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愛情如是說(五-中續)

作者:白雪綠竹  於 2013-4-26 17: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4評論

愛情如是說(五-中續)

白雪綠竹

 。。。

在我們甜蜜的小窩外面,是另一個世界。那裡危險四伏、兇惡猙獰。鬧文革有些時候了,派仗打得正烈, 文打武鬥都有。我的歸僑身份和海外關係,是一個隨時可以被拿來加害的把柄。我小心翼翼,避免惹火燒身。秋韻出身不好,也處處噤言慎行。儘管千般小心,大禍還是臨頭了。

那天夜裡,一陣猛烈的敲門聲將我們驚醒。秋韻驚得抱緊了我直抖。我問了聲「什麼人?」外面吼叫著「軍宣隊!快開門!」 我一邊應著「馬上來,在穿衣服」,一邊幫著秋韻套上外衣。 我們還沒穿好衣服,門已被踢開。 一夥軍人和幾個院里的造反派衝進門來,軍人手裡還揮著長短槍。軍人用槍逼著我和秋韻站到牆邊,他們一夥就開始滿屋翻東西。他們令我打開抽屜箱子,翻出文稿筆記本照片底片地圖堆在一起,衣被技術書籍被搜檢后丟到地上。他們又翻出了照相機,短波收音機,和洗印照片用的設備。這些是我歸國時帶來,專為考察研究使用的。他們把我拽到這些物品跟前,吼著「這些是什麼?」

我說是考察研究用的,他們叫著 「你別以為能騙我們,這是特務器材!」又揮著我在野外照的那些照片和做過標識的地圖喊著「你在偷照軍事基地!」一邊吼著一邊槍托就揮了過來。

我的半邊臉一下腫了起來,嘴裡冒出了血。秋韻哭著朝我撲過來,但被他們推倒在牆角,喝道:「你老實點!」

小屋裡除了書沒多少東西。他們翻遍了,就把我和秋韻推出門,押上了一輛卡車。我被關進了學院的一個庫房,秋韻不知道被帶到哪裡去了。

後來許多天,我被反覆地批鬥,脖子上用鐵絲掛著個沉重的木牌,寫著「打倒美蔣特務林至!」脖子的血印反覆被壓破,鑽心地劇痛。 後來傷口感染化了膿,我發起高燒來。有個造反派看不下去了,叫了學院醫院的一位醫生來。那位醫生在學院有名,許多人自己或家人被他救助過。那位醫生對那些造反派軍宣隊講,你們別再這樣斗他了,要出人命的。

醫生給我處置了傷口,打了針開了葯。我繼續被關押批鬥,但沒有再被掛過牌。不知過了多少天,我又被押上了一個箱車。 車開了很久,最後到了一個像是監獄的地方,我被推進了一個監房。

後來的日子裡,我一再被提審, 要求交代特務活動。 和以前一樣,我無東西可交代,只能反覆說我對黨,對領袖,對文革認識不夠,在野外沒小心注意,不知道哪兒是、怎麼會照了軍事要地,地圖全是為找路用的。 審訊沒有動武,但常不許睡覺,不給水喝,不許吃飯。

不被提審時,我開始認識了同監的人。他們都是被揪的「牛鬼蛇神」,年輕年老都有。 他們告訴我,這裡不是正式監獄,是個臨時拘留所。審完正式判了,才會送正式監獄。一個 同監的人, 有傷口嚴重感染化膿。 這裡無獄醫,我跟看守求來急救包、紫藥水幫他處理,治好了,他很感激。他告訴我他是大派頭頭,與一批同派,被另一派人誣陷為現行反革命。他希望他的那派能佔上風,將他們放出去。他也保證如他出去,一定幫我釐清。

一天夜裡,監房外衝進一大批人,個個手持武器,口罩墨鏡蒙臉。看守被用槍逼著,打開了一個個牢門。進來的領頭者,告訴監里人你們自謀活路吧」。派頭頭監友則拉我和這幫人一起出去。

我們摸黑上了一輛卡車,車駛上了山路。在山裡疾馳了許久, 忽然前邊槍聲大作,卡車胎中彈歪到路旁。車上有人中彈癱倒,能動的人紛紛往下跳躲藏。有人開始還擊。我本站在派頭頭旁邊,我們一起跳下車往路邊跑。槍火是從路靠山一邊射過來的,我們跑向路的另一邊,派頭頭忽然身子一歪,我連忙架住他繼續移向路邊樹叢。路的這邊實際是極陡的山坡。我借著彈火的光,拖著他往坡下移。他呻吟著,說他肚子中了彈。我摸到他腹部的血,趕忙脫下身上的囚服,橫扎在他腹部,又拖著他繼續往坡下移。

