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從我的藏書到我女兒的譯詩

作者:T26118  於 2014-1-17 17: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6評論

當初在國內,幾乎不買書。

圖書館的館長是我的酒肉朋友,而圖書館專司圖書採購的女館員,每次採購前都會拿著書單找我過目,我會在其中圈下我心儀的。等到書買回來,我圈過的,就直接送到我的辦公室。等到出國后我才發現,我那時太土了。對比圈地、圈錢、圈美色的昔日同僚,我那時太小兒科了。同樣是蠹蟲,我竟然蠹了書,說出來都不好意思叫有識之士笑。

那時的書,都被留在了國內。等到家族大部都移民出來,那些書就散落到不知何方了。只有一小部分被帶出來,全是我老婆的醫學類專業書,個個象從長城上鑿下來的,死沉死沉。

隨著華人逐漸增多,中文書店也逐漸在這邊多起來,有的書店,索性就叫「新華書店」,看到這幾個字,就象看到「共產黨萬歲」一樣親切。且不管中文書店的生意是否慘淡,反正我興奮於我有了一個絕好的去處,端的是怡情怡性的地方。

自從我花了幾百澳幣把一整套「北大百年校慶叢書」中的「在北大聽講座」買下以後,那店員小姑娘就認定我是又傻又有錢的主兒,儘管我不太傻也真沒錢。從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她的疑惑。這年頭,不傻的人,誰買書呀?不過她恭維我,「老闆您一看就不是一般人。這套書都在這兒擺了半年了,從來沒人看過。您一來,就買走了。」我被她恭維得很尷尬。然後她拉著我辦了VIP卡,留了我的郵箱,定期把新書信息送進來。我隔三差五的,就要去一趟。勵志類的,我不買,育兒寶典類的,我不買,英語學習教材類的,我不買,小說類的,我不買,剩下的,我就要在其中淘金了。

對於書,我的選擇標準有兩個。其一,書所涉及的內容,在我感興趣的範圍內;其二,翻開書簡單讀上一頁半頁。我始終認為,讀書,實在是透過其間文字而和作者交流,如果我們在一段文字中看不到靈性與情感,這種交流就無法展開。記得出國前,司機送我一本叫什麼「輪」的神書,推薦我讀,建議我練功。我坐在車上翻看了前面不到兩頁,就把書扔給了司機,告訴他,「就這水平,能是大師?既便是,我也沒興趣。」假設那個大師文字不求什麼錦秀,哪怕是稍稍通順一點,說不定現在我也會站在烈日下幫他發報紙。他的文化水平害了他。

不知不覺間,我們家的書又多起來了。書櫥不夠用,買新的,再不夠用,塞進壁櫥。前些天整修房子,忽然發現最惱人的,便是這些書。我老婆跟孩子們抱怨,「你爸爸就是有購書癖,弄得家裡鋪天蓋地都是書。」

「腹有詩書氣自華。」我說。

「小眼兒吧唧的,也沒見你華到哪裡去。」她總是詬病我的眼睛不大。

我的一雙兒女總會在這樣的時刻為我解圍,「要是詩書傳家,有什麼不好?」

變成少數派的老婆就此不作聲。

逢到這個時候,我會及時地給孩子們講他們的太爺爺,「你們的太爺爺在世的時候,總是用梁啟超的故事鼓勵我讀書,說是梁啟超,八歲學為文,九歲能綴千言,十二歲應試學院,補博士弟子員。」我爺爺確實這樣,也不從哪兒躉來兩句梁啟超的軼事,每逢小酒微醺,就挽起袖子激勵我好學上進。

