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穿越聖地(2)--凱撒利亞

作者:沁霈  於 2020-9-3 11: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歷史|通用分類:旅遊歸來|已有5評論

關鍵詞:以色列

上午810左右,我們坐上旅遊大巴前往凱撒利亞(Caesarea),開始了在以色列的第一天行程。

凱撒利亞位於以色列西海岸的北部平原,從亞里埃勒往北要經過AB區,即巴勒斯坦自治區和巴以共管區,邊界有以色列國防軍設置的檢查站。導遊神情嚴肅地叮囑我們路上不要拍照。到了邊防檢查站,所有車輛都停下來接受檢查。有的比較順利,司機只需搖下車窗探頭回答幾句話就放行了。遇到可疑的,司機和乘客不但都要下車接受檢查,整個車輛前後幾乎都要翻看一遍。我們每個人手拿護照端坐在大巴上靜等了近半個小時后,上來兩個荷槍實彈的以色列大兵。他們有選擇地看了幾個人的護照,並禮貌地簡單問了幾句,然後在車廂里前後走一遍就下車了。

強烈的好奇心有點讓人按捺不住,轉入6號高速公路后,終於可以拿出手機拍照了。從地圖上可以看出,6號高速公路是連接以色列南北的主要幹道,也稱為跨以色列高速公路。南至別士巴(Beer Sheva),北到加利利(Galilee),全長300公里。我們走的是中間路段,是以已故以色列總理伊扎克.拉賓(Yizhak Rabin)的名字命名的。該公路是以色列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之一,由私營部門修建,採用電子收費,以換取在一定年限內收取通行費的特許權。據說收費系統採用的是我們加拿大公司的技術。

下了6號公路不久就到哈代拉市(Hadera)。快到凱撒利亞時,途徑拉賓之光發電廠(Orot Rabin Power Plant)。無疑,這也是以紀念拉賓總理而命名的。

幾個高聳入雲的大煙囪,其中一個正冒著白煙。據導遊介紹,這是以色列最大的發電廠,發電量佔全國總量的四分之一,所採用的燃料都是從南非進口的優質煤,所以煙囪排出的是白色煙雲。儘管如此,為了保護環境,這個發電廠將很快要以天然氣代替煤發電,整個以色列預計於2030年前進入無煤發電時代。

路邊看到一個叫做Ogen Ha-Pal Yam Memorial Site的紀念地點

進入凱撒利亞,到處都是樹木蔥蘢、花團錦簇,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由於靠近地中海,這裡的氣候顯然比南部濕潤多了。

凱撒利亞在特拉維夫和海法之間的沿海平原上,屬霍夫哈卡梅爾區(Hof Hacarmel)管轄。根據維基記載,這是由羅斯柴爾德家族投資管理的一個定居點,2018年時人口統計有5170人,在以色列尚未設立地方議會的定居點中人數最多。

奧斯曼土耳其統治時期,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巴勒斯坦地區從阿拉伯人手裡買了許多土地,用來支持猶太人返回時重建家園,凱撒利亞是眾多定居點的其中之一。這些土地在後來的國家建設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8年以色列國成立之後,羅斯柴爾德家族將凱撒利亞的大部分土地所有權移交給了國家,然後再以慈善基金會的名義將這些土地租借過來,使用期限200年。1952年,基金會又成立了一個凱撒利亞發展公司(Caesare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除了提供市政服務,還負責工業園和房地產的開發建設,重點以開發旅遊業為主。目前為止,除了古遺址公園,還建有現代化的居民區和豪華別墅群,以及花園、酒店、鄉村俱樂部等配套休閑娛樂場所。這是以色列目前最高檔的住宅區之一,內有羅斯柴爾德男爵(Baron de Rothschild)以及許多世界富豪的豪華別墅。據說章子怡的以色列籍前男友ViviNevo也在這裡有豪宅。另外,這裡還有一個以色列最大的,而且是唯一的18洞高爾夫球場。公司的運營所得,大部分用以以色列的國民教育、文化藝術以及社會福利等。

