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南海來信」之一

作者:dld  於 2013-3-28 05: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Normal 0 7.8 磅 0 2

網路熱傳的「中南海來信」在大陸被全面封殺 黑色幽默?2013/3/21 德國之聲  網友評論 59

網路熱傳的「中南海來信」在大陸被全面封殺 黑色幽默?近日,中國維權律師斯偉江在財經博客上發出一封「中南海來信三」,以「中南海執政者」語氣,再陳述「胡溫十年」政改難行原因等。目前該文在中國網站遭全面封殺。

 318日,中國維權律師斯偉江在其財經博客上,發出一封"中南海來信三",該文模仿"中南海執政者"語氣,表示即將告別中南海時,聽到民眾更多罵聲,因此向公眾解釋"失敗的十年"也有不失敗之處、成就和政改難行原因等。

 

  信中表示:"大家在評論我們這 十年,似乎是失敗的十年,其實,我看來未必算失敗,我們也算熬過了一次危機,就是金融危機。我這十年,也算基本建立了農村的醫療保險和部分養老" "時勢未到,如勉強啟動政改,任何一個政治家,都會被幹掉的,就算戈爾巴喬夫,也是差一點。我 們這十年,時勢未到。經濟至少還能撐下去,政治氣氛也未成熟,幾個政治人物是壓不倒整個利益集團的,諸多隱忍,只能由自己的政治繼承人完成"

 

 文中談及新執政層時表示:"再說說繼任者,這些人中有幾位擔大綱者,人品都不賴也是成熟的官僚,是不會冒險,也在小心謹慎地等待時機,不會貿然進行政改,條件成熟了,風暴來臨時,他們中有人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該文發出后,斯偉江財經博客上的文章即遭刪除,其博客賬號也遭關閉。其它各大網站上也全面封殺網友轉載的該文章。中國成人網站"草榴網"逆向而行,於320日登出全文,一同登出的還有斯偉江早在2010年和2012年分別發出的"中南海來信一、二"。前兩封信同樣以"執政者"口氣表示"中國問題積重難返,政改難行、政改會亂、代價更高"等。斯偉江為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曾代理李庄案、陳克貴案、錢雲會案等維權案件。

網路熱傳的「中南海來信」在大陸被全面封殺 黑色幽默?  很多人冀望「新政」  勾畫執政者對內話語?

  目前斯偉江的"中南海來信系列"重新在網上引發討論。網友直指,將此文中未具名的執政者可以直接換成"胡錦濤""溫家寶"即可;網友"Freiheit"表示雖然文章細節有些粗糙,但整體上透視出當下執政者的統治邏輯和執政方式;旅美民主人士胡平對此評論:"現今當政者至少有兩套話,一套是對外公開講的,他們自己也不信。另一套是對內私下講的,用來說服別的同事也說服自己。斯偉江杜撰的中南海來信無非是試圖勾畫出后一套話語。"

  德國之聲撥通斯偉江電話試圖探訪他發出該信的初衷及想法,他表示不能接受採訪匆匆掛斷電話。另一位中國知名律師陳有西則表示,公眾不應該對斯偉江的信太過關注,因為這封信本身帶有玩笑性質:"他這是一種調侃筆法,無厘頭的東西,實際上他並不懂多少政治和高層政治內幕,這種猜測有些耍小聰明。"但陳有西認為,實質上"這個執政者思路"是站不住腳的,而是賦予了太多作者本人的想象。

網路熱傳的「中南海來信」在大陸被全面封殺 黑色幽默?  「想做出改革的人都被視為敵人」

  "為何總是站在國師的角度思考問題?"

  該文也招致為數不少的批評聲音,網友"Expand"指責斯偉江"代君王立言,感帝王心緒";斯偉江同行律師梁小君也表示"這是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中國獨立評論人莫之許認為"即使斯偉江站在執政者角度,當局並不見容,連其財經博客賬號等一併刪除,在這個問題上斯偉江並不值得同情,這根本不是溫和理性的態度問題,而是體制究竟是否專政的認知問題,斯偉江的認知當然是不合格的。"

  維權人士吳淦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指近些年很多公共知識分子熱衷於以和斯偉江這樣的"迂迴溫和"方式,對執政者"善意批評"並不斷寄予"改革厚望"。正值新一屆執政者履新,很多"公共知識分子"再燃起對新執政者"改革"的熱望,而斯偉江這封信依然屬於這個範圍:"一任上來他們就期待一任。"

  吳淦表示,讚賞斯偉江一直致力於推動法治和公義的行為,但對斯偉江和其他常常"不拿自己當外人"的公知行為持批評態度:"這是一種消極的抗爭力量,他們對現實民間層面的一些事情漠視,但去鼓吹不存在的體制內力量、執政者思維。這種思維是有害的,讓大家產生幻覺,產生虛假希望就不再去抗爭了。這對那些坐牢的良心犯、行動者們是不公平的。我將繼續批評他們,以讓民眾對此有更清醒的認知,只能對執政者絕望了才有希望。"