「別聽你爸爸的。你們的奶奶說,你們的太爺爺四體不勤,五穀不分。」我老婆從旁說。「胡說,那是孔夫子,不是我爺爺。」我嚴肅地糾正我老婆。

突然有那麼一天,我發現我要找的書找不著。

突然有那麼一天,我發現我的書三本五本的,赫然上了我女兒的書架,上了我兒子的書架。

突然有那麼一天,我看到我兒子描述我家狗狗的文字「我家狗狗的眼裡,有一種蛋蛋的憂傷誒。」我趕緊從旁批語:「憂傷的地方,應該不在蛋蛋。淡淡的,可以嗎?」

突然有那麼一天,我女兒發到我郵箱里她的一首譯作詩歌。其中的中文,全部出自她之手,叫我幫她改。說老實話,我只改了其中幾個微小的地方,餘下的,我覺得我無須動。儘管其中不免生澀處,但是它畢竟原汁原味。

順便把這首譯作抄錄於此。不瞞您說,一個生長在海外的孩子,能夠駕馭中文到這般程度,我挺高興。

 

Core of My Heart」 (aka My Country) 《我心深處》

誰說我大澳洲沒有文化遺產?誰說我們大澳洲鳥不生蛋?誰說我們氣候惡劣沒人待見?

曾經有一位愛國的澳洲妹子(Dorothea Mackellar)在一次英國的旅遊中因為思鄉,寫下了下面這首堪稱經典的詩歌。人家妹子不欣賞英國的天氣,就喜歡澳洲氣候的喜怒無常。

真的很美,只可惜沒法依樣翻譯啊(我那翻譯,能大概意會就好,別計較),希望能看懂的人能體會此中美感~

詩的題目叫」core of my heart」 也叫 「my country」

So i came across this beautiful poem about Australia today and decided to share it. Obviously someone could really appreciate our land and weathers. I did attempt to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 hopefully those who see can share its beauty.

The poem is by Dorothea Mackellar prior to 1908.

—————- 華美的分割線——————–

Core of My Heart (我心深處)

The love of field and coppice
Of green and shaded lanes
Of ordered woods and gardens
Is running in your veins –

(對田野、對森林,還有對整齊的樹木和花園的愛,都在你血液里流著)

Strong love of grey-blue distance

Brown streams and soft dim skies…

(深深地愛著那灰藍的遠方,棕色的小溪柔和黯淡的天空)
I know but cannot share it,
My love is otherwise.

(我雖然明了,但我卻難以投入,因為我心早已另有所屬)

I love a sunburnt country,
A land of sweeping plains
Of ragged mountain ranges
Of droughts and flooding rains.

(我所愛的國家被烈日照曬,她是一片遼闊的平原,那裡的山脈起伏,那裡有乾旱和洪水)
I love her far horizons
I love her jewel-sea,
Her beauty and her terror –
The wide brown land for me!

(而我愛她無邊際的地平線,我愛她的珠寶海,她的榮美和她的驚悚,我屬於那廣闊的棕土地!)

The stark white ringbarked forests
All tragic 『neath the moon
The sapphire-misted mountains
The hot gold rush of noon –

(那些光禿的脫皮樹在月光下哀傷,那些藍寶石般的山脈,那些下午的流金)
Green tangle of the brushes
Where lithe lianas coil
And orchid-laden tree-ferns
Smother the crimson soil.

(油綠的梳子灌木,彎曲的樹枝纏在一起,開滿蘭花的樹蕨,都輕撫著猩紅的土地)

Core of my heart, my country –

(我心深處,我的國家)
Her pitiless blue sky,
When sick at heart, around us
We see the cattle die…

(她藍色的天空毫不仁慈,我們心存不忍,看身邊的牛兒死去)
And then the grey clouds gather
And we can bless again,
The drumming of an army,
The steady, soaking rain.

