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共是民企的天敵

作者:澳洲吳言  於 2019-1-22 08: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雜評|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3評論

關鍵詞:民企, 中共, 華為, 任正非

中共是民企的天敵

 

這個結論似乎比較好得出。中國共產黨,就是以【共中國普天下之產來分給「廣大人民群眾」分享】而忽悠國人而得天下的。

 

有趣的是,中共的領導人家族大多也沒有私有財產,絕對的「大公無私」,而且好多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死後甚至將自己的遺產比如稿費、工資存款等係數捐給官辦的慈善組織。更是「感動中國」。只是,前南斯拉夫共產黨的副總書記吉拉斯在其《新階級》所點明了:財產都是公用,但他們有使用權和分配權(三十年前的記憶,大意如此)。

 

只是這種烏托邦的理想模式效率極低,中共執政的前三十年將中華大地弄得天怒人怨,才有了後面的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用鄧小平實用主義的政策,在眾多的遮羞布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場經濟下,靠著十幾億刻苦耐勞、勤儉節約的中國人打拚,終於在後三十多年創造了世界奇迹,迅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期間,民企的貢獻是絕對的主體,按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冉萬祥先生在20171021日十九大新聞記者會上的回答:

現在我國的民營企業近2500萬戶,它的作用和貢獻可以用五個數字來概括,就是「56789」,「5」就是民營企業對國家的稅收貢獻超過50%。「6」就是國內民營企業的國內生產總值、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對外直接投資均超過60%。「7」就是高新技術企業佔比超過了70%。「8」就是城鎮就業超過80%。「9」就是民營企業對新增就業貢獻率達到了90%

 

但勞苦功高的民企卻一直是共黨的打壓對象。中共建政后沒收所有的私企,搞「一大二公,卻導致餓死幾千萬人,城鎮居民生活拮据,而國企效益糟糕透頂。於是,在後三十年,也就是改開后,他們開始抓大放小,將那些所謂關係到國計民生的行業,比如銀行電信交通運輸航空航天石油煤炭大型機械造船等,全由國家來控制,防止私人壟斷。似乎歐美日的這類企業私有化后,整天在盤剝歐美日的人民群眾呢!而剩下的,他們養不活了,需要甩包袱,於是就讓渡給民營企業家,卻一不小心就出現了農夫山泉這樣的民企,而汽車製造也是在他們保護下的國企毫無作為,反倒是百越農民李書福成為了中國汽車大王。基本上可以這樣說:只要共黨政府不關注的行業,中國人就能創造奇迹;但只要他們一關心,那麼這個企業,乃至整個行業就快要完蛋了

 

當年信息網路化的過程中,缺乏遠見的中共權勢子弟們誰也沒看好即時通訊網上購物這兩個領域,因此置之不理,這才有了馬雲和馬化騰他們的空間。現在的很多網民不懂為何中國最大的兩個網際網路企業騰訊和淘寶的股份大頭都是外資呢?!並罵二馬賣國。其實當年馬雲和馬化騰誰都希望中國的銀行能給他們投資卻久扣朱門而不得入,才被境外的敵對勢力基金投資啊。

 

當然,待到這些中共權貴子弟突然發現這個行業有油水了,於是權勢子弟們通過白手套來找二馬,參股給政策,權力交換。如果沒有當年可以影響金融政策的權貴子弟參合,馬雲怎麼可以拿到支付寶業務??要知道,同樣是集資,沒有背景的民企女子吳英就是死刑啊!!類似的例子幾乎所有的民營企業主都遇到過:權力尋租。不少企業主也只能接受,有些甚至還通過這樣的聯誼達到壟斷市場,打擊競爭對手的目的。當然,他們也幫上了中共的戰車,不能自拔。尤其是每十年換屆時,這些民企大老闆的心情比那些政治局委員們都還要緊張。

 

至於華為在2002年後在世界電信行業崛起,中共政權的介入就成為必然。但以筆者的了解,任正非等華為高管是謹慎的,他們希望自己的企業能夠成為跨國公司,成為世界企業公民,得到世界各國的認同。但以中共對民企的頤指氣使,加之2002年思科起訴華為,不僅在美國全面封殺華為,還慫恿夥伴國一起抵制,這一里一外的原因。華為與中國政府的關聯就愈發緊密了。但坦白地說,中共的支持,對華為海外的發展是99%的負資產。

 

一個秦始皇加馬克思武裝起來的中共集團,他們不需要像微軟、谷歌和臉書那樣的跨國企業,他們要的是自己可以掌控的錢袋子。民企在中國現有的體制下能夠做到的最高境界就是胡雪岩。現在因他們自己的央企國企不堪大用,只能暫時在某些方面依靠民企。再舉個例子:他們明白到搜索引擎是個引導、控制人民思想的好武器后,在有谷歌和百度的情況下,自己試圖弄出一個可以完全控制的搜索引擎,於是由鄧亞萍出面弄一個由人民日報控股的人民搜索,后改為即刻搜索,可惜燒了不少錢,卻無法形成氣候,只能歇菜。這個例子說明,中共任何時候都在防範民企,只要這個行業有錢掙,尤其是對於自己的統治有影響,那就會成立自己的國家隊。目前,他們趕走谷歌,防範百度,什麼時候能完全控制百度及國內的搜索引擎,估計真理部的人一刻也沒有閑著。

 

這些天,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先生頻頻出鏡,聲稱:中國沒有任何法律要求任何公司安裝後門(以搜集情資),也聲明華為「沒有重大的安全問題」。外媒記者問道,如果中國政府要求華為提供外國客戶的私密信息,華為會怎麼反應? 任正非回答:「我們絕對會說不。 」(摘自德國之聲中文網)。從對任正非先生的了解,我願意相信他的話是真的,但其他人會相信嗎?



