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讀熊彼特的《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4)----資本主義仍然有生命力! ... ...

作者:沁霈  於 2013-6-9 04: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讀書筆記|通用分類:詩詞書畫|已有18評論

讀完了熊彼特的《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這本書後,感覺他的「社會主義」並沒有事先預料的那麼「可怕」。如我在前面所說,這看上去其實就是資本 主義的一個高級形式,與我們所熟悉的社會主義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管社會是否能夠按照他的邏輯和平過渡,或達到他的「成熟」狀態,如有些網友所說,可將此當做一個理想追求或一個價值觀的體現。但僅此而已,現實社會畢竟不同於文學殿堂,可以讓幻想都插上翅膀任意飛翔,理想都變成史詩浪漫揮灑。上世紀的共產實踐教訓已經清楚告訴我們,越是理想化的東西,一旦運用於社會實踐,帶給人類的災難也越大。如熊彼特的這個中央集權的經濟生產制度,我覺得無論在什麼政治環 境下都存在一定的風險,因為這很容易使生產指揮者與政治權力相互勾結形成腐敗。而中國目前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制度性的權力腐敗,如果在此基礎上再鼓吹什麼中 央集權的經濟制度,這無疑使腐敗更加變本加厲,所謂社會共有其實還是權力佔有。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人類社會已經進入一個 不再需要很多「主義」的時代。事實勝於雄辯,看看世界上的移民潮流向,特別是我們中國人蔚為壯觀的移民大軍,就可知道「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孰 優孰劣了。以本人在中國和海外的工作生活經歷對比來看,我認為資本主義制度(為了敘述方便,這裡權且還以「資本主義」表述。實際上,我很不情願用這個詞 匯。),仍然是目前為止最體貼人性需要的一種經濟制度。

德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 (Max Weber),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一書里,通過人對黃金的那種天生貪婪的觀察,認為人對金錢的慾望是與生俱來的。如果把兩個一大一小 的蘋果,放在一個剛有意識的孩子面前讓其挑選,不需要任何大人指教,孩子一定會選擇其中大的那一個。由此可見,貪婪不是資本主義制度特有的現象,這是人的 本性決定的。正如《聖經》中所說,「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

很 多人都知道,現代資本主義的發展得益於資本主義精神,而資本主義精神是源自基督新教的天職倫理觀和禁慾主義,「過樸素和簡單的生活,使社會免於浮華,在完 成天職的意義上獲得財富,並非單純的資本積累。」。什麼是資本主義精神,簡單一句話就是價值合理性和工具合理性的統一。美國建國短短200多年的歷史,主 要就是靠這種精神的激勵,成為世界上資本主義最發達的國家。同理,資本主義的衰退,也就是資本主義精神逐步喪失的結果。沒有政府和社會的監督,過份相信市 場的自我調節功能,放任自由主義;其次是沒有合理利用資本來改善世界,而是將其以「主義」,作為一個意識形態在全世界兜售,並且將生產和污染以及生態危機 的矛盾轉嫁到其他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金融資本主義的出現,正是這種虛擬經濟的泛濫成災,使原以勞動創新為本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受到嚴重衝擊。

德 國哲學家、社會學家哈貝馬斯說,缺失了資本主義精神的資本主義還能繼續發展,主要是靠工具合理性推動的。現在的資本主義沒有天職觀念,只是一種經濟秩序, 因此迫使人們不得不去競爭和賺取財富。在沒有「上帝」和社會的監管下,資本主義正如韋伯所說的那樣,當「尋求上帝的天國的狂熱開始逐漸轉變為冷靜的經濟德 性,宗教的根慢慢枯死,讓位於世俗的功利主義。」時,價值和工具的統一性開始破裂,剩下的只有工具的合理性了。美國是世界上獲得資本主義最高發展的地方, 可如今更多的人都熱衷於對純粹世俗的追求,再也找不到原有的宗教和倫理的含義了。其實這也是「天職論」的悖論之處。人性最大的軟弱就是見利忘義,連天使都 會墮落,更何況是人。今天的地球資源匱乏、環境污染以及生態失衡等嚴重問題,都與資本主義的高速發展脫不了的干係,甚至是罪魁禍首。「資本」一旦與「主 義」結合走向極端,一定是禍害無窮的。

