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諜戰

作者:戴老闆  於 2013-1-5 13: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自傳|通用分類:自我介紹|已有2評論

諜戰 

七七事變、廬山訓練班畢業典禮之後,我已知大規模的抗戰將不可避免,即匆匆趕回南京進行布置。首先指示特務處各外勤區、站、迅速布置潛伏組織,特別是華北和東南沿海地區的各大城市尤應及早抓緊落實。其次,規定特務處的工作要立即轉入戰時體制,精簡機關,充實綫人員,提高辦事效能。抗戰期間特工嚴禁結婚,違者處5 年以上徒刑。當時,上海形勢一日數變,日海軍第三艦隊雲集上海,日軍哨所增加兵力,築工事,續演習,日僑開始撤離上海,一時謠言四起。7月中旬,我奉命趕赴上海組織特工力量和游擊武裝,成立了軍委會參謀本部戰地調查勘測組,展開對日的諜報工作。84日傍晚,我把淞滬警備司令部上校偵緝隊長王兆槐找來交代了組織游擊武裝的任務。我對王說:我這次奉校長之命來找杜月笙。請他出面,組織民眾,協助國軍禦敵。你要設法把日本三菱銀行和三井洋行倉庫里的大批武器搞到手。王隨即陪我去見杜。杜答應出面。第二天晚上,王兆槐、沈醉前往日本的武器倉庫,把大約6000支槍偷了出來。

1937813日,日軍調集20萬軍隊、100余架飛機,大舉進攻上海,淞滬抗戰爆發。我親率余樂醒、謝力公、潘其武、毛人鳳和大批骨幹急赴上海,指揮特工力量配合中國軍隊對日作戰。94日, 1萬多人的蘇浙行動委員會別動隊 成立了,我並指揮別動隊和警察總隊。文強擔任蘇浙行動委員會上校人事科長。蘇浙行動委員會轄五個支隊和一個特務大隊:第一、第二、第三支隊幫會分子較多,隊長何天風、陸京士、朱學范;第四、第五支隊基本上都是職業情報人員以及受過軍事訓練的青年、學生組成,隊長張業、陶一珊。特務大隊隊長王兆槐,成員都是原警備司令部偵緝大隊的人馬的官兵。而各部隊的中下層幹部,即便是在以青幫成員為支隊長的第二、第三支隊,其下屬的大隊長、中隊長,也已經被我清一色地安排上了黃埔同學。注意到別動隊成員中有不少應募而來的青年、學生,我曾先後設立了青浦技術訓練班、松江特訓班、佘山教導團三個培訓機構,專門培養各支隊的中下級幹部。

淞滬抗戰時,除第五支隊布置於南市一帶,負責維持治安、肅清敵諜、守護倉庫等任務外,其餘第一、二、三、四支隊,部署於蘇州河沿岸,與正規軍一起同日軍血戰。10 月下旬,日寇大量增兵。蘇浙別動隊第四支隊奉命掩護正規部隊由閘北撤往蘇州河南岸。該隊全體人員本著不怕死的精神,與日軍展開激烈的巷戰,逐街逐房地抵擋日寇。但由於他們沒有受過正規訓練,所以第四支隊的2000 餘人幾乎全部陣亡。文強和我曾到前線視察慰問多次,朱學范三支隊之盛瑜大隊的一位中隊長毛勛,率領一個中隊配合正規軍作戰,接連三晝夜不下火線,全中隊傷亡過半,在指導員朱巨陣亡時,他高喊:為指導員報仇!他的呼聲,激勵著戰士奮戰揚威,向敵陣衝去。毛勛負重傷后,與該中隊倖存的戰士掩蔽在一座便橋下柴堆里,被敵機發現,慘遭轟炸掃射,死傷累累,毛本人周身著火,從橋邊滾到水裡。他是湖南人,黃埔軍校第六期畢業。抗日戰爭勝利后,曾在長沙見到他,雖然傷重身殘,但他樂觀地分享著勝利的喜悅。……

上海戰役撤退後,第一、二支隊轉移到浦東去打游擊,文強改調為前方辦事處處長,從南通天生港繞道到蘇州、句容等地,負責收容別動隊撤散的部隊。僅得萬人中的兩千人。19381月,我在皖南祁門宣布,將蘇浙行動委員會別動隊從淞滬戰場上撤出的佘山教導團和五支隊殘部整編為忠義救國軍教導一團(也稱第一支隊)。我自兼團長,俞作柏任副團長。同年3月,我又在漢口宣布成立忠義救國軍總指揮部,我任書記長、總指揮。由俞作柏任副總指揮,參謀長是徐光英。忠義救國軍教導一團則由俞作柏兼團長,原別動隊在江西、浙江的部隊改編為忠義救國軍教導二團(也稱第二支隊),由王春暉擔任團長,別動隊在上海的殘部后改為忠義救國軍淞滬區指揮部,由何天風任總指揮,后改任副總指揮兼第一縱隊司令(不過,此人後於1943年在蘇南率部向日寇投降)。

