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往事並不如煙 (紀念六四)

作者:sissycampbell  於 2014-5-2 09: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往事如夢|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20評論

關鍵詞:如煙



   二十五年前的某一天,清晨,教師們走入課堂時,立即發現竟然沒有一個學生,每個教室如此。罕見的現象,讓老師們目瞪口呆。開始,每個教師都以為自己的教學有問題,學生罷課了。匆匆回到教研室,副主任宣布,我們才知道學生們一早就在開會,從今天開始暫時沒課上了。何時複課不知道。

   隨後八大學院的學生手持著校旗,乘學校的大卡車,駛向城裡。同時我校學生也開始上車,一問才知學生們在天安門廣場有集會。大概這是各院校早已商量好的。

   我是一個不問政治的人,除了紅領巾。沒入過共青團,更沒入過共產黨。然而那時,我心激動,一種強烈的慾望想加入他們的行列。那是因為我的繼父五六年從美國回來后,受到了種種的凌辱和歧視。五七年馬上化為右派。七九年恢復自由后,他曾跟我講的西方的民主自由,並警告我不要介入政治。此時我們副主任也是年輕人,他問年輕教師,願意與他一起參加這次集會的,可以機騎車列隊。不會騎車者,有人願意可做自行車後座大家輪流帶她/他。副主任自行車頭上插著校旗,我們從西郊一口氣騎到天安門廣場。

   那場面讓我們震驚。天安門廣場無數的校旗迎風飄,上萬的學生在集會時振臂高呼,有時靜聽講演,秩序井然,令人瞠目!學生提出要求要與上邊對話,遭到拒絕!於是運動升級,學生連夜搭帳篷,開始了靜坐,不達到目地不會撤走。但仍然沒有效果,幾天後,學生就開始了他們的絕食運動。

  在這要說的一件事讓我很感動,人與人之間的冷漠一下子消失了,也就是那期間北京人空前團結,理解自然而然產生。就連個體生意互,也自發騎著摩托車送食物送水。各種服務全是自發的,人與人之間彷彿達到某種默契,嚴肅但友好。那是非常時期,我不明白為什麽人民都顯現出那善良的一面。至今我都懷念那段時間,人與人之間的溫暖相處。

  然而絕食學生進入危機狀態,我們看在眼裡心痛在心裡,想辦法天天跑天安門廣場,帶上生理鹽水和葡萄糖,因絕食學生已經很虛弱了。必須保護他們的生命安全。此外很多其他單位都加入進來增援,學生運動自然的擴大了範圍。但運動的規模變的空前的強大。趙紫陽總理來到天安門廣場與學生進行了交流,語重心長的講了話。我們沒碰上。內容大家都已知道。在這裡不再贅述。

  之後形勢急轉直下,六月四日白天,我到學校去,突然看到不知多少量裝甲車,載著全副武裝的大兵,那威懾力也讓我吃驚。我感到大事不好,廣場上的學生若不及時退出,不知會發生什麽事。果然當七點新聞,發出警告。要老百姓不要出門,不要到廣場去。反覆播放。那天我被老媽扣住,不讓出去。他們那一代是久經運動的老戰士了。警惕性極高。也知道甚麽事都有可能發生,像文革抄家,殺人,武鬥,這可是他們以前沒想到的。但發生了。今晚會發生甚麽,看架勢不會手軟的。所以她就是不讓我出去。

  第二天,副主任說不要到學校來。校大門有軍人警戒。第三天。副主任打電話說,若執行軍管他就辭職了。第四天主任打電話讓大家到學校去。一進學校大門。一種窒息的感覺油然而生,巨大的壓力從天而降。滿園的白花和黑絲帶掛在校園的樹上和灌木林里。我立即意識到,我校有學生逝去了。。。悲哀充斥著整個校園。死一般的靜寂。校內設有靈堂,幾個人確切數字我不知道。我想知道我的母校的情況,就與副主任騎車過去,可惜北大有軍人站崗。他說除非是在校師生,不接待外人。但我往裡面看到校園裡的黑白裝飾更加濃重。我們只好回學校了。

  在那一段時間裡,悲痛的陰雲沉沉的壓在八大學院的上空。壓在北京人的心頭。一周后,學校複課了。誰又有心上課呢?但誰也不提當時的事。在那低沉絕望的時刻,副主任對我們年輕的教師提出走出國門,尋找自己的出路。趁現在還沒決定軍管。

   但當時出國公安局有一個特別的要求,單位證明:「這個出國的人沒參加過暴亂」。我們每一個出國的教師都拿到了這份證明,而且是黨委第一書記和校長親筆寫的,並簽字蓋章的。副主任他第一個去了美國。陸續我們各自飛了。。。

