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奧林匹克運動史上的至暗時刻

作者:尼羅河水天上來  於 2022-2-20 03: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83評論


2022年2月17日,北京第24屆冬季奧運會女子花樣滑冰單人自由滑,瓦利耶娃最後一個出場,她以一個未完成的阿克薩三周跳開始,然後是四次高分值動作接連摔倒,最後用完全不成功的表演結束她的比賽。這是奧林匹克運動史上的至暗時刻。

她被人下藥,被人故意拖延公布監測結果,被要求終止奧運比賽,被迫接受7小時的質詢,結果被告知可以繼續比賽,但是,如果成績位列前三將不會有頒獎。在重重壓迫之下,她還要接受無數造謠精的毒舌,說她就是「葯娃」,她不僅自己嗑藥,還撒謊說是用了祖父的水杯沾染了藥物。明明就是這些造謠精自己的捏造出一個子虛烏有的「水杯「(注),卻把撒謊的罪名強加到她的身上。

這個15歲的女孩究竟做錯了什麼,讓全世界的流氓對她如此仇恨?既然這個世界對她如此仇恨,她又為什麼要為這個世界展示出她的美好和卓越?

觀看電視轉播的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被發生眼前的這一至暗時刻震撼了。他感受到這個女孩受到的重壓和重壓下的掙扎。他的內心也在同樣掙扎。

「I must say I was very, very disturbed yesterday when I watched the competition on TV,」 Bach told reporters. 「First in her performance, how high the pressure on her must have been. … In particular for a girl of 15 years old. To see her there struggling on the ice, seeing how she tries to compose herself again, how then she tries to finish her program, you could in every movement in the body language, you could feel that this is immense mental stress and maybe she would have preferred just to leave the ice and try to leave this story behind her. 「

但是,真正讓這個奧林匹克運動舵主憤怒的是在賽場之外發生的事情。從電視轉播中他看到了俄羅斯教練對瓦利耶娃的訓斥和冷酷。

「When afterward, I saw how she was received by her closest entourage, with what appeared to be a tremendous coldness, it was chilling,」 Bach said. 「To see this, rather [than] giving her comfort, rather than to try to help her?

根據主流媒體的報道,當時賽場外俄羅斯休息區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

At the conclusion of Valieva』s disappointing, nerve-wracked performance, her coach, Eteri Tutberidze, was seen harshly criticizing her.

「Why did you let it go?」 Tutberidze said in Russian. 「Explain to me, why? Why did you stop fighting? You let it go after that axel. Why?」

報道原文如此,沒有瓦利耶娃的回答。如果巴赫知道女孩對教練的回答,就會對眼前的場景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女孩對教練說,「至少可以有頒獎儀式了」。

瓦利耶娃第一個三周跳就轉數不足(就是被教練看到的那個),不是體能問題也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女孩一開始就不打算去完成。所以才有後面一連串的失誤和摔倒。事實上,女孩從一開始就決定用主動的摔倒輸掉比賽。而且必須輸到前三之後。這樣才能讓她的隊友拿到本來就應該屬於她們的榮譽。教練的反應正好說明這一切教練在比賽開始之前不知情,發生在眼前的事情令人不解和震驚,而不是巴赫理解的訓斥和冷酷。這恰恰證明放棄完全是女孩自己的決定。

瓦利耶娃是興奮劑的受害者,她沒有能力為檢測陽性結果負責。有罪的是給她下藥的人。這一點巴赫表達了與尼羅河相同的觀點。他說:

」A minor, a 15-year-old girl, who obviously has a drug in her body which should not be in her body,」 Bach continued. 「And the ones who have administered this drug in her body, these are the ones who are guilty.」。

「The people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this, that they will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this in the right way,」 Bach said. 「And when I say, 『in the right way,』 [I mean] in the strongest possible way."。

在此之前,WADA主任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他說給一個少年運動員下藥的那些人不可饒恕,必須法辦坐牢。一個簡單的共識是,瓦利耶娃不可能自主服用違禁藥,所以必然是被他人下藥。這個瓦利耶娃下藥的人必然有職位之權把藥物讓瓦利耶娃吃下去,也就必然是俄羅斯隊的內鬼。如果這個內鬼不是對俄羅斯和瓦利耶娃懷有個人仇恨,後面必然有一隻黑手指使。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黑手不是俄羅斯隊自己。俄羅斯隊了解瓦利耶娃的實力,沒有理由給她服藥然後冒著被查出陽性取消金牌的危險讓她參加團體比賽。事實上瓦利耶娃在團體斷崖式的領先對手就是她個人實力的證明。所以這個幕後黑手一定具備針對俄羅斯隊惡意動機。