在混亂的槍聲中,有人大叫「放下武器,繳槍不殺」。我拖著監友爬到一處邊沿,無法看清下面有多陡。我讓他靜卧不動,開始抓住樹叢一點一點地往下試探。 這時槍聲少了,有汽車和腳步聲逼近。忽然,一片手電筒光劃破黑暗,一陣亂槍響起。我抓住樹榦的一隻手臂被擊中,人失去平衡,直直地朝黑暗中跌下去。

。。。

我在劇痛中醒來, 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山崖下。 借著蒙蒙發亮的天色, 我看到自己的一隻手臂血跡斑斑,未穿上衣的胸前背後滿是劃破的傷口, 背後有一處腫起老高。最痛的是一條小腿,腫脹變形,無法動彈。 我想起跌前的經歷,不知 是否是昨夜的事。

天色繼續變亮,我看清了這裡是深山老林。估計著自己的處境,我 想我不能在此等死。被捉回去,大概罪加一等,夠判死刑了。如不被發現,以我這樣渾身是傷、饑寒交迫,加上山裡野獸出沒,我也撐不了多久。我決定往山下去找有水源處,那裡有機會遇到山民。我強拖起身子,想站立起來,但劇痛使我又昏了過去。在掙扎和昏迷的交替中,我移動了一些距離,最後還是筋疲力盡地陷入昏迷。

。。。

我再次醒來時,是在一個樹榦架起的棚子里, 身下是茅草鋪。 一個老人,坐在旁邊的木樁上抽旱煙。我的身上糊滿了濕乎乎了草漿。 我發著高燒,不知是在夢裡還是現實。

。。。

不知多少天過去了,我在老人救治下慢慢恢復,手臂的槍傷、骨折的小腿和后肋都逐漸痊癒了。從寡言少語的老人那裡,我一點一點地知道了他是個獵戶,也通民間療法山裡草藥。他實際上知書認字,曾在山外村莊有家庭,有兒女。但他家人在動亂的年代里亡的亡,走的走,他最終流落到山裡以打獵採藥為山民看病為生。

那天他在山崖下發現了我,用背架將我馱到他的棚屋。我的一天天好轉,使他沉默的臉上掛滿了微笑。我覺得像是找回了久已失去的父親。他從來不問我的來龍去脈,我知道這是山裡的規矩,都是天涯淪落人啊。我逐漸開始跟著他出去打獵採藥,但從不敢和他進村為人看病,怕招來嫌疑。

我惦記著秋韻,絞盡腦汁地想怎麼聯繫上她而不給她帶來禍害。曾想託人寄信,但怕她的所有信被監控。聯繫別人又不知在運動中何種態度。最後想出的辦法是請老人找到他治過病的山鄉林業技術員,利用去省農林廳學習的機會,側面問一問組織這些培訓班的金先生, 以秋韻舊熟人的名義,問一問秋韻的情況。這找人等機會的過程無比漫長,終於有一技術員成行。我望眼欲穿地等迴音,心裡忐忑地怕金先生生出懷疑。苦熬到老人帶來迴音,這迴音卻把我完全擊倒了。

愛情如是說(序)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4 個評論)

回復 老也不成熟 2013-4-26 17:49
like it!
回復 白雪綠竹 2013-4-26 17:59
老也不成熟: like it!
thanks! you are so quick.    I'm still working on it.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4-26 18:59
白雪綠竹君:您這的確是一篇不錯的文章,也許比我們所有的文章都要出色,我看了很感動。

但是,您忘了一項最重要的準則:我們是一個團隊,是在一個統一的目標下結合起來的寫手群,我們可以盡自己的想像和經歷任意揮寫,但我們必須要體量他人的寫作日程,更必須考慮到一開始在序里就聲明過的注意事項,請大家不要寫得太長,以便後面的朋友儘快跟上,(我個人覺得還應當為別的朋友留有時間和創作的空間),這也是一種為大家著想,體恤他人寫作的社團精神。

您這樣的長篇有著豐富的生活素材,完全可以獨立成文,如果放到這種半遊戲式的接龍小說里是非常可惜的。請您考慮一下,把文章再加深拓寬,寫成真正的獨立長篇,不受接龍文的摯肘,一定會有更深邃的人文涵意和更廣泛的讀者,您說是嗎?
回復 yulinw 2013-4-26 19:48
   唉~~
回復 解濱 2013-4-26 19:56
秋收冬藏: 白雪綠竹君:您這的確是一篇不錯的文章,也許比我們所有的文章都要出色,我看了很感動。