其實,市場經濟的鼻祖亞當.斯密對自由主義也是心有忌憚的。他先發表了《道德情操論》,而《國富 論》完成後卻被他雪藏了三年之久,直到臨去世前還在猶豫是否發表,甚至有讓家人付之一炬的想法,原因就是擔心人性的貪婪和無度。其實,《國富論》里有關那 只「看不見的手」的解釋並不是很多。如果僅看這本書,我們所看到的就只有利益驅動機制。若再結合《道德情操論》一起看,我們便知道除此之外,「看不見的 手」原來還包括道德、法律和自然三個層次的約束機制。當年的日本明治天皇就很聰明,他在實行維新之治前,首先派人去英國取經,取回的就是這兩本書。相比之 下中國人顯得比較傲慢,雖然嚴復也於1901年把《國富論》引到中國,但卻拉下了那本關鍵的《道德情操論》。《國富論》傳入中國后也遭到國人冷遇,被擱置 了70多年都無人問津,還是鄧小平在1978年時搞改革開放時才想起它來。而那本《道德情操論》直到1997年,才由蔣自強等人翻譯過來,卻已比《國富 論》晚了約100年。這就是很多人納悶的,中日文化同源,為什麼兩個國家的社會現狀存在這麼大的差別的原因。溫家寶總理曾經多次強調這本書的重要性,因為 他知道,「如果一個社會的經濟發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眾手中,那麼它在道義上將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風險的,因為它註定會威脅到社會的穩定。」。當 然,社會的進步並不只是依賴一、二本書的力量就能夠達到,但這對開啟民智,促進文化更新和提高社會文明素質非常有益。尤其是中國當時整個社會精神面貌一片 沙漠,正百廢待興的狀況下,這種久旱逢甘泉的作用力尤為可觀。

其實,國家建設猶如帶兵打仗,講究的也是「三軍未動,糧草 先行」。所謂「糧草」,指的就是政治、思想和文化領域的革新。信仰基督教文化傳統的人,習慣上都將《聖經》視為精神食糧。他們的國家憲法和社會制度,基本 都是以《聖經》原則為藍本。即便在社會實踐中因人性使然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一般都會因為敬畏上帝的緣故及時修正。中國則不然。由於沒有宗教傳統,而且 長期受傳統文化中道德倫理的束縛,一旦從中解放出來,人性中的惡便如脫韁的野馬肆無忌憚地四處亂竄。在新思想和新觀念都還沒有建立起來的前提下,單單發動 經濟改革,出現問題一定是必然的。中國著名基督徒經濟學家趙曉說,中國的經濟模式,其實就是「無道德的市場經濟」。這種「無道德」幾乎體現在中國社會的各 個層次。所以,將今天的中國問題全都歸咎於經濟改革是不公正的。改革本身沒有錯,而是錯在社會制度和國人價值觀的改革沒有到位。

貧 富不均矛盾在任何國家都有,有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甚至還超過中國。不同的是,資本主義國家是因為市場經濟競爭或獎勤罰懶機制的結果,起碼是在社會公平的前 提下。而中國正好相反,矛盾直接來源於社會不公。所以,把中國社會的貧富不均說成是因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結果,也是不正確的。自新中國建立以來,社會資源 一直都是掛在「公有」名義之下,但因為權力壟斷或霸佔所以才名存實亡。可悲的是,今天中國社會所出現的各種矛盾,大多數不是因為追求社會公平,而是為了在 這個不公平的社會裡爭得一席位置,或搶佔一個有利地位。特別是一些以「均富、惠民」等「社會主義」口號為幌子,實為達到某種政治目的的權力鬥爭運動。如果 把這些現象都看作是「社會主義」土壤的話,那恰恰正是文明社會首先需要改良的。

任何社會的穩定,首先要有一定的經濟基 礎,這是一個常識問題。一般來說,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再到現代社會,是人類擺脫荒蠻逐步走向文明的表現。否則我們怎麼知道中國原來是在世界的東方,而不 是中央。而且也不會移民海外,到世界各地旅遊。人類不可能倒回到刀耕火種的原始社會,這也不符合客觀社會的發展規律。因此,發展經濟是世界每個國家的核心 政策。經驗告訴我們,社會主義根本不利於生產力的發展,目前只有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能夠促進社會進步,這幾乎已是世界的共識。而中國由於政治上的專制,也 沒有一個法治社會和公民社會環境,以致從來就沒有產生過真正的資本主義。雖然歷史上不同時期曾經出現過資本主義的萌芽,尤其是明清時期,但後來都因為專制 的扼殺而夭折了。近三十多年的經濟改革,不可否認中國社會也出現了一些靠勤儉勞動積累的平民資本。但這些資本都終究擺脫不了權力干涉的陰影而難以為繼,要 不任由宰割或同流合污,否則就面臨破產。好在時代不同了,有些企業家可以選擇移民他國。這還是托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福,否則他們也難逃歷史厄運的宿命。

根 據社會的發展規律,資本主義制度或許會在某個階段被一種更好的制度所取代。具體是什麼制度或什麼時候被取代,沒有人能知道。正如熊彼特所說,任何預測如果 企圖超越現階段可以通過觀察可得到的趨勢,和根據這些趨勢本身的邏輯發展預見將產生什麼結果, 都是超科學的預測。但從眼前這個惡性滿盈的現實世界來看, 我相信一定不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除非請上帝再後悔一次,收回人的自由意志,統一人性。問題是,上帝的話從未更改過!

所以,我認為「資本主義」仍然有一定的生命力,眼前的經濟危機,並不是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的問題,更沒有到了要滅亡的地步。而是如熊彼特的「周期理論」所述,資本主義發展正進入一個需要調整的階段,社會到了需要反思和改良生產方式和生活習慣的時候了!

 

(全文完。謝謝大家的關注!)