  吳淦也認為中共當局全面封殺斯偉江的"中南海來信",應該給他帶去一些啟示或使他改變站在"執政政角度"思維的方式:"讓他知道,對魔鬼懷有善意和期待是錯誤的。他們老是站在國師的角度,但人家根本不會把他們當'自己人',任何想做出改革的人都是當局的敵人。"

  斯偉江: 政改難,中南海來信!   20101022                小斯:

  首先,收到我的EMIAL,不要震驚,我們也是人,不是神,西諺說,離群索居者,不是天使,就是魔鬼,而我們不是,我們是有生活圈子的。正如我以前公開說,我也上網看東西。即使不上網,周圍討論政改的人也不少,畢竟,我們才是當事人。在局外的人都討論政改的必要性,很多都是基於破的角度,似乎,一改就一了百了。但是,沒有考慮到政改的困難。我們看過社科院某些人的方案,也聽過體制內學者的分析,最後自己權衡再三,發現,當下政改的難度,遠遠超出了你們的想象。你的文章我也讀了,似乎能摸到一點點門道,然而,在民間的人,即使有多少名望,有多少才華,卻找不出一個人具有治理國家的實際經驗,最優秀的也不過是空談理論的人。(伯克語),當然,你不必沮喪也不必高興,你不是前者,卻恐怕屬於後者。

 民主是個好東西,我們其實也承認。但是,走向民主的過程,是一條崎嶇的山路,不小心,是要翻車的。給你打個比方吧,中國是一輛在高速公路上疾馳的車,學者基本上是剛考完駕駛理論的人,而我們這些人(你可以稱我們為老朽),卻是開了多年車的人,你們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道路情況,卻無法代替我們駕駛。這駕駛技術,不是說出來的,是練出來的,可惜的是,你們沒這個機會練習,因此,可以告訴你,不管政治局面如何改,駕駛員只能在我們這些局內人中產生,你想想葉利欽吧。即使那個得獎的人,今後的作用,也無非是反對派的精神領袖之一,而已。

  第一個難題,歷史障礙。

  迄今為止,沒有一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搞政改成功的。因為這種體制很難改革。這其中的理由之一是,欠債太多,積重難返。第二個理由是,憲法難題。第三是,意識形態。

  歷史欠債

  先講第一個問題,你看一下建國以後的歷史就知道了,不必多說。即使,當下,也是因為建設效率和公平的問題,得益了大部分人,得罪了不少人,就其總量,後者數量是不小的。從這六十年的歷史,積累起來得罪的人,這債務不小,要是容許他們自由要債,結果是什麼?大部分得益的人,或許還因為分配不公等原因,基本上算沉默的大多數,不改,他們也沉默,改了,債主逼債,他們也沉默。前人積累的舊帳要我們這些人還,似乎不公平,擊鼓傳花,讓後人去面對吧,後人或許比我們有智慧。

  憲法難題

  離開憲法談政改是不可能的。畢竟,在任何國家,憲法是神主牌。西方有人說,以不合乎憲法規範的手段更動憲法,是革命。顯然,我國已經是革命過度的國度,誰也不想革命。所有的共產主義國家,最大的問題是,在變革前,沒有一個可以供和平解決爭端的憲法,以及憲法下的機構設置。之前是一黨領導,誰也沒有想用憲法來制衡自己,因此,不可能有可行的憲法機構。導致有爭端時,靠武力解決問題。蘇聯俄羅斯坦克上街,炮打白宮,都有這個因素。

  其次,憲法不是設計出來的,本身是各派實力的平衡,然後反映在文本上。而在政治改革前,憲法是虛擬的,不能反映實力平衡,而當開始政改時,各方的實力浮上水面出來后,往往會過於自信,誤判自己的實力,導致要價過高,達不成一個新憲法的合意,於是,大炮代替了談判,軍隊支持誰,誰就是憲法制定者,一旦他不是通過合意達成的憲法,往往會設計一個對自己有利的憲法,於是,這又不是憲政,甚至可能是軍政。至少是,精英統治。無量頭顱無量血,換得一個假共和。你覺得,這樣的政改值得嗎?而且,我告訴你,軍隊總歸站在我們局內人中某一個人當中,也是輪不到得獎的人的。然而,我們,也不想成為戈爾巴喬夫,不想成為打開潘多拉盒子的人。

  意識形態、歷史

  你也很清楚,我們之前當家的,封鎖了大量的歷史信息,製造了大量假信息,這些信息,都是和我們的統治基礎有關。雖然,現在腐敗很嚴重,我也說過,可能會導致亡黨。但是,和腐敗相比,如果所有老百姓都知道了歷史真相,恐怕人心真的全散了,真的會有大災難。前些日子讓大家不要折騰黨史,也就是這個道理。意識形態的重要性有時比武力還重要。       這些都是歷史出的難題,不是我們想改就能改的。

