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盧剛,追求公平的悲劇。

作者:尼羅河水天上來  於 2014-9-6 22: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天理人性|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1評論

當追求公平的人遇到不公平,而且所有恢復公平的正常機制均告失靈,死亡是唯一實現公平的方式。這就是盧剛悲劇的根本原因。
 
盧剛不僅追求公平甚至是苛求公平。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他與同學9人結伴出遊,平攤費用每人22刀,他要求將他貢獻的實物價值4.5刀算進去。真要算,4.5除九,這是每個人要給他的錢。這還沒完,他還要求照相的錢要按個人照片數平均。他真的是吝嗇這點錢嗎?不是。他是對公平有一種物理公式般的苛刻要求。
 
公平是法律的基本精神,也是社會文明的重要標誌。從小我們就希望最大程度的公平。很多人上學都有過在同桌之間畫一條分界線的經歷。踏入社會卻發現現實離公平還非常遙遠。明智的選擇只放棄對公平的追求。沒能力的就忍受不公平,有能力的就去製造不公平。畢竟還有很多比公平重要的東西。那些恪守公平原則的人就自動變成了另類。當不公平奪去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他們就會為換取公平不惜代價。
 
命運給盧剛開了一個大玩笑,一個苛求公平的人遇到的不公平遠遠超過了他能夠容忍的範圍。
 
別人的文章接二連三發表,他的文章卻因為學術之外的各種問題百般受阻。別人可以提前半年答辯畢業,輪到他答辯的時候卻把原來規定的30分鐘突然改成10分鐘。第一次答辯沒有通過是因為有人質疑他沒有用另一種方法。他用這種方法重作一遍得出完全一致的結果,按照規定時間上交論文卻被告知他沒有資格參加優秀論文的競選,原因還是因為這個已經被他排除的質疑。別人博士畢業直接留校做博士后研究。他卻因為屢次推薦信延遲發出失去工作機會。
 
他和別人都是中國物理學子中的精英。前後腳投到同一個學霸級權威的門下。不同之處是別人對權威言聽計從,這沒什麼錯。但他明白道之所存,師之所存,懂得尊師更懂得重道。所以他得出與權威觀點不同的結果會堅持科學的原則。有人說導致他採取極端行動的原因是論文評獎,有人說他是沒有找到年薪兩萬的博士后工作大開殺戒。其實這些不過是一連串以連鎖反應方式發生在他身上不公平事件的孤立環節。
 
盧剛用包括他自己在內六死一殘的代價換來了他認為的公平(倖存者,原副院長的秘書小姐頸部以下癱瘓,兩年前死於癌症。)。人們會問,這樣作值得嗎?值與不值的問題完全取決於一個人對價值的考量。好死不如賴活就是著名的猥瑣哲學。這些人肯定不理解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不理解為什麼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更不會理解為什麼生命誠可貴,公平價更高。
 
但是用死亡製造公平的同時客觀上造成新的不公平。糾正了一個冤屈同時造成了新的冤屈。在這個問題上佛家的思想更有益於我們身處的遠離公平的世界。不怕接受果報,只怕種下惡因。天下人可以負我而我不可負天下人。這種觀念鼓勵人們遇到逆境要看淡想開,追求外在的善行與內在的平和。用內心的強大戰勝不公平的痛苦。捨棄小公平而追求大公大德,這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
 

高興

感動
3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十路 2014-9-6 22:49
沒想到事隔多年還能看到這麼詳細的內情介紹,感謝!提起這個事件總會感到傷痛,他和其他人的生命都不應該消失。 抽象地說,人文世界的很多問題需要科學和藝術結合解決,是非原則,價值觀的問題以科學態度對待,嚴謹,符合邏輯;具體方法問題,以藝術態度對待,靈活智慧地尋找效果最佳的方式。
回復 paci 2014-9-7 03:03
悲劇在於他只追求他心中的公平,而忽略了屬世的公平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7 08:21
paci: 悲劇在於他只追求他心中的公平,而忽略了屬世的公平
不知道屬世的公平是怎麼樣的。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7 08:24
十路: 沒想到事隔多年還能看到這麼詳細的內情介紹,感謝!提起這個事件總會感到傷痛,他和其他人的生命都不應該消失。 抽象地說,人文世界的很多問題需要科學和藝術結
從盧剛的具體情況而言,不太可能通過溝通解決問題。因為主導方面是他的老闆不是他。他並沒有多少主動選擇的機會。

在學術問題上,一個學生如果遇到一個不容任何人反對的導師。除非放棄原則,否則下場都不好。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7 08:27
如果是我組織9個人出遊。算好了每人22刀。有人說他貢獻了4.5刀的可樂。我就會當場把4.5刀給他。然後再通過學生會解決。
回復 十路 2014-9-7 08:37
尼羅河水天上來: 從盧剛的具體情況而言,不太可能通過溝通解決問題。因為主導方面是他的老闆不是他。他並沒有多少主動選擇的機會。

在學術問題上,一個學生如果遇到一個不容任何
明白,見到過好幾位,但是沒有那麼嚴重。 部分是學術態度問題,部分是互相性格不合,有時因為小事開頭,後來越搞越複雜,有了成見更難辦。 我見到的有的只好中途換人,想改變導師不那麼容易,運氣不好。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7 08:44
十路: 明白,見到過好幾位,但是沒有那麼嚴重。 部分是學術態度問題,部分是互相性格不合,有時因為小事開頭,後來越搞越複雜,有了成見更難辦。 我見到的有的只好中途
大權威更糟糕。
回復 sousuo 2014-9-7 09:38
其實,做學生就是為了學位,剩下的事,得自己做了老闆才提上日程。

