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防疫及當前國際局勢分析

作者:goofegg  於 2022-4-11 11: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博客記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https://mp.weixin.qq.com/s/IikpFxY4_nbKCeDiF-qN_Q 本文微信公眾號文章,麻煩幫忙分享朋友圈

本文音頻

標題起的有點大,做為國家最底層的草根,貌似不該談論這類的標題,貌似林語堂有句名言:
image

這篇文發出去,也許很多人會把我當成弱智吧,隨便他們吧,自我認為在中國還是黨中央領導下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府的大政方針是為全體百姓謀福利,而不是被資本控制的為少數人謀利益的。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覆巢之下,沒有完卵,這也就是為什麼那麼多先輩勞苦大眾雖然身處社會最底層,但是面對國家危難,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捨生取義誕生出新中國吧。

感覺防疫就像負重行船,我們在疫情肆虐的大海上漂浮著,我們的護盾為我們守護著馱著人民的大船前行,為我們保有一船的凈水,人民就像凈水裡游來游去的魚。
如果船上有個漏洞,海中渾水和裡面的魚跑進我們的船,我們首先是要把漏洞趕緊封上,不管有沒有效果,湧進的渾水先消殺一通,之後去捉游進來的魚,有些地方是精準去捉,有些地方是全員核酸篩查拉網去捉,如果魚傳染的範圍小,兩種方法都很容易實現捉到魚,之後用一小潭方艙隔離開來,之後等他們轉陰變正常再放進我們共同遊盪的大池子。
防疫前期,大海的水太危險,灌上一口就有很大的死亡率,我們一定要嚴密保護封閉好我們的船,讓所有人都遠離渾水。
後期我們等到了疫苗的保護,並且水的危險性小了很多,但更容易擴散,會很容易爆發大規模染病的魚,大部分無癥狀,很小部分重症以及更小部分的死亡。
這時候就很麻煩,所有的魚分成了兩派,很多魚覺得:嗆兩口水沒什麼大不了,我有3針疫苗護甲,別再全員一遍遍撒網了,因為封控撒網死了好多病魚還讓很多魚沒錢賺還吃不到飯;另外還有更多的魚說:船外的臭水還是太危險,還是等海水不危險的時候我們再回到大海里游泳。
這種情況以後該怎麼辦?對決策者是很傷腦筋的事,如果大海風平浪靜,那我們有的是時間等到海水慢慢的變得無害之後,我們自然就能撤掉圍欄可以和國際上其他的魚兒們一起無所顧忌的暢遊;但是如果海里暗流涌動,不斷地有潛在的驚濤駭浪可能衝擊我們的船,這時候應該怎麼辦?如果還強制的要求我們的護盾為我們保有一方凈水,那必是內外被夾攻擠兌的狀態,而我們廣大被圍起來的魚兒們只能無所事事等吃飯,看著干著急。
我們最不懼風暴的態勢我想一定是和國際的魚兒們同樣敢於在渾水裡呼吸,如果我們的船有被衝擊的危險,我們更多的人才能敢於跳下我們的船,保衛她並直面渾水托舉著她向前航行,而不是躲在船上面對著濺起的水花瞻前顧後,躲躲閃閃,即使我們的護盾也是隔著防護服面對,而廣大的人民更是被動的等待。

以上言論針對現時的繼續溫水中動態清零的政治正確的政策一定是大逆不道,沒人性、漢奸、賣國賊、陰謀論等等各種帽子撲面而來,隨便他們吧,我不會去媚誰,更沒有野心,我只以我自己的眼光寫我自己的看法,即使冒天下之大不為,我依然要依我的內心捍衛我想捍衛的,提醒世人我想提醒的,也許路過的讀者覺得我的想法片面有局限,也歡迎幫我提出指點。

針對國際動蕩的局勢,我的觀點是我們要儘快轉變到最抗擊風暴的態勢,也許被人說成共享派、躺平派,這兩個派現在被網上口誅筆伐的污名化嚴重,如果說我是什麼派,我屬於「投降派」,估計會被兩邊同時捶,說說我自己的看法:

1、病毒變異方向還不明朗,動態清零控制的很好的地方繼續動態清零,局部有漏洞儘快封控住,動態清零的清水池是社會運行成本小、防控壓力小,魚兒們都能快活的游的狀態;
2、對有些失控的局部省市的水艙,局部和周邊的艙室隔離,社會面清零的封控狀態,護盾除了要一遍遍全員核酸篩查還要保障所有人的補給,壓力極大,護盾有一個陽性后,連鎖反應一大片的都要隔離,護盾垮塌的部分,其他人要更大壓力的頂上;為什麼不能嘗試局部社會化放開呢?封控的是沒有陽性的小區需要好好保護和補給,社會面不要求清零,原來需要封控的大部分區域和人員在不出現資源擠兌的情況下有控制的社會化,這樣護盾的壓力減輕為只封控局部凈水小區以及管控和疏導其他部分融入社會面的節奏,大部分轉為救治模式,之後社會化的部分儘快群體免疫,之後慢慢清零,之後再融入到整體的凈水池中。