   我們走出國門后,在外面聽到的,可比我看到的要血腥多了。因為那夜我們都沒敢去,那夜的星辰不閃耀,天格外的黑。知道共產黨不是吃素的。裝甲車是槍上了膛的。子彈不認人的。學生領袖為何沒有死的?早就逃走了。為了紀念死去的年輕的生命,寫下這很粗略的回憶!望朋友們包涵!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8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0 個評論)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5-2 09:14
很好的紀念。
回復 yulinw 2014-5-2 09:15
   沒有人會忘記~~
回復 tea2011 2014-5-2 09:19
yulinw:    沒有人會忘記~~
是的〜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09:26
白露為霜: 很好的紀念。
問候白露!謝謝支持!
回復 dwqdaniel 2014-5-2 09:27
好文,希望人人能寫下這些回憶,我們不會忘記的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09:27
yulinw:    沒有人會忘記~~
玉林好,謝謝你的支持。對,無人能忘記那一天!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09:28
tea2011: 是的〜
茶娃娃好,高興見到你回來。謝謝支持!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09:30
dwqdaniel: 好文,希望人人能寫下這些回憶,我們不會忘記的
謝謝帥哥支持!問候!
回復 dld 2014-5-2 09:40
請 劍俠 留意, 這篇文章 應該 列入 六四文集 , 這是我投的一票!實事求是,歷史不容篡改 !!
回復 解濱 2014-5-2 09:47
屠殺的那天夜裡,我們大學的中國留學生都無法睡覺。 很多人跑到我寢室來商量怎麼辦。 我跟《中國之春》打電話問他們有什麼活動,他們說第二天中午有一個抗議活動,就在中國領事館門口的大街上。 於是我們中國留學生連夜開了兩輛大車去參加抗議示威。  那天的大會上,我看到很多共產黨員宣布退黨。 第一次上萬留學生高呼「打倒共產黨」!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4-5-2 09:54
欠的賬總是要還的。哪有殺了人幹了壞事,事後再要逼著所有的受害者說;黨,我們錯了。」
回復 總裁判 2014-5-2 10:02
「我們每一個出國的教師都拿到了這份證明,而且是黨委第一書記和校長親筆寫的,並簽字蓋章的。」這我相信,當時絕大多數黨員幹部都向著六四學生。我當時不在北京,我們單位的書記不開證明,不讓我出境,這個人壞透了,是兼有內部編製的國家安全局某系統負責人。
回復 總裁判 2014-5-2 10:08
dwqdaniel: 好文,希望人人能寫下這些回憶,我們不會忘記的
我曾經設想過以血還血,叫我們單位的書記還!
回復 總裁判 2014-5-2 10:12
解濱: 屠殺的那天夜裡,我們大學的中國留學生都無法睡覺。 很多人跑到我寢室來商量怎麼辦。 我跟《中國之春》打電話問他們有什麼活動,他們說第二天中午有一個抗議活動
那天夜裡,我看到大街上都擠滿了人,遊行隊伍里喊的是「打倒李鵬!」,震天響,是上海交通大學的遊行隊伍。
回復 dwqdaniel 2014-5-2 10:35
總裁判: 我曾經設想過以血還血,叫我們單位的書記還!
老總把這段心路歷程也寫寫吧!
回復 總裁判 2014-5-2 10:45
dwqdaniel: 老總把這段心路歷程也寫寫吧!
涉及到好多人,很難照實寫,待六四正式確定為國難紀念日時,錄像里會有。我去年寫過一篇被審查的片段。
回復 dwqdaniel 2014-5-2 11:00
總裁判: 涉及到好多人,很難照實寫,待六四正式確定為國難紀念日時,錄像里會有。我去年寫過一篇被審查的片段。
今天再寫寫吧,我拉他們來給你捧場!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11:09
dld: 請 劍俠 留意, 這篇文章 應該 列入 六四文集 , 這是我投的一票!實事求是,歷史不容篡改 !!
謝謝 did 支持,謝謝你的關注。問候!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11:12
解濱: 屠殺的那天夜裡,我們大學的中國留學生都無法睡覺。 很多人跑到我寢室來商量怎麼辦。 我跟《中國之春》打電話問他們有什麼活動,他們說第二天中午有一個抗議活動
場面也很壯觀,不知國內的當政是否想到海外華人的反應,及他們的形像在世界人們的眼裡是甚麽影響。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5-2 11:14
北京的大平: 欠的賬總是要還的。哪有殺了人幹了壞事,事後再要逼著所有的受害者說;黨,我們錯了。」
他們把這次運動定位「暴亂」。平定「暴亂」是理直氣壯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00: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