高爾夫球場

凱撒利亞遺址公園,在現代凱撒利亞城以南約2公里處。這是公園售票和入口處。跟團游的一大好處是,到了目的地不用操心買票等繁瑣的事情。

進入公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幾尊被固定在木樁上的古羅馬雕塑,雖然殘缺不全,仍然可見其精湛的藝術之美。

凱撒利亞在公元前四世紀就已經是一座小村莊形式的希臘化城市,那時稱為斯特頓堡(Straton』s Tower)。哈希芒王朝時期,猶太人佔領了這裡。公元前63年被羅馬帝國征服后,這裡成為猶大省的首府,並命猶太人自治。大希律的父親因為救過羅馬皇帝的命,所以被指定為代理王,並於公元前25年(也有說是公元前22年)開始,花了12年時間,將此建成了一座集羅馬和希臘建築風格為一體的海港城市,並起名凱撒利亞(意為羅馬皇帝之城),以此討好羅馬皇帝。

根據著名猶太史學約瑟夫描述,當年的凱撒利亞城市規模極其恢宏壯觀,除了有富麗堂皇的宮殿,還有設施齊備的劇院、神殿、競技場和浴室等公共場所。所有建築採用的都是新材料,新工藝。清一色的白色石料,都是從土耳其海運來的。最值得一提的是構築防波堤,在平直海岸的沙灘上建造了一個人工海港,規模如同雅典比雷埃夫斯那樣大的深海港口,甚至超過埃及亞歷山大港,不僅解決了猶大北部沒有深水港的問題,也使凱撒利亞很快發展成一個陸地和海上的重要商貿中心。公元70年耶路撒冷被毀之後,凱撒利亞的繁榮達到鼎盛,並且被作為羅馬帝國在中東地區的首都長達600多年之久。

公元前4年,大希律王駕崩,繼位僅兩年的亞基老王因荒淫無度被羅馬當局廢黜,猶大自治地被改成羅馬人直接管理,凱撒利亞成為行政中心,同時也是希律家族諸王與羅馬巡撫(總督)的官邸所在地。

在羅馬統治時期,凱撒利亞作為首府,城中居民多達4萬,猶太人和外邦人各佔一半。由於種族矛盾的衝突不斷,再加上長期不滿羅馬人的統治,公元66年,猶太人終於奮起抗爭。儘管起義後來遭到殘酷鎮壓,很多猶太人被殺,但卻因此引發了一場波及巴勒斯坦全地的猶太人反抗羅馬統治的革命戰爭。猶太戰爭的爆發,最終導致耶路撒冷和第二聖殿於公元70年被毀,猶太人從此失去家園。但凱撒利亞在這個時期卻繁榮起來。

直至公元3-4世紀,凱撒利亞依然是地中海東岸的一個經貿重鎮,即使在羅馬統治末期經歷了一場毀滅性的地震,繁榮也沒有中斷。在公元4-7世紀的拜占庭時代,該撒利亞成為巴勒斯坦省的首府,新增加了城牆等建設,人口也增加到10萬餘人。這期間,凱撒利亞也成為歐洲人來朝聖的主要口岸。

公元7世紀,凱撒利亞被阿拉伯人佔領后,便漸漸失去了昔日的繁華,後來衰敗成一個小村莊。1101年十字軍由此登錄,並佔領了這裡,凱撒利亞得以修復,還新建了城堡,再次成為地中海東岸的主要港口城市。可惜1265年時,馬木魯克人攻佔了凱撒利亞后,為了防止海上來的外敵進攻,不僅港口被破壞,所有城市建設也遭到徹底摧毀。

凱撒利亞被馬木魯克人毀滅后,被埋在廢墟里長達600多年之久,直到1884年,一批因逃避宗教迫害的波斯尼亞回教徒難民被土耳其人安排到這裡,並在十字軍城的廢墟上建立了一個小漁村,只是始終處於萎靡不振的狀態。有資料顯示,1887年時,凱撒利亞有670名居民,除了260名穆斯林外,其餘都是波斯尼亞人。1922年時下降到346人,1931年時增長到706人,1945年又增長到960人。這其中除了大部分是穆斯林外,也有少數的基督徒和猶太人。

