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遭遇朱令案黑客讀後感。

作者:尼羅河水天上來  於 2014-11-23 07: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朱令毒案|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孫維和其他同學的電子郵箱曾被非法入侵。黑客偷了孫維與幾名同學的電郵還有支持她澄清嫌疑聲明和發帖指南等資料。南都記者獨家專訪了這名自稱追鉈的黑客。這篇報道全文附在本文後面。這件事情一年前nile就看到了。不過沒有認真去讀公布出來的文件。首先是有一種與竊賊分贓的感覺。其次是這些文件的真偽性無法查證。既然可以偷盜,就可能造假。就算公布出來的東西都是真的,也不太可能成為孫維有罪或者無罪的證明。不過自從在中文網路論壇與朱令案黑幫罪犯正面遭遇,他們既往的作姦犯科歷史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把這篇老報道翻出來,這裡給大家談談讀後感。

盜竊得手的東西,按黑客自己的話說是沒有直接的指證證據。但可以供更專業的人士進行分析。八年了,專家有結論了嗎?尼羅河發現了一個疑心暗鬼定律,通用的表述是:如果ta不是兇手,為什麼要如何如何?ta如何如何,所以ta一定是兇手。正確的邏輯應該是這樣的:ta如何如何原因可以有多種。不一定要兇手才會如何如何。所以ta如何如何不能成為ta就是兇手的證據。

指控孫維是兇手的證據,除了那些偽造出來的,基本都屬於疑心暗鬼。孫維與同學商談如何應對貝志城,聲明如何措辭,懷疑孫維的人可以說她們是在串供。認為孫維無辜的人可以認為她們是為了不讓外界產生誤解,不讓對手有空子可鑽。事實證明這樣做是非常有必要的。《孫維聲明》已經被各方認定的脫罪聲明,還是有人要散布謠言說孫維在聲明中承認投毒。

其實偷出來的東西沒有多少證據價值應該是可以預期的。即使孫維真的是兇手,也不可能在事隔十年之後,把可能成為證據的東西寫在給同學的郵件中。這一點,黑客本人應該是很清楚的。那麼他的動機就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既然不太可能偷出證據來。那麼以犯罪行為為代價要達到的目的就是通過黑客爆料,把孫維和她的同學們再一次放在風口浪尖上成為公眾的焦點。

從這位黑客的言談中,人們可以看到一個犯罪分子的典型特徵。就是為達到自己主觀認定的目的,手段是否合法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內。劍在手上,可以殺戮,也可以起舞,全憑內心的信仰。顧忌太多就做不成事。。在這一點上,從街頭地痞無賴到打進南京的日本軍人有一致共識。按照這樣的信條,殺死吳今,毒害朱令,都可以說成是在內心信仰的推動下作成的大事。

這個黑客與貝志城有什麼關係,貝志城在這起黑客犯罪行動中又是一個什麼角色。讀過報道中輕描淡寫的寥寥數語,人們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們好像認識,不認識似乎也說得通。這個問題上是不能撒謊的。他不能說不認識貝志城。因為他身邊可能有人知道他與貝志城的關係。也不能明說認識貝志城。這樣會引起人們的聯想。所以他在記者面前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態其實是他不得而已的選擇。但是正是他的這種姿態,說明他與貝志城的關係不同尋常。

有一個事實確鑿無疑。黑客把偷來的文件后交給了貝志城,由貝志城第一個公布回帖指南。這裡面誰是馬仔誰是老闆關係已經很清楚了。有一種論調很奇怪。孫維沒有在第一時間聲明無罪成了孫維是兇手的理由。那麼孫維和她的同學們遭受朱令案黑幫犯罪集團的黑客攻擊和人身騷擾威脅沒有採取法律手段捍衛自己的權利是不是也可以成為她們是兇手的理由呢?先指控某人犯罪,相當一部分證據還是偽造的,然後根據其人對誣陷的反應判斷其是不是罪犯,這種邏輯非常可笑。

 

附文:南都記者遭遇朱令案黑幫黑客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4/20/content_1844503.htm

  1

    談動機偶然知道有樁奇案

    南都:你是怎麼知道朱令被投毒致殘這個案子的,你關注朱令多長時間了?

    「追鉈2005年底在網上偶然看到《孫維申明》,才知道有這樣一樁歷史奇案。自2005年以來,我一直從未中斷關注,期望早日真相大白,還朱令和其父母一個公道。

    南都:方便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追鉈:很普通,路人甲。

    南都: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參與到朱令這件事情中去的?

    「追鉈:沒有什麼決定、不決定的,好奇———關注——— 尋覓,一切順其自然。

    南都:為什麼選擇用黑客這種方式,是因為工作還是其他的原因,有沒有想過用其他的方式來推動?

    「追鉈:黑客是別人叫的。如果我有機會接近高層,一定會從上向下推動。

    南都:這麼多年了,為什麼選擇現在站出來面對媒體?