和老闆對著干,除非老闆十分開明,不然,死定了。

正義不是這樣主持的。

盧剛若當了老闆,他的學生一定也感到不公。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4-9-7 10:01
就像世上很少有純凈物一樣,追求完全的公平是不可能的。
最怕的是拿人來比人,氣死人!每個人的發展和境遇不一樣,所以結果不一樣!不是物理,化學那樣的有規律和公式。說到底,不會處理人事關係,有好的EQ,不利生存。
回復 paci 2014-9-7 10:30
尼羅河水天上來: 不知道屬世的公平是怎麼樣的。
孔子說,小人得志,豎子成名,君子不遇,英雄遭難。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7 10:51
paci: 孔子說,小人得志,豎子成名,君子不遇,英雄遭難。
明白了,確實如此。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4-9-7 23:25
sousuo: 其實,做學生就是為了學位,剩下的事,得自己做了老闆才提上日程。

和老闆對著干,除非老闆十分開明,不然,死定了。

正義不是這樣主持的。

盧剛若當了老闆,
同意!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8 01:50
sousuo: 其實,做學生就是為了學位,剩下的事,得自己做了老闆才提上日程。

和老闆對著干,除非老闆十分開明,不然,死定了。

正義不是這樣主持的。

盧剛若當了老闆,
你的結論是盧剛不是開明的人。誰當他的學生死定了。
回復 sousuo 2014-9-8 06:28
尼羅河水天上來: 你的結論是盧剛不是開明的人。誰當他的學生死定了。
有感而已,說不上什麼結論。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8 08:19
sousuo: 有感而已,說不上什麼結論。
可惜盧剛無法死而復生,證明他不是你說的那樣的人。不過追求公平,堅持科學原則,不表明他一定是一個不能接受別人意見的人。還有人說他會殺妻弒子,他怎麼沒殺他爹媽沒殺他姐姐呢。
回復 sousuo 2014-9-8 10:10
尼羅河水天上來: 可惜盧剛無法死而復生,證明他不是你說的那樣的人。不過追求公平,堅持科學原則,不表明他一定是一個不能接受別人意見的人。還有人說他會殺妻弒子,他怎麼沒殺他
我們也都堅持過科學原則,後來才知道那是涉世不深的表現。

做久了,就會發現,沒有原則就是科學原則,當然作假不算。

面對未知領域,當然公婆都認為自己有理,很少有人在你不能說服他的情況下,會認為別人對。

至於盧剛是什麼樣的人,我沒發言權,因為根本不認識。

但從那分錢的舉動看,我們即使碰上,也不會成為朋友。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9 08:15
sousuo: 我們也都堅持過科學原則,後來才知道那是涉世不深的表現。

做久了,就會發現,沒有原則就是科學原則,當然作假不算。

面對未知領域,當然公婆都認為自己有理,
不講原則隨機應變是很多中國人為人處世的哲學。但是科學不能沒有原則。科學手段是觀測計算,在相同的前提條件下只有一個結果。當結果與某人的理論違背的時候,要修改的是理論。這就是科學原則。在盧剛的事情里,不是盧剛的理論與導師不同,是盧剛得出的結果與導師的理論衝突。

其實事事講原則的人,比沒有原則性的中國人更容易相處。更簡單直接,有話說在前頭。
回復 sousuo 2014-9-9 09:05
尼羅河水天上來: 不講原則隨機應變是很多中國人為人處世的哲學。但是科學不能沒有原則。科學手段是觀測計算,在相同的前提條件下只有一個結果。當結果與某人的理論違背的時候,要
不是就是論事說盧剛,科學邁入未知領域時,對錯都很難說,試驗是試驗,對試驗的解釋會很不一樣的。

我說的不是處世的原則和圓滑,而是說,即使科學,也不是非對即錯,特別是對未知的解釋上。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14-9-9 09:10
sousuo: 不是就是論事說盧剛,科學邁入未知領域時,對錯都很難說,試驗是試驗,對試驗的解釋會很不一樣的。

我說的不是處世的原則和圓滑,而是說,即使科學,也不是非對
我沒有誤解你的意思。這裡的情況不是兩種理論的對錯之爭。而是盧剛得出的計算結果是在相同條件下肯定是可以重複的。他得到的這個結果與導師原有的理論預測衝突。結果是沒有對錯一說的,只有真的還是假的,是否可以重複。這個時候原則上只有修改理論。盧剛也可以把這個結果壓下來。可是他偏偏要說。
回復 sousuo 2014-9-9 09:42
尼羅河水天上來: 我沒有誤解你的意思。這裡的情況不是兩種理論的對錯之爭。而是盧剛得出的計算結果是在相同條件下肯定是可以重複的。他得到的這個結果與導師原有的理論預測衝突。
細節我也不懂,但類似情況在試驗中回時有發生,理論的修改,決不會根據一次兩次試驗就作出的,對吧。

要做的不是壓下不說,而應根據初步的理論修改去設計下一步的試驗,看看新的結果是否支持這種改動。

這樣就不用吵了,有理有據。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6: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