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24年後吾爾開希為何還徘徊在國門之外

作者:sanmiwu  於 2013-11-27 13: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luantanqin|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6評論

除了孫猴子,相信這世上沒有第二個人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父母親情是上帝賦予世人最基本的權利——吾爾開希亦不例外。

近日有消息說,「八九民運」前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從台灣抵達香港投案,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協助或以逮捕方式,以使其回到內地與父母團聚,結束流亡生涯。

香港當局目前作出決定,將吾爾開希遣返回台。

文章還說,這是吾爾開希第四次以"投案"自首方式回國失敗;

還有,吾爾開希的父母由於中國政府拒發護照也不能出國看他們的兒子。

總之一句話,這一家人今生恐怕再難相聚。

君子成人之美,我就覺得,香港當局這次是不是走得太遠了點——還有普世價值觀嗎?

還有,吾爾開希難道不是通緝犯嗎?不費一槍一彈,中國政府為什麼不要他?

難道通緝令撤消了,吾爾開希成了好人不成?

可是好人為什麼又不能回家看看父母?

我有點百思不得其解。

等到看完吾爾開希的聲明,我才忽然發現,這像是一個解不開的疙瘩。

89學潮,風波,民運,動亂,反革命暴亂——隨你怎麼說,反正就是那件事兒,已經過去24年了。

24年,足可以改變你的一生,很多當年的參與者,包括學生領袖王丹,吾爾開希,柴玲已經從青年步入中年,我本人也步入了后青年時代。

24年, 在歷史長河中不過是很短的一瞬間,評價一個歷史事件也許是不夠的,但這並不妨礙人們去追求真相。

當今世上存在兩種體制——民主體制和所謂的民主體制,孰是孰非,打個十年口水仗你恐怕也得不到一個共識。

兩個體制的區別在於「選票」。

民主體制里,人們可以用手中的選票把他們不滿意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拉下馬——不用流血犧牲;

所謂的民主體制里,如果你對黨和國家的領導人不滿意,想要改變他,途徑只有一個,就是造反,而造反是要殺頭的,古今中外皆如此——造反有理只在中國存在了差不多十年的時間。

造反有一個雙胞胎兄弟叫革命,其實是一個人的不同稱呼,他有一個不打架的兄弟叫死諫——這個兄弟沒有槍杆子。

死諫在中國乃至世界上均不乏先例,魏徵算一個,董宣算一個,譚嗣同算一個,印度的甘地算一個。

雖然沒有槍,死諫的脾氣卻很倔,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氣勢。

1989年,我還在讀書,是跟在死諫後邊搖旗吶喊的千百萬人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位。

一代偉人鄧小平說,這場風波遲早要來,我就想,既然躲不過那就不要做徒勞的反抗了,躺下好好享受被強姦的快感吧。

這當然是玩笑話,我們不是阿三——阿三比我們黑,又不是那種正宗的黑。

按鄧小平的說法,89年的風波是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決定的,就是說,國際上流行不流血的政權更替,國內流行日漸猖獗的貪官污吏——這個是89風波的客觀背景。

走在遊行隊伍里的我,目的很簡單,就是國家變得更好,更公平,更強大,更有凝聚力,可以一腳把日本鬼子踢到九霄雲外。

跟著美帝國主義走?這個我從來沒想過,他們不是朋友。

後來有喉舌說,這個是動亂,我就很傷心,不管別人怎麼想,我是不想亂。

儘管不理解,我還是被嚇住了,定了性要秋後算賬的——撤了,乖乖地回去上課吧。

可世界不光只有我,不願屈服的人總還是有的,甘願犧牲的人也總還是有的——犧牲同伴也是犧牲,他們要的是沒有妥協的勝利。

趙總書記鎩羽而歸,成了第一個犧牲者;

李總理在和王丹,吾爾開希的對話中臉面掃地,學生先撤出天安門廣場還是政府先糾錯,這個問題成了解不開的結;

橫七豎八躺滿了學生的天安門廣場成了讓全國人民糾結的地方;

