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相片留住廣州人的回憶 文明路 大南路 北京南路 書坊街

作者:伊汶涵宇  於 2013-11-3 12: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相片版留住廣州人的記憶|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27評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7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11-3 12:49
廣州的騎樓很有意思,是不是因為南方多雨的緣故?
回復 rosejyy2000 2013-11-3 13:11
我以前住在泰康路,北京南有間南關戲院,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永漢戲院都吾知去過幾多次,從小就在市一宮、東山電影院、永漢電影院、南關電影院等看電影。片子開頭不久的很多門的,是以前消防隊的位置,太爺雞也是很長時間了。發覺這裡有幾個老鄉。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3 13:25
徐福男兒: 廣州的騎樓很有意思,是不是因為南方多雨的緣故?
你説得不錯,以前交通以行走爲主,南方多雨,所以有騎樓的存在。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3 13:27
rosejyy2000: 我以前住在泰康路,北京南有間南關戲院,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永漢戲院都吾知去過幾多次,從小就在市一宮、東山電影院、永漢電影院、南關電影院等看電影。片子開 ...
原來是街坊呀! 80年代我曾住過萬福路和北京南的東橫街。
回復 rosejyy2000 2013-11-3 22:10
伊汶涵宇: 原來是街坊呀! 80年代我曾住過萬福路和北京南的東橫街。
我哋去東橫街好近,後來又搬去文德南和中山三。見到街坊好高興。
回復 wfl21 2013-11-4 05:35
     想不到這裡也有這麼多的街坊,以前我在萬福路住了近30年,82年出國離開了,曾在13中讀書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4 07:12
wfl21:       想不到這裡也有這麼多的街坊,以前我在萬福路住了近30年,82年出國離開了,曾在13中讀書
老街坊呀! 80年左右我住萬福路廠後街,後來搬過北京南的東橫街。那些年,肯定在街上和你有過會面的。
回復 wfl21 2013-11-4 10:31
伊汶涵宇: 老街坊呀! 80年左右我住萬福路廠後街,後來搬過北京南的東橫街。那些年,肯定在街上和你有過會面的。     ...
我的ID就是萬福路的縮寫,21是門牌,早已拆了。55年我們就搬到這裡住,我不是今天才註冊的
你說的地方我都曾經非常熟悉,不少朋友同學都在這一帶住,這麼多年來大家見過面的機會應該很大。現在我印象最深刻的記憶反而是在五,六十年代,70年代大部分時間去了做知青。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4 12:12
wfl21: 我的ID就是萬福路的縮寫,21是門牌,早已拆了。55年我們就搬到這裡住,我不是今天才註冊的
你說的地方我都曾經非常熟悉,不少朋友同學都在這一帶住,這麼 ...
五,六十年代?!那你是爺爺級的街坊了! 我的記憶從七十年代起,相信你還記得高第街口那檔粉店吧,我們肯定在那裏見過面的,因爲在那個個體戶出現前的年代,我們在外能食個早餐的地方不多,能一天到晚都開門的食店也不多,消費得起的食店也不多,五分錢一兩,九分錢二兩齋粉面的簡單年代,我懷念。
還有大南路口附近那閒「泡水舘」,可能也只有爺爺級的街坊才知道了。
感恩現在的生活。
回復 wfl21 2013-11-5 06:36
伊汶涵宇: 五,六十年代?!那你是爺爺級的街坊了! 我的記憶從七十年代起,相信你還記得高第街口那檔粉店吧,我們肯定在那裏見過面的,因爲在那個個體戶出現前的年代 ...
