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叛徒 (2)

作者:戴老闆  於 2013-1-22 12: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自傳|通用分類:自我介紹|已有1評論

叛徒 (2)

為找一處保險的藏身之處,李士群煞費苦心,最後選中大西路路南67號的一幢洋房。這座洋房的對面是飛雲汽車行,車行門前兩邊是十幾米的高牆。在大西路67號的車庫裡,經常停放著一部自備汽車,可是李出門時總是臨時雇出租汽車。他出門后,叫人把車庫門敞開,等李回來后,就把車庫門關上。在老頭子季雲卿的幫助下,陸續有在滬西開賭檯的朱順林、許福寶以及義女佘愛珍與吳世寶夫婦投奔李士群,還有一個翹嘴巴的蘇北人張魯,做他的隨身保鏢。

李士群本人是中統特務出身,對軍統方面他卻一些路線都沒有。這時,國民黨中央宣傳部派駐上海的特派員是章正范,是李士群在與丁默邨、唐惠民編《社會新聞》時的熟朋友。李知道章與國民黨上海特別市黨部委員汪曼雲是幼年的拜把子弟兄,而汪則是杜月笙的學生。杜月笙是軍統大人物。李就利用章的牽線,與汪曼雲見了面。汪也願意與李士群見面。國民黨的一些留滬人員,雖是敵後抗敵,實則時時怕給敵人抓去,想預先鋪好一條路,以備萬一。

汪曼雲隨章到了大西路67號,來開門的是張魯。這個蘇北人保鏢,就是後來在汪精衛所住的愚園路1136弄任特工總部直屬警衛大隊隊長。李士群對汪曼雲並不諱言他給日本人作事。因為中統過去對待李手段太辣,他希望汪能理解。汪曼雲也提出自己的要求:你的事,既承相囑,我當儘力而為,不過要是我給日本人抓去,老兄將何以善我?」李說:這簡單,萬一你給日本人抓住,你就說,同我有關係就行了。

幾天以後,李士群收到日本方面發給他的一份由上海法租界華人納稅會秘書張師石寫的一份資料,題為:《杜月笙在上海的勢力》,便覺得這是向杜月笙巴結討好的好機會。杜雖在香港,但軍統在上海的活動,他或許能預先知道的。於是,李士群又約汪曼雲到他家裡去看份資料。資料裡面談到了杜月笙與虞洽卿、王曉籟、黃金榮、張嘯林、楊虎、陳群等人的關係,也羅列了杜月笙手下的一批蝦兵蟹將,如顧嘉棠、高鑫寶、葉焯山、陸京士等。李對汪說:「老杜待張不錯,而張卻出賣了他,未免太無良心。我激於義憤,請你來看看,也使你和老杜知道知道張是怎樣的一個人。這份材料太長,你帶回去看吧! 不過必須原件歸還。汪如獲至寶,馬上動身去香港,把這份資料送給了杜月笙。三天後,才交由汪曼雲帶回上海。汪還在香港買了一隻金懷錶與兩套西裝,推說是杜月笙送給李士群的。

在上海孤島的人們,正準備度過他們啼笑皆非的1939年元旦之時,有個不速之客,來到了上海杜美路(今東湖路)11號汪曼雲的家。這個不速之客就是於松喬,軍統上海行動股股長,杜月笙的學生,與汪曼雲是「同參弟兄」。奉命來處死李士群。

第二天在67號對面的雲飛汽車行的牆角前,多了一個測字攤。翹嘴巴張魯過去對那個測字先生說:「這裡風大,你要做『工作』,不妨請到對過裡面去。」那個測字的聽了不置一詞,踉蹌而去。於松喬體味到李士群是在告訴他,汪曼雲已把他出賣了。秘密既已泄露,軍統策劃的這樁暗殺,也只得就此收場。

1939年年初,汪曼雲去拉都路(今襄陽南路)章正范的家,章對汪說:「我正想找你,因為默邨已到了上海,他想請你去談談。」汪聽了覺得奇怪。章又說:「丁是奉立夫之命而來,他的行蹤,目前還不能對外公開。你們見了面,他會和你談的。」汪也不追問丁默邨來幹啥,只問:「丁住在什麼地方?」章像開玩笑似的說:「這我也要賣個關子了,反正你到了那裡就會知道的。」