1940年,小漁村以南約一公里處,遷來一個叫做Sdot Yam的猶太人基布茲農莊。別小看這個基布茲,它可是在以色列的建國歷史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該基布茲於1936年在海法北部成立(當時稱Krayot),是在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敦促下建立的,表面上以捕魚為主,實際是猶太社區地下游擊隊帕爾瑪(Palmach)的根據地,在英國人管制時期,曾經秘密地將大量歐洲猶太難民運回巴勒斯坦。不過,帕爾瑪的突出事迹不只表現在軍事上,而是其對以色列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和精神等全方位的貢獻。帕爾瑪成員一直是以色列國防軍的高級骨幹,除了本古里安外,還有我們熟知的以色列前總理伊扎克.拉賓(Yitzhak Rabin)等。特拉維夫有個博物館,專門介紹帕爾瑪的歷史事迹。

19482月,帕爾瑪佔領了波斯尼亞小漁村。1952年,現代凱撒利亞小鎮在SdotYam的基礎上建立起來。2011年,全部併入新創建的凱撒利亞國家公園(Caesarea National Park),由羅斯柴爾德家族管理。

19世紀末,來自歐洲和北美的考古學家開始在這裡考古發掘,古城終於得見天日,但港口和巨大的防波堤都已陷入海平面之下,只有陸地上一些建築廢墟依稀尚存。

以色列建國后,即1950-60年代開始,羅斯柴爾德家族出資進一步考古發掘和重建,才形成了今天我們所見的凱撒利亞國家公園。不過,目前為止只挖出了古城遺跡的百分之六,大部分仍然被掩埋在沙丘之下。

這是後來在十字軍城堡遺址上建立的一個潛水俱樂部,目前是凱撒利亞的地標性建築。

凱撒利亞也叫該撒利亞,在新約聖經中有許多相關記載,所以這裡也是基督教的歷史重鎮。根據《使徒行傳》記載,初代教會選出的七執事之一,號稱傳福音的腓力的家鄉就在該撒利亞。他傳福音從亞鎖回到該撒利亞后,便與家人長期定居下來長達25年之久,常年在這一帶佈道傳教,並在此接待過保羅和門徒們(徒8:40 21:8)。

最為人們耳熟能詳的是彼得在這裡給外邦人哥尼流施洗的故事。彼得在約帕(今雅法)聽從聖靈的召喚,來到該撒利亞,並在這裡明白了神的旨意。他更新了潔凈不潔凈的舊觀念,破除了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界線,打開了向外邦人傳福音的大門。因為神愛世人,福音不但要傳給猶太人,也要傳給外邦人(徒10:1-35)。

哥尼流是該撒利亞羅馬駐軍的百夫長,雖然敬虔行善,卻不明白救贖之道。神為他預備彼得前來傳講基督真理,使他全家蒙恩得救。彼得講道時,聖靈降在每一個聽道的人身上,像當初降在猶太人身上一樣,使在場的門徒們都覺得驚奇(徒10:44-48)。有人稱這是外邦人的五旬節。由此可見,無論是猶太人或外邦人,只要單憑信主就可以得著聖靈,不需要通過按手或類似儀式。

有關保羅與這裡的記載也有多處。保羅在去大馬色的路上蒙主呼召,回耶路撒冷后就放膽傳道,卻遭到一些猶太人的嫉恨和反駁,並設計害他,門徒因此送他去該撒利亞,再轉道去了大數(徒9:1-31)。他的第二和第三次旅行佈道的回程,都是在該撒利亞上岸的(徒18:2221:8)。後來他在耶路撒冷因為帶外邦人進聖殿被猶太人捉拿並指控,千夫長革老丟呂西亞因為保羅的羅馬身份,不想苦待他,於是便將他押解到該撒利亞受審(徒23:23-3323:26),並被囚禁了兩年之久。在這期間,他先後在腓力斯和非斯都兩任羅馬總督以及希律亞基帕二世面前受審申辯,並為耶穌基督作見證(徒24-26)。因要上訴,非斯都給他戴上鐐銬,從這裡坐船去了羅馬(徒27:1)。

第一世紀使徒時代該撒利亞城示意圖(網路圖片,特此鳴謝!)

