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五七一工程紀要》是文革構陷的頂峰之作

作者:尼羅河水天上來  於 2016-4-24 23: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天理人性|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破壞運動。也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運動,而且還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構陷運動。而用一份偽造的《五七一工程紀要》作實林彪反革命政變冤案就是文革構陷運動的登峰造極之作。

林彪案,除了那架摔得支離破碎的飛機就是真實身份到現在還真假難辨的屍體。林彪在不在飛機上。唯一的女性是不是葉群都是問題。官方可以證明林彪集團策劃發動反革命政變的證據實際上也只有這個《五七一工程紀要》。然而這麼一份孤本孤證,歷史研究表明是偽造的。

理由之一,沒有任何直接證人見證過這份文件的真實存在。包括官方宣布的文件的四名策劃人之一李偉信。不僅林彪集團的四大金剛黃吳李邱沒見過。甚至號稱密謀炮製這份反革命文件的林立果周宇馳於新野李偉信四個人中唯一活下來的李偉信也沒見過。這就形成一個及其詭異的局面,見過《五七一工程紀要》的都死了。活著的人都沒有見過。

有人可能會奇怪,在無產階級專政的無比威力下,這些人怎麼就敢抗供呢?真正抗供的是黃吳李邱。這四個人是從槍林彈雨中滾過來的。什麼陣勢沒見過。而紅旗下長大的李偉信(林立果秘書)其實招了一半。他說是有那麼個東西。只是他沒有親眼見到。反革命們起草《五七一工程紀要》的時候,他只負責打開水掃地。

理由之二,這份文件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無法自圓其說的故事。那個神秘的,記載著武裝起義綱要的紅色拉鏈本,是由一位普通的服務人員老王和另外兩個人,於19719151930分以後,也就是林彪出事兩天後,在林立果的空軍學院秘密據點里發現的。而這個紅色拉鏈本就放在這裡的一張桌子上。

辦公桌是文件清掃的重點區域。紅色是醒目的顏色。拉鏈筆記本本身就表明其中內容的重要性。913日零點之前,李偉信帶著另外三人在這個地點清場。誰也沒有看到這麼關鍵的部位擺放著這麼關鍵的證據。當天凌晨兩點四十分周恩來命令封鎖現場。這個筆記本是如何出現的就只有天知道了。

理由之三,這份文件作為審判物證完全沒有證據效力。對文件的字跡和指紋沒有經過刑偵科學鑒定。文件的內容也沒有得到任何證人的確認。

單憑上述這三條理由。無論從事理還是法理上,《五七一工程紀要》的存在都是一個天方夜譚。而以《五七一工程紀要》作為唯一證據的林彪反黨集團武裝政變同樣沒有立足之地。經驗告訴人們,從來沒有隻撒一次謊的騙子。偽造《五七一工程紀要》的騙子們用同樣的內容第二次行騙是1976年的天安門事件。

1976年的四五天安門出現了一首詩《清明悼周總理》其中有這樣的句子。

『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會已一去不返了,我們信仰馬列主義。讓那些閹割馬列主義的秀才們,見鬼去吧!我們要的是真正的馬列主義。為了真正的馬列主義我們不怕拋頭灑血,我們不惜重上井岡舉義旗。總理的遺志我們繼承,四個現代化日,我們一定設酒重祭。』

當時把天安門事件定性為反革命事件的主要證據就是這段文字。一個主要的理由就是與林彪反革命政變計劃《五七一工程紀要》中的語言和內容極為相似。把毛澤東比作封建暴君秦始皇,煽動武裝起義。正如有人相信《五七一工程紀要》是林彪反暴政宣言,四十年來人們也都相信這確實是出自某位人民群眾的手筆。

但是真相可能與人民的想象相反。在當時毛澤東已經成為中國馬克思主義的化身。人民可以借緬懷周恩來反對四人幫,但是不可能突破思想的禁錮,把矛頭指向毛澤東本人。《五七一工程紀要》如果真的存在,原作者也早被清洗。如果後來者要以道義喚起民眾,借用已經定性為反黨集團的政變綱領只能適得其反。再次出現同樣的文字,再次被用作反革命證據,再次把目標指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兩份文件從動機到手法高度一致。如果第一次是偽造第二次當然也是偽造。反過來,如果第二次是偽造,第一次也一定是偽造。而偽造者是誰,只需看看中國敢放言上井岡山造反的人究竟是誰。

在中國,敢公開揚言要重上井岡山的人只有一個,就是毛澤東本人。毛澤東 「久有凌雲志,重上井岡山。」,這首詩1976年公開發表的時候,大多數中國人並不知道毛澤東「重上井岡山」究竟是什麼意思。毛澤東寫這首詩的時間是就是1965年。他之所以敢於在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就是因為他相信中共全黨沒有人敢與他打一場真槍實彈的路線戰爭。毛澤東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就公開說過。如果共產黨不接受他提出的路線方針,就重新通過武裝鬥爭推翻政府。在發動文革之前寫下「重上井岡山」,即是對政敵的戰爭恐嚇,也是對全黨的最後通牒。「重上井岡山」也就成為一個無可替代的標籤,為《五七一工程紀要》以及後來的《清明祭總理》的真正作者表明了真實身份。

林彪覆滅,周公大哭。尼羅河的理解,他哭的是自己的命運。當年在西柏坡和劉少奇一起擁戴毛澤東當皇帝的是他。被毛澤東重上井岡山嚇倒,先是與右派分子劃清界限後來又擁護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也是他。與毛澤東合夥構陷林彪的是他。林彪之後,等待毛澤東最後一擊而惶惶不可終日的還是他。當年的周恩來滿懷蹈海之志留學法國遂密群科,成為共產國際的棟樑輔佐毛澤東奪取天下。何其一代風流人物,如今落到被迫行騙,而且還要被人當成騙子打倒的地步,怎麼能不嚎啕大哭。

文化大革命是文明的災難,也是道德的災難。文革之後,爾虞我詐之風瀰漫中國官場乃至整個中國社會。那些紅色後代沒有從他們父輩/祖輩在文革經歷的苦難中學習堅守誠信和良知,反倒繼承了毛澤東時代的構陷之風。薄熙來就是一個依靠構陷維持其統治的典範。而紅三代貝志城等清華投毒案黑幫犯罪集團更是把毛澤東時代的構陷之術發揮到淋漓盡致。習近平提出,『未來中國,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要實現這個目標就應該公開中國社會所有的懸案疑案的真相。把大大小小的構陷者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20: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