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世衛組織:中西醫結合治療SARS優於西醫單純治療

作者:品物咸亨  於 2013-3-26 08: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整合醫學|通用分類:健康生活|已有26評論

關鍵詞:WHO, 中醫, 中西醫結合, SARS

世衛組織在2004年公布了一份報告,內容是中國使用中西醫結合與單純西醫治療SARS的臨床研究,明確指出:

1)有中醫藥干預的治療,7天後,病人肺部感染程度的分數遠遠低於單純使用西藥的治療,無論是SARS初期,還是重症SARS;
2)中藥介入治療,病人炎症的吸收程度好; 
3)單純使用中藥治療的病人,兩至三周內,炎症全部吸收, 
4)治療3-14天,有中藥干預的組比單純使用西藥組血氧濃度高,尤其在重症SARS組,中藥干預下有明顯優勢,
5)中藥干預下,非特異性免疫功能好於純西藥干預組....

詳細內容請到世衛組織網站下載:http://whqlibdoc.who.int/publications/2004/9241546433_report1.pdf

除此之外,西醫治療SARS花費高,一天的平均費用每人8000-10000人民幣,療效不理想,死亡率高。而在廣東省中醫院用中醫方法治療,總計每人僅花費5000到8000人民幣,療效好,死亡率降低。

多年後觀察,用西藥激素衝擊療法的,有嚴重的骨壞死和肺纖維化的後遺症,而用中醫的,痊癒后沒有出現後遺症。

SARS在中醫屬於溫病,是急性熱性感染性疾病的範疇。根據其臨床表現,屬於中醫「肺毒疫」的範疇。
-----------------------------------------------
附件:實戰得科學結論:中西醫結合治療SARS效果更好
(原載於:http://test.biotech.org.cn/news/news/show.php?id=8690)

      中醫能夠在治療非典中發揮作用,而且效果不錯。國家科技攻關組對此在總體上已作出過明確結論。然而,中醫是怎樣診斷並治療非典,具體的情況如何;有沒有規模化系統化的治療模式;有沒有說明問題的統計數據;非典流行時,中醫又如何發揮其特有威力,克敵制勝?在諸多方面,對於公眾來說,都還缺乏了解。對此,本報記者專門對北京宣武醫院中醫科進行採訪,該醫院因成功採用中西醫結合系統治療和研究非典而受到醫界的關注。   

  宣武醫院中醫科在對非典病人進行救治的同時,開展了中西醫結合治療非典的系統對比研究。這一研究在當時的情況下,能夠得到系統展開,現在看來是非常可貴的。這一開創性的研究對中醫治療非典所具有的獨特功效提供了確鑿的證據,同時也為中西醫結合研究提供了寶貴的數據。可以說,他們的研究,還為中醫學的發展,為中醫學與現代醫學接軌,作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   

  對照研究表明,中西醫結合治療SARS,死亡率比西醫低   

  根據宣武醫院中醫科9月底提供的資料,在5月6日至6月28日期間,宣武醫院共接收SARS患者220例。對這些患者,宣武醫院把病人分為兩組進行對照治療,一組接受純西醫治療,另一組接受中西醫結合干預治療。   

  接受中西醫結合干預治療的患者122例,其中包括重症患者84例,佔全院SARS重症患者總數的52%。治療結果治癒110例,好轉7例,死亡5例,死亡率為4.10%;   

  作為對照,接受西醫治療的患者總數98例,其中重症65例。治療結果治癒72例,好轉11例,死亡14例,死亡率為14.29%。   

  對比結果顯示:中西組死亡率顯著下降。治療中,患者縮短了病程,減輕了臨床癥狀;西藥使用量和激素用量的減少使因激素和藥物引起的副作用減小。   

  在統計總結中,另外一項統計也使研究者感到意外:中西組病人治療總費用平均比西醫組減少1000元以上。他們原先估算中西組費用應該會多些,因為這組病人中西藥物兼用。   

  除了在療效方面中醫顯示出了明顯的效果,宣武醫院中醫科還在診斷和治療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摸索出一套系統的診療模式,包括找出了中醫舌象診斷SARS的規律;提出了SARS病程中醫學的四個分期;中醫學在SARS各期針對性的治療方案。依據這些方案,在SARS救治工作中,他們大大提高了救治率和救治水平。 

  看舌象診斷SARS有規律,對病程中醫給SARS分了四個期   

  中醫診病講的是「望、聞、問、切」,號脈是中醫診病的一個重要手段,但對SARS患者號脈有困難。中醫科主任李宗信提出,舌質舌苔能反映疾病狀態和輕重。那麼,看舌象能不能診斷SARS呢?理論上講是可以的。   

