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的婚事

作者:sanmiwu  於 2021-5-23 05: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luantanqin|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2評論

爸爸搬出去住,說是要跟家裡人斷絕關係,其實哪有那麼容易,我的婚事還沒辦呢。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我也到了婚嫁的年齡了。

新社會,說是廢除了包辦婚姻,實行男女自由戀愛,其實在農村,還是雙方大人在撮合,限制的因素有很多。

我一不是幹部,二不是黨員,三不是貧下中農,爸爸還戴著四類分子的帽子。

有誰家父母願意把自家閨女往火坑裡送的。

我空有一副臭皮囊,婚事難吶。

媽媽年輕的時候是熱心腸,除了姐姐,媽媽還有三個乾女兒。

我的婚事她們最上心。

從69年就開始說媒,左介紹一個,右介紹一個,總是不成。

先是打聽家庭情況,見面之前大都打了退堂鼓。

爸爸心裡著急,兒孫的婚事終究是父母的牽挂。

我知道爸爸心裡有愧疚,因為他自己的原因耽誤了我的終身大事。

1971年六月,小葉姐姐來看媽媽,她是媽媽的乾女兒,媽媽囑咐她,

"葉子,你給你弟弟說個媳婦,勞點心。"

小葉姐姐滿口答應。

到了七月,回話,

"說了,俺們一個村的,隊長家女兒,他家三個女兒,兩個兒子,大女兒剛滿20歲。提了這門親事,大人很明白事理,沒有嫌咱家成分不好,說是擇個吉日讓他倆見個面,只要孩子沒意見,大人不說啥。"

爸爸媽媽滿臉笑容,直誇小葉姐姐會辦事。

擇日,媽媽做了油條,買了兩件衣服,帶我去跟女方見面。

見了面,雙方父母和媒人說話,讓我陪著姑娘到外邊轉轉。

沒說幾句話,看熱鬧的孩子起鬨扔土塊,姑娘害羞,就走了。

回來見到父母,問我手帕換了沒有,我說沒有。

爸爸問我要手帕,裡邊包了200塊,交給女方父母; 女方父母也問女兒要了手帕給我,並給了我一雙球鞋。

就這樣,親事算是定了。

我非常矛盾,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心裡喜歡另外一個女孩,就是1965年我在洛陽六中上學時候的同班同學叫雲芳。

雲芳是鄰村的,人長得漂亮,學習也好。

我那時剛剛15歲,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愛慕之心藏在心裡,從來也不敢主動去找雲芳說話,她在我心中是女神一樣的存在。

一年後,文革開始,學校解散,各自回家。

後來複課,雲芳上高中碰巧和姐姐一個學校,放假了,她會到我家找姐姐玩。

我看到雲芳,心裡總是砰砰亂跳,就算是聽到她的名字,那兩個字也覺得神聖,不能輕易說出口。

我心裡好亂,不敢見她,她來我家我總是躲到外邊。

我後來偷偷跟姐姐說,姐姐說,

"如果只論長相,你們倆是很般配的,可是咱家這樣的成分,咱爹又戴著高帽子,她們家父母能同意嗎?"

69年去新疆,大哥問我的婚事,我跟大哥說了雲芳,大哥勸我去提親,但大哥終究是人在新疆,這層窗戶紙便最終也沒能捅破。

我是一直到10年後在教師經驗交流會上偶然碰到雲芳,提起往事才知道,她那時到我家找姐姐玩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我。

彼時大家都已結婚成家有了孩子,雲芳問我當初為什麼不找媒人提親,我無言以對。

這件事成為我生命中莫大的遺憾。

舊時的風俗,男女見面,換完手帕,說明親事已定,逢年過節開始串親戚。

準備好了禮物,我心裡不大情願。

大哥那時在家養病,過來勸我,

"風風光光一輩子,磕磕絆絆也是一輩子,就咱家這條件,能有人看上已經不錯了,年齡過了一輩子打光棍,爸爸媽媽怎麼能忍心,其實,我跟你嫂子結婚前不也是沒見過幾面嗎?愛與不愛的都是婚後經營出來的,女人無才便是德,長的好看不頂飯吃,咱農村人,身體好能幹活才是主要的,大哥命不長久,咱爹咱媽以後就靠你和你二哥了。聽大哥的話,去吧。"

我點頭同意了。

婚期定在來年的九月份。

洞房,床,桌子,被子,衣服,彩禮等,還有宴席,煙,酒,是一大筆開支。

頭一年剛剛交了800塊投機倒把退賠款,又被大隊兌現拆了三間瓦房,要啥沒啥,犯愁這婚怎麼個結法?