~~~~~~~~~~~~~~~~~~~~~~~~~~~~~~~~~~~~~~~~~~~~~~~

附:部分網友的相關評論

---

春夏無名:好文章。

俺藉此糾正一個觀念。眼前的經濟危機,並不是由真正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Capitalism)造成的,而恰恰相反,乃是由非真正的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造成的。造成Crony Capitalism的原因,若要深究,乃是人見人愛的民主,可參見托克維爾的《論美國的民主》

提一點點不同意見。

「中國的經濟模式,其實就是『無道德的市場經濟』」,這句話混淆了經濟和宗教/道德的界限。市場經濟無關道德不道德。市場經濟強調的是怎樣自由地、最有效地運作資本以期創造最多的財富,使資本能獲取最大的利潤。沒見過什麼「有道德的市場經濟」。
----
gugeren:同意樓上「春夏無名」博的第二個看法:
經濟規律與道德規範不能混淆。因此,中國的市場經濟出現的不規範現象,應該歸罪於政府有關經濟規則的不完善,人們不遵守已有的經濟規則,等等。當然這與人們的道德水平有關。

不同意「春夏無名」博的第一個看法:
當前的經濟危機,「並不是由真正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Capitalism)造成的,而恰恰相反,乃是由非真正的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造成的……若要深究,乃是人見人愛的民主」的說法。
資本主義並非是十全十美的。它一直在完善,將來也待完善。到它完善到近乎十全十美的時候,就不叫資本主義了,會轉化成一個新的社會經濟體制了,可能叫「社會主義」,也可能叫別的什麼主義。
把當前的經濟危機,歸罪於「民主」,「春夏無名」博這是犯了自己指出的博主的第二個錯誤:把不同領域裡的問題混淆了,就是把經濟領域和政治領域兩者混淆了。
當前的經濟危機,是相關人員鑽了經濟規則的空子和漏洞,與不遵守經濟領域已有的遊戲規則而造成的。當然也與美國寬鬆的政治體制有關聯。但畢竟是兩碼事。

總之,這篇博文是篇好文章,不過還需打磨一下,再多加些自己的創見。那麼,作為一篇博士論文也無不可。哈哈!
----
沁霈:春夏無名:歡迎新朋友到訪!

對不起啊,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我認為經濟危機不是資本主義國家制度本身的錯誤,儘管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據說托克維爾的這本《論美國民主》寫得非常好,可惜我還沒有看。有空一定也去翻翻。

另外,我覺得我沒有混淆宗教和經濟這兩個領域的界限。因為這篇文章本來就是從社會層面來看宗教和經濟的關係,也就是亞當.斯密的「求富有道」的理念。

再次謝謝你討論!
----
沁霈:gugeren:謝謝你的跟進討論。

有關經濟規律與道德規範的問題,請參見我給「春夏無名」網友的回復。

完全同意你對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解釋。

哈哈,你對我要求太高啦!這個帖子也就是我跟網友間的閑聊而已。如我前面第一篇開場白所言,不具備嚴謹性。你也看出來了,其中有很多問題的。我這人向來比較懶散,所以還是站在大師的肩膀上看問題比較省力。呵呵。

看來我們有很多相通之處,望保持交流!再次感謝!
----
gugeren: 回「春夏無名」博:
我說的「相關人士」,就是指製造那些次級房貸並把它們打包銷售出去的那些華爾街的敗類,或者叫「聰明人」。
這些人不但在美國這個國家會產生,實際上在全世界每個國家都會產生和出現。
因此,你把那個「人見人愛的民主」作為這次經濟危機出現的原因,好像有些牛頭不對馬嘴。
----
春夏無名:多謝回復。

哈哈,那些次級打包的還只是小兵,最多是推波助瀾者,遠遠不是製造經濟危機的始作俑者。始作俑者乃美聯儲(almost always endless credit expansion -- money printing)和美國國會(abolish Glass-Steagall in 1995 under Clinton Administration)。美國國會誰選出來的?美聯儲誰提名、誰批准的?

美國的政客(國會議員等)只要在選舉前討好一下選民,選舉完了就給花街打工。少數人象 Ron Paul 這樣的除外。

送您兩篇文章:

1、<<又到選舉時>>,by Bill Gross,全世界最大的債券基金CEO:
http://www.pimco.com/EN/Insights/Pages/Time-To-Vote.aspx

2、<<民主並不是個好的體制(俺翻譯得夠婉轉的了)>>,by Douglass French
http://dailyreckoning.com/democracy-is-a-terrible-system-period/

俺知道俺的看法在常人眼裡離經叛道,but it is what it is.
----
阿妞不牛:沁霈力作,大頂!
