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是我媽媽的寶貝

作者:sanmiwu  於 2014-1-8 08: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移民生涯|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10評論

關鍵詞:寶貝

但凡付出總會有收穫,我媽媽卻不是這樣,從來都不是。

1991年春節過後是我媽媽去世的日子,那一年我上大學四年級,我沒有回家奔喪——我是在半年後才知道這個事情。

7月畢業分配,我直奔寧波報到。

興奮,我可以賺錢了,我要分一半給媽媽,她從此可以不用伸手向爸爸要錢。

我爸爸錢包管得很緊,在我眼裡,他對媽媽總是很吝嗇——當然對他自己也一樣,直到現在還這樣,我上次扔掉的破毛巾和斷了一條腿的凳子,他後來又從樓下撿了回來。

買了寧波特產風乾的大蝦——我想媽媽一定喜歡。

推門進屋——我們那時住在爸爸教書的學校,家裡沒人,屋裡的陳設讓我覺得有些奇怪,不似從前的樣子。

妹妹從外面走進來,她那時剛滿6歲。

看見我,她走過來說,

「哥哥,你知道媽媽上哪兒去了嗎?」

我問上哪兒了,她回說,

「死了。」

心一下子收緊了,我的眼淚霎時間奪眶而出。

我後來知道,在我寒假返校的第二天,媽媽晚上睡下后,第二天早上再沒有醒來。

家裡害怕影響我的功課,一直沒有告訴我——我不能怪他們,可他們也許不知道,對我來說,這是他們今生所做最錯誤的決定。

媽媽沒有聲息地走了,她的遺體被運回家,卻只能放在大門口——老家的風俗,死在外面的人不能進家門,媽媽最終沒能回到那間保存著我對她記憶的老房子,我後來回家時它已經倒掉了。

在距離村子大約一公里的小山坡上挖個洞,媽媽就長眠在那裡,墳頭上已經長出荒草,上面插著一個木條做的簡易十字架。

死對媽媽來說並不可怕——她是耶和華的信徒,對於我,這卻是一個很長時間都難以接受的現實——我不相信那個土堆下面埋著的就是我媽媽,她和我生活的點點滴滴就像是在昨天。

爸爸媽媽先是生了兩個兒子,輪到我,按概率算,應該是個女兒,這也是大家期望的——女孩子長到十來歲就可以幫媽媽分擔一些家務,不像男孩子一天到晚就是到處瘋跑。

大人們是對的,三個年齡相差不多的男孩足以讓你的神經每天綳得緊緊的,爬樹偷核桃,水庫游泳,捅馬蜂窩,打架,農村的孩子大都在磕磕碰碰中長大。

我生下來就是一個醜小鴨,又瘦又小,眼睛一個大一個小,不像爹也不像媽,不知道冬天的時候是不是被凍得常流鼻涕,在我的記憶中村裡總有大人見面就過來作勢要給我擦鼻涕。

我很自卑,膽子很小,媽媽於是常把我帶在身邊,除害蟲,給莊稼地打農藥,我就被裹上小棉被在路邊玩耍,我是媽媽的寶貝,在她眼裡,我很懂事,很乖,很聽話。

家裡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爸爸幫不了很多忙,他在外地教書,只在周末回家一天——為了一個月30幾塊大洋的人民幣。

給大的做飯,小的喂飯,洗衣服,洗碗,到二里地以外去挑水,養豬,養雞,這些活大都落在媽媽的肩上。

媽媽生養在農村,卻不是人們想象中那種身強體健的村婦;媽媽長得美,可我總聽她跟別人說自己很沒用,「長得好看又不能當飯吃」是庄稼人的邏輯;媽媽性格溫和,有些隨遇而安,逆來順受的味道;媽媽很樂觀,儘管她有時候也生氣,可抱怨的話我很少聽到。