從四月十五號到六月四號,武力成了解決矛盾的唯一途徑——世界上的戰爭大體如此,不同的是這次敵對的一方是不拿槍的兄弟姐妹,可那又如何。

有人為理想長眠在那裡,有人為理想逃亡了。

美國人是不是幕後推手,我的同學們有沒有被利用,我不得而知,而結果和美國參與的每個國際糾紛一樣,最終以流血收場。

這是一個悲劇,一個國家的悲劇,一個民族的悲劇,為之檢討的應該是參與的雙方。

現實卻又不是那麼簡單。

20131125日,吾爾開希像以往一樣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不過這次的對象不是中共而是香港當局:

如果接受吾爾開希的請求,把他當通緝犯遣送回國,那香港當局就是中共的幫凶;

如果不接受吾爾開希的請求,就會讓他失去和父母團聚的機會,那香港當局就是有點不人道。

遣送吾爾開希回台灣成了香港當局沒有選擇的選擇。

24年彈指一揮間,是非自有後人說,共和國的官員們,學生運動的精英們,有沒有人在反思,可不可以站出來告訴世人一個真實的「六四」。

你可以背叛革命,背叛組織,但請不要背叛自己的良心。

吾爾開希,看在年邁雙親的份上,不要再糾結那些不該糾結的對與錯吧。

黑名單上的吳仁華不是回國了嗎?他不是又出來了嗎?相信你也能做到。

這叫睜一眼閉一眼——中國的老傳統。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6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6 個評論)

回復 寇一仁 2013-11-27 15:01
我不知道怎麼說,這個是智商問題還是道德問題?其實港府完全可以把他抓了!然後以證人的借口要他的父母雙親到作證,,,,。然後又以證據不足以定罪為由,將他們一家人逐出香港!第一咱依法辦了!第二進行了人道援助,,,
回復 寇一仁 2013-11-27 15:01
我不知道怎麼說,這個是智商問題還是道德問題?其實港府完全可以把他抓了!然後以證人的借口要他的父母雙親到作證,,,,。然後又以證據不足以定罪為由,將他們一家人逐出香港!第一咱依法辦了!第二進行了人道援助,,,
回復 青貝殼 2013-11-27 15:38
他不需要人道援助,他現在需要自首,聽說他到處自首無門,正著急哪!
回復 nierdaye 2013-11-27 16:07
青貝殼: 他不需要人道援助,他現在需要自首,聽說他到處自首無門,正著急哪!
我們這兒不能讓他回去。因為它是通緝犯,以總要把它逮捕、審判,什麼的過程總得走一便。可是這樣一來,現在的年輕一代就會對64感興趣了。