但是,您忘了一項最重要的準則:我們是一個團隊,是在一個統一的目標下 ...
同感。 這是一個接龍系列,每人就一篇,續篇由下一個接龍者寫。 如果這一集出了上、中、下集,而且這篇中集這樣寫續集,看起來這是自成系列的一個專題,和前面其他網友的篇章的銜接越走越遠,下面一位網友可能就很難在這後面繼續創作了。

我們這是一個創作團隊,其他團隊成員還在等著這一集後繼續創作發揮。 請LZ三思。  謝謝!
回復 徽不啦嘰 2013-4-26 20:29
白雪綠竹君,為什麼不單獨成篇,非常好的題材,拓展開,個人覺得,這類反思類的小說還是很有人文涵義(借冬藏君說)。放在接龍遊戲里,實在可惜。我還在一直在琢磨假髮掉了以後怎麼辦,能不能簡化結尾,遊戲一下。
回復 徽不啦嘰 2013-4-26 20:30
白雪綠竹君,為什麼不單獨成篇,非常好的題材,拓展開,個人覺得,這類反思類的小說還是很有人文涵義(借冬藏君說)。放在接龍遊戲里,實在可惜。我還在一直在琢磨假髮掉了以後怎麼辦,能不能簡化結尾,遊戲一下。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4-26 20:30
解濱: 同感。 這是一個接龍系列,每人就一篇,續篇由下一個接龍者寫。 如果這一集出了上、中、下集,而且這篇中集這樣寫續集,看起來這是自成系列的一個專題,和前面其 ...
您也有同感?我想如果你當初也這麼一口氣寫下去的話,我在後面會急得跺腳想要跳起來的,但看看您肩膀上的槍又不敢多說。
回復 xqw63 2013-4-26 21:34
怎麼和前面的鏈接不上了呢
回復 解濱 2013-4-26 21:42
秋收冬藏: 您也有同感?我想如果你當初也這麼一口氣寫下去的話,我在後面會急得跺腳想要跳起來的,但看看您肩膀上的槍又不敢多說。    ...
估計LZ會這樣續集一篇又一篇地寫下去的。 其實正如你所說的,LZ的這幾集確實不失為一個新的系列,但放在我們那個《愛情如是說》系列之中有失其光彩了。 LZ很有才,完全有能力寫出獨立的一系列作品。所以LZ最好換個標題把這個新的系列獨立出去,這樣一來我們那個小小的系列也可以得以繼續下去。

斗膽建議這個周末你們幾個組委會成員協商一下如何解決這個難題。

以前貝殼村也搞過接龍創作。 例如婉兒主寫的《夜闌宮》系列主要由她執筆,後來有幾個網友寫續篇,不過每一個續篇都經過她的潤色、加工以及編排,以保證內容前後的連續性以及風格的和諧。 那個系列十分成功,後來甚至有視頻作品產生,十分火熱。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4-26 22:37
解濱: 估計LZ會這樣續集一篇又一篇地寫下去的。 其實正如你所說的,LZ的這幾集確實不失為一個新的系列,但放在我們那個《愛情如是說》系列之中有失其光彩了。 LZ很有才 ...
謝謝您的好建議,我在等候大俠們上網,也在等候白雪綠竹君能夠注意到我們大家的回帖。
回復 千年等一回 2013-4-26 23:13
才看到白雪的消息和這篇5-中(續)。真的是再次出我意料之外,原來這個中還有個續。第一篇讀過後,我就驚訝白雪和別人都不同,寫成了上,當然預想還有個下,沒想到白雪又寫了個中。我在第一篇回帖中就表達過這樣的擔憂。這又來個中(續)。白雪,我倒不是說你寫的太長,其實更令我驚訝的是這個小說和原來的內容到現在還看不到有任何聯繫。我看了前面的回帖,我覺得他們都是比較NICE的人。我非常認同他們說的話。你的小說非常好看,真實感人。但是和原來的小說很不兼容。同時和這種娛樂性,即時性的接龍寫小說形式不兼容。我很難想象一本成功的小說在講兩個完全不相干的故事。在讀過你的前面兩章后,我的感覺是讓你的小說的思路去硬接小皮狗留下的假髮疑團都有些牽強,那樣會難為你的小說人物了。因此你的小說應該單獨成篇,會更加適合你的作品。今天我和秋藏君及小皮狗會商量一下。我的建議是把你的小說還是獨立出來,單獨成篇。作為組織者,我覺得我們也有責任保持這個小說的整體性和每一位寫作者對此付出的辛苦的勞動。你提到今天爭取完成下。我覺得在你寫下的時候,不要再局限在原來小說的框架,這樣真的會損害你原來的小說。我們再來考慮如何把你的小說獨立出來的細節問題。會和你詳細溝通。
回復 越湖 2013-4-27 01:59
先獻花,回頭再讀。
回復 越湖 2013-4-27 02:50
非常好的情節與文筆,但似乎與原來的聯接不上。
建議你自己另行開一篇。我相信並期待它的成功。
回復 小皮狗 2013-4-27 04:01
這故事本身很有分量,文筆細膩曲直,令人想起那艱難歲月中知性人物不堪回首的命運和遭遇,其許多可歌可泣的情感生活故事,如果加以深化,會是一部牽扯幾代人的愛情史詩般的好題材,雋永感人。
同時,我同意以上各位的意見,把您這麼好文章放在接龍小說里,體例和故事至今還看不出明顯的契合上篇的感覺。我們等待下篇結尾,也許會有轉機。。。說不定這就是接龍小說的魔力。讓你心焦,讓你期待,讓你意外。。。
也許很多人讀過千年君的序,已經理解了遊戲規則,為了使後面的接龍順暢,今天晚上我們三人具體協商一下,把各項規則更加清楚地公布在< 愛情如是說》的首頁上,讓後面的接龍者有章可循。
回復 老也不成熟 2013-4-27 05:20
秋收冬藏: 白雪綠竹君:您這的確是一篇不錯的文章,也許比我們所有的文章都要出色,我看了很感動。

