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吹拂著秋天的記憶

作者:sissycampbell  於 2015-2-1 15: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短篇小說/原創|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90評論

關鍵詞:吹拂著, 浮雲遮月, 風起, 千里夢

   心若如明月,諸般變化都如浮雲遮月,再紛擾灰暗,最終都會浮雲散,明月出。」奈何我心如墨染,若君心有明月,望君能常使明月向我心,誰在月下吹簫,想看你的白衣飄飄。

    我知道這世上誰都不能陪誰一輩子。我們都是經歷過太多離別的人,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受過太多次了。心不想再承受那種痛,自然而然就變得很懂得自我保護。說好聽了叫理智,說難聽了就叫冷酷。你有沒有這種感覺?擁有時,不管再歡喜,都好似一邊歡喜,一邊有另一個自己在空中俯瞰著自己,提醒著自己失去。因為這份清醒理智,縱使歡喜也帶著隱隱的傷感,而真失去時,因為早有準備,縱使難過也會平靜地接受。」

   他,董克艾多年以後,仍然記得那夜,月朗雲疏,清輝似霜,銅色圓月四周綴著絲絲縷縷的淺暈。明悅園中的石榴花焚焚綻放,嫣紅似火,微風拂面,捲來一陣暗香。可是真正沁入心肺的,卻是那女子盧展身上甜暖的幽淡,隨著如水清涼的夜風,長驅直入。她想即使是痛楚,也疼得雲淡風輕,幽雅如遠山翠黛。

                       一 風起

  這個森林彷彿無邊無際里,沒有光明,也沒有方向。重重迷霧之下,四周依稀可以看見無數參天的枯樹,瘦長的樹榦上纏繞著層層藤蔓,就像一雙雙絕望的手,伸向未知的前方……

   一定要遵從自己的心意。且行且珍惜。只要曾經真正幸福過,結果如何,其實都沒有關係。」有時也許只是因為一首歌,一闕詞……或者一個笑容。就會讓你墜入萬劫不復的情海。輕聲自語道,「……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聲音彷彿高山流水,悠遠清淡,涼澈而動聽。

  古銅色的月亮高懸在深藍天幕,稀朗的星光好似水鑽,散發著迷離閃耀的光暈。夜涼如水,涼澈的風中夾雜著淡淡的青草香。不久整個天空變成灰紫色的,只在東方有一絲魚肚白,雨水墮在河中,圈圈漣漪,煙霧蒙蒙。景色美得叫人嘆息。人生就像一道橋,我們自彼處來,往那頭去,一邊走,一邊不住嘆息,因恨事太多。」

   盧展是一個水一般的女子,溫婉秀麗,清雅宜人,待在她的身邊,總是可以讓董克艾變得平靜舒適,雖然,一年的大半時間裡,他不得不離開她,四海為家。他們移居加拿大十五年了,只有一個女兒。但她是他的唯一嗎?

 此時,他在尋覓一張新畫的題材,眼神迷失到了遙遠的雲霄外。他該畫什麼呢?他還一點也不知道,甚至完全不像是他原來那種自信果斷的藝術家,卻像個心神不定的人,游移不定的靈感還動蕩於各種藝術表達方式之間。

  他在一些偉大的歷史場景中追隨於另一些人之後,接著又將他的傾向予以現代化。他畫了些用古典式銘牌標名的活人肖像。他聰明、熱忱、勤奮,執著地從事於不斷變化的幻想,醉心於他深入妙境的藝術,他靠著心靈的精敏,贏得了卓越的表達技藝和適應性廣闊的才華。他彬彬有禮的態度,他生活中的種種習慣以及對自己外表的注意,都為他日益增長的盛名增添了一串小小的光彩。幸運使他一帆風順,直到他進入中年時一直受到頌揚和寵愛。

  如今他已年過半百,在社交場中他又以漂亮出名。而今歲月不饒人,他的體重增加了。他身材魁梧,胸膛飽滿。徒然每天刻苦地做鍛煉,卻仍然贏得了那難看的鼓肚皮;那個腦袋和往時雖然已有不同,卻依然出眾,卻依然漂亮。茂密的短短灰發,使得在濃重的灰色眉毛下的黑眼睛神采奕奕。