在基督教歷史上,還有兩位影響重大的教父也與該撒利亞有關。首先是有眾聖之師美譽的著名教父俄利根(Origen185-254),他出生在亞歷山大,后移居該撒利亞,並在此終老。他一生致力於校勘希臘文《舊約》聖經(即七十士譯本),並為後來的教會提供了一本正確的希臘文譯本《七十子希臘文本聖經》。他編訂的《六文本合參》,是早期基督教的偉大著作。他在該撒利亞建立了一間基督教研究學院,以及一個著名的圖書館。儘管他是一個很具爭議性的人物,但在基督教歷史上,他的神學思想不僅影響了當時的基督教,對後世基督教的發展也是影響深遠的。

另一位是被稱為教會史之父的教父尤西比烏斯(Eusebius 260-340),他深受俄利根的神學思想影響,曾經被當選為該撒利亞的主教,並在此寫成《基督教會史》。他 是基督教史學的奠基人,也是拜占庭帝國的第一位歷史學家。除了《基督教會史》,他還著有《編年史》和《君士坦丁傳》等著名巨作。他在聖經考據方面也有許多著作,特別是對新約部分的經文考據和分段,為我們後人閱讀聖經提供了極大方便。

大希律死後,該撒利亞被作為羅馬總督的施政城市長達500之久。基督徒都熟知的那個判處耶穌釘十字架的本丟.彼拉多(Pontus Pilate)就曾居住這裡,他是該地區的羅馬第五任總督(公元26-36)。後來考古學家在挖掘劇院時,出土了一塊刻有Pilate的石碑。這一發現,有力證明了聖經中的記載是有真實的歷史根據。

上圖是複製品,真品被收藏在以色列博物館。

這片廢墟是大希律王宮普羅蒙特利宮殿(Promontory Palace)的部分遺址,直到1992年才被挖掘出來,目前只剩下一些地基以及殘缺的石柱。王宮建在一片突出的海岬上,三面臨海。據約瑟夫描述,當年這個宮殿建設得非常奢華和壯麗,而且貴客可以從海上直接進入殿中。宮殿後來被羅馬政府改作行政總部。據說,保羅很可能就是被囚在宮殿下面的地牢里(徒23:33-35)。

如今,王宮沒有了,達官貴人更是早已化作塵埃,唯有蔚藍色的地中海美麗依舊。海風陣陣,無聲穿過這片空曠的廢墟。。。

這個面海而建的半圓這個面海而建的古羅馬劇場,在古羅馬帝國的版圖裡並不罕見,但在以色列境內卻是最古老的劇院,而且至今都在使用,每年都要舉辦各種演出活動。

領隊張牧師和幾個團友忍不住走到下面的中央平台,放聲高歌。這時恰好下起雨來,奇異恩典的旋律,彷彿從天而降。歌聲在整個劇場迴響,效果之好讓人禁不住讚歎兩千多年前羅馬人的設計智慧。

不過,當年這裡也是一個血腥場所。公元6670年的猶太起義被鎮壓后,許多猶太人就是在這裡被處死。

據約瑟夫記載,希律亞基帕一世也是死在這裡。他當年在這裡發表演說被眾人恭維為神,因為偷竊神的榮耀而遭到懲罰被蟲咬死。對此聖經中也有記載(徒1223)。

劇場入口處

這是劇場旁邊的一個兩千多年前的公共廁所,而且還是坐式沖水石槽的設計建造。石牆已被歲月的風雨侵蝕成蜂窩狀,看上去滄桑感極強。

緊挨海岸而設的跑馬場遺址。除了騎馬和戰車比賽,也作為田徑和角斗場。據說大希律曾經在這裡舉行過多場奧林匹克運動會。一邊是風光綺麗的地中海,一邊是廝殺喧天的競技場,不知當時的人們是以何種心情觀看比賽。

