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俺們村的那些人和事

作者:Draught  於 2014-5-3 09: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通用分類:詩詞書畫|已有8評論

我生長在北方農村,當時恰逢文革之末到改革開放之初。隱隱約約記得毛主席去世時大人們都到村辦的小學里扎花圈並舉行追悼儀式。接著就是包產到戶,幫父母搭把手耕種分給自家的田地。小小年紀就割麥子、點玉米、噴棉花、種土豆、摘花生、刨山藥。
 
那時的人們都很純樸,也沒有像今天這般忙碌。農忙了務作自己的莊稼,農閑了就放放歇,沒有像現在幾乎所有的壯勞力都到城裡打工。冬天裡,不乏老的少的一伙人在向陽的牆根下曬太陽、下象棋什麼的。村裡的鄉人們,想起來就覺得親切。今天有空,隨便寫一些自己記得的趣事。
 
村裡有一個人,人送外號「十二本」。這個外號怎麼來的呢?據說他給大家猜謎說:「俺家有十二本大自然。看懂了這十二本后,天文地理沒有什麼不知道的。」看來農村裡也有文藝青年,把一年十二月比作十二本書,比喻得還很貼切。不過這個文藝青年不被鄉親們欣賞,嫌他拽文,從此就被安上了「十二本」的雅號。看來不論何時,拽文還是有風險的。
 
另外有一些以當地的人和事為題的歇後語和俏皮話。比如一個歇後語是:二傻澆園——沖啦。沖啦就是「對準了」的意思。講的是小名叫二傻的一個人去澆菜園子。他爹告訴他,等太陽沖了就可以回來了。意思是說,等太陽對準正南,就是正午的時候就可以回來了。他是個懶傢伙,幹活幹了不到一個時辰,面朝東南太陽的方向瞄了瞄,說:「沖啦」。所以就留下了這個歇後語。
 
還有一個歇後語是:方中的棘把兒——沒你的發言權。方中是我們一個緊鄰的村莊。棘把兒是方中村的一個村民,因為他說話老沒譜,所以被剝奪了在生產隊會議上的發言權。他的名聲,隨著這個歇後語,甚至傳到了四鄰的村子。他說話怎麼沒譜呢?可以舉個例子。村子的北邊有條小河,現在因為上游修了水庫早就斷流了,當時還是流水潺潺的。說是有個外地的人要過河,看到他在河邊,就問他「河水哪裡深哪裡淺」?他說:「深的地方深,淺的地方淺」(誰說不是呢?)。又問他「到底好過不好過」?他說:「一天到頭棒子麵粥還喝不飽,你說好過不好過?」(看來對當時的生活水準有意見!)再問他「我到底能不能過去?」他說:「你能不能過去,你自己試一下不就知道了。」(要想知道桃子的味道,就得自己親口嘗一嘗,有哲理!)他的話把外地人噎得一愣一愣的,也被鄉親們傳遍了四鄰。
 
我們村也有一個比較沒有發言權的人,叫小三。這個小三可不是現在小情人的意思,當時也沒有那個風氣。他在兄弟四人中行三,個子又長得矮小,所以被叫做小三。說起來他們兄弟四人的大名,分別是惜日、惜月、惜星、惜辰,是愛惜時光的意思吧。看來他們家老爺子雖然是個農民,還是有點兒文化的。這個小三,也就是惜星,比較為鄉親們詬病的是怕老婆,任嘛事都聽老婆的。他分辯說:「人家(就是他老婆)總是說得對,不聽人家的怎麼辦?!」看來,他對老婆是心悅誠服,不是一味的畏懼。並且他還有民主作風,從善如流。村民們說他怕老婆,是沒有理解他的境界,冤枉他了。
 
還有流傳的一個故事,說二葫蘆這個人一輩子不吃豬肉。他死得早,30來歲就得癌症死了。臨死前,想嘗嘗一輩子沒碰過的豬肉到底啥滋味。嘗過後說「沒想到豬肉這麼好吃!」知道好吃了,可是也晚了。這個故事不是歇後語,可是也令人噓嘆,發人沉思。
 