  十年前他遇到了那個女人,他的一個粉絲。當她出現在他眼前時,他作為畫家的眼睛一亮。一個素裝的女人。然而他心想:  「真帥!她真漂亮,真瀟灑!」

  事實上她已不再年輕了。但仍然漂亮,不太胖,略略壯些;但仍然光彩照人,使得三十來歲的肌膚顯出成熟的韻味;她帶著那種長期盛開,到時候頃刻凋謝的玫瑰花的氣派。

  在她深棕頭髮下,她保持著貴婦人那種年輕俊俏,從不衰老的風度。她們擁有超越生命的力量,永不衰竭的抗老能力,並且在二十年裡能保持一樣,毫不衰敗,順順噹噹;她們最關心的是軀體和保健。她是政府某高級官員的夫人——李涵。頃刻間,她成了董克艾的情人。

 十年來,她加強了他的高雅藝術作品傾向,反對他返回單純現實主義,而由於世俗的雅趣,她將他略略推向了稍稍過分渲染和造作的美的概念。

 她對他說「現在您誰也愛不上了。對別的女人就算結束了,都結束了。我可憐的朋友,已經晚了。」

   這種刺傷中年男人心靈的,對他年齡的議論,使他感到輕微的刺痛,有點兒傷心,於是他低聲說:

  「今後也如往昔。過去我生活中只有你,今後我生活中也只有你,李涵」。那麼盧展,他的妻子又放在何種地位呢?

  最近,盧展突然的收到一封郵件,把董克艾十年的地下情告訴了她。並附有照片。盧展如驚魂四散,滿腦的回憶董克艾的行為。她幾乎崩潰,但她還是盡量壓下那暴風雨中的激動與不安。她不想再去證實甚麽,都是無益的行為。只想找個人來傾訴一下心中的悲憤與失望。風起了,如何應付呢?


                                                                   二  愁人千里夢

   當年盧展是某藝術大學裝璜系三年級的學生。芳齡二十歲。董克艾是美院西畫系畢業班的學生,二十二歲。

   董克艾在一次大學聯誼會上見到她的。她安靜的與幾個女同學坐在那裡。但也掩飾不了她在人群中的靚麗。她如秋月之韻,美得如夜下芙蓉花。在董克艾的凝視下,盧展半帶羞澀的微笑了一下,那堪稱春花乍放的笑顏,讓董克艾在欣賞的衝動下,幾乎馬上提出請她做模特,把那傾城的美貌勾畫出來。

  董克艾找到了機會請盧展跳舞,談話中得知盧展也是學藝術的,不同的是她學的是實用美術。從那時起董克艾常找機會見盧展,並大膽請她做模特。半年之後,盧展想看他的繪畫水平和風格,就答應周末到他畫室做模特。他父親在鄉間給他買了一棟房,其中兩間做畫室。他們在院中種很多的櫻花樹。盧展到來時正逢櫻花開放。櫻花樹下,妍紅的隨風翻飛,漸漸地飄落在她的頭上,他的肩上。

  他讓盧展坐下,找一個最舒適的姿勢起輪廓。肖像畫作進行很好,畫家的心情已經處於可以發掘模特兒全部優點所需的境界,並且用確信的熱情將它們表達出來,這種熱情是真正藝術家的靈感。

  在畫像過程中他們陷入了熱戀中,盧展欣賞他非凡的才藝,和魅力四射的激情。而董克艾卻愛盧展的美貌,安靜,羞澀及矜持。

那時,盧展覺得,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待到盧展畢業時董克艾已在畫界小有名氣,他們訂婚了。無論外表、家世,董克艾都擁有足以傲視群倫的條件,但是他卻選擇聯誼會(如同相親)。雖然這不符合他的性格,不像她認識的他,但他告訴盧展:「太複雜的男人,內心真正渴求的,往往是單純。」他還對她說:「我相信緣分。所以你出現在我的生命里,我們註定要牽手走過一輩子。」

   董克艾一向很忙,他全世界的跑,永遠有忙不完的工作、開不完的畫展。盧展時常接到他從機場打來的電話:「盧展,我的飛機剛到香港,臨時見一個國外飛來的重要客戶,後天才能回上海。今晚本來約好一起晚餐,抱歉,我不能赴約了。」

