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趙宇空談亞裔反對藤校入學歧視的抗爭

作者:YukongZhao  於 2016-1-19 06: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華人與成功|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哈佛等美國一流大學對亞裔有沒有歧視?會影響到您自己的孩子嗎?亞裔社團是怎麼樣進行抗爭的?有沒有成效?在紀念美國民權運動先驅馬丁·路德·金博士的這個重要日子,發起和共同領導了64個亞裔組織聯合申訴哈佛大學的亞裔教育聯盟(AACE)主席趙宇空先生在2016116日接受了UBC浪花先生的採訪,親自給大家解答以上亞裔家長十分關切的問題。他同時呼籲亞裔社團加入亞裔教育聯盟對耶魯、布朗和達特茅斯大學歧視亞裔的申訴,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join-ybd-complaint-zh/, 並呼籲願意支持AACE的個人,參加義工奉獻或進行捐款: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donate-zh/。 以下是採訪錄音的整理:

 

UBC浪花:下周一,118日是馬丁·路德·金紀念日,我們今天有幸邀請到亞裔教育聯盟主席,華裔雙語作家趙宇空先生來給我們介紹亞裔反對藤校入學歧視的抗爭

 

UBC浪花:我們在馬丁·路德·金紀念日討論美國名校對亞裔學生的入學歧視和亞裔社團的抗爭,意義是什麼?

趙宇空:謝謝浪花。馬丁·路德·金是美國民權運動的先驅,他的精神是賦予每個種族、每個人平等的權利。他提出,不要以個人的膚色,而是以個人的品德來看待每個人。這與我們爭取亞裔孩子的平等教育權益的理念是相同的。我記得在去年馬丁·路德·金紀念日的時候,和我們一起聯合申訴哈佛大學的柳大律師告訴我,他正在修改我撰寫的申訴哈佛的草稿,這樣度過了一個十分有意義的一天。我想,今天的採訪就具有同樣的意義。

 

UBC浪花:有些朋友對藤校有沒有歧視有不同的意見,他們說,亞裔6%的人口,在藤校已經佔了14%以上了,難道還有歧視嗎?那麼這方面的標準是什麼?

趙宇空:藤校有沒有歧視不是看人口和學生比例,而是看在法律面前的公平。亞裔很多是高科技精英,孩子大比例進入藤校是正常的。這方面的法律標準是:

第一、憲法第十四修正案規定了每個美國公民(自然公民或歸化移民)都享受法律的同等保護:the equal protection of the laws。」

第二、1964年民權法案第六章禁止任何接受聯邦資助的機構以種族、膚色或出生國對任何人進行歧視

第三、最高法院對大學錄取使用種族因素的若干判決:

·       加州大學對Bakke (1978)的判決就禁止種族配額。

·       GratzBollinge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2002)判決認為(給某些種族)加分制是違憲的

·       Grutter v. Bollinge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Law School, 2003)的判決再次禁止種族配額。

·       2013 Fisher對德州大學案的判決進一步把大學錄取使用種族因素限制到非決定性的,在沒有可替代的多元化方案的最後一招,並要求不能給任何種族帶來不合理負擔。

 

UBC浪花:您剛才談到了美國相關的法律和最高法院的判決,如果依照這些標準,藤校有沒有歧視呢?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趙宇空:藤校對亞裔考生有嚴重歧視,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三重標準;普利策新聞獎獲得者,前華爾街日報記者Daniel Golden 2007年出版Price of Admissions. 由於哈佛大學和其他精英大學針對亞裔的歧視過於嚴重,Golden在他的專著里單獨特例了一整章新猶太人來把亞裔所遭受的歧視和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猶太人所受到的歧視相提並論。他在文中寫道:大多數精英學校的錄取流程有三重標準,對亞裔要求最高,其次是白人,最低的是非裔和西裔。  兩年後,普林斯頓大學教授Thomas Espenshade 和他的學生Alexandra Radford發表研究證明: 亞裔的錄取率在每一個SAT分數區間都是最低的。平均來看,亞裔要進入美國的名校,所需的SAT成績必須要比白人學生高140分,比西裔學生高270 分,比黑人學生要高450分(總分1600分)。