總之我的觀點:
目標是儘快達到抗風暴的共存也好、躺平也好的模式,總之不是大規模的防控模式,這才是社會常態化運轉的模式;
實施過程中是控制的好的地方繼續動態清零,控制不好的地方慢慢放開
總之防控不要再繼續加碼,而是向救治模式轉移

理想的情況當然是風平浪靜等海水無害時自然放開,但是面臨著潛流風暴等不及時怎麼辦?我們一定是要有個慢慢放開的過程的。

關於國際局勢我直接粘貼寫過的「上海防疫的教訓和補救」這篇文吧:

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有些事情現在還不明朗:
俄烏戰爭的背後是什麼原因,戰爭會波及到什麼範圍,最終的目的是什麼
前期戰場局限在烏克蘭境內,現在是什麼勢力在試探炸毀俄羅斯境內的油庫?俄烏雙方貌似都不想提及,是否會有更進一步試探?戰火是否會燃到俄境內以致更大的範圍?誰不想停止戰爭並蓄意升級
新冠病毒是否人為發起,是否是做為俄烏戰爭的前奏
如果是有預謀的,國外從前期的資源擠兌到目前的常態,國內正好相反的對病毒洪水猛獸的態勢,是否有外力潛藏的推波助瀾?
烏境內生化實驗室發現動物傳播病毒的研究項目,進展如何?是否已經可以不動聲色的釋放有病毒的動物造成不知道來源的傳播鏈?
制裁俄羅斯最狠的美國現在為什麼大批量購買俄羅斯的石油?以後從俄羅斯供應石油是否保險?
所有這些都細思極恐,不排除陰謀論的可能,底線思維,兩種可能:
1、繼續清零策略,現在僅僅是上海、吉林,就需要解放軍以及各地的大批支援,後期全國莫名其妙遍地開花時,哪裡能得支援?邊疆、外海的各種動蕩,解放軍要嚴陣以待,如何分心力做國內防控?
高壓封控,國庫耗竭,各種人性化措施很難到位,醫療資源都去全員篩查,其他病患死亡不斷,民怨沸騰。
西方對俄羅斯全面超限戰已開始,在我們最脆弱的時候,面對著國內高壓封控的千瘡百孔和國外已經常態的對比,美聯儲的小動作使資本自然選擇流出、釜底抽薪,股市房市完全垮塌,民更憤怨,國將危矣!
2、慢慢弱化防控,轉向全面救治,為國全球奔波的外交人員都可以頻繁深入「病毒窩」,我們的勇士也可以,首先我們的護盾可以先從防護服里解脫出來,常態面對我們的民眾,即使感染,非重症能在方艙里繼續工作;儘快普及國產第三針,保護好不能打針的老人和幼兒,之後各地市各小區逐步解除封控,節奏以是否資源擠兌為度,之後全面放開。現在國外的數據新冠已和流感相當的死亡率,香港死亡眾多是因為很多老年人抵制第三針沒打。什麼時候死亡率能比流感更低?遙遙無期,國際局勢動蕩,風暴不斷,時間不等人,最壞的結果就是全國都感染個遍,按流感的死亡率。
兩個方向,最壞的可能性以及最壞的結果,孰輕孰重,希望讀者能分清。

如果說共存派有什麼居心叵測的話,能產生的最壞的惡果頂多是和國外的情況一樣爛;但是過分渲染病毒危險論,影響我們的決策還一直高壓防控沉醉在溫水裡,最壞的結果是我們國家承受不起的,現在的各種矯情、各種對濺到的冷水的不耐,當面臨著大船搖晃時,引來的災難更是會數倍甚至更多倍的承受。

針對上海這波疫情,這段時間看到的一篇比較全的分析文章里提到:

上海目前零死亡,是因為有全國最優秀最集中的醫療資源,有全國的醫護人員支援,才可以扛住醫療底線。
當然我這裡保留合理質疑:截至4月8日,上海累計本土15.5萬例,確診5408例,重症1例,死亡為零。
死亡人數為零我是相信的,可這個重症數低得相當誇張,無論對比國內省市,還是大部分發達國家的數據,都沒有任何可參照性。
就像上海龐大的無癥狀感染群體,完全走出了獨立行情,也可以說是集全國醫療資源創造出來的奇迹,不過這個低重症率它是否可以在全國各個範圍內複製?
我保持存疑態度。

