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月下蕭聲

作者:sissycampbell  於 2017-12-7 07: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隨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4評論

關鍵詞:瑰麗的夢境, 冰雪消融, 潮起潮落



   杜離是個身材纖細,柔軟的長發紮成馬尾,不笑的時候,墨黑的眼眸星光內斂,隱隱的透出和她年紀不相符合的憂鬱。但是這憂鬱也是吸引人的,於是男學生大都知道,學校里有一個林黛玉一樣的美人。她是中國音樂學院的學生。專修古箏,但酷愛吹簫。

  其實杜離只能稱為美女,那是因為她有一個美麗的媽媽。爸爸的老朋友常伯伯提到媽媽說:「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懂么?」杜離想著已故去的媽媽,黯然神傷。。

  窗外,清風陣陣,點點杏花隨風吹入屋中,淡淡的嬌媚,落入杜離的眼中,彷彿回到了一些年前,在那開得熱熱鬧鬧的杏花樹下,正安穩的站著一個男子,清風拂過,片片的花瓣在空中盤旋交織,如一場春日的細雨,更如同一個瑰麗的夢境。

  不用閉上眼睛去回味,那樹下的男子,有一頭烏黑濃密的髮絲,襯著如同初雪一般潔白得耀眼的衣衫,在風中偶然的回顧,所有的前情往事,早已深深的刻入了她記憶的深處。

  看向前方,那裡是玫瑰與百合的天堂,有樂隊在奏響婚禮進行曲,不遠處還整齊的支起一排太陽傘,傘下有鋪著雪白桌布的自助餐台。。。。杜離的夢想婚禮就是這樣的。。。新郎就是杏花樹下的男子關若凡。 她不能忘記那男子的笑容,那是三月里最美的太陽,光芒流轉間,冰雪消融,萬物復甦,那也是四月里最溫柔的太陽,光芒撫照大地,讓綠葉伸展,桃花盛開。可是那天終究是沒來 。 

  回首半生匆匆恍如一夢,你像風來了又走,我心滿滿有空。。如果能夠永遠這樣,遠離生死愛恨,每天一個人在海邊,看潮起潮落,然後赤著腳,用最貼近大地的姿態走過每一條街路,該……多麼幸福。

  她是一個真正出塵的女子,肌膚瑩白如玉,眼神清涼如水,一笑起來,唇畔梨渦隱顯。那真是什麼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了。

  在那似水的年華,又到了花開的時候了,窗外風吹過花影搖曳,梨花似雪,月色如水,映在窗紗之上花枝橫斜,欹然生姿。每年這個時候,總是喜歡在一片片山花中靜坐,這樣覺得自己的心很平靜,人也變得通透。一沉吟,便豎起長簫,吹了一套《小重山》*。

  春到長門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開勻。碧雲籠碾玉成塵。留曉夢,驚破一甌春。

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

  那些聽的人只覺簫調清冷哀婉,曲折動人。靜夜裡聽來,如泣如訴,那簫聲百折千迥,縈繞不絕,如迴風流月,清麗難言。一套簫曲吹完,屋中依舊鴉靜無聲。

*《小重山》藉助古人篇

  遠處忽響起古琴之音。倒似有意跟她唱和似的。」此番彈奏的卻是一套《月出》。那琴樂中霸氣猶存,並無辭曲中的凄楚悲嘆之意,反倒有著三分從容。只聽那琴曲將一套《月出》吹畢,久久不聞再奏,又從頭吹遍。杜離終忍不住豎簫相和,一簫一琴,遙相奏和,居然絲絲入扣,一曲方罷,琴聲收音乾脆清峻,簫聲收音低迥綿長。

  後來關若凡來找她了。他說:「好找!」到處打聽,才知道,這才女竟然是本院管弦系的「林黛玉」。從此他們認識了。相愛了。。。這合弦是唯一的愛情見證。

  然而,就在他們結婚前,關若凡去了美國參加滑雪,一去未歸,魂斷雪山下。。。從那起,她再也沒與任何一個人和弦。

  這一天,又來到了花海中獨自徜徉,雖然還是早春,燦爛的山花還是引來了許多的蜜蜂、蝴蝶。午後的陽光暖洋洋的,一些小的鳥雀也嬉戲其間。

  愛,是一種思念,一種渴望,一種期許,在生命的某個時段的不可缺失的依賴。走過歲月最光鮮地韶華,開始茫然混沌,是否真的有一種稱之為「愛情」的情愫,那一種彼此吸引的魔力,讓相戀的彼此執著與彼此,再也顧不得其他......   夢見花時雨,一段情,二十年的回憶,懵懂無知時的相遇來不及思忖太多,已經分別。待到清醒時,那人已離自己的世界那樣遙遠,那樣的不可觸及的距離,連思念都只剩下的種種假設。