第二、種族配額;Ron Unz 2012年發表文章闡述: 1993年哈佛大學的亞裔學生比例達到了20%,然後立刻就下滑,並基本上一直保持在比這低35個百分點的水平。儘管亞裔的人口總數從1993年到現在已經翻了一倍,並且學生素質提高,亞裔在哈佛的相對入學率一直在暴跌,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已經下降了超過一半。在耶魯、康奈爾和許多其他常青藤學校都有類似的下降。 我最近到南佛州,那裡的華人家長告訴我,十年前很多華人孩子很容易進入藤校,現在十分難。這就是因為亞裔人口增長了一倍,但藤校依然使用同樣的種族配額對亞裔考生進行限制。

第三、使用種族偏見。美國社會對亞裔有著很多的種族偏見,如說我們的孩子很內向、是只會考試的書獃子,沒有創造力,沒有領導能力和冒險精神等。Daniel Golden的書中就提供了許多關於哈佛和其他精英大學如何用各種種族偏見歧視亞裔申請學生的例子。

 

UBC浪花:這些歧視普遍嗎?

趙宇空:非常嚴重和普遍。我可以舉三個例子來說明:

第一個是一位新英格蘭的亞裔孩子;2015720日,他父親向美國教育部民權辦公室提交了對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杜克大學、賓州大學、布朗大學,達茅斯大學、康奈爾大學、芝加哥大學和艾姆赫斯特大學的申訴。他指出:九所大學不公平地拒絕了他的女兒,使得他女兒不得不選擇國外留學。但是,她同班有超過十六位成績不如她,在課外活動方面取得的成績與她相當或不如她的非亞裔同學卻被長春藤或其它一流大學錄取。這一案例證明了對美國大學對亞裔申請者的歧視十分普遍的,不僅限制於藤校

第二個是在南佛州;201593, 一位居住在佛羅里達州的亞裔父親向教育部人權辦公室提交了對哈佛大學的申訴。根據該父親的控訴,其子在各方面的表現都十分卓著。他不僅學習成績優秀,大量投身於義務勞動,體育十分出色,而且還在經濟學和火箭的全國比賽中獲得大獎。然而,就因為他是亞裔,他卻被哈佛大學給不公正地拒絕了。在他所畢業的某佛羅里達州高中,前四名學生都是亞裔,卻沒有被任何一所長春藤或其它一流大學錄取。排名在後的六名非亞裔學生卻被長春藤盟校和斯坦佛大學錄取。這一典型案例證明了對美國大學對亞裔申請者的歧視是系統和嚴重的。

第三是前賓夕法尼亞大學錄取副主任Sara Harberson201569日在洛杉磯時報發表的評論員文章:她寫到,在大學錄取時,錄取官員對亞裔孩子常常只挑成績排名第一的。差一點都不考慮。成績第一往往還不夠,錄取官員還要在這個亞裔學生身上找特色。如果沒有特色,就會落選。沒有錄取官員會為其辯護。這不是雞蛋裡挑骨頭嗎?對亞裔孩子實施了明顯的高於其他族裔的苛刻標準。

 

UBC浪花:是什麼原因促使您發起申訴哈佛這個義舉的?

趙宇空:我從自己的孩子進入高中后,開始關注到藤校對亞裔孩子的歧視,20144月正式呼籲華人孩子加入對哈佛的起訴,反對這一歧視。之後看到Michael Wang等亞裔孩子勇敢地站出來個人申訴藤校,卻沒有華人社團支持。而非裔組織就有NAACP這樣的組織,一旦他們有同胞被歧視,就提供組織和法律上的支持。所以覺得我們應該凝聚社團的力量,進行抗爭。後來我參與並看到加州反SCA5運動湧現出很多反對教育歧視的草根組織,覺得條件已經成熟,就在當年6月提出亞裔社團應該聯合申訴藤校。在201411月和李春燕、歐陽了寒、陳郁、孫盈盈、張國棟、王耀明、 Swann Lee, 謝文鴻、Henry Yang, Ted Tian,浪花先生等華人社會活動家共同成立了申訴哈佛組委會,開始了申訴哈佛大學的行動準備。

 

UBC浪花:申訴哈佛的產生了什麼樣的效果?

