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曾經做過一次槍手

作者:goofegg  於 2022-5-1 22: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博客記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7年前,江西2位「奪刀少年」,因救全車人錯過高考,現在如何了?
依然是為了現在的疫情不要加碼防控的走極端的目的,博人眼球,來寫寫自己的一件陳年往事。
先分享一下上面鏈接的文章,很佩服裡面的兩個少年,當初有清華、招飛等誘人的選擇,最後依然為了不破壞規則,選擇了踏踏實實的按規則考試,並分別進了兩所很普通的大學。
現在已經畢業工作,我想從當初的面對誘惑選擇不破壞規則的懵懂少年,現在已經成長成了血性的青年,將繼續他們踏實的人生並且成為更多公平規則的捍衛者吧。
一個少年面對誘惑能夠踏實的選擇不為所動很難得,人生的每一步都會有各種誘惑,如果不是一直生活在科大這麼單純的環境里,如果很早的就跳進社會的大染缸,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會變成什麼樣。曾經的我不知覺做過一次槍手,應該算是規則的破壞者,只那麼一次,算是我人生的一個污點吧,就說說吧。
那都是30年前的事情了,那時高三的我因為數學冒了點尖被報送科大,不用參加高考。那時候有個大哥在高考前一段時間告訴我要高考的一個熟人的孩子想讓我幫著輔導一下,反正沒啥事,我就答應了,並等著喊我去。可是一直沒動靜,直到高考那天早晨,一大早來告訴我去,早飯還沒吃穿著拖鞋就坐他們車跑他們家裡了,還納悶現在來找我輔導,臨陣磨槍哪來得及?到他們家吃完早飯,跟我說能不能幫他女兒考數學?並拿出一沓錢,應該有幾千塊吧。當時就蒙了,感覺他們夠行的,敢這麼做。我一直是那種木訥說話說不清楚的,不過看到這種情形,應該是把孩子的希望寄托在我是否答應幫著考試上了,如果我不考,估計對孩子打擊會比較大,而且大哥是我極敬重的,不幫自己心裡過不去,就跟他們講,幫著考試可以,不過不要錢,他非要給我錢,也許是擔心不收錢我不會好好考吧,我威脅給我錢我就不幹了。之後就是我在考場外他們的車裡等,他女兒把試卷的題目抄在草紙上,有人把草紙帶過來,之後我答題,答完了之後他們再有人帶進去,再抄到答卷上。那時對我來說答卷不費力,題來了行雲流水般的就做完了,應該算是順利。很納悶這類的權貴怎麼這麼有能量,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著我這個槍手,而且不可思議他孩子的心裡素質,雖然沒有經歷高考,但是想想那麼森嚴的情況下,抄題轉送再複製的過程,也是夠考驗人的。
答完數學試卷,我就坐車回學校了,後來我也沒再問過大哥那個熟人的孩子考的怎麼樣。人生做的這麼一件見不得光的事,現在有底氣說出來,也就是因為我沒有收他們錢,也沒有跟大哥講,估計他會覺得我因為收了他們錢才會幫他們答卷吧。
自己懵懂的只做了一次規則的破壞者,不知道那個姑娘是否會得到比自己考的更高分,如果是我自己,學習再怎麼差,那種匆忙的抄題目之後抄答案的過程的焦頭爛額,想想就頭大。除了更高分的得益不確定,我想確定的是損失更大,這也算她人生的一大污點,真搞不懂有些父母為什麼非要這樣把孩子架在火上烤,連帶著我也因為做了次槍手受煎熬。更有甚者,有的讓自己的孩子冒名頂替別人上大學的事,不管多麼有權勢,實際上不僅毀了別人,還把自己孩子的一生給毀了,非要為了那點得利讓自己孩子一輩子用著別人的名字生活在謊言里么?
這件事一直不敢說,哎,很怕影響自己後來上大學、工作等之類的。現在我把之說出來,隨便吧,我這欠打的人生頂多再多一塊磚砸在頭上。
附:我寫過的世界危機的系列文章
如果認同我的觀點的話,麻煩幫忙分享公眾號的一些文章:
我的公眾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2 10: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