但是,您忘了一項最重要的準則:我們是一個團隊,是在一個統一的目標下 ...
胡亂評幾句,你的愛情如是,小皮狗(我覺皮皮好聽多了)和白雪的我各讀了一篇。都很好,但不是一個風格。你的是華麗,機警和跳脫的浪漫,是豹的浪漫(如你的頭像);小皮狗是溫柔和固執的浪漫;而白雪是有點苦澀和深沉的浪漫。三個不同的風格成一部作品不容易。主角不能有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另外,這個男主人公太女性化(我個人之見)。平凡往事的男主人公刻畫就相對成功。試試不同合作方式或效果更好,再就是依一個人的風格來寫, 象紅樓夢那樣。都是才女!我就是瞎說幾句, 別生氣。PS:寫這個時候沒看到你們上面的討論. 寫完了。就不改了。
回復 kalealenemir 2013-4-27 05:33
建議白雪公主的愛情如是說-五做為獨立作品,可以單獨成為一個中長篇。最好愛情如是說重新安排寫五,否則這接龍就得和白雪合寫長篇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4-27 05:42
老也不成熟: 胡亂評幾句,你的愛情如是,小皮狗(我覺皮皮好聽多了)和白雪的我各讀了一篇。都很好,但不是一個風格。你的是華麗,機警和跳脫的浪漫,是豹的浪漫(如你的頭像 ...
幹嗎覺得我會生氣呀,看了您這麼切確的文評我們都會驚喜/沒準也會驚呼熱中腸的。這是個接龍小說,說白了就是個大孩子的遊戲,能夠首尾相連就很不容易謝天謝地了,當然我們都會盡自己的力量來與別的朋友文意理念故事情節相符,但是您若是拿平凡往事的一貫風格來要求我們,那可太難為我們了,與紅樓夢比那更是螢火月輪之差別。
男主人公女性化的背後,焉知沒有蘭陵王的瀟灑剽悍,還有那麼多作者呢,等著瞧吧。
回復 老也不成熟 2013-4-27 05:51
秋收冬藏: 幹嗎覺得我會生氣呀,看了您這麼切確的文評我們都會驚喜/沒準也會驚呼熱中腸的。這是個接龍小說,說白了就是個大孩子的遊戲,能夠首尾相連就很不容易謝天謝地了 ...
要接就要以一個人風格的為主,其他人跟跑,否則效果不好。我是上大學時弄這些東西,扔了三十年了,現在是亂說一氣。哈哈。謝謝不怪。再過幾天一忙,也沒時間在網上玩了。
回復 i0u 2013-4-27 06:53
唉,那個時代真是混亂啊,這故事曲折好看的很~~~

我提個建議給白雪,如果可以不把故事寫盡,留下懸念,我可以爭取在下篇里把這個故事鋪墊成并行,這樣,這個美麗的愛情故事可以穿插在接龍里,您覺得這個方法是后可取呢?~~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04: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