趙宇空:可以說,我們在美國社會創造了巨大的政治和新聞影響:

·       2015515日, 美國亞裔聯盟的代表們正式向美國教育部民權辦公室和美國司法部民權司對哈佛大學正式提交其違反民權的申訴,在首都華盛頓召開新聞發布會,並且與國會眾議員孟昭文、佛吉尼亞·福克斯和達納·羅波拉巴克會面,達納·羅波拉巴克並出席新聞發布會。

·       2015515日至31日,獲得了來自美國、亞洲、歐洲、大洋洲和中東超過50篇新聞報道。覆蓋了所有美國主流媒體。

·       2015519日至626日,20多篇同情性評論文章刊登於各大英文報紙。201565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了對我的長篇專題採訪。這是美國排名第一,發行量達兩百的報紙多年來對這類事件的最全面和深度的一次採訪。

·       2015622日, 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艾德·羅伊斯為首的5名眾議員向教育部和司法部發出聯署信件,支持我們的申訴。

·       2015年8月4日,美國眾議院7位亞裔代表趙美心、 Robert C. 「Bobby」 Scott, Michael Honda, Mark Takano, 孟昭文劉雲平 Mark Takai 向美國司法部發出信件,支持我們對於哈佛的申訴。

這是亞裔教育維權近幾十年來影響最大的事件,我們在眾多社團和義工的支持下,共同書寫了亞裔教育維權的一個新篇章!

 

UBC浪花:申訴哈佛這一產生巨大影響的項目是怎麼完成的?有人說是草根義工的壯舉,準確嗎?

趙宇空:完全準確。《經濟學人》雜誌在採訪我的時候談到,我們這些出來為孩子爭取平等教育權益的人都不是政客,而是華人父母、草根自己站了出來。我們有狼崽(陳郁)、歐陽了寒、孫盈盈、李春燕、張國棟、浪花、柳律師、謝文鴻、解斌、草茅等眾多朋友在申訴哈佛前後做出了做出了很多奉獻才得以完成的。值得告訴大家的是,我們在申訴哈佛時,沒有向社會募捐,我們組委會成員是自己掏腰包買機票到華盛頓DC上交申訴,開新聞發布會的。亞裔教育聯盟就是憑著這種奉獻精神做事的。

 

UBC浪花:有人問,有必要上藤校嗎?您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呢?

趙宇空:我們反對揠苗助長。把沒有足夠天賦的孩子推入名校,會造成孩子不適當的身心壓力。然而,對有能力的孩子,我們應該支持他們進入哈佛大學等名校。據The Century Foundation發表的一篇文章,美國政界42% 的領袖,商界54% 的領袖都來自美國12所最著名的大學。為了孩子的前途,為了亞裔的社會地位,為了美國的未來,亞裔必須爭取。亞裔不應該只是美國的高級勞動力,而應該把我們文化中的精華和東方的智慧帶給美國人民,在美國社會制度的建設和改進的層面發揮影響力。進入名校,進而成為美國政治和商業精英的一員,可以增加亞裔對美國的影響。

 

UBC浪花:有人說,藤校錄取全面發展的孩子,亞裔孩子只是考分好,所以錄取不上?是這樣的嗎?

趙宇空:不然,亞裔孩子到了美國之後,在中西教育理念的影響下,大多數孩子都是全面發展的。如我所在的奧蘭多的亞裔傳統基金會就每年獎勵優秀的亞裔孩子,其條件就是全面的,包括學習成績、領導能力、義工貢獻和參與傳承我們的文化。加州洛杉磯分校教授Richard Sander 10UCLA學生統計分析,沒有發現學生的綜合素質與種族有關聯。那些受到歧視,出來申訴的孩子都十分優秀。

而且,我們在申訴里並沒有主張以分數為唯一錄取標準。同樣是以綜合成績、社會活動等多方面標準衡量評定的美國總統獎(Presidential Scholars)亞裔在過去五年佔了30%左右,遠高於藤校長期保持的14-18%的錄取比例

 

UBC浪花:您剛才談到了美國社會和藤校對亞裔的固有偏見,如說我們的孩子沒有創造性,如何才能改變這種社會歧見呢?