這是拜占庭時期的一個私人浴室,至今可見地面上鋪設的光滑大理石。上方位置是一個大型的公共浴室。

古羅馬帝國時代,浴室是貴族們重要的社交場所。這也是一個私人浴室,精美的馬賽克地面依然圖案清晰,色彩鮮艷。

這個帶有尖頂的石頭建築,是當年小漁村裡唯一倖存下來的波斯尼亞清真寺,據說現在已經是一個餐廳和禮品店。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沒有進去參觀。

大希律王是個有名的暴君,殺人無數。他因為自己是以東人,並非猶太人,所以總是擔心猶太人推翻他的統治。當聽聞耶穌是作為猶太人的君王降生的消息后,居然下令將伯利恆周圍2歲以內的男嬰全部殺害了,其殘暴令人髮指(太21~19)。為了維護權力,他甚至不惜殺死至愛的妻子和兩個兒子,連羅馬皇帝奧古斯都都說,做希律的豬也比做他的兒子好。不過,據一些歷史資料記載,大希律雖然作惡多端,但在治國方面卻頗具才能。儘管處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之下,至少在他的任期內,猶太地經濟繁榮,國力發達。延續近百年的希律王朝,也算是維持了古代猶太王國最後一段歷史時期的輝煌。另外,他精通羅馬和希臘文化,尤其擅長建築藝術,在位期間擴建了第二聖殿,修建了馬薩達堡壘和希伯倫等一批紀念碑式的建築。凱撒利亞,無疑是他在地中海邊的另一大手筆。當然,這些也反映出他好大喜功的一面。

大浪淘沙,見證著歷史的滄桑巨變。。。

曾經不可一世的繁華,如今全都灰飛煙滅了。流傳下來的所謂文明,其實就是一種征服和被征服的殘酷見證而已。看著這些斷壁殘垣禁不住喟嘆: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耶穌基督,還有什麼是永恆的?!

本來計劃要去參觀公園外面的一個古羅馬引水渠(也是大希律時期建造的),不知導遊後來為何取消了,可能是擔心行程太滿,影響後面的參觀吧。

一個小時的參觀很快就結束了,在導遊的催促下,我們趕緊上了車,匆匆趕往下一個景點:迦密山。




相關資訊來源:
維基百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20-9-3 20:46
看電影了嗎?
回復 沁霈 2020-9-4 00:38
sousuo: 看電影了嗎?
哪有時間看電影,連引水渠都沒去看呢。看來你已經去過凱撒利亞了。

謝謝關注!
回復 sousuo 2020-9-4 02:58
對呀,還有個著名的引水渠。

我們早幾年去的,該撒利亞是倒數第二站。
回復 nierdaye 2020-9-4 09:46
千年大歷史背景,以及以色列的近現代史,盡在濃縮的幾句話裡面。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有關貢獻尤其值得每一個民族的精英學習.猶太人、民族,以及以色列的建國和強大,體現的是猶太人從上到下,持久的韌性抗爭,緊密團結,經濟上的互助和支持,對自我文化的保護,傳承,堅持,還有思想上的深度思考,不斷自我革新。

非常高興能讀到這麼好的思學遊記。
回復 沁霈 2020-9-5 06:13
nierdaye: 千年大歷史背景,以及以色列的近現代史,盡在濃縮的幾句話裡面。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有關貢獻尤其值得每一個民族的精英學習.猶太人、民族,以及以色列的建國和強
點評精確,我就是要表達這個思想。猶太人的許多精神值得世界其他民族學習。

非常感動你的認真閱讀,也謝謝你的鼓勵!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7 00: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