文里的幾段,雖然有全國醫療支援,但都在做全員核酸篩查,談不上支援救治。上海如果全感染個遍,按上面的比例,死亡數字應該是低於200的,重症數即使10倍,醫療資源應該也夠吧?看看因防控造成的死亡數吧,希望過後各種數字能真實的爆出來。
最近關註上海,可能眼光局限,盯的多是那些比較慘的人間悲劇,卻忽視了更宏大的防控努力,如果防控結果發現,最壞的結果即使上海所有人都感染個遍,結果按上面的比例也不過如此。

引我在"我為什麼力挺張文宏"這篇文章里的一段話:

現在國際形勢錯綜複雜,西方現在是最後的瘋狂,在中國周邊不斷的挑事,巴基斯坦、緬甸、尼泊爾。。。都有些事情發生。
上面「上海防疫的教訓和補救」里的鏈接文里描述俄羅斯是否是可以背靠背的也很難說,普京我們需要進一步的認識並確定,在這樣紛繁的形勢下,中國的凈水和國外常態的渾水比較,我們的護盾面臨著越來越大保持我們清零凈水的壓力,如何能抗衡外面不斷衝擊的各種巨浪?
不要對國家的實力過分的自信!僅上海吉林面臨疫情感染數失控就風聲鶴唳的全國大批人馬支援,甚至大批解放軍支援,後期如果專門動物投毒莫名其妙的全國遍地開花時怎麼辦?
國外大數據,現在已和流感的死亡率相當,流感變異了這麼多年,還幻想比流感更低的死亡率么?
很多人擔心放開,國家醫療資源不如發達國家,死的人更多,想想吧,他們的政府是否願為他們的民眾不計代價的拯救危重症?如果我們把防控不惜耗竭國庫的代價用在救人上會怎樣?
有人擔心人多醫療資源擠兌,我更相信我們的政府能有效的管控,人民會很配合分流社會活動,北京汽車的單雙號、各行業各區域分批流動、這兩年我們的社會已經習慣了疫情管控,已經很有經驗,會根據感染人口產生的重症數管控這些社會流動,避免出現資源擠兌。
也許讀者覺得我過分樂觀,如果有問題歡迎質問。
張文宏是否和外資葯企勾結?我們國產的疫苗和洋巨頭的保護能力相當,我想讓我們的中醫在防控中再發揮更大的作用就可以讓他們白費功夫,中醫藥已證實在武漢疫情時發揮了重要作用。
現在提到病毒、提到不斷上升的感染數、以及提到愈后的各種後遺症,就讓民眾感覺風聲鶴唳:千萬別讓病毒染上自己!我不知道是否有背後推波助瀾這樣恐懼的勢力。
國外的民眾對病毒已經司空見慣,曾走過深重苦難的中國人怎麼現在就對別人都習慣的感覺謹小慎微了呢?難道富裕了我們反而又都變成了懦夫?在我們三針已經大規模普及的金盾加身的情況下還對病毒擔驚受怕?
我想國外的民眾沒有中國這麼好的條件3針大規模普及吧?

從上海開始沒特別嚴重時,中央沒去人之前,就有哮喘醫護人員救治無門引起死亡的慘事發生、更有後期大規模醫護都去做核酸篩查使得需要吸痰的病患無人處理引起死亡,其他的還有很多,從這些事件就能看出我們在溫水中泡了兩年,上海這麼在中國最發達的直轄市都沒有專門的新冠處置醫院準備,教訓深刻,但願以後全國能吸取教訓吧,為慢慢放開做好充足的準備。

當全球各國人民都能耐受的海水,在中國卻不耐受,有這樣的想法都會引來各種攻擊,我覺得這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
附:
寫過的俄烏戰爭和疫情相關的文章,感覺很無力,分享不為出名,國內媒體很多文章都被封殺,境外勢力應該也是不會喜歡我發的那些文的,這個小窩雖然發文國內管不到,但是很怕境外勢力把這個窩給我關掉,只惟願我這個小窩還能一直留住:
俄烏戰爭的教訓和罪魁禍首
北約集團的羊圈理論和世界和平的想法
世界和平的想法的延申
讀余秀華的禱告辭有感-組詩
俄烏戰後世界格局的幻想
關於疫情防控的一些想法和建議
疫情防控的成就和後面的緊迫形勢
如何破局生化和核武器世界危機
杞人憂天的當前嚴峻形勢
關於疫情防控的想法和建議補充
亂談防疫風口浪尖的張文宏
疫情最讓人擔心的事和決戰時刻
關於疫情防控進言習大大
上海防疫的教訓和補救
我為什麼力挺張文宏
全國應對疫情的幾個建議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sg2017 2022-4-12 01:22
十幾年前有一部電視劇《生存之民工》,對林語堂這句名言做了最好的詮釋
回復 year103 2022-4-12 10:08
圈裡就是不一樣
回復 yuanbackchina 2022-4-12 15:45
做的還是不錯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15: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