黨現在真的不願意不敢讓他回來
回復 yulinw 2013-11-27 16:22
   還是無語~~
回復 wo? 2013-11-27 18:08
為了政治而犧牲親情,是最讓人難過的事情,而這隻有人到中年才會體會得到〜
年青時什麼也不會懂的〜
回復 standingOC 2013-11-27 19:45
當初怎麼走的,現在就怎麼回去吧。只怕他不這麼簡單。他看著挺落破的。
如果他沒有中國國籍,台灣的不算,拒之門外很正常。
中國有權拒絕爛泥,正如有權要求引渡利益相關人員一樣。
用親情來要脅一個國家,太幼稚了吧。
真想著親情,有三條路。
一、低調請雙親去香港見面,甚至接至台灣。有人做過。
二、與官員協調好,打槍的不要,悄悄地進去,悄悄地出來。也有人做過。
三、動員重量級人道主義組織,為你轟轟烈烈為你安排會面。有幾例,極罕見。
如果缺GL,算我什麼都沒說。
回復 寇一仁 2013-11-27 20:34
青貝殼: 他不需要人道援助,他現在需要自首,聽說他到處自首無門,正著急哪!
那意思是人家是叫號來了!!-----老子就是搞你老爸老婆的人!怎麼的?!
回復 trunkzhao 2013-11-27 21:52
流放也是一種刑罰。我認識幾個法輪功分子都回不去國了。
回復 xqw63 2013-11-27 22:35
大部分贊同樓主的觀點,最後的結論不贊同,那些死去子女的家長們,需要一個對錯的說法,因為,孩子都死了,還說是鬧事死的,死了活該,對家長而言,做如何想?
您應該有孩子,咱們設身處地地去想這個問題,有些人希望有個對錯的認識,是可以理解的
回復 yerrr 2013-11-27 23:05
"后青年時代"      ,假設樓主當年18歲大一,現在應該42了。。。俺是80后,剛奔了三,算是青年時代中期,但很可惜錯過了那個年輕人充滿信仰的澎湃的年代。看到吾爾開希為公民權搏鬥吶喊最後連自己最原始的親情權也被剝奪,我很難過,期待中國進步,他能成功。
回復 sanmiwu 2013-11-27 23:09
xqw63: 大部分贊同樓主的觀點,最後的結論不贊同,那些死去子女的家長們,需要一個對錯的說法,因為,孩子都死了,還說是鬧事死的,死了活該,對家長而言,做如何想?
...
如果我是李鵬或柴玲,這個事相信不會發生。
民族的悲哀,至今還是。
有時候真理鬥不過強權,那你怎麼辦?
大腿不妥協,胳膊就得妥協,不是選擇的選擇。
留待後人解決吧,我們能做的很有限。
回復 foxxfam 2013-11-27 23:27
  
回復 xqw63 2013-11-27 23:48
sanmiwu: 如果我是李鵬或柴玲,這個事相信不會發生。
民族的悲哀,至今還是。
有時候真理鬥不過強權,那你怎麼辦?
大腿不妥協,胳膊就得妥協,不是選擇的選擇。
留待後人 ...
我們能做的很有限,這咱同意
死了家人的人不這麼想,他們想做他們能做的一切,咱覺得,作為旁觀者,應該給予支持,而不是勸說他們放棄
回復 sanmiwu 2013-11-27 23:50
yerrr: "后青年時代"            ,假設樓主當年18歲大一,現在應該42了。。。俺是80后,剛奔了三,算是青年時代中期,但很可惜錯過了那個年輕 ...
I believe he can if he does not talk too much to the media.
回復 病枕軛 2013-11-28 00:10
這叫睜一眼閉一眼——中國的老傳統。傳統不錯,不過呢,以不挑戰底線為前提。讓吾黨難堪,如何下台沒想好,咋辦?什麼狗屁人情,別提哈~
回復 sanmiwu 2013-11-28 00:12
xqw63: 我們能做的很有限,這咱同意
死了家人的人不這麼想,他們想做他們能做的一切,咱覺得,作為旁觀者,應該給予支持,而不是勸說他們放棄 ...
Totally agree. I understand and support them. Always. I am one of the students. We are not 鬧事的. Definitely not. Leaders went little too far. That is my opinion. I don't know.
回復 sanmiwu 2013-11-28 00:44
病枕軛: 這叫睜一眼閉一眼——中國的老傳統。傳統不錯,不過呢,以不挑戰底線為前提。讓吾黨難堪,如何下台沒想好,咋辦?什麼狗屁人情,別提哈~   ...
Will the leaders of the students ask more and more and more? I never know. But that is what scared me.
回復 xqw63 2013-11-28 01:28
sanmiwu: Totally agree. I understand and support them. Always. I am one of the students. We are not 鬧事的. Definitely not. Leaders went little too far. That i ...
Thanks for your view sharing. You are reasonable.
回復 sanmiwu 2013-11-28 02:45
寇一仁: 我不知道怎麼說,這個是智商問題還是道德問題?其實港府完全可以把他抓了!然後以證人的借口要他的父母雙親到作證,,,,。然後又以證據不足以定罪為由,將他們 ...
Can you predict what Wuerkaixi is going to say to the media after Hongkong government do what he asked? A risk nobody want to take.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8 16: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