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趙宇空:亞裔美國人不應該被基於種族的政策再次傷害!

作者:YukongZhao  於 2018-12-19 08: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華人與成功|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哈佛大學招生案審理本周進入了第三周。在公平錄取學生組織(SFFA)揭露出哈佛大學歧視美國亞裔孩子堆積如山的證據之後,哈佛大學本周出台了一場道德表演,讓十多名學生站到了證人席上。

正如預期的那樣,哈佛及其學生證人很可能將SFFA發起的訴訟標打上「對大學多樣化的攻擊」的標籤,並甚至可能被說成是「對有色人種的攻擊」。如果法律論據薄弱,為什麼不試圖通過宣稱道德制高點來取勝呢?

然而,對於採用這種入學模式的哈佛大學和許多大學來說,無論怎樣的道德說教、情感操縱或避重就輕都不能證明對美國亞裔孩子的明確歧視是正當的。如果您了解亞裔美國人的歷史,您就會知道原因。

19世紀50年代,第一批主要是華人的亞洲移民大規模來到美國。儘管他們的犧牲精神和辛勤奉獻對完成大陸鐵路至關重要,但他們的貢獻卻未得到承認。相反,他們勤奮的職業道德被認為是對掌握國家機器白人群體造成了威脅。

因此,美國歷史上第一個以種族為基礎的政策「排華法案」,於1882年頒布。從那時起,華裔美國人與黑人和原住民一樣成為美國最受歧視的種族群體之一。

六十年後,羅斯福總統簽署了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拘禁日裔美國人。於是又一個美國亞裔群體人受到另一項基於種族的政策所迫害。

20世紀80年代開始,受益於美國對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人才快速增長的需求以及鄧小平在中國實施的開放政策,新一波亞洲人,主要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人和印度人,紛紛移民來到美國。這些新移民從此成為美國高科技產業的支柱,也是這個國家經濟繁榮的主要貢獻者。

在重視教育和努力工作的優秀文化傳統影響下,大多數亞裔美國人把子女培養得很成功。雖然整個美國社會的中小學教育質量正在下降,但亞裔孩子在學業和許多課外項目方面都優於同齡人。

雖然美國科技(STEM)人才短缺正在損害我們的高科技產業並危及我們的國家安全,但很多美國亞裔孩子在這方面表現出色。 今天,他們主導所有與STEM相關的高中科技大賽和與STEM相關的奧林匹克競賽團隊。

任何有常識的人都會認為,在學業和和課外活動等方面品學兼優的亞裔申請學生應當受到美國一流大學的熱情歡迎,或是至少得到公平對待。 然而,事實卻展現了一副截然不同的畫面:亞裔不僅僅在哈佛大學,而且在其它採納了哈佛歧視性招生模式的很多大學受到了嚴重的歧視。

美國亞裔孩子從未要求任何政策的照顧。 他們通過重視教育和勤奮努力,取得了出色的綜合成績。 但他們被自由派政治家和許多大學管理者打上了「過度代表」的標籤,公然被變成種族配額限制的目標。

哈佛大學和許多其他一流大學實施的種族配額錄取制度導致了美國亞裔兒童的過重的學習負擔、心理壓力甚至自殺。 正如Ron Unz所描述那樣:

「這些領先的教育機構對亞裔學生的實際入學率設置了相當嚴格的上限,迫使這些亞裔學生競爭越來越激烈,以爭奪非常有限的錄取名額。 這引發了全國各地亞裔高中學生在全國範圍地進行大規模「學業軍備競賽」,如上圖所示,數學和科學競賽的成績一路飆升。 當更多的申請人被擠進固定尺寸大小的管道時,壓力會增加得很大。

最壞的例子是,在過去七年裡,加利福尼亞帕洛阿爾托的亨利-岡恩高中發生了十名學生自殺事件,其中許多是亞裔美國人。

對亞裔孩子雪上加霜的情況是:正如丹尼爾·戈爾登先生在2007年所揭露的,哈佛大學和許多其一流大學廣泛使用種族刻板印象來歧視亞裔美國兒童。這最近在公平錄取學生組織起訴哈佛大學所發現的證據中獲得證實。