俺覺得,中央黨校如果有人抄了你這篇文章,去掉對聖經上帝的直接提及,完全可以去中南海上課,給常委們醍醐灌頂。至少李克強王岐山應該聽得懂,聽得進去。

俺 在先前留言中提到,作為經濟學家的熊彼特,同哈耶克他們並沒有本質上的分歧:他們都承認《國富論》的基本核心前提:自由市場經濟合乎基本人性,應該是社會 基本經濟秩序的基本模式。他們的分歧,是在對《道德情操論》的理解上。熊彼特從對道德情操的理解,不是馬克斯-韋伯那樣對新教倫理中浸透的價值合理化與工 具理性的資本主義精神的深刻認識,而是堅持傅里葉聖西門的社會主義理念。哈耶克則從經濟學規律與基本人性出發,敲響一個醒世警鐘:空想社會主義到現實中蘇 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制度,是通往奴役之路。熊彼特並不反對哈耶克這樣的論證,也同意蘇聯將來也會走上崩潰之路。但是,他還是懷著社會主義的理想,不滿意資 本主義社會的不平等以及殘酷競爭,認為資本主義要向高級成熟階段發展,到有道德的以整個社會利益均衡的高級階段:熊式社會主義。
但是,熊彼特最薄 弱的地方,就是這種「社會主義」,他實際上是指的民主法制政治制度完善完美的,有著聖人一樣的官員掌管調配公共資源甚至主導生產供應的市場資本主義。估計 他如果今天起來,一定會發現北歐社會最接近他的理想,奧巴馬應該是他極力支持的美國總統。歐洲的工黨社會黨,美國的民主黨,都將長久欣賞秉承這樣的理念。
由此看來,哈耶克和熊彼特都沒錯,都是真正的思想先哲。一個是指出歪門邪道絕路,提出警告。一個是指出資本主義現狀的問題,懷抱不斷改良改進的理想。都不反對市場,都堅持民主。
而提到民主政治制度,不能不佩服托克維爾的巨著《論美國之民主》。俺不久前介紹托克維爾時,只講了他的《法國之大革命》,沒有提到這本書,被活閻羅等敲打了好一陣,這次藉機補一哈。

托翁這部書的基本思想,在於承認貴族特權制度必然衰落與平等與民主的發展勢不可擋。他說:「平等的逐漸發展,是天意使然。這種發展具有的主要特徵是:它是普遍的和持久的,它每時每刻都能擺脫人力的阻撓,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幫助它前進。」
  首先他闡述了自己考察美國的原因和目的:「我所說的這場偉大社會革命,世界上有一個國家好像差不多接近了它的自然極限。在那裡,這場革命是以簡易的方式實現的;甚至可以說,這個國家沒有發生我們進行的民主革命,就收到了這場革命的成果。」
  「17世紀初在美洲定居下來的移民,從他們在歐洲舊社會所反對的一切原則中析出民主原則,獨自把它移植到新大陸的海岸上。在這裡,民主原則得到自由成長,並在同民俗風情的一併前進中和平地發展成為法律。」
   「我毫不懷疑,我們遲早也會像美國人一樣,達到身份的幾乎完全平等。但我並不能由此斷言,我們有朝一日也會根據同樣的社會情況必然得到美國人所取得的政 治結果。我也決不認為,美國人發現的統治形式是民主可能提供的惟一形式。但是,產生法制和民情的原因在兩國既然相同,那麼弄清這個原因在每個國家產生的后 果,就是我們最關心的所在。」(事實上今天的法國就是這樣)
  「因此,我之所以考察美國,並不單純出於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儘管好奇心有時也很重 要。我的希望,是從美國找到我們可資借鑒的教訓。誰要認為我想寫一篇頌詞,那將是大錯而特錯。任何人讀完這本書,都會完全承認我決沒有那種想法。誇獎美國 的全部統治形式,也不是我的全部目的,因為我認為任何法制都幾乎不可能體現絕對的善,我甚至沒有奢想評論我認為不可抗拒的這場社會革命對人類有利還是有 害。我認為這場革命是已經完成或即將完成的事實,並欲從經歷過這場革命的國家中找出一個使這場革命發展得最完滿和最和平的國家,從而辨明革命自然應當產生 的結果;如有可能,再探討能使革命有益於人類的方法。我自信,我在美國看到的超過了美國自身持有的。我所探討的,除了民主本身的形象,還有它的意向、特 性、偏見和激情。我想弄清民主的究竟,以使我們至少知道應當希望它如何和害怕它什麼。」

在世界已歐洲為中心,歐洲以英法為中心的時代,托克維爾預言了美國的崛起稱雄,也預見了那南北戰爭那樣不可避免的分裂內亂爭鬥,還神奇的預見了俄羅斯的崛起(當然後者的崛起並非托翁闡述的原因——成為仿效美國式社會革命的後果)。

中 國已經不可逆轉地走上了資本主義發展的道路,並且成為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不可分離的一部分。既然世界對資本主義的主流認識,基本上是沿著亞當斯密,托克 維爾,哈耶克,韋伯,熊彼特這樣的思想家的方向,並且把馬克思當作反面的參照,中國人為什麼不能站在這些巨人的肩膀上繼續瞭望觀察思考,而非要在馬克思列 寧毛澤東的棺材上掉淚甚至捏著拳頭髮誓呢?
----
gugeren: 哈哈,「中國人為什麼不能站在這些巨人的肩膀上繼續瞭望觀察思考,而非要在馬克思列寧毛澤東的棺材上掉淚甚至捏著拳頭髮誓呢?」

中國執政黨的現狀是:馬怎麼用不知道,列毛又用不上,只剩下不知所云的鄧理論和「三代表」,或加上胡的什麼科(學)發(展)觀;西方的理論又不屑利用,或是只用不說。可說是「理論的貧乏」。
現在中國共產黨連一個簡單的發展資本主義也不敢說,只敢打著社會主義的幌子,干著權貴/國家資本主義的事。是可笑,孰不可笑?
----
春夏無名:Sorry,再給博主好文來點補充。熊彼特對經濟學最大的貢獻是他的「Creative Destruction」。很不幸,如今西方各國政府拚命的不讓Destruction發生(clear the market),所以難有蓬勃向上的Creative經濟。

馬克思或許是位成功的哲學家或社會學家,但不是位合格的經濟學家。他對經濟學的理解是片面的和災難性的。所以奉老馬為圭皋的國家幾乎都從經濟上破產,不得不再從頭學資本主義。

另一位同樣具有摧毀性的經濟學家叫凱恩斯。看看西方各國經濟的境況就知道了。

馬克思(至少)從經濟上將所謂的社會主義國家摧毀了一遍,凱恩斯正在從經濟上將所謂的資本主義國家摧毀了一遍。最後會別無選擇的回到亞當斯密、熊彼特、Mises、Hayek 等人描述的資本主義。

BTW,熊彼特對民主的描述(民主跟普通老百姓沒太大關係?),不知各位(尤其是阿妞)有何見解?