  第二個大問題,現實難題,

  民族問題

  雖然民族問題,也是有歷史原因,但是,我必須指出,這是一個大難題。學者告訴我們,拉美民主化的歷史,多民族的國家多磨難。畢竟,所謂的民族自決權,導致很多民族,一有機會就要獨立,尤其是資源豐富的地方,或者是語言文化獨特的地方。蘇聯就是這麼解體的。搞政改、民主,一旦他們有這個權,你是選擇武力還是坐視。或者一旦選票是僵局,更可能動亂,甚至,恐怖活動會延續到內地,你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至今,我們是沒想出什麼良策。這也是政改不動的原因之一。

  民粹和精英。

  你可以說,這種人為分類的話語,我不可能在公開場合說,譬如任志強,他說的話,刺激民間,大多也是大實話,遭世人痛罵,主要不是說話偏激,而是他位處精英,要是一個窮學者,沒那麼多人痛恨。鑒於現在的官員都已經也收入良好,精英其實和官員+富人可以替換,兩者之間恐怕不是意識形態的差別,還有實際利益的衝突。仇官、仇富如此普遍,一旦,搞民主搞成民粹,恐怕,所有搞政改的人,多少是要坐牢的,家產沒收,最關鍵的是,國家將會非常動蕩,最後,人數多未必一定力量大,中國仍然會走向普京或者皮諾切特政治,你覺得我們會選擇這種危險的道路嗎?這樣的道路和現在有多少區別呢?我們現在少數人坐在高速公路上,風光旖旎,座椅舒適,你告訴我們,前面是斷頭路,要通過另一條路才能讓整個國家(或許包括我們),平安到達下一站。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畢竟,路的盡頭沒看到。

  體制內的反對派

  要知道,改革不是請客吃飯,是要動別人乳酪的。毛主席說,有人就有左中右。我是中間派。誰都認為自己站在中間,而別人偏了。這其中,有些人保守是因為利益,有些人保守,是認為自己思想正確,後者更要命。利益問題,尚可以妥協,而思想僵化,等於網路上說的腦殘,基本上和他是沒法說理的。你說,既得利益,加上思想僵化的人,在我們院內,還少嗎?貿然政改,沒說想改革成功,就是體制內的開明派,都會被一舉滅掉。你認為值得嗎?

  馬克斯韋伯說,政治志業的人,需要激情、責任感、判斷力。只有在激情燃燒的歲月,才需要激情,承平時期,穩重是第一位的,聽話出活,因此,圈內人幾乎無人有激情。至於責任,我認為,我們對國家也是有責任感的,最關鍵是判斷力問題。政改的核心是1,競爭;2,立憲;3,包容性。前面說了第二條難,其實,打開潘多拉盒子的是第一條,而根本在第3條。我們這些年代過來的人,說實話,寬容只是對家人的,對政敵都是要秋風掃落葉,談何寬容呢。恰恰,反對派都是有激情的人,這時代,只有偏激的人才會去搞危險的政治,對不對。我們判斷,政改一開始,局面無法掌控,只掌握開始,看不到結局的事,穩重的人不會做。

  說了,什麼政改都會觸動上面三個核心,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我老了,不打算折騰了。小平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現在體制好不好,要不要改,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反對派自然失去支持,這就瓜熟蒂落。現在,生意紅火,顯然不是改革的時候。謝國忠說,等泡沫破滅時,我會通知你。泡沫破了,還要他通知嗎。什麼是政改開始的時候,無需人預言,大家都會看到。

  政改會亂,代價很高

  不願政改,還有一個主要的因素,就是民主會亂。民主在其故鄉,也是打打殺殺出來的,移植過來,也不是那麼容易成活的。民國時不就試過了嘛。大多數的人會承認,民主會帶來混亂。朝綱解扭,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沒有我們,天下不知幾人稱孤。一亂,不但是官員,人民也會付出代價的。當然,你可以說,是什麼樣的代價,什麼樣的亂。當下的食品,空氣、拆遷,交通、拘留所,天天在死人。議會亂,比暗鬥強,看法不同,可以交流。然而,國家經不住實驗,中國人偏好的是秩序優先,怎麼改,最好是中樞不亂。然而,要中樞穩定地改,似乎目前已經不可能了。不如,小車不倒只管推,依我看,這幾年,車似乎不會壞。下一站如何,已經與我無關。周立波的清口中早就戲說過我們的前任,這種傳統,不妨保留。

 

  你雖然不是一個人才,基本上算個明白人,而且,聽說,愛看書,看書不是壞事,就是不要看書談政治,很危險,所以寫封信給你點醒你。我們不想折騰了,我馬上到站下車了。你恐怕也不想做趙括,好好滴做你前途無量的律師吧。當然,這封信其實等於寫給所有的人,各安天命吧,安吧。

  順頌業祺!     知名不具(你懂的)         20101022

  PS. 我們只是一群抽中南海煙的人,沒什麼特殊身份,給自己取了個網名,叫中南海,請不必亂聯想。如果你還想不通,有回信,請發電郵地址zhongnanhai@ccav.com

  又,請理解我的苦口婆心,我是用二指禪輸入法,寫了那麼多內容,我容易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8 23:51

返回頂部