二葫蘆排行第二,他的弟弟夢良也有流傳的故事。夢良其實是二葫蘆同父異母的弟弟。大家說他有點兒缺心眼兒,其實他就是有時候有點兒認死理,並沒有太大智力上的問題。他以後辦了個農村小賣部,雖說他媽是個精幹人可以幫他出點子拿主意,可是他能維持日常運營也不容易。記得我小的時候經常去他家買個火柴茶葉什麼的。夢良屬猴,小的時候大人開玩笑問他「屬的是公猴還是母猴」?他就回去問他媽。他媽也風趣,說:「反正當天院子里跑過了一個猴,跑得太快,也沒有看清是公的還是母的。」
 
當時都在生產隊上幹活,工余休息的時候講個笑話開個玩笑,其樂融融。我一個本家的老爺爺叫慶祥,按鄉親輩來排和夢良差不多同一輩,也愛開玩笑。有一次,他拿個手伸到褲襠里掏來掏去。夢良就問:「慶祥哥,掏什麼呢?」老爺爺說:「好傢夥,好大一個虼蚤!」說罷掏出手來,攥成一個拳頭。夢良睜著大眼,想看看大虼蚤,湊得很近,鼻子都快碰到拳頭了。老爺爺展開拳頭,一股臭氣飄出。夢良大笑:「慶祥哥讓我吃了把屁」。「把屁」,就是「一把屁」。從此留下了夢良吃把屁的故事。
 
我們村一共有四個生產隊。夢良和我家是一個大姓,住在村東,屬於第一生產隊。另外還有一個大姓,住在村南,屬於第四生產隊。第四生產隊比我們第一生產隊更有能人,有兩個人能編長篇連載的故事。兩個人互相編對方的故事,取笑對方逗樂子。流傳下來的大多是二獻編排善行的故事。這場農村中的文戰,看來最終是二獻勝利了。二獻能勝利,要得益於他文化高經歷廣。他哥當時在北京工作,他去北京找過他哥。也不知怎的,還把一個地地道道的北京姑娘拐到了我們村當老婆。要說他也真是一表人才,能編故事當然口才也好。他老婆,即使以後改革開放了也一直安心呆在農村裡。看來這個二獻還真是充滿了魅力。
 
有個二獻編排善行的故事,說善行去興隆開眼界。到了城市裡,不懂交通規則亂走。被警察叫住教育了一通,告訴他綠燈走紅燈停。他記下了。結果到了一個商店門口,人家有霓虹燈紅綠交替變化。弄得善行抬抬左腳放下,抬抬右腳又放下,走又不能走,停又不敢停地犯了難。
 
還有一個,說善行去市場上,想買辣椒。自己是農民吧,可還想冒充個城裡人斯文一下,於是不說家鄉話「青椒」,說要買個「辣」。結果人家聽成了「蠟」,給了他一根蠟燭。他不認識蠟燭,但是覺得奇怪,就咬了一口嚼著來嘗。賣蠟燭的看他拿著蠟燭嚼,也覺得奇怪,就問他什麼味道。他回答說:「沒有什麼味道,就是面面吞吞中間一股柴。」
 
上面我說的當然都是一個大概,二獻講起來的時候肯定是添油加醋,口若懸河。善行的兒子和我差不多同齡,我記得他說過他爹給氣得晚上都睡不著覺,摸著肚皮想再給二獻編排一段找回面子。其實細想想,二獻的這些故事,是善行沒有經歷過,而他自己經歷過的。很大的可能是他把他自己在城裡犯的土給安到善行頭上了。所以,生活中真正鬧笑話的可能是二獻自己。
 
當時農村中沒有什麼娛樂方式,就是這樣,鄉親們也是苦中作樂,自己給自己找樂子。每當回想起這些善良淳樸的人和事,我總是不由自主地發出會心的微笑。
 
 
1

高興

感動

同情
4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病枕軛 2014-5-3 09:50
來,哥叫你吃把屁,你就憋壞吧~   
回復 飛鳴鏑 2014-5-3 14:43
          
回復 豬扒戒 2014-5-3 17:21
挺好。
回復 穿鞋的蜻蜓 2014-5-4 00:14
能把屁抓住,不簡單。
回復 城市達人 2014-5-5 00:11
最近流行懷舊?
回復 Jiajia007 2014-5-8 23:48
樓主河北人吧?
回復 Draught 2014-5-9 19:03
Jiajia007: 樓主河北人吧?
老鄉?
回復 Jiajia007 2014-5-11 01:29
Draught: 老鄉?
Shi de. Lao Xiang.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04: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