 

其實,以我的理解,如果西方國家政府有證據某人涉及到犯罪,影響國家安全,也是有權要求企業提供客戶的個人信息的。比如澳洲電信,就在其官網上像公眾明確指出,他們和其他所有在澳洲經營的公司一樣,在涉及刑事犯罪、經濟處罰、保護公共收入和國家安全等方面會依法向政府機構提供客戶的個人信息。這裡不在於是否提供客戶信息,而在於依法提供,也就是說如果某些政府機構提出的要求不符合法律,澳洲電信是可以拒絕提供的。也就是說,在華為澳洲的公司必須遵守澳洲法律,依法向澳洲的有關機構提供客戶信息。

 

問題在於,中共政府的口碑在全世界範圍內是臭名昭著了。在牆內,少有記憶的年長者都記得他們在大飢荒年代的謊言與欺騙,在文革時期的狂言與欺騙。現在他們說的話,立的法,中國人不相信,全世界人民也都不會相信。

 

任正非和他的華為,現在應該是快要徹底地被綁架在中共的戰車上了。解決之道,還是得想辦法將中研部這樣的機構逐步搬到國外,並將中國華為與海外的華為剝離成兩個公司,這樣或許能夠自救。

 

原因無他,中共是民企的天敵。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9-1-22 08:49
重量級!秦始皇加馬克思!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1-22 15:00
任正非回答:「我們絕對會說不。 」 在中國,有人可以對政府說「不」嗎?
回復 ryu 2019-1-22 16:35
外資,外資的投資與外資帶來的觀念,也應該是「靠著十幾億刻苦耐勞、勤儉節約的中國人打拚,終於在後三十多年創造了世界奇迹,迅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期間,民企的貢獻是絕對的主體」之前不可否定的。
回復 澳洲吳言 2019-1-22 17:25
ryu: 外資,外資的投資與外資帶來的觀念,也應該是「靠著十幾億刻苦耐勞、勤儉節約的中國人打拚,終於在後三十多年創造了世界奇迹,迅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期間
有道理
回復 澳洲吳言 2019-1-22 17:26
徐福男兒: 任正非回答:「我們絕對會說不。 」 在中國,有人可以對政府說「不」嗎?
徐福兄好,好久未見。
祝2019新年快樂
回復 澳洲吳言 2019-1-22 17:26
fanlaifuqu: 重量級!秦始皇加馬克思!
謝謝鼓勵
回復 PETERSAOPAULO 2019-1-22 19:21
在中國,只要是有點規模的企業,背後總有政府的力量在其中,何況是華為這種千億級美金銷售規模的跨國企業。它所處的電信行業,是個非常敏感的行業,如果沒政府背景北京是絕對不會讓華為參與的。
回復 總裁判 2019-1-23 11:25
任某人不是民企代表,而他恰恰代表了當代洋務運動的官商地位與身份。
回復 總裁判 2019-1-23 11:26
徐福男兒: 任正非回答:「我們絕對會說不。 」 在中國,有人可以對政府說「不」嗎?
我相信他就是這個不要臉的回答。
回復 澳洲吳言 2019-1-23 19:34
總裁判: 任某人不是民企代表,而他恰恰代表了當代洋務運動的官商地位與身份。
這個說法值得商榷。
洋務運動時期的官商,屬於【官督商辦】,盛宣懷是典型代表。而任正非這批人是政府無法養活他們,將之放任,當時的說法是下海,而被迫被逼創業的。且創業初期,一直是打壓的對象。現在的情況我不敢說,但截至2002年前,華為的成功與政府沒有半毛錢的關係,西方媒體對華為之前歷史的報道,大部分是猜測。這個行業有記憶的人都知道當年的通訊行業有個說法【巨大中華】,其中巨龍、大唐和中興通訊都是國有的,是嫡系,也是華為的競爭對手。只是他們不堪大用,倒閉、或效益不佳,或競爭力不強,才導致政府開始青眼待華為。
這些是歷史,有興趣可以多看一些資料......
回復 總裁判 2019-1-23 22:04
澳洲吳言: 這個說法值得商榷。
洋務運動時期的官商,屬於【官督商辦】,盛宣懷是典型代表。而任正非這批人是政府無法養活他們,將之放任,當時的說法是下海,而被迫被逼創
洋務運動的核心是官督商辦,知道這就行,其他比如說時代性、技術性等等,皆居次。因為沒有共產黨,凡事可以簡化;而有了這麼一個卑鄙、齷齪,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政黨,他領導一切,改變一切。回過頭看華為,我強調他不是民企,不是在中共手裡百遭磨難、生不如死的民企;既然中共不是華為的天敵,華為怎麼有代表性呢?所以,華為代表了新時代的洋務運動企業,朱鎔基開創的。
回復 總裁判 2019-1-23 22:54
澳洲吳言: 這個說法值得商榷。
洋務運動時期的官商,屬於【官督商辦】,盛宣懷是典型代表。而任正非這批人是政府無法養活他們,將之放任,當時的說法是下海,而被迫被逼創
看歷史不如看任某,孟某,皆持有中國公務護照;我們民企老闆,我們有嗎,這個東西才是民企還是共企、官企的試金石。共產黨政權社會,一切都是模糊或者可模糊的概念,他跟我搞概念,正如毛澤東說:我黨真正懂馬列主義的不多。
回復 xqw63 2019-2-9 06:42
真敢說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19: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