翌日清晨,章正范就打來電話,約汪到他家裡去吃飯。飯後,章才對汪說:「我已與默邨約好了,稍待一會兒,我便陪你去看他。」章又說:「默邨這次到上海,是李士群把他從昆明找來的。李之所以要把丁找來上海,是因為日本人要李做『行動』,李自知他的聲望地位都不足以號召,所以李自己寧可退居幕後,把丁找來做前台經理。丁正在猶豫,適在這個時候陳立夫要他到上海來活動,丁遂毅然來滬。」

說完,汪、章偕同到大西路67號。這一次來開門的,還是那個蘇北人張魯。起坐間里傢具照舊,使汪感到意外的是牆上懸有兩面「青天白日滿地紅」,還有孫中山先生的遺像。正在這個時候,丁默邨已走進了起坐間,互相寒喧了一番。丁隨手指著在牆上的國旗和孫中山先生的遺像說:「你看,這些情景,你已久違了吧?」汪聽了只報以會心的一笑。丁說:我們在大後方看到抗戰這樣抗下去,總不是辦法。兄弟這次奉立夫先生之命而來,立夫先生要我到上海來開路,就是要和日本人交涉。一旦時機成熟,立夫先生也要來的。

日本特工頭子土肥原在重光堂召見了丁默邨和李士群。土肥原親自遞上煙說:重慶方面近來上海的恐怖活動十分猖獗,不知丁先生有何高見?」 丁默邨聲音很平靜:上海恐怖活動的罪魁禍首是重慶特工,要阻止這種恐怖活動,必須瓦解重慶特工組織,孫子兵法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這方面,我對他們了如指掌,現在要做的事是儘快成立一個針鋒相對的特工組織。希望閣下能給予指導和支持!」土肥原點頭稱讚,丁默邨欣喜若狂。 

第二天,土肥原即派日本特工機關上海負責人晴氣慶胤來見丁默邨,了解組建特工組織的具體計劃和方案。丁默邨早有準備,將兩份材料交給晴氣,一份是《上海特工計劃書》,對組建特工的方針、要領、情報工作、人員網羅、據點開闢、行動隊的編製和管理以及經費、武器等都有詳盡的說明。另一份是《上海抗日團體一覽表》,裡面調查了國民黨市黨部及下屬10個學校、工會、文化團體中的特別黨部,共產黨系統的抗日救國會、人民陣線和青年抗日會、婦女抗日會,以及抗日鋤奸團等。對這些組織的負責人、成員人數、活動情況都有記錄。尤其對忠義救國軍、中統、軍統局的情報站都有比較詳細的報告。晴氣如獲至寶,幾天以後專程去東京彙報。丁默邨的計劃和情報得到日本陸軍省影佐禎昭的重視。

1939210日,日本大本營參謀總長向晴氣慶胤發出訓令:支持丁默邨、李士群的特務工作,作為對付上海恐怖活動對策的一個環節。三月份以後,每月貸與30萬日元,提供槍支500枝、子彈5萬發及炸藥500公斤。另望該組織與汪精衛的和平運動合流。晴氣慶胤帶著30萬日元分裝在兩隻大柳條箱,與助手冢本城憲兵大尉和中島信一少尉同回上海。這一下,丁默邨神氣透頂。李士群受不了了,這計劃書和一覽表,都是李士群和葉吉卿的心血,沒想到成了丁默邨的晉見禮。他越想心裡越氣,找來汪曼雲,指著汪的鼻子埋怨說:都是你出的歪點子汪曼雲說:現在的局面看,日本人已經開始重視了,這是好事。丁默邨不算什麼,要想干大事,必須聯繫汪精衛;你為汪精衛效力,一定能事半功倍。李士群說:也對,汪對丁恨之入骨,沒他的好果子吃。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病枕軛 2013-1-22 22:33
內幕不少~看樣子lz是個知情人~鮮花鼓勵~請繼續!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戴老闆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4 03: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