趙宇空:這些都是二三十年前的種族偏見。我們要義正詞嚴地對這些不符合事實的偏見進行駁斥。我在申訴書和《福布斯》雜誌發表評論員文章駁斥這些謬論。舉幾個重要的事實:2006-2012 42%高科技企業是由亞裔創立或參與創立的,雖然我們只佔美國人口6%。每一個都需要創造性、領導能力和冒險精神。每一個華人中餐館,印度和巴基斯坦人開的汽車旅館都需要領導能力和冒險精神。我們不能老是在美國社會宣傳這些種族偏見。這樣就會讓藤校找到借口,歧視我們的孩子。我們應該廣泛宣傳我們的成功。這樣才能改善華人的社會地位。

 

UBC浪花:您出版《華人成功的秘訣》一書,目的就是改善華人社會地位嗎?英文中文版都有嗎?

趙宇空:是。我出版《華人成功的秘訣》一書有幾個目的: 首先是讓孩子傳承那些使華人在美國成功的優秀文化價值觀,如勤學、節儉、顧家、擇友而交等;其次是幫助美國社會解決其教育、理財、犯罪率高等社會問題。第三是提高華人的社會地位。其英文版在2013年出版。中文版將在這一兩周在中國書店發行。

 

UBC浪花:對趙先生中文新書出版表示祝賀,希望它能幫助我們華人提供我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讓我們回到申訴藤校的話題。有人說,哈佛、藤校都是私立學校,為什麼你們要申訴,讓政府干預他們的自主招生呢?

趙宇空:任何在美國的公民和機構,都受美國憲法制約。此外,在Fisher vs. University of Texas 案中,哈佛大學出具的支持德州大學的文件中說明:由於哈佛大學接受了大量的聯邦政府資助,它應該遵守美國1964年人權法案的第六條和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

 

UBC浪花:有些組織說你們申訴哈佛是反對平權法,是不關心非裔和其他族裔的教育,是這樣的嗎?

趙宇空:不對。亞裔教育聯盟有兩個目標:第一是消除在現行法律下美國名校對亞裔的歧視。這就是我們申訴藤校的目的和我們努力的重點。

第二,從長遠來看,我們希望美國能改變以種族為依據進行大學錄取的平權法,因為它實質上是以亞裔、白人、低收入非裔和西裔為代價照顧了非裔和西裔的中、高產階層。而且,它使很多非裔和西裔學生進入了與他們能力不相符的大學,而後無法適應,不能畢業。以種族為依據的平權法是左翼政治家不願意花大力氣來真正解決落後社區教育質量差這一問題,而實行的一種治標不治本的表面功夫。哈佛大學一位非裔教授研究表明,哈佛所錄取的非裔學生中,三分之二是經濟條件好的非洲來的新移民或混血家庭的孩子。真正只有三分之一的才是土生土長在非裔社區里的。以種族為依據進行大學錄取的平權法是一把雙刃劍,既傷了亞裔和白人學生,又傷了本土出生的低收入非裔和西裔。

我們希望美國從根本上改善貧困社區的中小學教育,以此來提高多元化。此外,我們支持不分種族的、以經濟條件為依據的平權法,因為它能真正照顧那些需要幫助的窮孩子。雖然這樣做非裔和西裔得到的照顧仍然會比亞裔多,但是為了美國的未來,為了美國社會的多元化,為了提高整個國家的競爭能力,我們贊同這樣的平權法。

需要說明的是:我們只反對在大學錄取中使用種族因素,並不涉及到在就業和政府合同等其它領域的平權法。

 

UBC浪花:好像教育部在去年六月拒絕受理你們的申訴?為什麼?你們之後停止抗爭了嗎? 主要採取了什麼行動?

