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藏在回憶里的風景 九 東風吹雲散 季歸晚心殤

作者:sissycampbell  於 2017-11-28 13: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短篇小說/原創|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5評論

關鍵詞:心殤, 當機立斷, 聘用期


九  東風吹雲散  季歸晚心殤

 羅詞的事業如日中天,歸晚的事業蒸蒸日上。有沒有折中的辦法呢?誰能多考慮一些家庭利益呢?誰又能對對方的感情更深一些呢?三年的分離,已經消弱了他們之間的感情?所以到這一步。誰都不願將就對方?

 其實歸晚的心思,遠沒有表現的那麼淡漠。作為一個女人,江欣桐對她的一往情深,她怎能感覺不到呢!他從悉尼回到墨爾本,她已猜到了他的家庭起了變故。但,為了能保持這段友誼,她不願意深問,更不想傷他。只好洋裝甚麽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不問他。他確實是一個君子。非常尊重她和羅詞的感情。做到了可以把背後交給他的真正的朋友。她曾希望江欣桐能夠找到一個與其相愛的人,共結連理。直到1995年,他回上海探親,一走半年,她還曾想過:「他是否能帶回一個姑娘?」但,他依然孤身回來。

 又三年過去了。歸晚對江欣桐也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若他幾天不來她家,她會惦記著他。她知道這不是一個好的信號,要當機立斷。歸晚也想到:「如果她能離開這裡。江欣桐的心就能夠開闊些,眼睛里就可以看到,周邊還有那麼多姑娘能讓他選擇。」他並沒跟羅詞談此事,只想讓羅詞跟她一起去紐西蘭一段。為了小秋賦的教育,他們可去再去加拿大或美國。她絕對不發愁羅詞的工作。無論在哪裡,他都能找到。因為他的性格,他的英語能力,以及他對這份工作的的興趣及信心。

 歸晚剛好就有了這次的工作機會,她毅然決定離開澳洲。

  最後他們倆決定是:歸晚去紐西蘭接受講師的工作,羅詞送她過去,同時看看紐西蘭的房地產的市場。要孩子自己選這一段跟誰生活。秋賦選了媽媽。1998年初,歸晚帶著秋賦,在羅詞的護送下飛紐西蘭。


  江欣桐一聽,心中一片悵然。感到這情況不那麼好,一家剛團員沒多久,又要分開,為什麽不好好商量再行動呢?歸晚任性,沒與羅詞商量,就申請了那份工作。羅詞賣房子,其實到哪都能賣。然而,他們就做了這樣的決定。

 本來在一個城市,隨時都能見上一面,這樣一來,只有歸晚放假回來才能見到,心裡頓時空了一塊。但,又能怎樣呢?歸晚對他和姚克民,林紅說:「你們也可以到那邊看看呀,旅遊也可以."

  江欣桐看著地圖,紐西蘭就在澳洲旁邊,乘飛機三小時就到。也不是望塵莫及。何況羅詞還會回來。歸晚說每兩周會回墨爾本一次,度周末。只呆四年。江欣桐想:「大家都快四十了,還能有多少個四年折騰呀?」

 歸晚帶著小秋賦走了。但,羅詞不喜歡紐西蘭,人生地不熟,人口太少,房地產市場雖然很熱,但臨時加入,需要相當一段時間。況且歸晚又不準備長呆在那裡,還要轉戰美加。羅詞想她真是瘋了。其實他哪都不想去,就想呆在墨爾本。總之。羅詞又回到墨爾本。

  歸晚在紐西蘭一呆是四年,那已是2002年。每年過年時,會回墨爾本三周。在這四年中,羅詞越來越頻繁的回北京,原來他在那裡也在做房地產生意,幫助移民海外的國人買房子。所以歸晚即使到墨爾本,可能羅詞也不在,是林虹夫婦和江欣桐陪她們母女。

  有一件事,羅詞沒有跟歸晚說,他在國內掙了不少錢,但都沒拿給歸晚。而存在了他的私人賬戶。他變了,覺得這是他的辛苦錢。

 在歸晚去紐西蘭的第四年時,羅詞到了紐西蘭,問她:」聘用期到了,你會續嗎?」歸晚說:「我已申請了美國的Oregon州立大學東方語系,比較文學專業講師的位置。同時還申請了美國東部的georgia 州立大學。這個聘期一到,我就帶著秋賦去美國面試。

羅詞看著歸晚:「跟我回去吧,回北京,我能給你和秋賦很多的錢,過上安定的日子。」

歸晚像不認識羅詞一樣的看著他:「我也有我的事業和生活方式,我們並不矛盾。秋賦已經十五歲,還有三年上大學,她自己也想到美國上大學,學醫學,她的目標是哈弗和是斯坦福醫學院。你為什麼一定要與我們兩分開呢?」