淞滬戰起第二天,蔣介石在南京緊急將我召回。讓我參與偵破一起最高軍事機密泄露案。原來在8月初,蔣主持召開最高國防會議,決定制敵機先,在日軍發動上海戰役前,先行殲滅在上海的日本海軍陸戰隊,攔截長江上的日本軍艦與商船。但是這個命令還未下達到軍隊,日軍艦船和這一帶的僑民幾乎在一夜之間撤往江陰以下江面。在這同時,當蔣決定出席中央軍校總理紀念周對學生進行訓話時,發現居然有日特事先得到消息企圖混入。蔣介石聞訊大怒。我馬上把與會或接觸到這兩件機密情報的人員進行調查,經過一番嚴密的過濾,很快發現與會人之一行政院機要秘書黃浚有重大嫌疑。此人是福州人,早年在日本留學,其子亦經日本留學被分配在外交部工作。黃浚生活腐化、揮霍無度,經濟來源可疑。我派人密切監視跟蹤他。一個星期天,黃浚西服革履,皮鞋錚亮,走進玄武湖公園,轉了一會,似乎累了,便坐在一把供遊人休息的椅子上,拿出一根駱駝牌香煙,用打火機點著,悠然自得地抽了起來。同時,又不由自主地四處張望,好像在等著什麽人。過了好一會,一個中年男子來到他的身邊。問道:先生,能借個火嗎? 黃浚回答:當然可以,說完,就把打火機遞了過去。那位中年男子點著煙後,又問:夫子廟怎樣走? 黃浚說:這幾句話說不清楚,不如我給你畫個圖吧。說完,就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些字,便交給那個問路的中年人,一切都做得滴水不漏。結果在黃浚與日本特務又一次交接情報時被當場拿獲,其子也因參與活動被逮捕。蔣下令將黃以賣國罪槍決。這是我在抗戰初期與日諜的第一次較量。

19379月中旬,救國會七君子之一章乃器向我推薦了兩名上海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程克祥、彭壽,並說他們願意為反間諜鬥爭做出貢獻。程、彭二人在東亞同文書院工作,這是一個以日本陸軍為後台的日諜巢穴。我經過考慮,決定按程、彭二人的要求成立文友社。文有社成立后,我首先將特務處特工打進去,以控制這座反間諜機關的主動權。其次遏制企圖進入文友社的日方間諜,並把程克祥介紹來的3名日方間諜趕走。最後,把程、彭爭取過來,真正建立了一個反日諜機關。第一件成功的事就是把以教授面目作僞裝的日諜上尉福田信一引誘出來,綁架到南京。

正在這時,日軍統帥部急調原在華北的間諜老手南本實隆少將秘密潛赴上海,以竊取中國統帥部對日作戰的部署和伺機暗殺進行外交調停的核心人物宋子文。南本在華北、內蒙、東北等地,曾多次破壞我布置的特工組織,我對其恨之入骨。南本到上海后,直接用重金收買日本士官學校的同學,國民黨原八十七師參謀長楊振華,要其提供中國軍隊的情報。楊故意將這一情況告訴了我。我命令文強頂替楊,以軍事委員會少將高級參謀的身份與南本接觸。經過文強與南本的多次會談,我準備跟南本敲一筆錢再收拾,不料恰在此時,日軍已從金山衛登陸,楊振華叛變。我的計劃落空了。

1937119日,上海淪陷,蔣下達上海撤退的命令。我命令陶一珊率領的第三、五支隊進入法租界后,部隊全部化整為零。還有小部分人隨陶一珊化裝潛往香港,轉道奔赴武漢。另一部分人轉往安徽祁門打游擊,后改編為"忠義救國軍"。我命令稽查處王兆槐等人隨即迅速轉移,經香港去武漢待命。我命令周偉龍負責上海地區的行動工作,同鄉姜紹謨負責情報工作。我命令配屬各部隊的戰地調查組必須堅持到最後,沒有我的命令不準撤離。我在最後時刻才搭乘上海至香港的最後一班船離去。南京雞鵝巷特務處已由鄭介民帶領,隨中央機關轉移到了漢口。到達香港后,我立即召集特務處香港站開會,決定成立香港區,布置淪陷后香港的對日諜報工作。我在香港布置完工作后,回到南昌,繼續布置潛伏組織任務。當時,日本人對我的人頭懸賞金額,猶在對毛澤東懸賞之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老阿姨 2013-1-5 14:31
   沙發。
回復 病枕軛 2013-1-5 23:31
客觀地講,戴笠為抗戰也是出過力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戴老闆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7 17: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