  SARS在中醫學里屬「溫病」範疇,舌診是溫病診斷中的一種非常重要的方法。舌與臟腑、經絡相通,使舌與全身形成了一個整體,許多內在的病變可以從舌象上反映出來,故有「舌為五臟外候」之說。凡臟腑虛實、氣血盛衰、津液盈虧、邪正消長、病情輕重、病位淺深、預后好壞等,都能較客觀地反映在舌象上。舌象的變化主要為舌質和舌苔兩個方面,舌診則主要觀察其形態、色澤、潤燥以及動態的變化。   

  根據中醫科的經驗,應該注意舌苔舌質互參和注意動態變化兩個方面。一般情況下,二者的變化是統一的,但也有不一致的情況。因而在舌診時必須把舌苔與舌質的變化結合起來分析。另外舌苔、舌質往往變化較快,觀察這些動態的變化有助於把握病勢的發展和邪正的進退。現代舌診研究對各種溫病舌象的形成機理及其與臨床的關係有了進一步的認識。證實舌苔的變化與周圍血象白細胞的變化有密切的關係。舌苔由薄漸而變厚,苔色由白變黃再變灰黑,舌質色澤由淡漸轉深,其血中白細胞總數及中性粒細胞相對值隨之而增高,與感染程度密切相關。   

  李宗信提出通過觀察舌象和疾病發展變化規律,並與X線胸片進行對比分析來確定SARS病人的舌象特徵。不過,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是怎麼看舌苔。平時,這不成問題,病人只需一張嘴,吐出舌頭就可以了。可是這是非典時期,別說是張嘴吐舌頭,就是近距離不接觸也得隔離防護。舌頭看不見,怎麼看舌象!研究人員想出了絕招,用數碼相機把舌象拍下來。此舉得到院領導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北京中醫藥管理局大力支持,及時撥款為中醫科購置了高像素的數碼相機。   

  在對比分析中,他們發現,雖然SARS患者的臨床表現、舌象和X線胸片呈多樣化,但舌象與X線胸片之間仍具有一定的相關性。   

  在SARS的初期(多在發病後的1~7天左右),X線胸片表現為肺內片狀陰影,分為單發、多發小片狀陰影和大片陰影,主要表現為肺外帶、尤其是胸膜下陰影,其密度從毛玻璃到實變影。舌象表現為舌紅苔黃。脈象浮數或滑數。患者的臨床表現為發熱、乾咳或嗆咳、頭痛、周身酸痛、乏力、口渴,還可出現胸悶脘痞或煩躁。   

  在發病7~14天後,進入中期———炎症期。X線胸片常會出現圓片狀陰影,並快速增多、融合。舌象表現為舌黯苔膩,脈濡滑數。此期為介質損傷期,部分患者常會出現咳嗽氣促、胸悶喘憋、口乾不欲飲、口唇紫紺、伴有或不伴發熱。但也有相當一部分患者的臨床癥狀並不明顯。   

  患者病情惡化,進入極期。該期是SARS的危重期,死亡患者基本都發生在此期。X線胸片見肺部陰影面積迅速擴大,密度增加。舌象表現為舌紫暗、有芒刺出現。脈數。本期多發生在患病兩周左右,患者常會再次出現高熱、氣促、咳嗽、胸憋、煩躁、恐懼、氣短、食納差。本期患者常有出血傾向,有可能會出現肺內DIC(急性瀰漫性血管內凝血),進一步發展為多臟器衰竭。此期的舌象診斷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他們根據舌象對此期患者進行的中醫治療,準確有效,是降低死亡率,提高治癒率的關鍵。中醫認為,此期瘟疫毒邪已深入營血。SARS患者的屍體解剖也顯示患者肺部出血嚴重,呈血肺。肺組織學檢查顯示血管受損嚴重,這是一個重要發現。   

  如果疾病在極期得到合理治療,則有可能進入恢復期。X線胸片見肺部炎症逐漸吸收,此期舌象淡黯苔白或膩,痊癒期的舌象多表現為舌體胖大有齒痕、少苔或剝脫苔的氣陰兩虛,餘熱未盡之象。他們同時還發現,也有少量舌苔轉為較厚膩者,可能與患者體質、濕邪透達的早晚有關。   

  在SARS臨床實踐中,他們對SARS的中醫證候特徵、演變規律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按照溫病學理論,危及患者生命最重要的時期應當為營分、血分,而非氣分,邪在營血,臨床多表現神昏、譫語、驚狂、斑疹隱隱或發斑出血,身熱夜甚,舌質絳,而SARS患者在極期時並未完全出現上述種種表現,尤其舌象多見色紅或暗紅而少津,且有芒刺,而舌質紅絳者少見,說明SARS有其自身獨特的演變規律;他們認為可能是由於其自身的特點,同時應高度考慮與早期大量應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藥及中藥干預有關,提示不應拘於邪入營血舌質必絳之說。 

