乾這活不久,他對店裡的特色說得不是特別清楚。這樣倒也省事,我就簡單地要了瓶本地啤酒, 等著用剎口的清涼去消解已衝上腦門的暑氣。

一隻肯定是見過世面的黑貓趴在里院核桃樹下的陰影里,懶懶地抬頭向屋裡張望了一下,遊離的目光里有著不卑不亢的淡定,神態象極了坐在吧台後面的女主人。我心中微微一動,起身向小院走去。房屋後面的小院儉樸而規整,剛剛潑灑過清水的青石地面上散發著讓人舒心的潮氣。見我慢慢地走近,趴著的黑貓躬起了身子,淡黃色的眼睛里射出一束警覺。我隱約感覺左臂上一陣火辣辣地刺痛,急忙連甩了幾下胳膊,然後輕輕走回了坐位。

怎麼了?發完微信的太太見我面色有異,輕聲問道。哦,沒什麼。我低頭看了看左手小臂,皮膚似乎有點開始發紅。我知道這是條件反射,是幼時留下的印記對我的提醒:別去惹它。

我一向對黑貓和養黑貓的女人都是另眼看待的。究其原因,是我小的時候隔壁南套院里住了個寡婦叫梅太太。我沒見過她故去的先生,據說是個搞雕塑的老頭。如此說起來,梅太太年輕的時候應該是個體型容貌都還過得去的女人。但我對她卻一直挺怕的,這是因為她住的房間晚上很少亮燈。有時我會路過,總見她站在窗戶後面的黑暗裡,一動不動地看著院子里的葡萄架發獃。

梅太太養了一隻黑貓,是那種身形矯健目光靈異的品種。這黑貓平時最愛趴在葡萄架下的一個青石墩上審視周圍動靜。有一次,我見葡萄枝上長出了青楞的果實,就想站到石墩上夠一個嘗嘗。當時那貓正在上面睡覺,我過去要把它抱下來。沒想到,剛一出手,就聽到它瞄地一聲躥了出去,而我的胳膊上則留下了三條帶血的爪印。

葡萄是東屋的馮老爺子家種的。馮老爺子個子不高,是山西人,早年做過買賣。解放后公私合營,把生意交給了國家,他自己留在原來的店鋪里繼續干點簡單的事情。就在大辮子死後不久的一天傍晚,馮老爺子領來了一群穿黃軍裝的人。他和兒子小四一起,當著大家的面,在青石墩下挖出個大洞,小四跳下去,從裡面托出了一個大盤子,上面堆著幾個黃燦燦的金元寶和一個形狀奇特的大金勺。據馮老爺子自己講,這是他以前為了防日本和國民黨匪幫而埋的家財。不見天日幾十年了,現在全國山河一片紅的大好形勢下,他要把這些財寶挖出來獻給國家獻給黨。

挖出財寶的坑被填平后,那石墩也就不見了。自此黑貓就再也沒有在葡萄架下面出現過。幾年後,馮老爺子患腦溢血過世,算是善終。但我怎麼也想不起來梅太太後來去哪了, 怎麼走的。

先生,您的啤酒。哦,謝謝。我抬起頭,順勢看了一眼後面的院子。那裡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樹蔭下的貓已不知了去向。最裡面與我們相對著的那間屋子的窗帘半掩著,深邃的窗戶後面似乎閃現出一道淡漠的目光。我這才注意到,不知什麼時候,吧台後面的女主人也已經悄然離開了。這時,舊電扇的嗡嗡聲響也好象突地嘎然而止,房間里只剩下莎拉布萊曼在音樂劇《貓》中唱的那首memory的曼妙歌聲:

Touch me

It's so easy to leave me

All alone with my memory

Of my days in the sun

If you touch me

You'll understand what happiness is

Look, a new day has begun

 

。。。。。。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9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14-10-3 23:41
剎口, 好久沒聽到這詞兒了。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4-10-4 00:32
好文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1:25
sousuo: 剎口, 好久沒聽到這詞兒了。
哦,是有點落伍的感覺。謝謝來訪。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1:26
meistersinger: 好文
謝謝來訪
回復 sousuo 2014-10-4 02:23
越吃越蒙山人: 哦,是有點落伍的感覺。謝謝來訪。
那裡是落伍,是親切。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10-4 03:50
好文章。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10-4 03:51
黑貓在很多文化中都是有魔法的象徵。我見了黑貓要繞著走。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4:13
白露為霜: 黑貓在很多文化中都是有魔法的象徵。我見了黑貓要繞著走。
呵呵,巫婆愛黑貓。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4:18
sousuo: 那裡是落伍,是親切。
哦,這次在北京街頭喝過一瓶冰鎮的北冰洋,也是找回了那種殺口的感覺。
回復 徐福男兒 2014-10-4 06:58
文字好極了,照片也好。山人兄是老北京?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7:18
徐福男兒: 文字好極了,照片也好。山人兄是老北京?
謝謝徐兄讚譽。
在下生長在北京,若論籍貫則是江南人。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0-4 08:42
一直想養只黑貓,或許由它能通曉另外的世界。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9:00
秋收冬藏: 一直想養只黑貓,或許由它能通曉另外的世界。
呵呵,到時候上傳一張照片,讓我們見識以下那貓有沒有靈氣。
回復 飛鳴鏑 2014-10-4 09:14
一隻肯定是見過世面的黑貓趴在里院核桃樹下的陰影里,懶懶地抬頭向屋裡張望了一下,遊離的目光里有著不卑不亢的淡定,神態象極了坐在吧台後面的女主人。 我愛貓,也愛貓一樣的女人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09:17
飛鳴鏑: 一隻肯定是見過世面的黑貓趴在里院核桃樹下的陰影里,懶懶地抬頭向屋裡張望了一下,遊離的目光里有著不卑不亢的淡定,神態象極了坐在吧台後面的女主人。
呵呵,怎麼很多人對這段話有興趣。WXC里也有位仁君說以後要去那裡見識一下這見過世面的黑貓
有貓一樣眼靖的女人挺媚的
回復 矯海濤 2014-10-4 20:40
博主閑情雅興難得。好文。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4 21:39
矯海濤: 博主閑情雅興難得。好文。
謝謝讚揚,謝謝來訪。
回復 金竹陶器 2014-10-11 00:55
京已不是那個京了 ,梅太看葡萄架發獃很嚇人
回復 越吃越蒙山人 2014-10-13 02:39
金竹陶器: 京已不是那個京了 ,梅太看葡萄架發獃很嚇人
嚇小孩罷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21: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