「He disputed the idea that democracy was a process by which the electorate identified the common good, and politicians carried this out for them. He argued this was unrealistic, and that people's ignorance and superficiality meant that in fact they were largely manipulated by politicians, who set the agenda. This made a 'rule by the people' concept both unlikely and undesirable. Instead he advocated a minimalist model, much influenced by Max Weber, whereby democracy is the mechanism for competition between leaders, much like a market structure. Although periodic votes by the general public legitimize governments and keep them accountable, the policy program is very much seen as their own and not that of the people, and the participatory role for individuals is usually severely limited.
----
pia: 體制問題上,春夏無名說的其實很到位:"資本主義的重要原動力是Creative Destruction。很不幸,如今西方各國政府拚命的不讓Destruction發生(clear the market),所以難有蓬勃向上的Creative經濟。"

08年的經濟危機好比一場大病,西方政府治病的辦法就是"注入大劑量興奮劑"(stimulus),根子上的失衡問題其實都沒碰。初一是躲過,但十五能不能過就看運氣了。帳總歸要還,這是客觀規律。

" 無形之手"從根子上去醫治失衡問題意味著動了利益集團的乳酪,各種Intervention說白了也是人為捆住"無形之手",所以治根這類事也就變得寸步 難行。Destruction是再生能力,利益集團的Intervention極大削弱了體制內的再生能力。西方各國政府的國家干預率其實都很高,現實中 的資本主義可能和各位想像中的資本主義有不少差距。
----
多思: 極其讚賞和欽佩博主能靜下心來,仔細閱讀理論原著,並結合社會實踐認真思考一些理論問題。網路只是一個提供大家分享見解的平台,任何人的思考與見解都有其 局限性,所以,博主不必過謙。本人孤陋寡聞,從未聽說過熊彼特的大著,但通過仔細閱讀博主的大作,也稍稍了解了一些有關信息,收益匪淺!

按 照這些西方經濟學家早年的思考與探索,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本來就有著密切的傳承關聯。即便是按照馬克思的觀點,也認為社會主義應該是資本主義發展到一 定階段才產生的社會形態。而「十月革命」被稱之為一個重大突破,就是所謂「社會主義可以在資本主義最薄弱的環境上出現」。而後就出現了一系列依靠武裝奪取 政權所建立的「社會主義」。正如博主文中所述「在物質與精神上都尚未有這樣的準備」的情形下出現的一種狀態,而且是以暴力和不可修憲為特徵,即「新秩序必 須通過革命,尤其是通過可能是血腥的革命來建立」。。。這種形態一度被頌之為社會主義,而依靠議會道路獲得政權的卻被貶之為修正主義。

后 來的社會實踐也足以證明,假如在物質與精神上缺失對資本主義的必要準備,所謂的社會主義幾乎都是無法成功的。中國在五十年代公私合營,簡單粗暴地將好些私 人企業轉為國有企業。後來又爆發大躍進,加速生產資料的所有制改造,追求所謂的「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其結果是「導致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於是只能 再回過頭來給資本主義「補課」,又回到「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教訓實在慘重!

所以說,無論是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都是一個名稱而已, 結合每個國家的具體情況,可以演化出無數種類的具體形態。不必過多地醜化資本主義,也不必過度地美好社會主義。考量何種社會形態更適合與某一國家,還得一 切從實際出發,還得查看這種社會情態是否符合本國的國情;是否有利於激發人們的積極性與創造性;是否有利於生產力的發展;是否有助於縮小貧富差距;是否能 夠讓普通民眾安居樂業。。。感謝分享!
----
庄銳: 首先我聲明一句, 我不喜歡任何主義。 聽到這個詞我就發麻, 因為我覺得任何政治派別都是在形式上的追求, 而根本的東西是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為自身謀利益。
當然,我承認上面我說的話有點絕對;但是我說的卻是絕對化了的事實。 純數學就是這樣的思路, 我可能已經染上了純數學的毛病。

資 本主義當然還有活力,而且我認為它會永久地至少以某種形式存在。社會主義也有活力,美國社會的社會主義因素在今天很可能比在中國的社會主義因素還多。 真正的問題在於經濟!不同的經濟狀況決定了不同的最佳社會效果。關於制度呢,我總覺得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只是枝節的修改和表面的。 

因為關鍵在於人,執行的人可以把任何好的制度扭曲為他們自己服務。我對政治的熱情有限,我只講出我的個人感受不做細節的探討。 我所知道的事實是美國的民主 絲毫不能保證任何你們所說的比如限制腐敗或者其他;真正有用的好像唯一是公開兩個字。 公開政務,那麼政府官員的腐敗必然受到約束;因為不可能指望比如像 反貪局達到反貪的目的, 這與不能指望新聞自由反貪一樣。 因為不管什麼機構什麼樣的人都會為了自身利益而變質。 如果公開那些資本財團的業務操作(當然 我值得儘可能),那麼他們就不可能太黑!
----
Sunxinyi: 除了在中國可以聽到「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國家之類的詞語外,幾乎聽不到歐美諸國自稱為「資本主義或資本主義國家」的聲音。「主義」是 理念或信仰,國家是統治和管理機構,以「主義」來規定,形容國家,只有中國等專制體制國自以為是。歐美諸國根本不以為然。做生意的「資本主義」自古有之, 永遠不會消失,這個簡單的事實還要大驚小怪嗎?國家行政管理的機構之完善合理才是根本的治國之道。在「主義」上玩弄是愚民的起點。「主義」是文人研究的事 也是他們得以生存維持溫飽的基礎,更是他們以文入閣,謀求富貴的資本。自命清高的文人們,不要再「主義」圈裡浪費年華,東施效顰,爭論不休。「自古讀書糊 塗始」,對於以「主義」為謀生的讀書人來說,這句話太有啟發性了!