  一二三四方,外加一個恢復方,各有特殊針對性   

  在採訪中,宣武醫院主管科研工作的副院長李林博士指出,中醫理論是指導中醫用藥的依據,中藥應在中醫理論指導下使用,該院的治療方劑是根據中醫診斷制訂的。這位從美國留學回國搞中藥研究的博士后親身參加了臨床一線抗非典的工作。她進一步指出,中藥方劑是復方的,處方因人而異,如果一定要按照西藥那樣找出針對性很強的有效成分是不可能的。中醫講辨證施治,配方根據病情進展有加減,方子一變,成分必然也變了。復方有一個總體作用,主要看它的療效。她道出了宣武中醫院中醫科中醫治療SARS的指導思想。   

  宣武醫院中醫科正是根據上述分期擬訂了各期的基本方劑:   

  初期的患者多在發病後1~5天左右。這時患者初感溫疫毒邪,正氣奮起抗爭。這時病位在衛氣,治療時應當清熱解毒,疏風宣肺。中醫科擬定了1號方(退熱方)。若有高熱持續不退者,則應沖服紫雪散1.5-3克,或送服安宮牛黃丸。此時,亦可選用清開靈注射液治療。   

  疾病如在表未解,在發病5~14天後,病程即進入中期炎症期。此時,病邪已漸入中焦氣分,如治療得當,則疾病進入恢復期;對SARS病毒感染,人體具有自限性。據臨床觀察,75%以上的患者在發病兩周后,可以平穩進入恢復期。只有少數患者病情惡化,進入極期。據臨床觀察,中期炎症期的部分患者癥狀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胸片則呈快速、進展性加重,肺部有間質的炎性滲出,出現了癥狀與影像分離的情況。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考慮和以下一些原因有關:一是由於在此前患者發熱較高,因此常會使用激素類製劑來退熱。這有可能掩蓋了癥狀。另外,也與患者的體質情況和感邪的特異性有關。因此,中期的治療應注意防止炎症擴大、滲出增多和肺纖維化加重。同時,要密切防止疾病向極期惡化。治療上應以清熱化濕、止咳平喘、益氣涼血為法,中醫科擬訂了2號方(清肺涼血方)。咯黃痰者,可以選用魚腥草注射液。伴有高熱者,可以加羚羊角粉0.6克或送服安宮牛黃丸。值得注意的是,此時的患者雖已出現正虛邪實的病機,但不應急於補益,以免有閉門留寇之弊。  

  疾病在中期若未得到控制則會進一步發展,深入下焦營血。這時疾病進入極期加重期。本期是SARS的危重期。部分可因救治不及而死亡。中醫認為,溫疫毒邪既已入營血,考慮到「入血就恐耗血動血,直須涼血散血」。因此治療時,以涼血散血、清肺解毒為法。中醫科擬訂了4號方(涼血解毒方)。如體溫較高者,可以沖服紫雪1.5~3克。如出血傾向明顯,則加用雲南白藥膠囊。   

  如果疾病在中期或極期得到合理治療,則有可能進入恢復期。此時正虛邪衰,患者會出現胸悶氣短、汗出、心悸、口乾渴、神疲體倦、時有咳嗽、納呆、腹脹或便溏、舌淡黯苔白或膩、脈細滑。這時應當注意調理,中醫治療應以益氣養陰、清熱潤肺、健脾和胃為法。中醫科擬訂了恢復方。   

  治療科研一肩挑,中醫科特別能戰鬥   

  早在今年3月份,李宗信和中醫科的同志們就關注SARS進展,並注意搜集和研究其它醫院的臨床資料,尤其是廣州中醫治療SARS的臨床經驗。根據這些研究,他們開出自己的預防SARS中藥配方,用於本院醫護人員和病人3000人次,配方後來被國家疾病控制中心收錄採用。   

  從北京的總體情況來看,在SARS治療過程中,中醫進入比較晚。在宣武醫院收治第一批SARS時,中醫科沒有被安排進入SARS病房,但他們與進入第一線的兄弟科室協同作戰。按李宗信的說法即「場外指導」,密切注視著第一線,為進入SARS病房作好一切準備。   

  5月25日,中醫科正式進入了第一線。病房的200多名SARS病人被他們隨機分成了兩個大組。對中西醫結合組的100多病人,他們要按中醫要求進行檢查和治療,對西醫組的另一半病人,他們也要進行同樣的檢查,以便對照。因此他們的工作量是雙倍的,做科研工作往往要比常人付出得更多。   