(然而那灰色的雲彩再次聚合,我們又能撿起祝福,如軍隊的擊鼓聲,那平穩滲透的雨)

Core of my heart, my country,

(我心深處,我的國家)
Young Land of Rainbow Gold –
For flood and fire and famine

She pays us back three-fold…

(年輕的土地如彩虹盡頭的金,洪水大火及飢荒,她補償我們三倍以上)
Over the thirsty paddocks
Watch, after many days
A filmy veil of greenness
That thickens as you gaze…

(那饑渴的牧場上,看啊,繁衍出面紗一般的綠草,看啊,越來越多)

An opal-hearted country,
A wilful, lavish land –

(這是一個寶石聚成的國家,一片狂野的肥厚土地)
Ah, you who have not loved her
You cannot understand…

(你一個沒有愛過她的人,你怎麼能明白)
…The world is fair and splendid

(這個世界如此精美燦爛)
But whensoe』er I die

(但有一天當我逝去)
I know to what brown country
My homing thoughts will fly!

(我深知我將為那一片棕色的大陸寄去我歸家的思緒!)

 

1

高興
3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6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4-1-17 20:22
中文了不起的澳洲小姑娘,贊一下〜〜
回復 yulinw 2014-1-17 20:38
   後起之秀~·
回復 oneweek 2014-1-17 21:11
老子英雄女好漢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1-17 22:16
好文!
回復 trunkzhao 2014-1-17 22:45
也有人給我推薦了李大師的經典,轉圈圈。我看了幾頁也就笑翻了。李大師引經據典,從釋道和民間神話吸取精華,成了一大全四不像。東北神漢,也就這水平。哪知幾年後親眼目睹當局大肆鎮壓。
回復 病枕軛 2014-1-17 23:04
給小姑娘鼓掌~~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17 23:50
在海外生長的孩子,居然有這樣的中文造詣,了不起,佩服你們的家教功力。
同學拿了本輪子的經叫我看,說書頁一翻開就能看到金光萬道溢出,我怎麼看也沒看到金光。否則我也能有個信仰了。
貼圖讓我們看看你家的狗狗好不。
回復 jc0473 2014-1-18 02:07
瞧這一家子----青出藍而勝於藍
回復 fanlaifuqu 2014-1-18 02:14
老婆的醫學書可以丟了,這門學科進展太快!
回復 xoyuanfen 2014-1-18 02:25
有歡喜, 有感動, 有欣賞, 有驚喜!  
回復 Lawler 2014-1-18 02:55
fanlaifuqu: 老婆的醫學書可以丟了,這門學科進展太快!
瞧您說的,發燒還是用溫度計量;打針還是用針筒推!沒進展
回復 fanlaifuqu 2014-1-18 02:57
Lawler: 瞧您說的,發燒還是用溫度計量;打針還是用針筒推!沒進展
那溫度計與針筒都不一樣了!
回復 Lawler 2014-1-18 02:58
在國外生活的孩子,能把中文學專了,就沒有什麼事做不好的。好福氣呀,您
回復 xinsheng 2014-1-18 04:56
喔,讚歎!
回復 T26118 2014-1-18 07:16
tea2011: 中文了不起的澳洲小姑娘,贊一下〜〜
替女兒謝謝茶妹
回復 T26118 2014-1-18 07:17
yulinw:    後起之秀~·
秀不秀不知道,肯定是後起的
回復 T26118 2014-1-18 07:19
oneweek: 老子英雄女好漢
還不如換一句「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回復 T26118 2014-1-18 07:22
白露為霜: 好文!
謝謝霜露支持。墨爾本剛剛經歷了酷熱難捱的一周,見到你這名字,忽然覺得涼爽了。
回復 T26118 2014-1-18 07:24
trunkzhao: 也有人給我推薦了李大師的經典,轉圈圈。我看了幾頁也就笑翻了。李大師引經據典,從釋道和民間神話吸取精華,成了一大全四不像。東北神漢,也就這水平。哪知幾年 ...
你我一樣,要是不笑翻,就被鎮壓了。所以,還要謝謝大師。
回復 T26118 2014-1-18 07:25
病枕軛: 給小姑娘鼓掌~~
謝謝仁兄,我一定用你的掌聲鼓勵他們。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9: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