過度操勞,媽媽有一天病倒住院了——類風濕性心臟病。

我那時剛剛8歲,對這個病沒有什麼概念,只是知道很重,很難治癒——類似於現在的癌症。

接下來的一年裡,我和爺爺奶奶住,偶爾和大人們走兩個小時的山路到鎮里的衛生院去看媽媽,是我最開心的時候,媽媽也很高興,她給我吃別人送來的好吃的水果,蛋糕。

花光了家裡的積蓄,醫生最終還是束手無措,媽媽出院了,回家等待生命的終結,我爸爸也回到了村辦小學。

儘管不報希望,媽媽還是每天吃藥,有一種大紅棗也是常吃——算是偏方吧,紅棗煮熟了,我很樂意幫忙剝皮;

為了補充營養,我們還養了一隻可以擠奶的山羊,我是小羊倌。

媽媽後來被人領進了教會——我們老家叫福音堂,耶和華是上帝,也是父親。

媽媽在教會找到了希望,出乎許多醫生的預料,靠著上帝,她最終頑強地活了下來——儘管還是不能幹很重的體力活。

禱告,唱詩,讀聖經,參加周末的小型聚會。

媽媽把外婆和阿姨也帶進了教會,她也曾試圖把我領進去,卻最終沒能如願——在她的有生之年,我沒有進過教會。

爺爺奶奶說,福音堂是教人行善的——當然壞人也有,是人脆弱時候的精神寄託。

我不干涉媽媽的信仰,讓我去還是有點難為情,他們說的和課堂上老師教的相抵觸,在孩子們眼裡,那是迷信——和我奶奶信的佛是一樣的性質。

媽媽禱告時跪在那裡,稱呼耶和華是父親,並說世人包括她自己都是有罪的,這個我也不能理解。

媽媽教會裡的兄弟姐妹很多,有一個常來我家的姐妹叫愛華。

愛華是從四川逃荒到的我們村,那時大概二十歲還不到,衣衫襤褸,又瘦又矮,後來嫁了我們村一個比她大了很多的老光棍。

生了孩子,丈夫待她也不錯,可在村裡人眼裡她還是個外地人,孤零零沒有娘家,滿嘴的四川話,很少有人聽得懂,孩子們更是歧視她,覺得她腦子肯定有問題。

媽媽把愛華領進了教會,她們成了好朋友。

儘管不陪媽媽去教會,在別人面前媽媽還是常誇我,說我聰明,孝順。

我那時也的確很爭氣,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當然這些離不開爸爸,我學的東西比同齡的孩子多很多。

媽媽的希望,我將來長大了去上醫學院,當個醫生,受人尊敬,救治像她那樣的病人。

我後來也沒有去讀醫,外面的誘惑很大,我那時只想逃離家鄉,長上翅膀,像一隻小鳥飛得很遠很遠,一直飛到天邊一個沒有人約束的地方。

在後來高考填報志願時,家鄉的學校我一個沒填。

和媽媽朝夕相處的日子算起來總共不到十年,後來上中學住校,然後是讀大學,媽媽一直是我忠實的支持者——儘管她沒有能力從經濟上資助我。

在我迷惘的時候,在我的學業陷入低谷的時候,在我和爸爸的關係一度很惡化的時候,在很多人對我差不多失去信心的時候,依然相信我的是我的媽媽。

大二那年暑假,我正為英語單科留級焦頭爛額,我的中學同學去看我媽媽,他回來跟我說,

SANMI,你媽媽說你到了一個新環境,總是喜歡先徹底放鬆一陣子,然後再奮起直追,她從來不擔心你。」

聖經上說,是有天國的,我還有和媽媽再相聚的那一天;

老人們說,人死後還可以重新投胎做人,如果是這樣,媽媽今年應該是23歲,我願意重新回到襁褓中再做我媽媽的寶貝。


高興
9

感動

同情

搞笑
3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1-8 09:06
很感人。
回復 小小.. 2014-1-8 09:09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8 09:17
寫出了真情。
回復 fanlaifuqu 2014-1-8 09:24
很感人!
回復 tea2011 2014-1-8 11:19
感動,難過⋯
回復 dongfang2006 2014-1-8 15:39
感動!
回復 yulinw 2014-1-8 16:50
   非常溫馨~·
回復 rongrongrong 2014-1-8 22:00
  
回復 我愛月季 2014-1-12 07:19
沒錯,宗教是人脆弱時候的精神寄託。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15: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