現在這個人全世界都看到了。在俄羅斯內鬼給瓦利耶娃下藥之後,WADA世界反興奮劑組織故意拖延公布陽性結果。直接後果導致俄羅斯隊的團體金牌被剝奪。而作為受害者的瓦利耶娃沒有機會為自己申辯,甚至沒有給俄羅斯有機會對B樣本進行監測,證明A樣本監測的可重複性。有動機就有嫌疑,WADA機構中對此案具體負責官員是最可疑的幕後黑手。

如果沒有內鬼下藥,如果WADA及時公布陽性結果,如果沒有三大體育機構聯合要求禁賽,如果在禁賽要求被法庭駁回后這些體育大佬們沒有決定一旦瓦利耶娃獲得勝利就拒絕頒獎。本文最初描述的奧運歷史上的至暗時刻就不會發生。一群權勢滔天的成年人迫害一個15歲女孩,有分工有協作有預謀有後手,打著乾淨體育的旗號干著無比骯髒的勾當。就算是當年臭名昭著的希特勒法西斯柏林奧運會也沒有把壞事作到如此令人髮指。這是奧運的至暗時刻,是人性和正義的至暗時刻,是體育的恥辱也是人類的恥辱。

註:」水杯污染「。根據相關報道,這種說法來自聽證會上俄羅斯一方對監測陽性的解釋。There can be completely different ways how it got into her body," Valieva's lawyer Anna Kozmenko told the 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 (CAS) panel on Sunday, according to Russian newspaper Pravda. For example, her grandfather drank something from a glass, some saliva got in, this glass was somehow later used by an athlete. Or the drug was laid down on some surface, traces remained, 

很明顯,俄羅斯運動隊,具體說是瓦利耶娃團隊提出了一個」可能的污染途徑「,例如水杯。並沒有辯稱就是通過水杯把葯吃下去的。從相同聽證會傳出的主流媒體也都是說俄羅斯方面認為可能是祖父的心臟病葯污染(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月15日報道,國際奧委會(IOC)的一名官員當天透露,瓦利耶娃此前辯稱,其葯檢呈陽性的原因是,她把祖父的心臟病藥物弄混了。)這段話到了造謠精們的嘴裡。就變成了瓦利耶娃自己說,是通過共用爺爺的水杯吃下了違禁藥。瓦利耶娃自己嗑藥而且撒謊。

造謠精原文如此:」你在聽證會上張口就說是因為爺爺有心臟病正在吃藥,你用了爺爺的水杯喝水,以至於使自己體內的興奮劑超標達200倍之多,這個理由多麼荒唐可笑,多麼站不住腳,估計連三歲的小孩都不會相信吧?

根據法庭文件,瓦利耶娃的尿樣本曲美他嗪濃度為2ng/ml. 專家證言口服一片35mg曲美他嗪一天後尿樣本濃度應該是966ng-9000ng/ml.

希望這段文字的作者能勇敢站出來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一,文章作者說的」超標200倍「,所謂」標「是多少?第二,這個」超標200倍「的原始數據出處在哪裡?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3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22-2-20 07:46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tazidine. 】

https://www.cbssports.com/olympics/news/2022-beijing-olympics-a-timeline-of-the-doping-scandal-clouding-russian-figure-skater-kamila-valieva/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0 08:07
浮平: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tazidine.

瓦利耶娃意外服用與其律師說的可能是某種污染明顯不是一種情況。俄羅斯方面對原因的解釋有很大矛盾。這本身就表明後面一定有沒說出來的事實。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22-2-20 08:12
她只是一個犧牲者
回復 浮平 2022-2-20 08:13
尼羅河水天上來: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
律師在法庭上需要舉例盡量解釋,說明白並說服判官相信她說的 accidental 的可能方式。

也就是說,舉例誤服的意思是在她並不知情的情況下而不同於她不小心自己去拿錯了祖父放在哪兒的葯。

如果你進一步理解為律師舉例說 「contaminated」 是暗示有人下毒,只能說有可能性,但無充分性。等調查結果再說。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0 22:00
浮平: 律師在法庭上需要舉例盡量解釋,說明白並說服判官相信她說的 accidental 的可能方式。