「沒關係,工作重要,你不要太忙,要照顧自己。」盧展總是這樣安慰他。他總是這麼忙,而盧展,她總是如此體諒他。

她明白一個成功的男人時常身不由己,因為她的父親就是這樣的男人。

  所以,即使他時常失約,盧展也不放在心上,因為母親教過她:「盧展,嫁給一個事業成功的男人,你就要學會擁有自己的生活,倘若只為丈夫而活,到頭只會換來痛苦,因為當你時常見不到自己的丈夫,就容易胡思亂想。你要明白,女人的想像力是毒藥,日夜浸淫於毒液之中,就容易造成生活與婚姻的不幸。」

  所以,盧展從來不胡思亂想。她更督促自己考上某師大美術系研究所,繼續進修。況且,繪畫一直是她的最愛,人生能同時擁有兩個「最愛」,她是幸福的。

那一年,聖誕夜,好不容易他能實現諾言,擺開了工作,與她一道共進晚餐。看著桌上精心烹調的聖誕大餐,還有美麗的鮮花與浪漫的燭台,盧展從抽屜里拿出打火機,她秀麗臉龐慢慢綻開笑容,然後將桌上的蠟燭一一點上。

燭光輝映著她清澈的眼瞳,那琉璃般的光輝,蕩漾著迷濛、令人神醉的火光……

董克艾一跨出車外,還來不及把車門關上就接到電話。

「喂?」

「今晚我沒空。」

「對,不要再打電話來,我會關機。」

「你來了!」盧展聽見車子開上車道的聲音,已經奔到公寓樓下。她跑到他身後,忘情地抱住他!

  這是她第一回情不自禁地,主動投入他懷中,因為這也是第一回,他如此準時、不再遲到甚至失約。

「好熱情!」他失笑,愣了會兒才反身回抱她。

因為她從來不曾如此熱情過。她是一個好女人,未來也必定是賢妻良母,正因為如此,盧展與「熱情」兩字絕緣。

  回過神來,盧展似乎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放開他。「看到你,我太高興了。」她情不自禁地笑著,溫潤如水的眸光,矜持地避開她未婚夫曖昧的眼神。

  難為情地微笑。「你的肚子一定餓了,快上樓,我已經做好晚餐了。」她轉身奔回大廳,站在電梯前等待他。

  董克艾跟在她後面走進大廳。他不疾不徐,笑看著她纖細、窈窕的背影,她就像個可愛、不解世事的少女。

 他迷戀她,他承認。

身後夕陽西下,落日以無比壯烈的絢爛,悄悄地收拾起最後一道紅光。

曾經有人說過,生命就是一連串的抉擇。這句話不但正確而且淺白,卻沒有多少人願意深思它的深義。」

半年後,盧展二十五歲,董克艾二十七歲。他們舉行了小型婚禮,就去北美蜜月旅行。

  在一九八九年,他們結婚一年後,他們生活發生了一個變化。決定移民北美加拿大。開始了長期分居的生活。幸虧盧展有了身孕。母親萬里相陪。。。董克艾則做了空中飛人。




高興
1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0 個評論)