----
庄銳:暫時沒有挨罵,我再說一句可能挨罵的話。 靜下心來主要應該是與各種各樣的人直接交談,從中得到第一手資料;從而思考對社會的認識。 靜下來純粹讀書,很 可能就成了百無一用是書生的一員。 這個社會讀書人最大的問題就是, 讀書人讀書讀得太多了。 只因為原本「書中自有黃金屋」,這一點恰恰我認為中國的讀 書人要向西人學習。 
讀書只是一個基本能力,關鍵在用於社會。不管你學管理也好,學英文還是中文或者歷史,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不要學什麼空洞的「人文」。 專有所長,然後才談得上通。 泛泛的學個比如國內學政治的,那隻能是買狗皮膏藥,賣不出去就成了「反對派」。 

我 要挨罵的一句話就是,千萬不要讀書過多!少談些主義,只說具體應該怎麼干。 比如我說的「公開...等等」,是否應該,能否,以及怎樣做到? 我前幾天就 是感慨,這世界上的讀書人多了,甚至於可能是禍不是福。 因為讀書人多了,就多了很多不勞而獲的所謂「知識分子」(這也是一個我不喜歡的詞)而形成巨大的 食利階層。 沒有人勞動,哪來我們需要的衣食住行之所需? 
---
沁霈: 春夏無名,剛剛拜訪了貴博,發現你原來是位經濟行家啊。失敬了!

謝謝你的補充。熊彼特的這個「創新論」確實是對經濟學的一個貢獻,如我在 第一篇里提到的,「從經濟原因看,他認為資本主義是在不斷增長中變化的,是一種「創造性的毀滅過程」。一方面,資本主義的發展導致了周期性經濟繁榮與蕭條 的交替出現, 使現 存產業結構不斷得到改造;另一方面,這種經濟增長的結果也不可避免使本身陷入困境,並逐步走向沒落。這與馬克思的生產力和生產關係鬥爭論截然不同。 不過,他同馬克思一樣,都認為資本主義不會使資本家利益均衡。資本主義就是一種「你死我活」的競爭。有競爭力的企業生存下來,並逐漸形成新的寡頭和壟 斷。不 斷壟斷化的結果一定會扼殺競爭,最後企業走向組織化形成國家經濟。也就是說,資本主義不能存在下去是因為經濟極度繁榮的必然結果。」

據說,熊彼特一生都在與凱恩斯唱對台戲,兩人幾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對於凱恩斯的理論,我也不太欣賞。

至於你提到有關熊彼特對民主的描述中說「民主跟普通老百姓沒太大關係」,我感覺你有點誤導嫌疑啊。他這個結論是基於一個社會主義者的角度上,而且是為了論證民主不是目的,而是一種方法。即,「為達到政治—立法與行政的---決定而作出的某種形式的制度安排」。
----
沁霈: 庄銳,你好!謝謝你關注和長評。

為什麼這麼說呢,誰罵你呀?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裡最主要的一個標誌,儘管博客屬於個人性質領域,但我一直 主張,只要不違背規則和牽涉到人身傷害,盡可暢所欲言。觀點不同不要緊,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實在不行,大不了各執己見。如我這篇讀後感,也是和網友間的觀 點交換。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思考,而且我相信來萬維玩的網友,大都是業餘活動,沒有必要非到劍拔弩張的地步。更何況真正嚴肅的學術殿堂,也是應該要有起碼的 活躍氣氛。實際上,你的很多看法我也是贊同的,如對「主義」的見解,就非常一致。但我不贊成你一概否認讀書的重要性。中國有句古話,「活到老學到老」,還 有「溫故而知新」等等,都是告訴我們讀書的重要性。一個人的天資和性格很重要,但後天的學習對提高素質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
承讓: 請參考《新自由主義埋經濟危機禍根》
...
近30年來新自由主義已經成為了西方國家的意識形態,成為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理論基礎。新自由 主義不僅被西方國家視為「醫治經濟痼疾的萬應靈丹」,也一再被宣稱為解決世界發展問題的「救世良方」。彷彿各國只要按照西方新自由主義開出的「私有化、市 場化、自由化」行事,就會提高效率、迎來增長。事實果真如此嗎?這場新自由主義難辭其咎的國際金融危機的爆發已經說明一切。
...
http://www.1688.com.au/site1/news/world/2012/11/08/410051.shtml
----
蜜蜂: 沁霈博好!

網友們可能不曉得為何沁霈能降魔,聽蜜蜂告訴你:基督教的榮譽!
哈哈哈!蜜蜂說得對么?

