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國與家(19): 少年的煩惱

作者:sanmiwu  於 2021-7-14 22: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luantanqin|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5評論

如果生活能夠重新來過,我一定靜下心來好好學習,好好做人。

1966年文革開始后,學校亂套了,停課搞運動,鬧革命,批鬥會。

從中央到地方。

1967年1月13日,劉少奇告老還鄉被拒,註定了他最後的結局是"自絕於人民"。

1967年8月5日,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夫婦分別在中南海受批鬥,然後,天安門廣場召開百萬人的劉鄧陶批判大會。

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認定「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

會議決定:「將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1969年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選定林彪為接班人,劉少奇疾病纏身,於1969年11月12日在河南開封病逝。

北京是全國的榜樣,中央出了劉鄧陶三人集團,地方也開始揪斗三人集團。

麻將桌上是四人,批鬥會是三人。

二哥那時候天天小心翼翼的,老師們見面不敢亂打招呼,亂說話,停在路邊說幾句話就可能被人舉報,抓起來逼問是不是密謀反黨,反社會主義。

我那時候正值叛逆的青春期,還是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熱血沸騰。

沒有了高考,再死讀書已經與世界格格不入了。

"我考零分我自豪,我有與世界決裂的勇氣。"

像我這樣的人,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上大學原本也只是白日做夢。

讀書就算了吧,能有什麼用?

我們要首先管好我們的國家,決不允許任何人侵蝕她,未來是屬於我們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我們這一代。

儘管我一直沒搞明白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革命,但我支持搞破壞,批鬥會儘管有些殘酷,我也不喜歡看熱鬧,但我相信斗資批修是必須的。

流行的總是好的,偉大領袖毛主席說的也總是沒錯。

不破不立,我們破壞的是一個萬惡的舊世界,我們迎接的是一個繼往開來的新世界;

那些被批鬥的人是舊秩序的維護著,頑固不化的是他們的思想,不鬥他們就達不到教育群眾的目的,不把他們根除社會就沒法進步。

我在外邊瞎胡鬧,回到家裡,熱血的背後是迷茫。

被批鬥的應該是那些當權派,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走資派,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主席,出賣國家的叛徒。

爸爸是個讀過幾天書的農民,照支書的說法不能算是老實人,依他的脾氣,看不慣的事情他總忍不住要說兩句,家裡外邊都一樣,但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主席,出賣國家這些跟他邊都沾不上。

我有時候隱隱覺得爸爸說的儘管不合時宜,但是他講道理,他總是四書五經,孔子,孟子的掛在嘴上,他懂歷史,不像很多人喜歡動不動背語錄,喊口號,你說東,他說西,大話壓人,弄得你暈頭轉向,完全無法交流,不在一個頻道上。

爸爸知道世道變了,和以前比起來,他的話明顯少多了,他不議論國家大事,也不參與村裡,鄰里的事物。

儘管如此,村裡每次的批鬥會總還是少不了他的影子,其實翻過來翻過去就是那幾件事,陳年老賬,什麼新花樣也沒有,一個小辮子揪來揪去揪你一千年。

這個讓我非常沮喪,也抬不起頭。

串聯的時候,我看到有像我一樣大的孩子站出來揭發自己的父母,我沒有什麼好揭發的,也沒有那個勇氣。

我跟爸爸很少坐下來好好談心,但我知道他心情不好,我也知道他非常厭惡我去當紅衛兵。

爸爸說,

"強權面前,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弱者面前,我們又都是施暴者。"

他不想我當這樣欺軟怕硬的兩面角色。

他讓我不要人云亦云,不要跟著別人瞎起鬨,他希望我能保持一點同情心。

我有時候也擔心,不知道轟轟烈烈的運動會把國家引向何處,人都像是瘋了一樣,不生產,不學習,一天到晚鬥來鬥去,生活還是一樣的貧窮。

學校里,書本里,天天講"為人民服務"。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人民。

如果是,誰在為我服務?

如果不是,誰是人民? 他們需要我的服務嗎?

書上說,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現實中,人人整我,我整人人。

艱苦的歲月,親情變得尤為珍貴,不管怎麼說,希望總還是有的,就是新生的下一代。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akeqin 2021-7-15 05:03
專制的結果,把白的說成黑的,把有思想的打成精神病人。。。
回復 sanmiwu 2021-7-15 08:48
akeqin: 專制的結果,把白的說成黑的,把有思想的打成精神病人。。。
民主國家的總統也有瞎折騰的,但只能四年,專制可以20年,30年。
回復 akeqin 2021-7-15 09:44
sanmiwu: 民主國家的總統也有瞎折騰的,但只能四年,專制可以20年,30年。
我們家跟你們家的歷史差不多。父親的爺爺勤勞致富,買地建房,雇傭短工,自己還上山砍柴、割草賣。後來,田地和大部分房產被歸公,還戴上剝削階級的帽子直到我小學三年級。專制和獨裁統治,連累了三代人。我經常翻看家族史,覺得不公平。我爸說,在那時能保命就不錯了,他還是感激領導給了他幸福的後半生。
回復 akeqin 2021-7-15 09:48
一直以來,我都是聽父親講歷史。父親他講不清楚。借樓主的佳作,轉載到自己的QQ空間。作為一段簡單明了的歷史記憶。謝謝樓主。
回復 sanmiwu 2021-7-15 10:57
akeqin: 我們家跟你們家的歷史差不多。父親的爺爺勤勞致富,買地建房,雇傭短工,自己還上山砍柴、割草賣。後來,田地和大部分房產被歸公,還戴上剝削階級的帽子直到我小
是啊,老百姓就只求個兒孫滿堂,生活溫飽,領導只要給他們一點,就會感恩不盡,只是這個小小的要求那個年代也滿足不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2 23: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