回復 唐貝勒 2015-2-1 17:41
     誰的錯吶?時代的產物?現實中太多類似家庭
回復 llungwu 2015-2-1 21:28
為人妻子,多些包容吧!
秋天的記憶,吹不走革命的情感.
回復 前兆 2015-2-1 22:05
~~~ 說好聽了叫理智,說難聽了就叫冷酷。~~~
~~~ 生命就是一連串的抉擇。~~~
哲理性很強,對我這個愚鈍的人來說,要慢慢體會!
回復 Monalisa 2015-2-1 22:53
絲絲總是唯美的,花朵,故事~~~
回復 jc0473 2015-2-1 23:15
待續悲歡離合的愛情故事
回復 越湖 2015-2-2 00:35
「盧展突然的收到一封郵件,把董克艾十年的地下情告訴了她……「
為什麼?故意打擊?懺悔?
A truth that's told with bad intent, beats all the lies you can invent.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2-2 02:12
吹拂著秋天的記憶
風擾亂了此刻的思緒
心隨著腳步慢慢離去
你依舊是生命中美麗的相遇
回復 九月.豆 2015-2-2 02:18
越湖: 「盧展突然的收到一封郵件,把董克艾十年的地下情告訴了她……「
為什麼?故意打擊?懺悔?
A truth that's told with bad intent, beats all the lies you can
"A truth that's told with bad intent, beats all the lies you can invent."---- Can't agree more!   
回復 九月.豆 2015-2-2 02:21
文章很有深度,帶著濃烈的感情色彩,敏感且尖銳。仰望!
回復 九月.豆 2015-2-2 02:26
llungwu: 為人妻子,多些包容吧!
秋天的記憶,吹不走革命的情感.
秋天的記憶,吹不走革命的情感.  
回復 lulu2006 2015-2-2 02:38
優美的文筆,  帶著悲劇調子的意境,  有點心酸.  其實任何事件都是表面的,  最終都是自己的感覺.  難以簡單用對錯衡量.   也許是不同的情感吧.  取捨不同.   
回復 唐貝勒 2015-2-2 03:23
對於我來說,太難以理解了,,,   
回復 月色如銀 2015-2-2 04:14
美妙的文筆。有一個成功的丈夫,就要有和其他女人分享的胸懷,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回復 亦云 2015-2-2 04:34
月色如銀: 美妙的文筆。有一個成功的丈夫,就要有和其他女人分享的胸懷,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耳目一新的觀點,開放的態度才能長久擁有,沙子鑽的太緊,最後手心裡一粒都不會有。
男女皆通用的泰然處之,誰若嫁/娶了一位除自己以外,周遭異性連看都懶得理的伴侶的話,那真不可想象
回復 月色如銀 2015-2-2 04:49
亦云: 耳目一新的觀點,開放的態度才能長久擁有,沙子鑽的太緊,最後手心裡一粒都不會有。
男女皆通用的泰然處之,誰若嫁/娶了一位除自己以外,周遭異性連看都懶得理的
是呀,我這也是歲月累積出來的觀點。年輕的時候總想把自己愛的人像財產一樣據為己有,不容許有絲毫的越軌;現在看看,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漫長的一生就是一次旅程,誰能保證中途不會有絲毫的坎坷?誰能保證看到美麗的花奇妙的草不動一點點的心思?如果他/她有一點污點,是不是就要拋棄幾十年積累的感情?你不覺得這樣太決絕了嗎?也葬送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聰明人斷然會做出正確的決定。我認為這是個哲學問題。當然了,我這是從周圍發生的事情總結出來的,真輪到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這麼灑脫。
有一點可以肯定,正是有這樣的觀點,我才能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也時時不忘提高自己,所以也才能擁有自己的生活到今天。
回復 亦云 2015-2-2 04:57
月色如銀: 是呀,我這也是歲月累積出來的觀點。年輕的時候總想把自己愛的人像財產一樣據為己有,不容許有絲毫的越軌;現在看看,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漫長的一生就是一次旅程
完全同意,別人的生活就是自己的鏡子和導師。我從小就喜歡觀察思考和總結周遭人的生活,從中拿來能夠借鑒和提升自己生活質量的東西。
收益匪淺!
一句話,用心的生活,生活一定會優厚的回報你。
從你的遊記的圖片和字裡行間就可以讀出來!

  
回復 月色如銀 2015-2-2 05:02
亦云: 完全同意,別人的生活就是自己的鏡子和導師。我從小就喜歡觀察思考和總結周遭人的生活,從中拿來能夠借鑒和提升自己生活質量的東西。
收益匪淺!
一句話,用心的
謝謝支持。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2-2 10:39
    
太深刻了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2-2 12:29
唐貝勒:       誰的錯吶?時代的產物?現實中太多類似家庭
我知道有一家洋人,在一個城市竟然有兩個家。一個註冊妻子。一個情人。過了二十年。他妻子才發覺他還另外有三個孩子。立即離婚了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2-2 12:30
llungwu: 為人妻子,多些包容吧!
秋天的記憶,吹不走革命的情感.
那人會這樣想。感情上的背叛,有的人是接受不了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01: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