也就是說,舉例誤服的意思是在她並不知情的情況下而不同於她不小心自己去
一個聽證會上當事一方出現兩種解釋,本身就說明其中必有隱情。先分析一下這兩種說法本身的含義。

誤服祖父的葯。可以拆解成若干要件,第一,確實是吃藥了。第二,是女孩自己吃的。第三,女孩吃的時候不知道那不是她自己的葯。但是這裡仍然留下了問題。女孩為什麼會把祖父的葯與自己的葯相互混淆。

污染,也可以拆成若干要件。第一,這個葯是與其他物品混合。第二,女孩接觸這些物品並不知道這裡面有禁藥。如果要舉例說明可能的污染途徑,水杯是不恰當的。藥物經過口腔並短暫停留的時間內並不會釋放,因為這種葯是膜衣片,不可能在口腔中分解殘留。所以我之前對你說如果是污染,只能污染食物和水這些必須吃下去的東西。杯子中毒不可能,很容易證實這一點。律師應該對這一點是知道的,所以他說比如水杯,應該是故意不提食物。食物中污染肯定是故意下藥。

如果是污染,吃的肯定就不是葯而是食物。現在證明她確實有服用其他兩種葯,所以最可能還是」誤服「。這就有」偷換「的問題。不論是誤服還是污染,都提示內鬼下藥而非意外。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0 22:12
來美六十年: 她只是一個犧牲者
她是一個犧牲者,但是這件事情不能僅僅說她是個犧牲者,或者受害者就結束了。必須找出那個負責的人。所有有起碼正義感的人都希望把這個人送進監獄。
回復 浮平 2022-2-20 22:42
尼羅河水天上來: 一個聽證會上當事一方出現兩種解釋,本身就說明其中必有隱情。先分析一下這兩種說法本身的含義。

誤服祖父的葯。可以拆解成若干要件,第一,確實是吃藥了。第二
你的分析基於對這一條目前媒體報道的「她自己宣稱是不小心誤服」的事實本身是否有懷疑 ----

第一,如果你相信媒體公布她自己宣稱是誤服這個言行是真實的;那麼,可以進一步分析: 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體內怎麼會有葯而是在被逼被壓之下承認並說出是自己不小心誤服,或是確實不小心誤服了藥物。

第二, 如果你不相信對她言論本身的報道,即,媒體捏造出她的宣稱,她根本沒說此話。那是另一回事。

先需要將個人對這兩種事實方面的信任共識前提分開。

也就是上述的 CBS 報道的那一段話是她媽媽和她說的為基本事實依據。然後再進一步分析。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0 22:56
浮平: 你的分析基於對這一條目前媒體報道的「她自己宣稱是不小心誤服」的事實本身是否有懷疑 ----

第一,如果你相信媒體公布她自己宣稱是誤服這個言行是真實的;那麼
」你的分析基於對這一條目前媒體報道的「她自己宣稱是不小心誤服」的事實本身是否有懷疑「
分析一下你這句話。」基於 「指以何為根據。但是後面的」是否有懷疑「,是一個雙選,有還是沒有。這就不能成為任何推論的基礎。

早就告訴你,我的分析基於事實,和常識。不基於一個二選問題。

第二句:」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體內怎麼會有葯而是在被逼被壓之下承認並說出是自己不小心誤服。」 。 我基本同意。女孩當然不知道葯是怎麼進入身體的。誤服肯定是俄羅斯官方指使的說法。但是,這並不代表這後面沒有陰謀。很多意外後面都是陰謀。一個簡單的問題是她是怎麼誤服的。有沒有人故意導致她誤服。
回復 浮平 2022-2-20 23:11
尼羅河水天上來: 」你的分析基於對這一條目前媒體報道的「她自己宣稱是不小心誤服」的事實本身是否有懷疑「
分析一下你這句話。」基於 「指以何為根據。但是後面的」是否有懷疑「
那就是說建立在兩個事實 (fact)報道共識的前提下 (葯檢陽性;自己說出來是誤用),

如果相信了她說的和律師的解釋就是真相本身就不用過於分析了。否則,

有可能分析出的真實原因 (truth) 的可能性大致包括 -----

第一,她自己選擇服用,無外人介入;
第二,她自己在成年人同意,授意,或者命令之下的服用;
第三,她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他人暗地下藥。