雖然亞裔學生在所有客觀指標上都表現十分優秀,但他們在哈佛個人素質評價中一直被評為最低。哈佛個人素質評價粗魯地把亞裔美國學生歸類為不討人喜歡、沒有特色,或缺乏勇氣、領導能力及冒險精神。這種令人髮指的歧視既是毫無根據的,也是對亞裔美國人的侮辱。事實的真相是,亞裔美國人在創業、技術創新、藝術和創造力方面都名列前茅。

在矽谷和全國其它研發中心,亞裔美國人是美國才智和創新的一個重要支柱。在美國各主要街道,任何中國或韓國餐館,印度或巴基斯坦運營的加油站都體現了亞裔傑出的領導力和勇於冒險的精神。

不幸的是,歷史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重演。當《排華法案》被引入時,華人被貶稱為「黃禍」,低劣於白人。在上世紀20年代,哈佛推行了全面評估的方法,利用在個人素質打低分的方法,在短短的一年中把猶太裔申請學生的招生錄取率從17%降低到7%。如今,哈佛又在利用同樣的骯髒伎倆來詆毀亞裔申請學生。     

為了避免被這樣地詆毀,亞裔孩子在申請哈佛等著名院校時經常被輔導員提醒,要隱藏他們的種族和民族身份。

大約六年前,皮尤研究中心稱讚亞裔美國人是美國「收入最高,受過最好教育的」種族群體。如果不是因為哈佛及其它大學實施這種可怕的歧視,像這樣成功的族裔絕不需要隱藏自己的驕傲的文化淵源。

回到當前的哈佛的審判,我預料在這周的辯護中哈佛將會渲染美化其基於種族的招生政策。但卻會隱藏一個醜陋的事實:基於種族的高校招生方式只是被政客們隨手拿來使用的一個「創口貼」,用以掩蓋一個大而深的傷口眾多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區里失敗的中小學教育才是美國大學校園裡缺乏種族多樣性的根本原因。

紐約時報上一篇發表於2017824日的文章表明,「縱然有了平權法案,與35年前相比,如今黑人和西裔在美國一流大學的比例卻越發下降。」以種族為基礎的錄取政策在解決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區的教育問題上已經證明無效!

同樣可以預期,在其辯護中,哈佛將故意忽略不提亞裔美國人也是「有色人種」,來自非常多樣化的背景,而且在美國歷史上遭受到過諸如排華法案和日裔拘禁事件迫害的這類令人髮指的以種族為基礎政策迫害這樣一些非常重要的事實。

哈佛更沒有勇氣承認為他們所搞的基於種族的社會工程正在再次使美國亞裔受到傷害。他們傷害的恰恰正是我們國家最為勤奮的貢獻者之一。

(本文作者是美國亞裔教育聯盟主席趙宇空先生,原文發表在20181031日的 DailyCaller.com 歡迎大家點擊此鏈接,大力支持美國亞裔教育聯盟為亞裔孩子的抗爭: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donate-zh/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東方朔風 2018-12-22 09:56
如果用統計數據判斷,亞裔在常春藤以及很多其它大學的確是"過度代表"了。 伯克利加大的亞裔學生已經達到近40%,MIT 23.9%,  哈佛 22.9%.  遠遠高於人口比例。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哈佛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以摧毀既有的根本辦學理念來實現自己的目的並不一定明智。如果僅僅以SAT分數和一些公式化的課外活動決定錄取,那麼結局只能是哈佛大學最終變成了菲律賓大學或者北京大學。美國大學的優秀,是在亞裔學生基本0%的時候就達成的。物極必反,把美國大學逼到徹底廢除SAT等等既有錄取標準並不符合亞裔學生的長遠利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4 16: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