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叛徒 (1)

作者:戴老闆  於 2013-1-20 22:0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自傳|通用分類:自我介紹

叛徒 (1)

    1929年春李士群蘇聯特種警察學校學習回國后,共黨派他以蜀聞通訊社記者身份在上海搜集情報。不久他為公共租界工部巡捕房逮捕,妻子葉吉卿找到恆豐錢莊的韓傑,走通了青幫字輩曹幼珊的徒弟,字輩季雲卿的門路,由季雲卿通過巡捕房裡的熟人,將他保釋出來。後來李便向季雲卿投了門生帖子。

    1932年,李士群又被上海國民黨調查科(中統)逮捕,被帶到刑訊室。兩個大漢把他的兩手反綁起來,將兩個大拇指拴在一起,抓他的唐惠民說一聲,大漢將繩子一拉,李完全懸空,全身的重量就落在兩個大拇指上。唐惠民笑著說:怎麼樣啊?要不要盪鞦韆?」說著猛地將李士群的身體一推,李士群頓時疼得昏死過去。他被涼水潑醒后,唐惠民獰笑著從口袋中取出一張照片問:這個人你認識吧?」

李士群一看,正是他的上級丁默邨。但他搖搖頭。唐惠民說:「就是他出賣你的,你還裝什麼好漢?他現在可是中統上海區的代理負責人了。

李士群的精神垮了:好,我招,我全招。他把自己的老婆葉吉卿先咬出來。

唐惠民喜出望外,又將葉吉卿抓起來。葉與李出賣了組織,搖身一變,成為中統上海區直屬情報員。李士群叛變后,仍與共黨地下組織保持聯繫,推說他的被捕是叛徒丁默邨的出賣,自首隻是為了應付環境。共黨組織決定對他進行考驗。

不久,中統上海區新調來個區長馬紹武,此人五大三粗,好色好賭,一臉大麻子,人稱馬大麻子。他上任后,對共黨叛徒丁默邨處處找茬;對李士群更是頤指氣使。一天,李士群得到中共地下黨的指示:要他將叛徒丁默邨引出來,由紅隊予以制裁。

李士群一夜沒合眼,想出了個李代桃僵的辦法。一天夜裡,丁默邨邀馬紹武與其他人一起在廣西路的長三堂子里打麻將,丁默邨有意當炮手,讓馬大麻子連坐幾庄。酒後,醉眼的馬紹武和丁默邨,踉踉蹌蹌從堂子里互相攙扶著出來,李士群從黑暗中閃出來,對馬大麻子肩膀一拍,大聲說:丁處長,要不要我扶你走?」話音剛落,只見馬路對面電線桿旁一聲清脆的槍響,馬大麻子應聲倒地,丁默邨撒腿就跑。

  中統特工也不是吃乾飯的,經過偵察分析,認為丁默邨和李士群的嫌疑最大,就將他們一併逮捕。丁默邨有好友吳醒亞力保,走走過場就被放了出來。李士群被押解到南京,交南京區偵察股長馬嘯天審訊。負責審訊的一個是總部調查科機要科長顧建中,一個是情報科長徐兆麟。於是,李士群逐一領教了皮鞭、電刑、辣椒水、老虎凳的刑訊。他幾次想招供,但轉念一想,招了肯定也活不了,就直著脖子大喊冤枉

  葉吉卿為救李士群,帶了大批珠寶首飾趕到南京,她先把珠寶首飾分送給馬嘯天與行動股長蘇德成以及顧建中、徐兆麟等人,要他們多多關照。從此,馬嘯天與蘇德成對李士群另眼相看;顧建中和徐兆麟乾脆陪著葉吉卿去見陳立夫、陳果夫的表弟——中統首腦徐恩曾。葉吉卿特地穿了一條高開衩絲綢旗袍,十分性感地出現在徐面前,獻媚、撒嬌帶啼哭,把情場老手徐恩曾搞得暈頭轉向。……葉吉卿依偎在徐恩曾懷裡,讓徐寫手令放李士群,徐笑嘻嘻地拍拍葉吉卿的大腿說:床上沒紙,要寫就寫在這上面!」

葉吉卿早有準備,一手掀起裙子,一手從低開胸的圓領上取下一支金筆,塞到徐恩曾手裡:處座一言九鼎,請吧!」徐恩曾在其腿上寫下著即將李士群釋放的手諭。

  葉吉卿立即起身,叫了一輛黃包車,來到走馬巷刑偵股處,見了馬嘯天,將裙子一撩說:看清爽,是你們老闆的親筆!」

馬嘯天淫笑著說:這算什麼? 我打個電話問問。

徐恩曾在電話中對馬說:先放了李士群,但不能讓他離開南京!

這樣,李士群爬出了牢房,卻成了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角色。時間一長,馬紹武案子成了無頭案。中統局總部派李做對蘇聯情報的編譯員,因為他在那裡留過學。

  八一三后,國軍潰退,南京政府和中統的二陳遷往重慶。徐恩曾派李士群、石森林、夏仲高等人潛伏南京,以玄武湖邊的大樹根76號的一座小洋房做聯絡點。

  一天,兩個年輕的姑娘自動上門來做女傭,自稱是鄉下逃難來的。其中的一位叫花子,有幾分姿色,而且幹活十分麻利,也很勤快。一天,李士群出門不久,大街上響起空襲警報,突然想起卧室里還藏著中統的文件,慌忙跑回來,發現阿花正用一面鏡子給日本飛機打信號。別動!讓我搜一搜!」他用槍抵著阿花的胸口,從她身上找到一卷密電碼。好你個日本特務!李士群哈哈大笑,抱起阿花往床上一扔,自己就勢撲了上去。

  12月南京淪陷前,李士群等人逃到了漢口。他讓阿花先赴香港,自己去中統設在黃陂路的國民黨平漢鐵路特別黨部大樓臨時辦公處報到,暫居日租界中統職員宿舍。

一日,在大門口,他差點被一輛黑色小轎車撞倒,車門一開,李士群看到是的老上級丁默邨。丁默邨在吳醒亞的提攜下,青雲直上,出任軍統第三處(該處負責郵電檢查業務)處長。他告訴李士群:陝甘寧邊區政府副主席張國燾,借祭掃黃陵的機會,前幾天叛逃到漢口。蔣委員長專門命令兄弟我去接待。

在丁默邨的運動下,李士群被委任為國民黨株萍鐵路黨部特務室主任。丁默邨好大喜功,乘機大肆揮霍。被我手下捉住了丁的把柄,到蔣那裡告了一狀。蔣委員長極為惱火,以國難期間,糜費公帑之罪名下令徹查。結果丁默邨主管的第三處被取消,丁只保留了一個少將專員的空頭銜,到雲貴高原的昆明療養去了。

李士群見丁默邨垮了,急忙讓葉吉卿回遂昌,自己則挖空餘資,去香港與阿花會合。在阿花的引見下,拜見了日本駐香港總領事中村豐一。中村認為李在中統不過是個三流角色,留在香港用處不大,於是說:李先生對上海很熟悉,我寫封信,介紹你去上海見日本大使館書記清水董三。

    李士群又單槍匹馬來到上海,為日本駐滬使館搜集情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戴老闆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4 03: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