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大同和資本撕裂的剖析

作者:goofegg  於 2022-5-7 10: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博客記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暨疫情中國經濟和防控的教訓和反思

小標題加在上面行,起的有點怪,容我慢慢道來吧。
大同世界的理想,在中國古代一直都有,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不從自然界中過度的索取造成耗竭,很多這類的成語:食魚勿反,勿涸澤而漁。。。
起源於西方的資本社會正好相反,為了自己資本的增值,把自己小集團的利益和整體割裂開來,會無底線的向其他部分索取,甚至不惜挑起戰爭引導資本流向自己,來解決自身問題。
中國現在也是跟著西方那一套經濟學邏輯,看重GDP,不知覺的推動自身的產業擴大生產來成就利益的更大化,企業生產的越多,賣的越多,收入越多;醫療產業的病人越多,醫藥賣的更多,醫藥產業的收入越多。。。
國家統計的每一張報表,各行業的規模數據都是逐年的增長提高,才能感覺到經濟欣欣向榮的歡欣鼓舞。這樣發展的節奏,隨著科技的進步,只能是人類從自然界索取的能力更加提高,並且資本的貪婪挑起的戰爭造成地球更加承受不住的破壞,而最後的崩潰導致人類文明的倒退甚至毀滅。
我們理想的社會應該是這樣么?人類文明的進步就應該這麼前途暗淡么?
我想中國古人的思想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答案,中國從原始社會的文明經歷奴隸、封建等社會制度達到今天的社會主義,世界大同、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理念一直貫穿始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們的古人一直都是為了後代更好的生活,為了留給子孫更好的世界不辭自己這一世的辛苦,極少為了自己的慾望無節制的透支未來子孫要久遠生存的世界的財富,而且我們是相信輪迴的,我們還會輪迴到這個世界,誰也不願意看到的是一個更凄慘的世界。
中國的民眾存錢不透支的消費是普遍的習慣,而透支未來的消費習慣在西方普遍盛行。即使最高超的軍事思想和手段出自中國,但中國從來不提倡使用戰爭來解決問題,而美國為了解決自身的問題以及戰略目的,會全球挑起戰爭,甚至要挑起局部的核戰。他們的多黨,每個黨代表著不同資本集團的利益,上台的政黨為了自己背後的財團的利益左右國家的政策,軍工複合體的利益更大化需要更多的戰爭,更多的賣軍火;醫藥財團需要更多的瘟疫、更多的病患,大麻合法化,甚至食品中都可以合法的添加這些成分。。。
這和我們理想的社會相去甚遠,我想理想的社會應該是世界大同無戰爭、人民少疾少病痛為利益最大化的,而且是可以有經濟模式驅動這樣運行的。我想中國應該有一套完全和西方經濟學不一樣的理論來指導和分析這樣的社會運轉。
這次疫情持續了兩年多,從武漢開始,中國果斷處置控制住疫情並使中國平穩的渡過了兩年,經濟與社會運行都正常有序,反觀國外,被一波波變異的疫情傳播肆虐,工廠生產等活動斷斷續續。中國這樣的優勢本來是可以賺大錢的,可是溫水政策使我們錯失了良機,也許是考慮疫情下企業的艱難,所以有各種退稅和出口退稅政策,可是這樣的政策使得出口的物資惡性低利潤的競爭,雖然生產了大量的物資,但是並沒有賺很多的錢。海外的市場不管你降不降價,他的規模就在那裡,而且中外疫情對比的優勢使得產業無法從中國轉移,退稅使得本該我們賺的錢白白流失,使得競爭力高的企業感覺退稅錢賺的容易不思進取,競爭力差的加大生產維生。這些稅本來應該進入國庫,增加企業競爭力並用很小一部分來保障破產企業員工的生活,剩下的大部分正好可以用於疫情的大量消耗。
兩年的平穩使得我們沉醉於前期疫情少死亡人口的功勞簿以及虛妄的制度優越感,而從來沒有考慮過後期疫情可能面臨突然爆發的可能性:醫院救治通道不暢,沒有分區的考慮,使得急診救治無門或需要核酸報告的掣肘,從上到下都在幻想病毒最終變得無害時自然平順的放開渡過疫情。
這次的上海,使得這一切的幻想和無準備暴露無餘,現在正好反過來,我們變成了現在這般風聲鶴唳的社會經濟活動的一波波停擺,國外救治模式的常態運行,生產生活慢慢的恢復秩序,可是中國面臨疫情本來應該比國外更輕鬆應對的啊:

  • 在中國,民眾和人流很容易控制,說封閉,民眾無怨言全部禁行;在西方,要封閉,民眾暴力鬧事,甚至拿槍來對著干
  • 在中國,全員核酸檢測民眾配合,紅碼即使方艙條件不好不情願,也會配合隔離,黃碼會配合限制活動範圍,綠碼行動雖然無障礙,但是大部分會做好自我保護;在西方,沒有各種管理措施,陽性的民眾隨意遊走,更有廣大的陰性民眾不願戴口罩等自我保護,更有甚者和廣大的陽性一起聚眾狂歡

如果病毒在外肆虐,有醫藥資本集團的姑且縱容甚至推波助瀾;國內現在疫情防控是從國庫掏用資金,為了人民的利益可以不計代價,這樣的初心和無人性的對待人民生命的資本主義社會相比有先天的優勢,但是這樣不計代價的高壓防控也會面臨各種問題:

  • 上海的拉胯使得疫情長時間控制不住,出現發疫情財的不法之徒
  • 有些核酸檢測公司假陽性甚至檢測不作為造成更多傳播導致需要更多的核酸檢測的利益更大化
  • 各地防疫的柵欄、桌板大量的生產,方艙的大量建設,疫情過後又是大量的浪費
  • 更多的大白成群結隊,入戶核酸很普遍,上門新娘的婚房核酸檢測還被當成正能量傳播,想不到防護服保護自己的時候,直面病毒和更多人的大白是最大的傳染隱患么?
    。。。

上海原來探索小政府讓渡很多職能的試點現在被很多人當作笑話,但是我想小政府的目標是好的,不過讓渡出去的職能應該是什麼背景的公司接收是可斟酌的,如果讓渡給類似水電氣以及運營商這樣的國資背景的公司,碰到自然災害和疫情時能不考慮利潤為人民負責的公司,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那麼在國內不知是否可以探索另一種資本模式的利益最大化來防控疫情:幾大國資保險公司各省市分片區負責疫情防控,國庫應對疫情的專項資金按所負責的地區的人口比例分配其使用支配權,他們協調醫院、核酸檢測、新冠醫藥等資源,以及其他社會資源,可以探索防控模式,目標是少死亡人口,因疫情死亡的新冠和非新冠都算進去,死亡人員親屬以及政府聯合監督統計。疫情結束或分階段,他們的收入以死亡率小做為目標獎勵績效,支配的資金花剩下的錢按比例分配。會有一種或多種規則模式是死亡人口少,防控花費小是其利益的更大化。
疫情之外,政府少些溫水類的退稅政策,即使有這類政策,也是給那些小的初創公司,收上來的稅可以為人民投各種保險,政府做好規則的制定和監管以及考核,這樣的國資背景保險公司是可以接受政府讓渡出去的很多職能來調控社會資源的,人民少生病他們的利益才能更大化,我想他們是有內驅力來推動醫藥科技的發展,收購或和葯企合作隨時應對各種爆發時的疫苗、醫藥及檢測的需求,而目標不是為了藥物更多的消耗以及更多的檢測,我想這樣的模式成熟了,大醫治未病也會慢慢的成為潮流吧,這正是中醫的整體理念以及古代中國大同世界的理念,現代跟隨西方經濟學模式越走越深造成的各種資本和利益的撕裂,讓每一部分都變成了猛虎來撕咬人民,在未來的中國應該改一改了。
附:我寫過的世界危機的系列文章
如果認同我的觀點的話,麻煩幫忙分享公眾號的一些文章:
我的公眾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21: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