 她走在那堤上,整個堤上都是杏花與楊柳,杏花如雲如霞,楊柳碧玉妝成,舉頭望去只能看見紅的杏花與綠的柳絲遮住天空,就像是仙境一樣。

  而她早已明白,夢可以讓她沉迷,卻永遠無法讓她忘記。有時會覺得人生猶如一次旅行,在每一個站點有些人上來,有些人自然要下去,都不過是彼此人生中的匆匆過客,不必太執著,太認真.也許愛不是熱情,也不是懷念,不過是歲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月下,她拿起了蕭,再一次吹起《小重山》,卻再沒有琴曲和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3

難過

拍磚

支持
1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4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7-12-7 08:19
勿回首,枉憶舊,過好現在每一天才是王道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12-7 08:53
簫聲嗚咽,本不宜年輕人。
回復 夕明 2017-12-7 10:18
好苦的杜離。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2-7 12:13
真正出塵的女子,紅顏薄命。

我有一支簫,多年前別人送的,我怎麼也吹不出一絲聲兒來,也不打算學了,掛牆上都半忘了。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7 12:20
tea2011: 勿回首,枉憶舊,過好現在每一天才是王道
茶妹好!有時回首是一種安慰。回到現實又是一種失落。。活在此時此刻才是最實際的。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7 12:23
徐福男兒: 簫聲嗚咽,本不宜年輕人。
聽簫聲悲從中來,所以年輕人不喜歡。問候徐福君!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7 12:25
夕明: 好苦的杜離。
這個女子卻實讓我們同情。她名副其實的紅顏薄命。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7 12:28
秋收冬藏: 真正出塵的女子,紅顏薄命。

我有一支簫,多年前別人送的,我怎麼也吹不出一絲聲兒來,也不打算學了,掛牆上都半忘了。
秋冬寶貝好!說才女,不過份!你那隻蕭,束之高閣了。我也曾嘗試過,肺活量不夠大,也吹不出聲來。還需要有人指導才行。所以早就放棄了。
回復 琴瑟 2017-12-7 17:29
為他們遺憾!哀思過後,還是要重新打點生活。活好了,活生動了,才是對他最好的酬報。
回復 劉小雨 2017-12-8 02:14
憂傷的調子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8 03:05
劉小雨: 憂傷的調子
謝謝小雨支持。周末問好!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8 12:22
琴瑟: 為他們遺憾!哀思過後,還是要重新打點生活。活好了,活生動了,才是對他最好的酬報。
問候琴瑟君,這要是婚後發生的事,就更加凄慘了!
回復 琴瑟 2017-12-8 12:30
sissycampbell: 問候琴瑟君,這要是婚後發生的事,就更加凄慘了!
我的想法剛好相反,即便是沒時間生孩子,起碼兩人世界見識過全過的了。空留這些個遺憾。。。
回復 亦云 2017-12-8 20:43
插畫好吸引人呀!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9 02:23
亦云: 插畫好吸引人呀!
亦云君好!!謝謝支持!周末開心!
回復 jc0473 2017-12-9 05:30
文革時期經常去后海她們學校串門 四妹一文勾起許多回憶~~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9 06:01
jc0473: 文革時期經常去后海她們學校串門 四妹一文勾起許多回憶~~
據說學音樂的人在動蕩時代,折損了不少才子才女。
回復 jc0473 2017-12-9 06:53
sissycampbell: 據說學音樂的人在動蕩時代,折損了不少才子才女。
我一個朋友和他同學(我也認識)畢業一起分配在總政歌舞團上班。那時都是單身兩人住一個房間,他朋友不想再見他的女朋友就老不回宿舍(北京人)。我的朋友可憐這個女孩,接待相處后結婚了。我這朋友一直在總政到離休,是位很有名的作曲家
回復 亦云 2017-12-9 19:13
sissycampbell: 亦云君好!!謝謝支持!周末開心!
Siss 的自素描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2-10 02:44
亦云: Siss 的自素描    
我已老太婆,與鏡子無緣了。。幸虧心沒那麼老!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06: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