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血拚 (5) 劉戈青不屈

作者:戴老闆  於 2013-2-4 11: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自傳|通用分類:自我介紹

血拚 (5) 劉戈青不屈

劉戈青,(1911-?) 原名劉國興,台灣省雲林縣人,生於福建廈門。父親劉建寅,辛亥革命功臣。1935年,劉畢業於國立暨南大學(時在上海),約了8個同學成立了一家礦業公司,準備在福建開發錳礦,結果於楊虎家被我相中,連同他的8個同學都一同參加了革命,在杭州警校接受特務工作訓練,后被分配到軍統上海區。先後在站長王新衡、梁乾喬和周偉龍手下擔任行動工作。1937年,8.13淞滬抗戰爆發之後,劉參加了和日本老牌特工楠本的特工戰。劉立功願望強烈,執意要手刃漢奸,為被日本人用刺刀砍殺六刀的父親復仇.

19392月,他奉軍統上海站站長王天木的命令暗殺了南京偽維新政府的外交部長陳籙,自此英名遠揚。事後,劉戈青及參加這次暗殺行動的全班人馬赴香港受獎。不久,劉戈青在香港接到王天木的一封急信。考慮到王天木投敵的後果嚴重,我安排劉戈青帶上我信去上海勸說王天木回頭。若能說服王就將計就計,利用王投敵後的身份設法接近汪精衛,將其暗殺,以阻止汪偽漢奸政府的建立。

劉戈青到上海會見王天木,王天木閱我信后不見行動。於是劉催促王,為汪偽政府成立在即,得早點下手。王天木把責任推到陳明楚身上,於是安排劉戈青和陳明楚見面。

陳明楚見了劉戈青就表示自己並不是真的投靠了偽組織,怪我只聽趙理君一面之詞,還把陳在湖南的家屬全部關了起來。劉戈青表示可以負責將陳的全家接來上海,以證明陳明楚所說的不是事實。劉戈青一面給我報告會見陳明楚的經過,一面經我同意派朱山猿去長沙接陳明楚的家屬。朱山猿接了陳明楚的妹妹陳第燕,轉道香港,來到上海。劉戈青當即安排陳明楚兄妹在滄州飯店見面。

劉戈青等陳明楚、王天木商量殺汪行動計劃,孰知等了很長時間,卻音訊全無。此時王天木為了保住自己,同陳明楚商議,決定由陳明楚帶幾個人幹掉劉戈青。陳明楚打電話約劉戈青晚上八點到兆豐公園附近的凡爾登舞廳見面。陳明楚帶了妹妹陳第燕和陸諦同劉戈青一起進了舞廳。

轉眼已是深夜,離開舞廳時陳明楚還沒有想出安置劉戈青的辦法。陳明楚心一橫,就把車開進了76號。那樣做,自己就不用親手殺劉戈青,同時也沒私下把劉戈青放跑。陳把劉戈青和陸諦丟在了會客室里,自己帶著妹妹開車跑了。離開76號大門時,他把劉戈青的身份告訴76號警衛總隊隊長張魯,讓其好生看管。到第二天將近10點鐘,李士群才聽說大名赫赫的劉戈青光臨了76號的寒舍

李士群就像曾對王天木那樣,對劉戈青禮遇有加。他甚至答應劉戈青可以會見來客,保證客人來去自由。劉的兩個朋友包天擎(劉的私交)和朱山猿(劉的軍統同事)得到消息便馬上來到極司菲爾路76號,探視朋友。劉戈青請朱山猿帶個條子給,發誓在任何情況下決不會為個人安危而改變對革命的忠誠。李士群效法《三國演義》中曹操款待關羽的做法,對劉戈青禮遇有加,而且在劉被76號關押6個月後,還讓劉最終在南京成功地「越獄逃跑」。

1940110日,下令將劉的字條當作教材來教育各種訓練班的學員。「劉堅決拒絕投降,朱山猿身入險境看望朋友,這是什麼? 這是我們集體的俠義之舉,我們將為之自豪。--在落難之際,同志間的這種牢不可破的友誼連李士群這樣的人也不得不為之佩服。」我尤其讚賞劉戈青在這關鍵時刻所體現的忠誠,因為當時正值王天木叛變不久。王天木畢竟還是特務處元老之一。我對大家說: 「軍統的歷史是用同志們的血汗和淚水寫成的。重要的是,死亡臨頭之時,要甘為事業獻出自己的生命。」 「軍統局是一個講仁義大家庭。同志們為組織付出血汗淚水,組織也將以德相報。」「一將功成萬骨枯,千百萬無名英雄的犧牲才換來歷史短暫的輝煌…歷史記載豐功偉績,白紙黑字一目了然…你我的歷史地位在於為這些豐功偉績作出無聲的貢獻。我們為其他人的成就作輔墊,我們是無名英雄。」

1940年初,劉戈青回到重慶。他被當作大英雄來歡迎,軍統總部為劉大擺宴席。有人寫詩將劉的行為與荊軻相比,劉攜帶著女友陸諦安然歸來更使人們想起戰國時范蠡告別吳王,帶著西施泛舟五湖的逸事。

「居然匕首戮神奸,易水重歌壯士還。載得西施仍許國,肯隨范蠡五湖間。」

之後,劉戈青被派往南洋,輾轉數國,多次在監獄進出,等到抗戰勝利時,他的公開身份是馬來亞檳城雜貨店老闆,他出入的監獄有21座了。

1947年,劉戈青擔任台灣省警務處副處長,並創建了台灣省刑警總隊併兼總隊長。1954年,劉戈青競選省議員不成,退出政界從商,開辦了一家煤礦公司。突然有一天,調查局的人找上門以涉嫌偷稅為由查帳。劉戈青明白雞毛蒜皮的偷稅案子豈用得著調查局出馬? 不用說,肯定是沾上匪嫌了,劉戈青想想沒準還要進第22座監獄。他請出多路人馬前往調查局說情,甚至連刑警總隊長王魯翹也被他搬出去求情。結果調查局給他透了底,告訴他起因是情報局(由保密局改組而來)的汪鯤(是林頂立的老部下)提供的線索說他是匪諜,情報局沒有辦理此類案件許可權,於是報到國家安全局轉批到調查局偵辦。劉戈青立刻就找到情報局局長葉翔之,直截了當的問:你說我是匪諜?葉翔之也傻眼了。於是葉翔之親自出面找到調查局局長張慶恩,詳加解釋說明、以求諒解,終於雙方達成共識,結論是劉戈青的匪嫌部分,尚乏具體事證,擬仍列為線索,繼續偵查。時任調查局第一處副處長的李世傑後來說:假使不是劉戈青的軍統底子很堅硬,又有資格直闖葉翔之的衙門去討回公道,換個別人,一場冤獄浩劫恐怕也逃不了的呀!

劉戈青總算是有了一個平靜的晚年。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戴老闆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2 13: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