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魂夢安能定 二 紅顏哀

作者:sissycampbell  於 2019-5-23 14: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短篇小說/原創|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9評論

關鍵詞:紅顏哀, 毀容, 遺傳病



 二 紅顏哀

     蘇薇薇看到美女韓傈的臉,原來高挺的鼻樑骨,斷了。那是刀划的傷疤。傷疤也把右側的內眼角墜下,原來那雙會說話的眼睛,一隻已經被眼皮蓋上一半。左側臉頰上橫著一條一寸多長的疤痕。她毀容了。人顯得憔悴,陰鬱,消瘦。

      韓傈冷冷地說:「你都看到了,命運的寵兒,我就是那個被遺棄被傷害的可憐蟲,滿足了你的好奇心吧?去和你的同伴,我們的同學們說去吧!告訴那些曾經嫉妒我,恨我的醜八怪們,現在我比她們任何一個都丑。心裡平衡了吧?」

     接著她就聽韓傈說:「走吧,躲開吧,我不需要憐憫,同情。」

     蘇薇薇被韓傈的母親送出大門,含淚說:「我不應該讓你見她,嚇壞了你把?」

     蘇薇薇低聲說:「是嚇了一跳,只覺得她可能會很憔悴,很瘦弱,再也想不到是毀容了。心裡的確是震驚。我本不應多問,但,為什麽?胡蒤知道嗎?」

     韓媽媽說:「別提那個流氓了,就是他做的孽,他已下地獄了。」

    蘇薇薇:「死了?」

   韓媽媽:「自殺了.」

   蘇薇薇不敢再問下去。韓媽媽說:「你不敢再來了吧?」

    蘇薇薇說:「我能理解毀容的絕望,如果她願意,我會再來看她。我絕不告訴任何我們熟悉的人,包括我家人。阿姨請放心,也轉告韓傈。我不是憐憫她,我們曾經是同班同學,相處的也不錯。我想與她一起走出這個陰暗的時期。」

    韓傈的媽媽留下了眼淚,她是中學校長。就這麽一個寶貝女兒,韓傈還有一個弟弟,正在上大學。如今受著毀容的煎熬,以後不只是婚姻問題,連工作也成了大問題,這一年多。她和韓爸爸也生活在水深火熱中

   一周后,蘇薇薇再次登門,韓傈沒有趕她走。卻也沒有說話。韓媽媽,讓蘇薇薇到客廳里說話。

     韓媽媽和胡蒤的媽媽都是中學教師。韓媽媽教高中數學,胡蒤的媽媽教高中語文,他們的家住的也很近。所以韓傈和胡蒤從上小學就一起玩。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到高中時就拍拖了。兩人都有志向,韓傈要考文科中文系,胡蒤要考清華工科。他們一起不只是談戀愛,還暗地競爭,拚命讀書。高考兩人都如願了,韓傈上了師大中文系,胡蒤考上了清華機械系。他們的感情穩定。他們上大二時,胡蒤的媽媽,突然患了嚴重的家族遺傳病——重症肌無力。很快就去世了。醫生跟家屬說:「這種家族遺傳病,女子是顯性,直接患病,而男子是隱性,會傳給下一代的女子,也就是說,胡蒤不會直接患病,但他的女兒會患這病。胡蒤只有一個哥哥,而且已經結婚生子,也沒女兒。

    這樣韓媽媽把這件事告訴了韓傈。

   韓傈說:「胡蒤沒提過」

    韓傈就直接問了胡蒤,醫生對他母親的病有沒有甚麽解釋,胡蒤不說話。沒說有,也沒說沒有。但他說了一句話:「頂多不要孩子。」

     韓傈未加可否。她感覺胡蒤太自私了,他應該把家裡發生的事及後果告訴自己愛的人,共同商量何去何從。他卻採取遮遮掩掩,想糊弄過去。這是一種極不負任得態度,同時對他的愛情也有了懷疑。韓媽媽問韓傈:「你想如何走下去,是仍然於胡蒤走上結婚的路,以後不要自己生小孩,還是再三考慮一下?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韓傈說再做個調查,看看胡蒤真正的想法,再做決定

     韓傈親自到醫院諮詢了醫生,醫生毫不隱瞞地告訴了韓傈有關胡蒤母親的病的預后,及對後代的影響。韓傈做出了決定,他要與胡蒤分手,不願以後生活在驚恐中。

     她跟胡蒤討論以後的生活,並告訴胡蒤自己準備與他分手。胡蒤大怒:說韓傈自私,沒有共患難的感情。只想大難臨頭各自飛。騙了他的感情。堅決不同意分手:「想都別想這時甩掉我,你讓我以後如何面對人生?+

韓傈看說不通,就不再說。做冷處理,遠離他,少接觸,或不接觸。胡蒤知道了韓傈的決心

     胡蒤獨自坐在他與韓傈遊玩過的地方,他彷彿聽到韓傈在問:「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仙鶴?它們往那裡飛?」