沁霈的討論在多維也看過,空博對蜜蜂洗腦很久了,呵呵!我們開始的分歧在討論中國現在搞私有化,蜜蜂跟隨私有化改變中國政治的觀點,支持私有化和股份制,把目前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摧毀了,共產黨就完蛋了。

所以眼睜睜看著他們的私有化進程,他們很狡猾,先是發展國家經濟,加入WTO,世界自由市場經濟體系,然後逐步實行國家企業股份制,國家企業私有化這樣搞來:

比如我朋友承包地一個國家企業,一個10萬人資產10億的國家企業,長期受國家補助才能生存,原因一是企業設備、技術、生產管理方式整體老化、二是員工老齡化退休人員超過在職人員、三是產品價格被國家控制,完全沒有出路。

私有化第一步:資產分割,老破舊的部分劃出去,老弱病殘離退休劃出去,交社會找出路,人員叫「下崗」,資產底價賣出,誰賣走?不知道:

第二步:股份制上市,企業精華部分,由我朋友承包(他本來就是企業領導班子之一,機電專業)產品和價格不再由政府控制,丟掉包袱,企業大規模盈利,技術改造更新,企業在股市大漲;

第三步:出售國有企業,幾年來,企業成為稅利大戶,因為無償佔用國家自然資源(鹽井),所以成本低廉,經濟成功。化工產品出口獲得利益。有一天,完全黑箱作業突然被告知,公司被一個化工集團收購了。

整個國有企業就是這樣被私有化。有一批持有公司原始股的股東們獲得重大利益。這個企業是當年革命從私人手中奪取的,幾十年之後又回到私人手中,只不過巧妙地兵不血刃地被他們把國家財產據為己有。

認 識到這些觸目驚心的例子之後,這才是真正的是又一次對國家和人民的又一次搶劫。你看溫家寶鼓吹私有化,劃到自己家屬名下多少錢?高官們發財致富,不是直接 從你包你掏錢,也不是從會計那裡領取,吃點花點算什麼!股份制和私有化獲取的利益還源源不斷上漲,基本上多數貪腐是這個路子。

嘿嘿!
----
蜜蜂: 那我們想象看,再讓他們這樣的穩定狀態下私有化下去,突然有一天,中國出現大量百億千億萬億富豪,人民可能還搞不清楚他們來自哪裡,這十年來,有資料說,中國的億萬富豪從20多位上上升到400多位。是些什麼人,靠什麼?

當然,他們現在處於有利位置,中國的私有化看來還會繼續,到他們都成為富豪的時候,人民仍然無可奈何。不過,要小心翼翼不要過於暴露,再有一個薄熙來振臂一呼,就會成為真正的毛澤東!呵呵!

再說一點資本主義:

美國資產階級的原始積累,是在趕走原住民,跑馬圈地的時候開始的,二百年一路走來,人民已經看不見他們祖先的罪惡,社會制度設計的優勢,人民生活相對安居樂業,宗教信仰規範了道德意識,資本家改變道貌岸然。

但是,資本追逐利潤的實質沒有改變,資本家才不管那麼多呢,他們破壞銀行規則,推銷損害經濟的產品,造成經濟衰退還獲得國家救助!他們關閉產業,外包工作,投資海外,轉移財產,偷漏稅務。「摧毀資本主義的最終是資本自己。」
----
沁霈: 謝謝承讓網友的評論。

已經去讀了你推薦的這篇文章,裡面有些觀點我是很贊同的。特別是這一段,「始於2007年底的國際金融和經濟危機, 是1929年以來最嚴重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而金融危機 是源於美國勞動收入比重下降,財富和收入分配空前不公,以製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不斷萎縮,經濟增長高度依賴不可持續的信貸消費和資產價格泡沫。這一切是 如何形成的,有經濟學界人士指出,正是新自由主義重組和資本積累過程種的金融化對美國總體經濟所產生的結果。」

我還不太清楚這個「新自由主義」具體是哪些內容,如果按照該文介紹,我也是反對這種「主義」的。

儘管這樣,相比較而言,美國社會的穩定性依然比那些所謂的特殊「社會主義」國家不知要強多少倍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8 個評論)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6-9 06:36
太長太專業,回頭慢慢消化。
回復 總裁判 2013-6-9 07:00
無為村姑: 太長太專業,回頭慢慢消化。
慢慢看,熊彼得的觀點學說經樓主詳解,已經尋不見熊本人並不注重的那種艱澀凝重的學術風格,可以說我們人人能讀懂,人人能領會。讓我們一起向樓主獻花問好,辛苦啦!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6-9 07:08
總裁判: 慢慢看,熊彼得的觀點學說經樓主詳解,已經尋不見熊本人並不注重的那種艱澀凝重的學術風格,可以說我們人人能讀懂,人人能領會。讓我們一起向樓主獻花問好,辛苦 ...
一同鮮花!
回復 沁霈 2013-6-9 10:20
無為村姑: 太長太專業,回頭慢慢消化。
只是一篇讀書筆記而已,沒有專業性的。謝謝你的關注!
回復 沁霈 2013-6-9 10:21
總裁判: 慢慢看,熊彼得的觀點學說經樓主詳解,已經尋不見熊本人並不注重的那種艱澀凝重的學術風格,可以說我們人人能讀懂,人人能領會。讓我們一起向樓主獻花問好,辛苦 ...
十分感謝總裁判的鼓勵和支持!呵呵。順致周末好!
回復 沁霈 2013-6-9 10:21
無為村姑: 一同鮮花!
