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鋤奸 (2) 行刺王克敏

作者:戴老闆  於 2013-1-7 05: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自傳|通用分類:自我介紹

鋤奸 (2) 行刺王克敏

王克敏,原籍浙江餘杭縣,出生在廣東。1903年中舉人。早年,他是清政府派到日本專門監視中國留學生的留日學生副監督,後來又升為駐日公使參贊。此後又當過銀行總經理、總裁和財政總長等職。

193710月,喜多誠一來到上海,通過與王克敏關係密切的山本榮治,向王克敏表示,歡迎他北上組織政府19371214日,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北平中南海懷仁堂成立,統轄平津等華北地區,王克敏出任偽行政委員會委員長兼內政部總長

看到王克敏甘心當漢奸,蔣介石命令我儘快除掉王克敏,以儆效尤。19382月,我把這個任務給了復興社天津站站長陳恭澍。

接到電報,陳恭澍化裝成做錢幣、郵票生意的天津盛大錢莊的老闆,來到北平,住進煤渣衚衕37號(老門牌)即復興社北平區區本部、代理區長毛萬里的家中,與毛萬里、復興社華北分社助理書記齊慶斌秘密策劃刺殺王克敏的行動。

陳恭澍的一個老朋友張作興提供了一條線索:張作興的一位鄰居姓武,曾經當過東北軍的旅長。而王克敏的警衛隊長就是武旅長過去的部下。摸清了情況后,陳恭澍化名趙興吾,親自出馬,到東皇城根武旅長家,單刀直入,挑明了來意,要武旅長策反那位警衛隊長,刺殺王克敏。武旅長有比較強烈的愛國思想,一聽是殺漢奸的事兒,就欣然同意,答應去遊說王克敏的警衛隊長。武旅長與當年的部下談完后,部下表示自己雖然名為警衛隊長,但只是看家護院。王克敏外出,另有貼身警衛,他不方便下手。不過,這位警衛隊長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情報:王克敏每周二下午2時,都要到煤渣衚衕20號與日軍聯絡部長喜多誠一見面。

經過詳細偵察,陳恭澍發現煤渣衚衕20號(老門牌,在衚衕東口左首的第一個大門,現已無存。)原是平漢鐵路俱樂部,日軍侵佔北平后,這裡成了偽政權高級頭目的休閑娛樂場所,門口只有兩名徒手警察。但20號斜對面相距不到100米,就是東城日軍憲兵隊。

每周二下午2時,喜多誠一的專車準時來到20號,而王克敏的專車要比喜多誠一提前幾分鐘到。一般情況下王克敏的座車走在前面,車上有兩名持槍衛兵;警衛車走在後面,有4名警衛。接近煤渣衚衕的時候,車輛減速,警衛車開到前面。到20號門口時,警衛先下來布崗,覺得萬無一失后,王克敏才下車、進門。

在我催促下,陳恭澍決定在王克敏座車拐向煤渣衚衕減速慢行時,實施刺殺。

1938年3月28日13時,陳恭澍率領行動隊出發。1340分到達金魚衚衕東口光陸電影院門口集合。

1357分,司機佟忠厚駕駛王克敏的座車從南面駛來。發現目標,小吃攤上的陳恭澍立刻站了起來。一見站起來的信號,行動隊組長王文立即招呼行動組做好準備。

當警衛車拐彎加速駛入煤渣衚衕東口、王克敏座車打方向駛入衚衕之際,陳恭澍迅速戴上帽子。這就是射擊的命令,剎那間,槍聲大作,子彈射向王克敏的座車和警衛車,尤其是向座車的後排座狂射。

大約二三十秒后,槍聲忽然停了下來,行動隊成員按計劃迅速撤退。

出乎陳恭澍預料的是,槍戰中王克敏僅受了輕傷,後排座上被擊成重傷的留著八字鬍的50多歲男子,是日本浪人出身的顧問山本榮治。原來,山本榮治今天搭王克敏的車到煤渣衚衕20號,也坐在後排。槍聲一響,山本榮治首先中彈,條件反射般躍起伏在王克敏的身上,成了王克敏的肉體盾牌。射手藺子春射擊準確,一彈擊中山本榮治的頭部,另一顆子彈打穿發動機蓋又擊中山本的右腳。坐在後座左側的王克敏,只有一顆跳彈擊中了腿部,僅受輕傷。由於現場日偽軍警密布,行動隊第一組射手子春在槍戰中腿部負傷。他騎自行車撤退的時候,路上留下了一些血跡。當天晚上,日本憲兵帶著警犬,循著血跡,找到了藺子春和另一名特工徐自富藏身的山貨鋪,兩人不幸被捕,後來被日軍殺害。行動隊組長王文19399月再赴北平時,也不幸被捕,幾個月後遭到日偽殺害,時年30歲。

抗戰勝利后,王克敏被逮捕,19451226日於獄中自殺身亡。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戴老闆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3 01: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