     「傻丫頭,那可不是什麼仙鶴!那是鷺鷥和江鷗。」胡蒤糾正道。

 花!哇,這麼多的野花……太美了!天藍得就像要滴下染料來……簡直,簡直就像世外桃源……」韓傈不住地讚歎道。黃葉卻在秋風中飄落…

     胡蒤剛開始與韓傈交朋友時,那是一個秋日的下午。不知道是因為微揚的秋色,還是她那俏麗的背影,抑或是她在辦公室書架上看過了時的硬皮書,熏出來那種陳舊的氣息,他記得那是個秋日的下午,忘不了

     她每一次到胡蒤家,他都為她準備了下午茶。因為胡蒤的宿舍都是英式建築,大白木框落地窗,牆上爬著紫藤花,陽光細細,

     胡蒤對韓立說:『世上有兩大謊話:「生命何其短暫,相逢何其稀罕,千思萬想,萬般痴纏,何事不煙消雲散,豈容你驕貴…」第二謊話:「我愛你。我只愛你一個…」

       兩個人便相挽著。落滿夜裡飄零的秋葉。踩上去,發出輕輕的沙沙聲。韓傈說:"這真是一種美麗的聲音呀。"走上山,山上的小路也由此進入了他們的視線。山上的景緻也不復韓傈少年時光曾有過的清冷。縱然已秋,可居然還能綠得那麼濃烈。路太好走了,沒有一點崎嶇的意味。於是而失去幽雅和意境。韓傈看見滿山的樹葉,竟然興奮得咿咿哇哇地亂叫起來。

     胡蒤彷彿已然看見韓傈隨之散發在樹林里的思緒。它們飄若遊絲,被穿林而過的風吹拂著,上下沉浮。有一些已經升得老高了,高過了樹尖,溶入雲中。另有一些掛在綠色的葉片上。陽光照上去,閃放著紫藍色的光彩,眩目之極。胡蒤心裡驚呼道:"呵呵,這是多麼美麗呀

    美麗已經過去了嗎?不再對胡蒤微笑了,那俏麗的身影,美麗的容顏,再也不屬於他的了。真不甘心呀。媽媽呀,是不是我們的家族受了詛咒?為什麽要得上這種挽留不住愛人的病呢?外婆也是同樣得病讓我放棄我從小就喜歡的姑娘嗎?絕不!兩個月沒見了,再見見,好好談一次,也許他會回心轉意呢!

      於是胡蒤約韓傈談一次,他說絕不死纏爛打,絕不糾纏不清。只是談談。韓傈還是赴約了。就在那湖邊。

      他們已經進入大三了,韓傈還有一年多就大學畢業了。胡蒤還要上兩年多。

     見面的場景很不好,韓傈沒多說甚麽,胡蒤一再挽留,韓傈默不作聲,最後不歡而散。直到又過了兩個月,胡蒤發現韓傈身邊多了一位男同學,他發瘋一樣的嫉妒恨,他發誓:「我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

     在一個晚上,韓傈的父親出差,母親在學校,胡蒤知道韓傈一個人在家。韓傈還是給他開了門,讓他進屋,一進門,他猛一拳,打在韓傈的頭上,韓傈倒在地上,他騎在韓傈的身上。按住韓傈的頭,掏出一把刮刀狠狠地敲在韓傈的鼻樑上。嘴裡說:「讓你美麗,既然不能跟我,那就誰也別想要你了,又在臉上深深的劃了兩下。韓傈痛得昏了過去,胡蒤站起來,去讓你的新的男朋友看看你的新面孔吧。

胡蒤知道自己沒前途了,最後一搏把一生都搏進去了。媽媽也走了,韓傈被他害成這樣,眼前一片黑暗,當夜他就在那湖邊割腕自殺了。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9-5-25 00:24
這麼狠毒?比謀殺還可惡!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9-5-25 01:53
法道濟: 這麼狠毒?比謀殺還可惡!
其實他的手段如同讓人身邊不如死。使永不可饒恕的罪行。所以他自殘了。
回復 平凡往事1 2019-5-26 10:50
很不一般的故事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9-6-1 13:29
平凡往事1: 很不一般的故事
謝謝平凡君,這是真人真事。
回復 前兆 2019-6-1 14:23
我來美國后,見過一位被男友毀容的女士。她開了一家服裝店,努力掙錢,去整容!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9-6-13 11:53
前兆: 我來美國后,見過一位被男友毀容的女士。她開了一家服裝店,努力掙錢,去整容!
那太巧了,前兆君還真碰到了?年歲不知對不對?
回復 前兆 2019-6-13 18:09
sissycampbell: 那太巧了,前兆君還真碰到了?年歲不知對不對?
年歲應該差不多吧?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9-6-15 01:59
前兆: 年歲應該差不多吧?
我知道的那個人也到國外整容了,並結了婚。所以後續就不寫了。
回復 前兆 2019-6-15 09:10
sissycampbell: 我知道的那個人也到國外整容了,並結了婚。所以後續就不寫了。
啊呀!我的評論影響你的「後續」了?你還是繼續寫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21: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