目前沒有足夠的 facts 去推翻或者支撐任何一種可能性,所以需要等待調查而進一步找到 truth,也許不一定能找到。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0 23:28
浮平: 那就是說建立在兩個事實 (fact)報道共識的前提下 (葯檢陽性;自己說出來是誤用)

有可能分析出的真實原因 (truth) 的可能性 -----

第一,她自己選擇服用
你列舉了三種服藥的情況。基本上是窮舉。沒有對三種情況的可能性作個別的分析鑒別。而是說現在沒有證據,等調查結果。這與什麼也沒說基本相等。沒有學識沒有思想沒有判斷。

我的結論是投藥。根據我說了,根據的是事實,常識。具體是什麼事實常識,本文中白紙黑字是人都可以看到。

如果你看不出我的結論有什麼事實和常識基礎,那是因為你慣於無視事實。而且缺乏常識。所以你不同意我採用的事實和常識,又說不出你的理由。

關鍵問題是你還沒有勇氣把你不同意的事實和常識逐一提出來一一辯論。就像我告訴你為什麼杯子中毒完全沒有可能。離開事實和常識去否定結論沒有任何意義。
回復 浮平 2022-2-20 23:56
尼羅河水天上來: 你列舉了三種服藥的情況。基本上是窮舉。沒有對三種情況的可能性作個別的分析鑒別。而是說現在沒有證據,等調查結果。這與什麼也沒說基本相等。沒有學識沒有思想
你的任務是要將其它兩種可能性通過你自己的假設推理,用不帶偏見的「常識」,降至最小才可能讓他人相信你的第三種可能性是唯一的可能性。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1 00:02
浮平: 你的任務是要將其它兩種可能性通過你自己的假設推理,用不帶偏見的「常識」,降至最小才可能讓他人相信你的第三種可能性是唯一的可能性。
我沒有任務。而是表達自己的思想和觀點。

既然你沒有能力討論任何具體問題,事實和常識,對我的文章作任何評論都沒有意義。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22-2-21 00:04
尼羅河水天上來: 她是一個犧牲者,但是這件事情不能僅僅說她是個犧牲者,或者受害者就結束了。必須找出那個負責的人。所有有起碼正義感的人都希望把這個人送進監獄。
找出負責人比登天更難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1 00:09
來美六十年: 找出負責人比登天更難
如果把這個下藥的人挖出來有利於維護俄羅斯的國家形象。普京肯定會用盡一切手段。從疑點出發開始調查。當然是國家層面的情報行動。
回復 浮平 2022-2-21 00:10
尼羅河水天上來: 我沒有任務。而是表達自己的思想和觀點。

既然你沒有能力討論任何具體問題,事實和常識,對我的文章作任何評論都沒有意義。
比如:

【第二種可能性:她自己在成年人同意,授意,或者命令之下的服用;】

有人相信第二種可能性:「當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責任,作為一個可以參加成人項目的職業運動員,對禁藥,對興奮劑這些東西應該非常敏感,不是誰讓你服什麼葯,你就乖乖地服下去的。」

你怎麼用不帶偏見的理由說服人家的分析一定是錯的,而你的第三種可能性100%是正確的呢?

都是在瓦利耶娃自己沒有說她 accidentally 不小心誤服是完全因為不知情的情況這個共識事實前提下。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382714/article-354482.html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1 01:10
浮平: 比如:

【第二種可能性:她自己在成年人同意,授意,或者命令之下的服用;】

有人相信第二種可能性:「當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責任,作為一個可以參加成人項
好吧,既然你沒有對我文章中的事實和常識提出任何反駁,我就先針對你引用的這段文字作一個分析。

「當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責任,作為一個可以參加成人項目的職業運動員,對禁藥,對興奮劑這些東西應該非常敏感,不是誰讓你服什麼葯,你就乖乖地服下去的。」

第一,國家運動員的醫療是由專人負責的(常識),女孩不會懷疑把葯交給她的這個人的資質(判斷1)。她當然也不會吃任何一個人給她的葯(判斷2)。當然,如果你堅持說給她葯的人不是醫療負責人,她就是從一個無關人手裡接過葯吃下去。根據常識我不相信。如果你認為是真的,應該用事實證明。