  拍舌象片是一項危險的工作。一般情況下,當醫生向SARS患者詢問病情時,不僅要求雙方佩帶口罩,還要求患者說話時頭轉向旁側,以減少危險係數。而觀察舌象並拍下舌片,卻只能讓患者張開口,並且醫生要直面患者,有相當的風險。為此,他們比其他醫護人員多穿一件隔離衣,多戴一個隔離面罩,進行超強度工作。中醫科的醫生們憑藉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的奉獻精神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同時,由於科學的防護,他們自己也沒有一人被感染。   

  從6月28日送走最後一批SARS病人,到8月28日醫院重新開診,宣武醫院除院領導外,全體醫護人員放假休整,醫院也進行全面消毒裝修。中醫科的醫生們卻一直在連續作戰,經過艱苦努力和嚴密分析,他們拿出了經得起推敲的科學結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6 個評論)

回復 sujie_alex 2013-3-26 09:12
中西醫互相借鑒,共同進步才是正路。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6 09:21
sujie_alex: 中西醫互相借鑒,共同進步才是正路。
握手!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3-26 09:29
中西醫并行不悖,臨床上互相結合,這是正道啊,為什麼要反對呢?
回復 小皮狗 2013-3-26 09:48
很有參考價值。
回復 sujie_alex 2013-3-26 10:15
品物咸亨: 握手!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6 10:20
小皮狗: 很有參考價值。
系啊系啊!
回復 wcat 2013-3-26 21:37
還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6 22:40
wcat: 還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我們當然知道所以然啊。只是貓翻了半天書,還是不能想明白,也不知看進去沒有
回復 西部老馬 2013-3-26 23:48
事實勝於雄辯!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7 08:38
西部老馬: 事實勝於雄辯!
  
回復 心如水 2013-3-28 05:57
wcat: 還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有激素後遺症的人,死了的人大概都會希望這些被你侮辱的中醫能夠治療他們。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8 08:46
心如水: 有激素後遺症的人,死了的人大概都會希望這些被你侮辱的中醫能夠治療他們。
沒有東方哲學思維的人,是很難理解中醫的。

說完了我們該說的,就隨他去吧!
回復 wcat 2013-3-28 21:07
這不是WHO的治療指導文件,而是某個人或某些人,很可能是中國人寫的報告!
回復 wcat 2013-3-28 21:08
心如水: 有激素後遺症的人,死了的人大概都會希望這些被你侮辱的中醫能夠治療他們。
這不是WHO的治療指導文件,而是某個人或某些人,很可能是中國人寫的報告!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8 23:41
wcat: 這不是WHO的治療指導文件,而是某個人或某些人,很可能是中國人寫的報告!
WHO就沒有什麼「治療指導報告」。

這份報告是WHO的專家參與下,當時中國戰鬥在抗擊SARS一線的醫生的臨床報告。讀書一定要仔細啊!!
回復 wcat 2013-3-28 23:45
品物咸亨: WHO就沒有什麼「治療指導報告」。

這份報告是WHO的專家參與下,臨床一線的醫生寫的臨床報告。讀書一定要仔細啊!! ...
如果WHO就沒有什麼「治療指導報告,那為什麼中醫及其愛好者們一直在聲稱有,並且還是中醫或中西醫相結合呢?是不是誤導呢?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8 23:50
wcat: 如果WHO就沒有什麼「治療指導報告,那為什麼中醫及其愛好者們一直在聲稱有,並且還是中醫或中西醫相結合呢?是不是誤導呢? ...
這是臨床治療的報告,要點我已經在文中翻譯了。

估計是用詞上的差異吧。

總之,WHO承認事實。
回復 wcat 2013-3-28 23:51
品物咸亨: 這是臨床治療的報告,要點我已經在文中翻譯了。

估計是用詞上的差異吧。

總之,WHO承認事實。
你的標題就有問題,這個觀點並不代表WHO。
回復 品物咸亨 2013-3-29 00:01
wcat: 你的標題就有問題,這個觀點並不代表WHO。
WHO派了專家組,去一線進行臨床治療的觀察。

這是一份臨床觀察報告,標題沒說任何「治療指南」的話,所以沒有任何問題。

專家組,看來都沒您聰明。如果當時派您這位既不懂中醫,也不懂西醫的人去,那該多有說服力啊   
回復 心如水 2013-3-29 00:19
品物咸亨: 沒有東方哲學思維的人,是很難理解中醫的。

說完了我們該說的,就隨他去吧!
其實不同學派的競爭本來是常態。但侮辱則是另外一回事。反對中醫到走火入魔的境地難以理解。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07: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