趙宇空:2015625日,美國亞裔教育聯盟收到來自教育部民權辦公室的來信,給出了不予受理的答覆,原因是美國聯邦法庭有一起類似案件正等待開審。美國亞裔教育聯盟誓言繼續為孩子的平等教育權利進行抗爭。我們之後採取的行動包括:

·       2015720日,在美國亞裔教育聯盟的呼籲下,一位新英格蘭的亞裔父親向美國教育部民權辦公室提交了對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杜克大學、賓州大學、布朗大學,達茅斯大學、康奈爾大學、芝加哥大學和艾姆赫斯特大學的申訴。

·       201593, 一位居住在佛羅里達州的亞裔父親響應我們的呼籲, 向教育部人權辦公室提交了對哈佛大學的申訴。

·       2015910, 亞裔教育聯盟(AACE)代表了117個華裔、印度裔、巴基斯坦裔、韓裔、越南和其他亞裔社團和教育機構,聯合亞裔法律基金會(AALF)向美國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非當事人法庭陳述(amicus brief),敦促最高法院全面禁止在大學錄取中的種族歧視行為。這份文件的提交是為了支持原告阿比蓋爾費舍爾(Fisher)在費舍爾對得克薩斯州大學的訴訟。

·       2015928, 美國亞裔教育聯盟於日前向美國教育部民權辦公室助理部長凱瑟琳拉蒙遞交正式信函,對教育部民權辦公室於201599日針對普林斯頓大學歧視亞裔學生調查報告的結論進行了駁斥。。該報告使用了很不科學的定性分析,以證明普林斯頓在大學錄取過程中沒有把種族當作一個決定性因素。然而,這份報告沒有反駁普林斯頓和其他藤校總是在學業和課外活動等方面用最高的標準來要求亞裔學生這一歧視的事實。

·       2015129, 在費雪爾起訴德州大學再次在最高法院聽證之時,亞裔教育聯盟在最高法院門口組織了示威活動,支持平等入學權益,反對大學在招生中對亞裔學生的歧視。

 

UBC浪花:您談到了你們在今年七月建立了亞裔教育聯盟,為什麼成立組織? 

趙宇空:亞裔需要一個為教育維權的橋頭堡。像非裔的NAACP那樣來支持我們的孩子,為他們的平等權益進行抗爭,持續不懈地實現我們的宗旨和目標。如果沒有這樣一個組織做持續努力,靠搞運動那樣很快散掉,我們就無法持續施加壓力,實現我們消除歧視的目標,連藤校找個對話的組織都找不到。

  

UBC浪花:亞裔教育聯盟下一步的策略和行動計劃是什麼?

趙宇空:亞裔教育聯盟的策略是:第一是消除在現行法律下美國名校對亞裔的歧視。這就是我們申訴藤校的目的。第二,從長遠來看,我們希望美國能改變以種族為依據的平權法,就向加州的209法案那樣,這樣就根本消除了歧視的依據。

我們的行動計劃如下:

1. 啟動媒體宣傳和深入社區推廣,增進公眾對此的了解,如今天的活動就是這個目的;

2. 提交行政申訴或採取法律行為來反對大學錄取中對亞裔的歧視; 
我們在今年三、四月份將對耶魯、布朗和達特莫斯大學進行申訴。

3. 鼓勵並支持亞裔學生提交申訴或採取法律行為;

4. 倡導有利於平等教育機會的立法改變,如我們向最高法院上交陳述,要求取締大學錄取中的種族歧視;


5. 就相關政策和法律問題發表立場和聲明,如我們對教育部民權辦公室有關普林斯頓大學的報告提出質疑;

 

UBC浪花:有人說,咱們等著Blum起訴哈佛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申訴其他藤校?申訴其它藤校有效果嗎?

趙宇空:第一、亞裔必須發出自己的聲音。Blum起訴哈佛之後就有媒體攻擊他,說他不代表亞裔。我們如果沒有一個自己的組織,發出自己的聲音,美國社會就很難相信藤校有歧視。我們申訴哈佛,產生了比Blum起訴哈佛還大的社會影響,就是因為我們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第二、 可以迫使藤校儘快改變其歧視性的行為,提高亞裔的錄取率。

普林斯頓大學的例子就十分有說服力。該校在2006年受到華裔學生Jian Li的申訴,2012年又遭受到一名印度裔學生的申訴,2013年受到Michael Wang的申訴。在這些申訴和教育部對其調查的壓力下,普林斯頓大學對亞裔的錄取率有了大幅增加。從2007年的14.2%,增加到2012年的21.9% 2014年又增加到了25.4%。與2007年的基數相比,這可是79%的增加。沒有這些申訴,普林斯頓能改變它們對亞裔的歧視行為嗎?