第二,這片禁藥不可能從外觀,氣味上辨別真假(常識),也不可能在服用前要求作成分鑒定(常識)。當然如果你堅持說這個禁藥與她正常吃的葯在外觀氣味上有明確不同,你可以提出你的證據。在你沒有證據之前,只能堅持常識判斷。

結論:瓦利耶娃不可能對服藥負責。沒有任何責任。注意,這是全稱否定。而非提出另一種說法。你引用的這段文字就是沒有任何根據的胡說八道。

然後再評論一下這段文字的作者。這個人就是一個撒謊精,騙子。偽造事實外曲事實。說俄羅斯三娃都是「葯娃」。還指責瓦利耶娃撒謊,說通過水杯染葯。和這種騙子沒有討論事實的必要。這樣的人渣死後是要下割舌地獄的。當然你不相信有地獄。但是你起碼知道誠實是人的基本良知吧。
回復 浮平 2022-2-21 01:38
尼羅河水天上來: 好吧,既然你沒有對我文章中的事實和常識提出任何反駁,我就先針對你引用的這段文字作一個分析。

「當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責任,作為一個可以參加成人項目的
你既然下了自己相信的結論就算了唄。留給讀者去相信事實部分和各種推測的可能性。

你好像認可了這條報道,但沒有用於你的推理可能性中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tazidine.】

也就是說她媽媽說女兒本來就服用另一種心臟葯,但是不小心而服了她祖父的心臟葯(禁用藥)。你認為沒有這個可能性?

如果你想了解那位網友為什麼更相信 「當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責任,作為一個可以參加成人項目的職業運動員,對禁藥,對興奮劑這些東西應該非常敏感,不是誰讓你服什麼葯,你就乖乖地服下去的。」

先好好問問別人這個誰可能指的什麼人,是成年人還是差不多大的未成年運動員等等。你如果自己判斷了」誰「是誰之後,就連罵帶吼的,那麼就無法了解他人的 reasonings,自己說了算不就完了嗎。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1 02:27
浮平: 你既然下了自己相信的結論就算了唄。留給讀者去相信事實部分和各種推測的可能性。

你好像認可了這條報道,但沒有用於你的推理可能性中 【Valieva's mother said
估計造謠精的人類認知能力都被狗吃了,設想他有病吃藥。必然是從醫生護士或者藥劑師手裡接過藥物自己去吃。不可能隨便什麼人給他葯都乖乖吃下去。他也不可能先去檢測這種葯的成分是否正確。如果有人藉機給他吃一片毒藥,這個撒謊精死於非命,是不是要說他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啊?果真如此我現在就可以給他一瓶老鼠藥。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意外後面往往有陰謀。女孩有正常服用藥物的需要,這一點已經得到證實。意外或者說誤服,這只是官方的權宜之詞。並不排除找出這個故意製造「意外誤服」的人。
回復 浮平 2022-2-21 02:43
尼羅河水天上來: 估計造謠精的人類認知能力都被狗吃了,設想他有病吃藥。必然是從醫生護士或者藥劑師手裡接過藥物自己去吃。不可能隨便什麼人給他葯都乖乖吃下去。他也不可能先去
這裡有一篇關於她葯檢結果中有三種心臟葯,兩種合法的,一種禁藥。

她自己在文件中填寫了她服用的兩種合法的葯。

她祖父提供了視頻秀了自己在車中經常服用的這種心臟葯。

她媽媽說祖父天天陪她去訓練直到媽媽下班回來。

【Kamila Valieva』s sample included three substances sometimes used to help the heart. Only one is banned.】

https://www.nytimes.com/2022/02/14/sports/olympics/valieva-drug-test-heart-medications.html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2-2-21 03:18
浮平: 這裡有一篇關於她葯檢結果中有三種心臟葯,兩種合法的,一種禁藥。

她自己在文件中填寫了她服用的兩種合法的葯。

她祖父提供了視頻秀了自己在車中經常服用的這
這都不是什麼新消息,我的文章里對這些信息作了討論。補充一點看法。俄羅斯方面釋放的信息不論是污染說還是誤用說,有意減弱對「內鬼下藥」的懷疑。在調查還沒有結果之前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內鬼下藥」與「教唆服藥」表面上不容易區分。都是內部人所為。不同的是背後黑手,前者是外賊,後者是自己。我在文章里認為「教唆服藥」不可能。理由不再重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7 13: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