羅詞表情冷漠地說:「季歸晚,我不喜歡東跑西顛的漂泊生活,我要把我的事業固定在某一個地方,那是我的基地。哪賺錢多,我就要在那裡。既然你不選擇與我同舟共濟,我也不客氣地告訴你,有一個北京的女孩,是富二代,她說願意跟我一起。以我為主。到哪都可以。歸晚,我們結婚十六年,我也舍不下你和秋賦,但我實在不願跟著你到處跑,過著那不穩定的生活。我總需從頭開始。所以我們今天談清楚,可以在你赴美之前離婚。」

天沒塌下來,歸晚的心卻碎了一地:「他負了我,卻還告訴我有一個更好的,又何必呢?不說,我也不會追究,愛情本身就是脆弱的花朵,綻放時,艷麗無雙。凋謝時一地碎片,化作花泥。」

殤——就是這樣來的。

   2003年初,當江欣桐再次回上海探親時,歸晚和羅詞在墨爾本平靜的辦了離婚手續,房子賣掉了,羅詞把錢都給了歸晚。但國內掙的錢他卻沒提。歸晚有心裡都明白,但她不會去跟他爭這錢。羅詞令外又給了羅秋賦一筆上大學的錢。就此告別了。他們沒通知任何人,羅詞送季歸晚和秋賦上了飛美國洛杉磯的飛機。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5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11-28 21:53
感情,事業,人生難題!
回復 夕明 2017-11-28 22:19
又一個愛情悲劇。
回復 tea2011 2017-11-28 23:40
分居總不是個事……
回復 劉小雨 2017-11-29 01:53
愛情本身就是脆弱的花朵,綻放時,艷麗無雙。凋謝時一地碎片,化作花泥。

讀到後來感到悲傷
回復 唐貝勒 2017-11-29 02:30
人生什麼最重要呢?一生漂泊為什麼?值得嗎?當然可以豐富人生啊!各有各的追求,各有所得。
回復 kzhoulife 2017-11-29 06:04
女人累,要事業的女人更累!
回復 嘻哈:) 2017-11-29 06:52
好呀,離了好 ,要不就沒後邊的故事了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09:56
fanlaifuqu: 感情,事業,人生難題!
翻老好!尤其是出國以後夫妻都有事業的人是必有矛盾,兩方都是強勢,更是難以調和。不少人就採取分手的辦法來解決問題,離了婚雖說不能一了百了,但主要矛盾解決了。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09:58
夕明: 又一個愛情悲劇。
我們就生活在這悲喜劇交替的戲劇中。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10:01
tea2011: 分居總不是個事……
仔細分析,他們倆都很強勢,都很享受自己的事業成功之喜悅,所以誰也不願放棄自己的事業成功的機會。。不知不覺的家庭變成了第二位。所以不少男士不喜歡女人事業心太強。問候茶妹!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10:06
劉小雨: 愛情本身就是脆弱的花朵,綻放時,艷麗無雙。凋謝時一地碎片,化作花泥。

讀到後來感到悲傷
小雨好,這裡對愛情描寫的並不多,但在處理事情的過程中,感情從來都在起著作用。。只不過是每個人心中的有著不同的處理辦法。謝謝你支持!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10:07
唐貝勒: 人生什麼最重要呢?一生漂泊為什麼?值得嗎?當然可以豐富人生啊!各有各的追求,各有所得。
貝勒爺好!我們不都是在漂泊?但目地不一樣結果也不同。只要自己高興就值得!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10:09
kzhoulife: 女人累,要事業的女人更累!
劍兄說得好,事業型的女人感情生活也苦惱多。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10:10
嘻哈:): 好呀,離了好 ,要不就沒後邊的故事了
問候嘻哈,你是一個很現實的女性。。。。
回復 唐貝勒 2017-11-29 10:15
謝謝您,是啊就因為我們在漂泊,忽然間覺得是不是真的對了,想起了家鄉的各種美食與美景和人們,總之難以言表。
回復 嘻哈:) 2017-11-29 10:48
sissycampbell: 問候嘻哈,你是一個很現實的女性。。。。
實話:幾位都不適合婚姻,都太以我為大。歸晚適合那江欣桐?除非江欣桐願意依附女人,而女強人接納弱男人嗎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29 11:13
嘻哈:): 實話:幾位都不適合婚姻,都太以我為大。歸晚適合那江欣桐?除非江欣桐願意依附女人,而女強人接納弱男人嗎
問題問得好!贊!
回復 那些故事 2017-11-29 12:34
一聲嘆息……
回復 平凡往事1 2017-11-29 14:05
寫得好,繼續跟讀!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1-30 03:41
那些故事: 一聲嘆息……
這就是現實生活,一個知道自己想要什麽的人,不會像任何人屈服,走自己的路,為苦短的人生,曾加一些快樂的樂曲來伴奏。羅詞是這樣的人,歸晚也是這樣的人。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04: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