 

UBC浪花:亞裔社團能夠為孩子的平等教育權益做些什麼呢?大家的顧慮主要是什麼?

趙宇空:亞裔社團應該積極加入亞裔教育聯盟,成為我們的組織成員,並加入我們對耶魯、布朗和達特莫斯大學的申訴。我們的目標是聯合200個以上的團體,在今年34月份對這三所大學提出申訴,讓美國社會和最高法院聽到亞裔社區真正的聲音。扭轉160亞裔社團在去年11月向最高法院上交陳述,支持以種族為大學錄取因素的不良影響。鏈接是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join-ybd-complaint-zh/

 常常碰到的問題是有些社團領袖擔心自己的組織是非營利組織,不便於參與。其實,這種顧慮是不必要的。因為這項申訴不是支持某個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政治活動,而是為了保護協會會員的利益;這種行為受到關於言論自由保護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凡是亞裔組織,其組織成員或家屬有被哈佛大學不公正拒絕過,或擔心其組織成員或家屬將來會受到歧視的亞裔社團都可以加入。如非裔組織對Thomas Jefferson高中的申訴也同樣有非政治性組織聯合簽署。而且,這項申訴合理合法,受到哈佛大學或美國政府報復或刁難的可能性極小。

 

UBC浪花:作為個人,如果沒有組織的話,如何為亞裔教育聯盟做出貢獻呢?

趙宇空:幫助聯繫社團、宣傳AACE,並可以向AACE捐款,鏈接是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donate-zh/ 我們爭取亞裔孩子的平等教育權益需要大家的參與。

 

UBC浪花:最後一個問題,您作為某大公司的全球規劃總監,怎麼會投身於關心亞裔社區利益的活動中來呢?

趙宇空:我二十多年前赴美留學,早年忙於找工作、拿綠卡、安身立命。在事業穩定之後,我看到了美國的很多社會問題,如教育落後、理財危機,所以出書,試圖把很多儒家的優秀價值觀,如重學、節儉、齊家等介紹給美國社會。在這一個過程中,有幸認識了曾經積極推動加州209法案,幫助消除了加州大學錄取中使用種族因素的李心培先生,在他的鼓勵下投身於關心亞裔社區利益的活動中來。我覺得這是自己在生活穩定后,想為社會和自己的族裔做一些貢獻,做一件人生有意義的事情吧。這裡我想說的是;我認為不止我一個人,我們這些所有參與申訴哈佛、參與和支持亞裔教育聯盟為孩子爭取平等教育權益的朋友和義工都有這樣的情懷。

在此,我鄭重向我們亞裔社團領袖和個人呼籲,歡迎你們支持和加入亞裔教育聯盟。因為這是一項正義和值得驕傲的行動。我們今天共同做出努力,若干年之後,您可以驕傲地告訴您的兒子、孫子,我們當初為你們的平等教育權益做出過奮爭。謝謝大家的收聽!

 

UBC浪花:好!非常感謝趙先生精彩的作答,幫助我們的聽眾了解和澄清了很多問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亞裔教育聯盟,為孩子創造出公平的環境,實現馬丁路德金所夢想那樣:以一個人的品德,而不是以膚色來看待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9 07:47
先要消滅虎媽。
回復 十路 2016-1-19 10:30
「使用種族偏見。美國社會對亞裔有著很多的種族偏見,如說我們的孩子很內向、是只會考試的書獃子,沒有創造力,沒有領導能力和冒險精神等。」   好像聽到華人這樣說的不少,你認為這樣說偏離事實有多遠?如同說西人孩子不太會心算?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1-19 11:16
應該支持一下~
回復 gude 2016-1-19 11:30
舌尖上的世界: 先要消滅虎媽。
對!我們的孩子並沒有入鄉隨俗,這讓白人很看不慣。就拿虎媽逼孩子學鋼琴,上補習班,在家做額外考題,各種練習題,為了進名校去做義工等等等,帶有強烈的目的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08: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