爸爸說,

"這事兒你不用管,當爹的再做難,就是跑斷腿,也要借錢把你的婚事辦了。"

爸爸拖著帶病的身體,去許營,趙溝,劉溝,草店,觀音堂四處借錢。

蓋婚房,椽子沒一根,瓦沒一片,做大床,做桌子沒有木料。

砍了爸爸朋友家裡一棵香椿樹做了大床,砍了家裡一棵皂角樹做了一張桌子。

小葉姐來跟媽媽說,

"婚期近了,他倆好賴的去洛陽轉轉,買兩件衣服,也是正事兒。"

爸爸從口袋裡拿出40塊錢,是剛從劉富村劉伯家借的,先用著以後再說。

第二天,我到女方家和姑娘去洛陽買衣服,小葉姐姐跟著一塊兒去當參謀。

百貨大樓轉一圈,買了一件上衣;

老集轉了轉,又買一條褲子;

再買一雙鞋子,兩雙襪子。

中午去食堂吃飯,姑娘不肯吃,後來花兩塊錢買了湯麵,坐車返回。

事隔一天,小葉姐姐傳話,

"人家姑娘回來哭著說,嫌咱太小氣了,多買一雙鞋又能咋樣,她叔叔也說咱家不會辦事兒,孩子終身大事不能太草率。多虧了老丈人明事理兒,說甭在這些事上太較真。"

我心裡想,

"啥會辦事兒不會辦事兒的,有錢誰不會裝排場,有誰能體諒我爸爸的難處。"

蓋房子頭疼,爸爸和未來的老丈人坐下商議。

丈人說,沒瓦,到俺村裡拉,生產隊里有,錢的事兒你們不用管,蓋房要葦子,溝里去只管扛。

椽子不夠,趁黑夜,我拿著小刀子去生產隊的樹林里找了幾根桐樹,不敢用斧頭砍,怕人聽見,用小刀割了半天,偷了六根。

土坯牆,房子蓋好,刷粉,想找人幫忙,生產隊不批。

我自己弄了兩筐石灰,混點泥巴,牆上薄薄的抹上一層。

白天生產隊勞動,夜裡一個人刷牆。

爸爸看我勞累一夜,哭著說,

"孩子,爹這身體不行,啥也幹不了,真是難為你了。"

我說,

"爹,沒關係的,來生我再給你做兒子。"

結婚的頭天晚上,勉強把四壁牆的石灰抹好,結婚那天,還是濕的,沒有干透。

婚禮辦的簡單,五桌酒席,都是娘家人,自家親戚沒請,爸爸媽媽和二哥陪著,怕東西不夠吃,連侄子都沒有上桌。

大哥已經返回新疆了,沒能參加我的婚禮,成為我心中又一個遺憾。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21-5-23 07:22
農村娶媳婦更不容易,蓋房太難了。
回復 紅杏桃子245 2021-5-23 08:49
樓主照片不錯,很精神,是個帥小伙!
回復 sanmiwu 2021-5-23 10:19
tea2011: 農村娶媳婦更不容易,蓋房太難了。
農村自然條件差,本來就苦,還被人為折騰。
回復 sanmiwu 2021-5-23 10:19
紅杏桃子245: 樓主照片不錯,很精神,是個帥小伙!
謝謝,我也這麼覺得。
回復 sanmiwu 2021-5-23 21:17
那時候農村的習俗,一個是娃娃親,一是媒人介紹,見面,換手帕,男女自己認識,自己約會的很少,基本沒有,發現了要被當流氓的,80年代學校一老師自由戀愛在村裡是轟動一時的大新聞。
回復 qxw66 2021-5-24 01:29
偶見到的地富子女都討不到老婆
回復 john71 2021-5-24 01:42
應該感謝襠和鎮虎那「無微不至的關懷」,怎一支忠字舞能表達得了的?我爺爺是它們說的所謂的地主(就是現在的民營企業家),即使我伯伯擁有抗美援朝三等功胸章又怎樣,文革中還是飽受「關懷」,死不瞑目地撒手人環了。。。謝天謝地的以為文革這個幽靈就這麼走了?可惜高興太早了!它的主子中共惡魔還在呢,文革2.0版已經在路上了,就問你服還是不服?     
回復 sanmiwu 2021-5-24 03:49
qxw66: 偶見到的地富子女都討不到老婆
有人高興,不學無術的下三濫可以抱的美人歸。
回復 sanmiwu 2021-5-24 03:51
john71: 應該感謝襠和鎮虎那「無微不至的關懷」,怎一支忠字舞能表達得了的?我爺爺是它們說的所謂的地主(就是現在的民營企業家),即使我伯伯擁有抗美援朝三等功胸章又
整人的有不少後來也被整,文革把人的邪惡發揮到了極致。
回復 qxw66 2021-5-24 04:42
sanmiwu: 有人高興,不學無術的下三濫可以抱的美人歸。
你賺大了
回復 sanmiwu 2021-5-24 04:48
qxw66: 你賺大了
你虧了。
回復 qxw66 2021-5-24 04:53
sanmiwu: 你虧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9 03: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