是的,個體戶出現前食早餐的地方不但不多,而且很多都很難食,整碗齋面基本靠浙醋和辣醬送落肚,比較懷念越秀南有一家的瀨粉,裡面有蘿蔔乾粒蝦米和豬油渣,非常好味      我住在萬福路比較東,所以我多在德政路或越秀南食早餐。
講起大南路口那間「泡水舘」,我又勾起了一宗往事,70年代一次行了大衰運,詳細不方便說了,回家前先到這裡沖了個涼,朋友們還給我帶來了椂柚葉,你明白的了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5 17:24
wfl21: 是的,個體戶出現前食早餐的地方不但不多,而且很多都很難食,整碗齋面基本靠浙醋和辣醬送落肚,比較懷念越秀南有一家的瀨粉,裡面有蘿蔔乾粒蝦米和豬油渣,非常 ...
「泡水舘」是我學會打苦頭的地方,家中肯定有些硬幣係給「泡水舘」用的,那就是我的提款機。
我可能對食要求不高,所以對那時的湯粉面倒沒什麽不滿,而且重好懷念那種感覺,先給錢給糧票買張紙單,然後擺去淥面那裏一邊排隊一邊睇,夏天個爐頭熱辣辣都一樣企旁邊等。
現在每次回去,我每天都肯定有一餐是去粉面檔食的,我不怎食肉,都是齋湯粉,這20多年來,我從3,4毫紙食到這次9月回去時的6蚊!在中山六路同一間粉麵店。
一碗湯粉也見證了這些年大陸的通貨膨脹有幾厲害。
回復 wfl21 2013-11-6 12:00
伊汶涵宇: 「泡水舘」是我學會打苦頭的地方,家中肯定有些硬幣係給「泡水舘」用的,那就是我的提款機。
我可能對食要求不高,所以對那時的湯粉面倒沒什麽不滿,而且 ...
可能是我們回憶的時期不同,所以對食的感受也不同,我最深刻的回憶肯定是在60年代,短短幾年經受了三年困難時期,文革和上山下鄉,記得那個時候物質都很缺乏,食物的質量自然好不到哪裡。70年代後期我回到廣州工作,那時食的東西豐富很多了,記得每天早上回到廠裏報了到,然後偷偷溜出去搵嘢食
6蚊一碗齋湯粉就是在另一個日誌「中山六路和海珠北路段」裏的那家嗎,看他們這麼好生意,肯定很快又要加價了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6 14:37
wfl21: 可能是我們回憶的時期不同,所以對食的感受也不同,我最深刻的回憶肯定是在60年代,短短幾年經受了三年困難時期,文革和上山下鄉,記得那個時候物質都很缺乏,食 ...
我印象中的困難時期就是我爸爸從有外賓接待任務的酒家拿回一袋吃過啃過的豬骨頭,我外婆説:人家咬過的。我爸説:拿來煮湯沒所謂。
那些年,我家大苦倒沒受過,因爲我爸是當紅的醫生,司機,豬肉佬中的醫生,啃過的豬骨頭是做酒樓的病人天大的人情送的。
這些往事説給孩子們聼,他們連笑話也不當是。
回復 Djogchen 2013-11-8 21:38
永漢戲院仍然在?
回復 Djogchen 2013-11-8 21:41
小時住文德東路,也幫襯過永漢戲院不少!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9 06:10
Djogchen: 永漢戲院仍然在?
能倖存下來的戲院不多,好像還有一閒教育路的南方戲院還在。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9 06:13
Djogchen: 小時住文德東路,也幫襯過永漢戲院不少!
幫襯得永漢,那麽再行落少少的南関?戲院也去過吧。
回復 Djogchen 2013-11-12 02:12
伊汶涵宇: 幫襯得永漢,那麽再行落少少的南関?戲院也去過吧。
南關戲院未去過。因後來搬去西關,那裡有間長壽戲院
回復 伊汶涵宇 2013-11-12 03:36
Djogchen: 南關戲院未去過。因後來搬去西關,那裡有間長壽戲院
長壽戲院,好似係廣州酒家附近?
回復 Djogchen 2013-11-12 04:12
伊汶涵宇: 長壽戲院,好似係廣州酒家附近?
對!沒錯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2 22: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