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淡定的外婆

作者:sanmiwu  於 2021-10-4 06: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luantanqin|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第一次跟著媽媽上外婆家去我剛剛滿月,年代久遠,細節的東西已經記不起來。
奶奶後來說,是叔叔抱著送去的。
外婆家住在萬安山的那一邊,翻山越嶺要走很遠。
盛夏季節,艷陽高照,沒有給孩子臉上蓋個毛巾,一路走來,晒成黑炭,失去了我們家孩子應有的風格。
奶奶跟我講起這事仍帶著責備的口氣,其實我那時已經四五歲了,黑不黑的跟太陽沒有關係,再說了,叔叔那時也才剛20歲出頭的毛頭小伙,不能怪他。
奶奶口無遮攔只管到處說,這個事情意外的給了我不小的壓力。
偷偷去照鏡子,感覺確實不夠完美。
家裡那時候剛剛經歷了"一打三反",爺爺被抓去公審,命差點丟了,三間瓦房被拆,家產全都拿去大隊充公了。
奶奶心裡愁雲密布,家境不好,孩子再長成這樣,怕是將來討媳婦都成問題。
這個我能理解,村裡一個壞青年就曾當著我的面跟媽媽說,
"奶奶,我小叔長的可真夠不美啊。"
嚇得我每次見他總是躲在媽媽後面。
事實殘酷的讓人難以接受,善良的人們看似的關心總在有意無意間刺激我那敏感的神經。
外婆不一樣,她是那種天塌下來依然會呆在廚房裡做飯的人,我的黑不黑對她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能夠讓我緊張情緒放鬆下來的,除了媽媽就是外婆了。
我生來體質弱,瘦瘦小小的,媽媽身體也不好,外婆過來照顧我。
外婆和媽媽一起做飯,我在一邊拉風箱。
媽媽說我乖,聽話,凡事說上一遍就能記得住。
外婆說,孩子將來一定有出息,娶個媳婦當醫生的,脾氣好,不給孩子氣受,生個病的也不怕。
我想外婆是被我生病嚇壞了。
不過也確實是兇險,發高燒,燙得我迷迷糊糊,舌頭是苦的,雞蛋麵條吃下去就吐,滿地污穢。
外婆抱著我搖啊搖啊,一直到我沉沉的睡去。
可惜的是,外婆家離的太遠,有外公,有農活,有家務事,還有舅舅家的兩個孩子都要她操心。
我也只是在春節和夏天西瓜成熟的時候才能見到她。
孩子們每年正月初二穿戴整齊,挎上籃子,帶著禮物跟著媽媽去見外婆,是老家雷打不動的風俗。
出門沿著羊腸小道一直往南,下到溝底,爬上山坡,翻過萬安山,路過養雞場,到了范家墳。
路過范家年久失修的宗祠,那一排排有些殘缺的石像,那些殘留著青苔的石階,還有散布在田野里烏龜馱著的墓碑。
穿過墳地那片鬱鬱蔥蔥的柏樹林,遠遠的就能看到頭戴紗巾,抄手站在村頭眺望的外婆了。
村裡很熱鬧,來來往往的孩子,都是來看外婆的----他們自己的外婆。
哥哥們輕車熟路,算是老司機,很多孩子都認識的。
我是新丁。
從記事的時候起,我就朋友少,爸爸說是孤僻,不合群,弄得我愈發的不想見人。
我有一本精緻的小圖書,是爸爸送給我的。
厚厚的,閃閃發亮的油光紙,全是北京的風景照,有天安門,故宮,人民大會堂,景山公園,天壇,頤和園,還有那種兩輛連在一起的長長的公交車。
吃完中午飯,哥哥們出去找朋友玩,我呆在家裡一邊翻看我的小圖書,一邊聽外婆,媽媽和小姨說話。
小姨抱怨舅媽搬弄是非,跟外公,外婆吵架,舅舅沒有主心骨,跟老婆穿一條腿的褲子,添油加醋說外公外婆的壞話。
小姨跟媽媽說,
"咱爹,咱媽整天給他們做飯,看孩子,他們也不想著孝順孝順,有好東西都偷偷躲起來自己吃,還動不動跟爹媽生氣。
姐,你是姐,說說他們,不信他們不聽你的。"
外婆說,
"大過年的,不說這些,你哥結婚有了孩子,那是自己一家人,他有心不用你說,沒心說了也白說,平白無故生閑氣。"
媽媽打發我到外邊去玩兒。
村口幾個孩子,趴在地上彈玻璃球。
看著他們玩兒,心裡痒痒的,可惜不認識。
一個孩子走過來,盯著我手裡的書看了一會兒,遞給我一個玻璃球說,
"想玩兒嗎?"
我猶豫了一下。
"那你得把你的書給我們看看。"
我點點頭。
玩了一會兒,孩子們一鬨而散,我才發現我的小圖書傳來傳去已經不見了蹤影。
悶悶不樂回到家,跟外婆,媽媽,小姨講起,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覺得自己太笨。
書肯定是找不回來了,我連那些孩子是誰都不知道。
外婆幫我擦擦眼淚,
"這些都是大人教出來的壞孩子,以後地里翻土坷垃的命,你跟他們不一樣,不要去招惹他們,他們不是你的朋友。"
媽媽也安慰我,
"你長大了會有自己的朋友,和你一樣的人,不用你花心思去討好的。"
遠離是非之人,這是外婆和媽媽給我上的人生第一課。
只是在許多年後我才真正懂得,我最好的朋友是自己,還有外婆和媽媽,那些和我三觀一致的人。
媽媽後來生病,外婆後來生病,我後來離家去讀書。
媽媽籌錢給外婆看病,她自己卻不幸先於外婆離開了我們。
外公去世后,舅舅把外婆推給小姨照顧。
外婆幫著小姨照看錶妹,操勞家務,養雞,養豬。
小姨和姨父有錢時,帶外婆去看病住醫院,錢花完了,再把她從醫院接回家。
外婆安心地住院,也安心地回家養病。
外婆沒有文化,沒有精彩的一生,她生活的空間只是在老家那片山巒起伏,小河淌淌的土地上;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外婆90歲去世,她活出了從容和淡定,一個讓我懷念的一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7 13: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