    「追鉈2005年的時候,大家話語權有限,很難進行能量的聚集。

    現在不同了,有不少陳年往事都通過民間的推動得到響應,希望這件事也能引起關注,推動案件調查重啟。

    2

    談經過顧忌太多就做不成事

    南都:你是如何獲得孫維他們郵件往來資料的,有沒有過法律方面的顧慮?

    「追鉈:獲取郵件其實並不是太難的事,凡事都有利弊,顧忌太多就做不成事。

    南都:你獲得了哪些方面的資料,有多少,能證明他們的真實性嗎?

    「追鉈:很多,都是真的。我可以發給你們參考和鑒別。

    南都:獲得這些資料后,你是如何處置的,有沒有交給過警方?

    「追鉈:有個叫貝志誠的,我仔細觀察了他,認為他能起到推動作用,就發了一些給他,包括網上傳的《回帖綱要》。當時我對辦案不了解,就算想給警方也不知道該怎麼給,所以最終沒有給。

    南都:你會不會公布這些資料?

    「追鉈:有些資料我認為有公布的價值,比如《孫維聲明》的初稿和二稿等,和網上最終發出來的內容還是有不少區別,可以讓語言專家和心理專家來分析。

    南都:根據你的了解,孫維家和朱令家是否如網上所說都有高幹背景?

    「追鉈:孫家是有,在幾份文檔里都有明確表述。朱家只能說有渠道觸及高層。

    (旁白:根據維基百科,孫維的祖父是孫越崎,曾任第五至七屆全國政協常委;堂伯父是孫孚凌,曾任北京市副市長、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而據媒體報道,朱令父親吳承之曾是國家地震局的高級工程師,朱令母親朱明新曾在中國遠洋集團工作。2006年,《青年周末》到孫維家採訪了孫父,文章稱大門口細心盤查訪客的警衛顯示出這個院子的不一般)

    3

    談疑點說她們是水軍也沒錯

    南都:貝志誠公布了你給他的那份回帖指南,有網友戲稱他們是水軍。你怎麼看水軍這個說法?能不能講講他們是如何運作的?

    「追鉈:水軍的作用是用來轉移視線和混淆視聽的,把人朝遠離關注點的方向推,所以說她們是水軍也沒錯。她們在發聲明前經過了周密的部署和討論,行動也非常謹慎。而正常要解決問題的人是會聚焦的,把人朝關注點拉,這點和她們的行事不同。

    (旁白:追鉈向南都記者提供了一份包含有作者、創建日期等信息的發帖指南原始文檔,以及他與貝志誠聯繫的M SN賬戶,得到了貝志誠的確認。)

    南都:經過這麼多年的觀察,你覺得朱令是如何被投毒的,你認為疑兇會不會是她身邊的人?

    「追鉈:我個人判斷是通過生活用品,而且兩次投毒,只能是身邊人。

    南都:很多網友認為你獲得的內容可能會幫助指證真兇,你覺得這些內容能夠起到哪些作用?

    「追鉈:這點可能讓網友失望,沒有直接的指證證據,但可以供更專業的人士進行分析。

    南都:更專業的人士指的是?

    「追鉈:我指的是語言分析專家,或者心理分析專家,或者刑偵專家等等。沒準內行能看出些門道來。

    南都:有網友認為,黑客這種方式即使獲得證據也是非法的,不應提倡,你怎麼看?

    「追鉈:劍在手上,可以殺戮,也可以起舞,全憑內心的信仰。

    南都:你如何看待孫維,你覺得網上的輿論對她公平嗎?

    「追鉈:如果我是她,如果我沒有做,我會積極地為自己爭取公平,而不是蜷縮。

    南都:這麼多年來,你有沒有去看過朱令?

    「追鉈:沒有,我期望我去看她的時候是真相大白的時候,她和她的父母需要的是希望。

    南都:有沒有通過其他途徑幫助她?

    「追鉈:有,我一直在做我能做的。

    4

    談期待希望推動案件調查重啟

    南都:你說有的時候,活著還真不如死去,為什麼?

    「追鉈:浩瀚的宇宙中人如微塵,能來一遭,生命就應精彩地綻放,你快樂時,幾十年的生命會覺得很短,而痛苦時,每一秒都很長,她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經受著痛苦,是很悲慘的一件事,尤其隨著她父母年事已高,這種痛苦越來越厚。當然,我相信她無法表達內心,也許用盡自己的生命在堅持,堅持等到真相。

    南都:朱令被投毒致殘已經快20年了,你希望這件事現在怎麼發展下去,你認為是否還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追鉈:我希望推動案件調查重啟,只要努力了,就會有希望。

    南都:如果警方需要,你會配合調查嗎?

    「追鉈:不確定。

    掌握更多即時快訊 或與我們互動 敬請關注@南都深度weibo.com/nandushendut.qq.com/nandushendu

    南都記者 張書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8 19: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