謝謝你的鮮花!呵呵。
回復 澳洲吳言 2013-6-9 10:43
大才女到貝殼村開博,是俺村各位的榮幸啊
回復 心如水 2013-6-10 06:11
中國目前還不具備美國式民主的幾個基本條件:1. 法治還沒有建立起來,包括公民和政府都對法律的尊嚴缺少尊重。法制不健全的民主會形成更大的混亂。2. 資產階級的隊伍太小,對政治的影響力非常有限。有影響力的以大貪腐勢力和外國勢力為主。3. 企業太小,大魚吃小魚的資本基本規律,讓民族工業難以正常發展壯大。4.現有的資產階級在金融領域完全不成熟,基本無遠見。在經濟全球一體化的現實下面,不可能成為贏家。要實現民族復興,需要更細緻、不照本宣科的改革。
回復 沁霈 2013-6-10 11:30
澳洲吳言: 大才女到貝殼村開博,是俺村各位的榮幸啊
你這樣說不是讓我無地自容嘛!倍可親是海外華人的門戶網站,這裡的網友藏龍卧虎,我只是學習來的。
回復 沁霈 2013-6-10 11:48
心如水: 中國目前還不具備美國式民主的幾個基本條件:1. 法治還沒有建立起來,包括公民和政府都對法律的尊嚴缺少尊重。法制不健全的民主會形成更大的混亂。2. 資產階級的 ...
非常感謝你的評論。有遇到知音的欣喜啊!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中國確實不具備美國式的民主條件。不過,不能因此不實行改革或在原地踏步等候條件成熟。所以,我特別贊成你的結論,中國可以實行更細緻和不照本宣科的改革,即在文化更新的基礎上實現民族復興,建立公民社會和法治社會等幾方面齊頭並進。
回復 心如水 2013-6-12 00:23
沁霈: 非常感謝你的評論。有遇到知音的欣喜啊!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中國確實不具備美國式的民主條件。不過,不能因此不實行改革或在原地踏步等候條件成熟。所以,我特別 ...
中國的政府應該有在做,最大的問題是腐敗。反腐敗是左右的最大公約數,也是重拾百姓信任的唯一途徑。但受到利益團體和貪官污吏的集體狙擊,沒有老百姓的參與,就不可能成功。
回復 沁霈 2013-6-12 10:37
心如水: 中國的政府應該有在做,最大的問題是腐敗。反腐敗是左右的最大公約數,也是重拾百姓信任的唯一途徑。但受到利益團體和貪官污吏的集體狙擊,沒有老百姓的參與,就 ...
謝謝跟進討論!

從直觀上看,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腐敗。但我們知道,產生腐敗的根本原因是源於制度缺乏有效的監督。沒錯,中國政府是在做,習總就是以反腐作為他新官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可問題是,這樣治標不治本的辦法有用嗎?這就跟醫生治病救人一樣,首先應該在病根上消除隱患。也正是制度的原因,才會出現你所說的,雖然「反腐敗是左右的最大公約數,也是重拾百姓信任的唯一途徑。但受到利益團體和貪官污吏的集體狙擊,沒有老百姓的參與,就不可能成功。」
回復 心如水 2013-6-13 00:49
沁霈: 謝謝跟進討論!

從直觀上看,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腐敗。但我們知道,產生腐敗的根本原因是源於制度缺乏有效的監督。沒錯,中國政府是在做,習總就是以反腐作為 ...
我認為老百姓的否決制比選舉制的民主更有針對性和便於反腐。讓老百姓對現有官員在考核的基礎上進行評分投票,民意太差的淘汰,民意好的可以做升職的後備。如此兼顧了效率和百姓的觀感。
回復 沁霈 2013-6-14 03:31
心如水: 我認為老百姓的否決制比選舉制的民主更有針對性和便於反腐。讓老百姓對現有官員在考核的基礎上進行評分投票,民意太差的淘汰,民意好的可以做升職的後備。如此兼 ...
否決制在現行體制下,可以作為一種基層監督方法,但無法上達高層,所以還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因為這個制度排除了中共以外更具備政治才智的社會黨派或無黨派人士的執政權力。沒有這些社會力量的加入,談不上真正有效的監督。一點個人淺見。再次謝謝你的關注!
回復 心如水 2013-6-15 00:27
沁霈: 否決制在現行體制下,可以作為一種基層監督方法,但無法上達高層,所以還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因為這個制度排除了中共以外更具備政治才智的社會黨派或無黨派人士 ...
否決制可以非常容易到達上層,只要有paperwork,並且網上可以查到記錄。我以為黨外人士和有能力的社會階層都可以進入公務員系統。監督是全社會的事。我覺得沒有治國經驗的人,談不到有能力。進入政府系統,逐步升職的人比較靠譜。
回復 沁霈 2013-6-15 11:54
心如水: 否決制可以非常容易到達上層,只要有paperwork,並且網上可以查到記錄。我以為黨外人士和有能力的社會階層都可以進入公務員系統。監督是全社會的事。我覺得沒有 ...
哈哈,你這種想法是不是有點過於天真了?在不改變現有體制的前提下,單憑這種paperwork就可發揮監督效力,而且上達高層?對不起,坦誠直言,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同意你所說,社會黨派可以積極進入政府系統,學習執政經驗。我也一直持有這個觀點,在轉型階段,為了和平和穩定過渡,中共可能會繼續執政一屆或二屆,但這個過程必須有真正的在野黨的有效監督,而不是現在的所謂政協。
回復 心如水 2013-6-15 12:04
也許吧,我對大規模的群眾參與的運動不看好。中國的左右都沒有包容心,內耗不能避免。而政治內耗對經濟是負面的。中國的經濟經不起內耗了。
回復 寇一仁 2013-7-14 21:30
在理論上否定了馿克思主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02: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